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文見義

標籤: 暫無標籤

772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互文見義是一種修辭手法,它的意思其實很簡單,比如: A有B,C有D。如果是互文,就是說: A和B都有C和D。這應該就是同文見義。「互文」即古代詩文的相鄰句子中所用的詞語互相補充,結合起來表示一個完整的意思,是古漢語中一種特殊的修辭手法,在古詩詞中的運用一般有兩種表現形式。

互文見義 -互文見義——形式A

  A 為了避免詞語單調重複,行文時交替使用同義詞,這種互文的特點是在相同或基本相同的片語或句子里,處於相應位置的詞可以互釋。這樣可以從已知詞義來推知另一未知詞義。
  如:「忠不必用兮,賢不必以」(《涉江》)其中的「用」和「以」處相應的位置,由此可推知「以」就是「用」的意思。
  「求全責備」這一成語,其中「求」與「責」處於相應位置,由此可推知兩詞同義。
  這類互文是容易理解和掌握的。
互文見義 -互文見義——形式B

  B 是出於字數的約束、格律的限制或表達藝術的需要,必須用簡潔的文字、含蓄而凝練的語句來表達豐富的內容,於是把兩個事物在上下文中只出現一個而省略另一個,即「兩物各舉一邊而省文」,以收到言簡意繁的效果。理解這種互文時,必須把上下文保留的詞語結合起來,使之互相補充、彼此映襯才能現出其原意,故習慣上稱之為「互文見義」。如:「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古詩十九首》)其上句省去了「皎皎」,下句省去了「迢迢」,既「迢迢」不僅指牽牛星,亦指河漢女,「皎皎」不僅指河漢女,亦指牽牛星。兩詞互文見義。
互文見義 -互文見義常見句

  ⒈岐王宅里尋常見,崔九堂前幾度聞。(《江南逢李龜年》)
  其中「見」與「聞」互補見義。即「(當年我)常在岐王與崔九的住宅里見到你並聽到你的歌聲」,並非在岐王宅只見人而不聞歌;也並非在崔九堂只聞歌而不見人。
  ⒉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閣床。(《木蘭詩》)其上句省去了「坐我東閣床」,下句省去了「開我西閣門」。兩句要表述的意思是:打開東閣門在床上坐坐,又打開西閣門在床上坐坐。表達了木蘭回到久別的家中的歡喜之情。
  ⒊當窗理雲鬢,對鏡貼花黃。(同上文)
  其中「當窗」與「對鏡」為互文。當窗以取亮,對鏡以整容。全句是說對著窗戶照著鏡子梳理雲鬢並帖上黃花,並非「理雲鬢」只當窗而不對鏡,亦並非「貼花黃」只對鏡而不當窗。
  ⒋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漢燦爛,若出其里。(《觀滄海》)
  其中「行」與「燦爛」互補見義。即「燦爛的日月星漢之運行均若出於滄海之中」。並非日月只運行而不燦爛,也並非星漢只燦爛而不運行。
  下面句子類似:
  ⒌將軍角弓不得控,都護鐵衣冷難著。(《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⒍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春望》)7、水光瀲灧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飲湖上初晴后雨》)
  以下是當句互文,即上半句的詞語與下半句的詞語互相補充才是其原意。如:
  ⒏栗深林兮驚層巔(《夢遊天姥吟留別》)
  其中「栗」與「驚」互補見義。即「使深林與層巔戰慄而震驚」,並非栗的只是深林,驚的只是層巔。
  ⒐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弦。(《琵琶行》)
  其中「下馬」與「在船」互補見義。言主人下了馬來到船上,客人也下了馬來到船上。不然,主人在岸客人在船,這樣舉酒餞行就可笑了。
  ⒑煙籠寒水月籠沙(《泊秦淮》)
  其中「煙」與「月」互補文見義。即「煙霧與月光籠罩著一河清水,也籠罩著河邊的沙地」。並非「籠寒水」的只是「煙」而無「月」,也並非「籠沙」的只是月而無煙。
  11.秦時明月漢時關(《出塞》)其中「秦」與「漢」互補見義,即明月仍是秦漢時的明月,山關仍是秦漢時的山關,以此來映襯物是人非。並非明月屬秦關屬漢。
  互文除上述表現形式外,還有凡指互文。如:
  12.東西植松柏,左右種梧桐。(《孔雀東南飛》) 「東西左右」凡指「四周」。
  ⒔十三能織素……十六誦詩書。(同上文)「十三……十六……」泛指蘭芝出嫁前已具備了很好的才能與品德,不必拘泥於哪年學了什麼。
互文見義 -互文見義的作用

  「互文」即古代詩文的相鄰句子中所用的詞語互相補充,結合起來表示—個完整的意思,是古漢語中—種特殊的修辭手法。在古詩詞中的運用中一般有兩種表現形式;其—是為了避免詞語單調重複,行文時交替使用同義詞。從這個角度講與「變文」是—致的,這種互文的特點是在相同或基本相同的片語或句子里,處於相應位置的詞可以互釋。這樣可以從己知詞義來推知另一未知詞義,如「忠不必用兮,賢不必以」(《涉江》),其中的「用」和「以」處相應位置,由此可推知「以」就是「用」的意思。又如「求全責備」這—成語,其中「求」與「責」處於相應位置,由此可推知「責」就是「球」的意思。這類互文是容易理解和掌握的。
  其二是出於字數的約束、格律的限制或表達藝術的需要,必須用簡潔的文字、含蓄而凝鍊的語句來表達豐富的內容,於是把兩個事物在上下文中只出現一個而省略另一個,即所謂「兩物各舉一邊而省文」,以收到言簡意繁的效果。理解這種互文時,必須把上下文保留的詞語結合起來,使之互相補充、彼此映襯才能現出其原意,故習慣上稱之為「互文見義」。如「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古詩十九首》),其上句省去了「皎皎」,下句省去了「迢迢」。即「迢迢」不僅指牽牛星,亦指河漢女;「皎皎」不僅指河漢女,亦指牽牛星。「迢迢」「皎皎」互補見義。兩句合起來的意思是「遙遠而明亮的牽牛星與織女星啊!」這類互文,只有掌握了它的結構方式,才能完整地理解其要表達的意思;如只從字面理解,不但不能完整而準確地把握其要表達的內容,還會令人百思而不得其解。
  互文見義一方面是出於中國文言創作的需要而進行的特殊修辭用法,另一方面這是基於古人常見句式的約定俗成的慣用範式。可以說,互文見義的存在,為我們解讀古代經典文獻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透過這種特殊的修辭手法,無論是形式A還是形式B,我們在鑒賞古人作品時會有一個解析意思的窗口。不會陷入於對某個字的特殊用法的不解,而無法解讀。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