井上源三郎

標籤: 暫無標籤

25

更新時間: 2013-09-03

廣告

廣告

1 井上源三郎 -人物簡介

  

井上源三郎井上源三郎墓地
井上 源三郎(いのうえ げんざぶろう、文政12年3月1日(1829年4月4日) - 慶應4年1月5日(1868年1月29日),新選組六番隊組長。諱一武(かずたけ)。

  文政12年3月1日,作為八王子千人同心・井上藤左衛門的三兒子,出生於多摩郡日野宿。

  井上家的祖先為駿河今川家效力,之後成為甲斐・武田家的家臣。

  德川幕府時代,以武田家遺臣為中心,組織附近的浪人豪農結成八王子千人同心, 歸屬江戶幕府的管理。(據說是領幕府俸祿,等級和武士差不多。)

  ■弘化4年,源三郎進入天然理心流劍術第三代宗家・近藤周助的道場、與近藤勇是師兄弟。后他也在土方歲三的姐夫佐藤彥五郎所設的天然理心流道場中練習劍術。

  ■萬延元年,源三郎獲得天然理心流【免許皆傳】。

  ■文久2年2月,與近藤和土方一起加入浪士組上京。

  ■文久3年9月,在肅清芹澤鴨一派后,成為副長助勤,以後繼續擔任新選組的幹部。

  ■元治元年6月,池田屋事件時,指揮土方隊的支隊。

  ■慶應元年6月,由於組織再度編 成而擔任六番隊組長。

  ■慶應3年6月,新選組全員被幕府拔擢為幕臣。

  ■慶應4年1月、鳥羽伏見之戰爆發。1月5日,新選組在淀千兩松與官軍激戰(淀千兩松之戰)。在這場戰爭的中期,井上因為受到槍擊而戰死。享年40歲。

2 井上源三郎 -大河劇新選組!內的井上源三郎

  沉默寡言,並且具有敦厚性格,並且據說當來自年輕隊士的聲望厚了的時候。

  有頑固的方面,並且這有了時分據說噹噹一回開始說的時候甚至槓桿不工作的時候。

  井上源三郎,新選組六番組長,作為試衛館的元老級人物,與近藤、土方、沖田感情深厚,比其他人都年長,近藤勇一直視其為兄長,為人敦厚忠實,頗有長者風範,照顧小輩更是不遺餘力,大多數時候都在扮演著好好先生。承擔著做菜煮飯、端茶送水,掃灑的工作,並樂此不疲,享受著其中的樂趣,

  低調的作為,常被誤認為是僕人[山南就是其中一個,若非親見其單人制服左手受傷山口一(即后齋藤一)會一直誤認],可以想見他的慈眉善目,溫柔性情。

  近藤的身邊,井上與沖田一老一少,總是隨侍在側,幾乎寸步不離,井上一直照顧著倆人的起居,從試衛館起就是如此。

  沖田未得重病前,不改小孩子的心性,對其極為依賴,總是粘在身邊,

  井上在新選組勢力日漸大增后,貴為六番組長,依舊舊習難改,不願將這些事假他人之手,事事親力親為,不放心近藤外出,自己不在身邊,近藤只好不厭其煩地一再重申:「您放心,有新的隊士保護,您還是好好休息。真的沒關係的,您別擔心。」

  沖田天賦異稟,曲高和者必寡,池田屋一役更是聲名大振,(殺戮漸多,身心不堪重負,心下感慨良多,亦有其始知絕症在身,不久於人世的原因在,個性變得深沉難測,對人性思考過後有了自己的見解,成熟穩重了許多,大多數時節緘口沉默。)未免讓人產生距離感,嫌其孤高太過,目下無塵,有些冰,令人肅然起敬極為神往而不敢深交。

  井上平庸樸實,也許在天才面前,誰都顯得暗淡,只是多得了一份可以跨越一切障礙的親切,就足以讓他不平凡了。

  如果沖田是冬雪純凈無瑕,內心清澈,那麼井上就是春陽溫暖和煦,內心熾熱。

  井上與齋藤一樣,並不喜多言,行事不多張揚,齋藤就像藏於背後的出鞘劍,殺氣逼人,顯得陰暗,井上則不然,他就像久未開鋒的匣中劍,總是聚斂氣息,顯得平和。

  不同於齋藤羨慕他人的熱鬧,又害怕光熱灼傷的遠離,井上純粹是喜歡看到歡樂的喧鬧,大家盡情嬉鬧就是井上最大的滿足。

  像孩子般笑著的沖田會突發奇想地提出些怪異的問題,引發大家熱烈的討論,他並沒有插嘴,只是靜靜地聆聽,低頭才發現沖田正拉著自己的衣角撒嬌,面對一臉乞求,向自己徵求答案的沖田,井上總是這樣笑得溫煦而滿足,讓人忘記他是身為劍士而存在的事實,忘了他亦深具威脅性。

  如果沒有動蕩的時局,沒有戰爭,沒有新選組,井上會一直在那個窮道場里,每天雞鳴前,起床,提水、煮飯、擦地……,雞鳴后,與美津(沖田的姐姐)一起把賴床的近藤、沖田、土方叫起來,一天很簡單地開始,很簡單地結束,這樣的日子平板而又單調,周而復始,但已經很幸福,他是知足的人,擁有這就夠了。

  那夜大雪,萬籟俱寂,只聽得「啪啪」的聲響,天亮時分大雪方霽,積雪還很厚,才發現不堪大雪重負的樹枝全斷了,要變天了,是註定,是天意。

  井上極其疼愛近藤周平(近藤勇的養子,后因脫逃而與近藤脫離這層關係,改回本姓,但仍保有「周平」這個名字),對他給予最多的愛護。

  為其意志不堅脫逃下跪求情,總是溫言安慰,讓周平振作,引薦沖田作周平的劍術老師。

  伏見戰役,因局長近藤鳥羽被暗算中槍傷重,退居京都與重病的沖田一起,副長土方暫代其職,領導新選組衝鋒陷陣。

  此一役慘烈無比,新選組孤軍深入,拚死血戰,井上為救膽怯不前而被困於戰壕的近藤周平躍出陣地,引開敵人而被亂槍掃射,多處要害被擊中,眾人搶回奄奄一息的他,他望著周平:「你要記住,你是近藤家的孩子,要勇敢,要活下去。」之後就此閉上了眼睛。

  眾人嚎哭慟天,齋藤像瘋了一樣,一人率先衝進敵陣,連殺數十人,銳不可當,他要復仇!為他們最可敬可愛的源三郎復仇!眾隊士緊隨其後,也殺將過去。

  每個人心頭被憤懣、悲傷壓得喘不過氣來,唯有復仇方得以平息纏繞在心裡的這種痛苦。

  沖吧!沖吧!天也被血色染紅了。

  深夜,近藤還未睡,這將又是一個不眠夜。

  突然,他看見了井上走進來,含著熱淚:「我回來了。」

  近藤詫異問:「他人呢?為什麼只有你一個?」

  井上回答:「是我太心急,想早點回來,就提前了些。」

  近藤突然領悟,眼前的井上不過是幻像,一個魂魄,是留戀讓他顯靈來道別,今後便是陰陽相隔,再不得見了,不禁流下了眼淚;「鬼是不能哭的。」

  井上笑了,眼底還有淚光,那影像漸漸淡了,被清晨的霞光包圍,就此融進光里消失不見了。

  上天又收回了一個靈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