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陰白骨爪

標籤: 暫無標籤

544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九陰白骨爪為金庸小說其中有名武功之一,受此功夫死亡者頭頂五個指洞,在大家印象中是極為陰險的工夫,但其實為一正而不邪的功夫。九陰白骨爪在《九陰真經》中原是「九陰神爪」,梅超風和周芷若都是沒有學到正宗《九陰真經》,而練成了「九陰白骨爪」。九陰白骨爪為金庸小說中一有名武功,受此功夫死亡者頭頂五個指洞。

廣告

1 九陰白骨爪 -簡介

九陰白骨爪九陰白骨爪

九陰白骨爪為金庸小說其中有名武功之一,受此功夫死亡者頭頂五個指洞,在大家印象中是極為陰險的工夫,但其實為一正而不邪的功夫。九陰白骨爪在《九陰真經》中原是「九陰神爪」,梅超風和周芷若都是沒有學到正宗《九陰真經》,而練成了「九陰白骨爪」。九陰白骨爪為金庸小說中一有名武功,受此功夫死亡者頭頂五個指洞,在大家印象中是極為陰險的功夫,但其實為一正而不邪的功夫。

2 九陰白骨爪 -記載

九陰白骨爪使用九陰白骨爪的梅超風
《九陰真經》在唐朝就有,其作者不祥。最初全經文共364個字;后經他人改成千餘字,而且加上了「九陰白骨爪」等根據《九陰真經》所創的武功。到南宋時期,傳於全真教祖師王重陽之手;經其參悟又加上了「九陽神功」即「先天真氣」。本文就是根據王重陽所流傳下來的《九陰真經》整理而成。  

《九陰神功》又名《先天真氣》乃全真教祖師王重陽所創,為《紫霞神功》、《太清罡氣》、《玄門罡氣》之鼻祖。此功為玄門罡氣類神功,也是速成玄門內功。所練之先天真氣是一種至陰至柔的罡氣,比太清罡氣之威力更甚。並且有自動防身之效,為練就金剛不壞身。  

3 九陰白骨爪 -口訣

九陰白骨爪九陰白骨爪

第一重  
口訣:子午卯酉四正時,歸氣丹田掌前推。  

面北背南朝天盤,意隨兩掌行當中。  

意注丹田一陽動,左右回收對兩穴。  

拜佛合什當胸作,真氣旋轉貫其中。  

氣行任督小周天,溫養丹田一柱香。  

快慢合乎三十六,九陽神功第一重。  

每日子、午、卯、酉四正時,找一陰氣重的地方,最好為四高中低。面北而坐,五心朝天 ,靜心絕慮,意守丹田,到一陽初動之時,雙手在胸前合什,指尖朝前。引丹田之氣沿督脈上行,任脈下歸丹田。如此待小周天三十六圈。由慢至快。氣歸丹田后,雙掌前推,掌心向前, 掌指朝天,真氣隨之行至兩掌(真氣只聚於兩掌,切不可放出)。 雙掌指下垂,掌指朝下,掌心朝下,迅速收回,左手掌心對準氣海穴,右手掌心對準命門穴,真氣隨手式成螺旋狀貫入氣海、命門兩穴。匯于丹田內。如此意守下丹田一柱香的時間。 待此功練有一定功力,能收發自如,有抗寒之功時可修第二重。  

第二重  
口訣:極寒午時正,獨坐寒冰床。  

裸體面朝北,氣行小周天。  

五心朝天式,打開丹田門。  

寒氣螺旋入,收發當自如。  

合和匯丹田,落雪雪不化。  

縮如一寒珠,雪落無化雪。  

擴為霧環身,九陰第二重。  

每日午時,找一極寒之地,面北背南,五心朝天,坐於寒冰床上(一種玉、一年四季都如寒冰一樣)。今人練習可在冰或雪上練習,靜心絕慮,啟動周天三十六圈,意守丹田片刻,打開氣海、命門兩穴,分別成螺旋狀入寒氣,吸一柱香的時間后,關閉以上兩穴,丹田內有一寒球再不停的旋轉,越轉越大,至到隔體三丈遠,收回。如此反覆八十一次,練到雪花落體而不化,放氣時雪花距體三尺不落為功成。  

第三重  
口訣:法如第二重,陰陽互相剋。  

意在修罡氣,熱火不侵法。  

陽中求真陰,九陰第三重。  

每日子時,找一極熱之地,坐於火鼎之上(今人練習坐在鐵板上,下面加火,應慢慢加熱,以不能忍耐為度)。面北背南,五心朝天,靜心絕慮,起動丹田寒氣防止熱氣侵入,其方法就是第二重所練寒氣用以抗熱量。就是「真陽中求真陰」。  

第四重  
口訣:法如第三重,陰合陰為生。  

同為修罡氣,靜流極之法。  

以陰練真陰,九陰第四重。  

不拘時間,找一靜止不動的水池,五心朝天,坐於湖底,靜心絕慮,水位不過脖子,運行丹田真氣用以抗水之壓力,其方法與第三重相同,待體入水,而衣不濕為成。然後找有流動河水中練,急流下練,而衣不濕為成。到此《九陰神功》成。如用掌把真氣放出擊人,就是催心掌。  

第五重  
採氣大法  

口訣:採氣不在氣,口閉雙目開。  

玄機在於目,神氣乾鼎聚。  

此法為增進內力之法,用以目吸聚宇宙內的精氣,主要是修鍊雙眼,使雙眼在對敵時能求察分明,並有攝取敵人神魂之效。每日太陽將出之際,站於高處,雙眼平視太陽,帶雙眼發熱時,意念太陽之氣由雙目吸入匯於上丹田,吸匯到一定程度自天目穴射出,在由雙眼收回,如此反覆。  

九陰真經補遺  
第三重白骨練爪訣曰:白骨頭上懸,幻化為二骨。陰精懸九穴,左右手中擒。合和為陰珠,吸陰吸精鬼。齊匯坤爐內,回返丹爐內。面北背南,五心朝天,坐於墳場中,意守丹田片刻,意守自身前後有九座墳,突然裂開飛出九個頭骨,這時意念打開氣海、命門兩穴,射出旋轉真氣由小到大,把九個頭骨給懸起來,位於本人頭頂上方左右,緩慢旋轉。從每一個頭骨的兩眼射出一條紅氣線,分別射入百會、玉枕、膻中,左右肩井穴,靈台、氣海、命門九大穴道中,並且在每個穴道中漸漸匯聚成一個球,然後這九個紅球同時從任督兩脈匯于丹田,意守丹田使之氣化合。然後運氣兩掌貫足真氣,由於反向力,雙掌抬起平胸,在貫入十指,十指突然變爪,這時意念那九個頭骨互相幻化,變為兩個頭骨於胸前方。掌心外突把兩個頭骨吸入掌中,隨後十指內扣抓住頭骨,放出真氣把頭骨抓成十個小孔,然後吸回真氣,同時吸取頭骨內的陰精歸於丹田。收功,溫養丹田一柱香。至頭骨隔空襲來抓成孔而骨不碎,九陰白骨爪成矣。練之此境界需配合外功練習即第四重。

廣告

第四重外功訣曰:氣至丹田貫十指,倒行古樹狸貓功。抓石打鐵練指力,內外合修白骨功。平常把內氣貫於十指用以隔空取物,在以十指抓,練硬物,所用之物應由輕到重,由近到遠。在者可以倒立於樹旁,雙腳依樹,然後用十指抓樹緩緩上行,以練指力。此重應與第三重同練。  

第五重練到第四重此功已成,此第五重為加深功夫,其陰毒程度更甚。用古時棺材、蝙蝠血、砒霜三種物體加水加熱后,用以漫手,再練內外功,這樣手上有劇毒,以此手傷人無救。  

《螺旋九影》  
《螺旋九影》為武林上乘輕功,集身法、步法、罡氣於一體。可平地拔起數丈,亦可平空飛行萬里,身體周圍有一層自然罡氣,可攻擊外敵。練之上乘可幻化出九個身影,於佛門無上神功「蓮台九現」有相同的功效。  

第一重:室外練功,不準迎風,松去身體裹纏之物,活動一下全身關節,用意念放鬆全身筋、骨、肉、皮等。然後面北取五心朝天或盤坐,上身正直,虛靈頂勁,舌抵上齶,下微收,雙目平視,雙手掌心朝上,掌指相對,捧放于丹田處,意守丹田一柱香,接著雙手輕輕向上捧,沿任脈路線至膻中穴處,雙手變為捧蓮花狀即雙手心相對,掌根相抵,掌指朝上,雙手十指自然張開,接著上捧至頭頂,同時緩慢吸氣,意念隨上捧之勢,將大地之陰氣由會陰穴成螺旋狀吸入,經中脈上升以頭頂百會穴成螺旋狀射出;然後雙手變掌心向下,並向下壓到丹田處,同時呼氣,意念隨雙手下壓之勢,將天上之陰精螺旋狀吸入百會穴,經中脈由會陰穴成螺旋狀射出,如此反覆。  

第二重:第一式:面北而坐,功接上重,五心朝天,上身正直,虛靈頂勁,舌抵上齶,下頜微收,雙目平視。雙手輕輕提起,掌心朝下,掌指相對放於中脘穴處,雙手中指間距離約為一掌寬,雙肩下沉,雙肘下墜,雙臂要「圓鼓」。意念會陰穴射出螺旋狀陰氣把身體旋入地下,至到地極處。突然螺旋陰氣收回,身體如彈簧一樣被彈回地面。  

第二式:要領同。輕抬雙手,掌心朝上,掌指相對,高舉至頭上方,雙臂微曲,似曲非曲,似直非直,意念百會穴射出螺旋狀陰氣,如飛機之螺旋槳,把人身托起,飛到九重天方為極限。此時人體在天空飄浮,突然陰氣收回,人從天空掉回地面。  

第三重:  

在第二重第一式的基礎上打開氣海穴,命門穴射出螺旋狀真氣,環繞身體自左到右,意念身體隨螺旋真氣之力上升,或平空飛行。同時在練功中加入有外敵入侵,不能入或擊傷之意,可同時練習環身罡氣。  

第四重: 此為加深功夫,即在水中練習以上各功,要領同上。

廣告

4 九陰白骨爪 -武功傳說

鐵屍梅超風和銅屍陳玄風夫婦根據《九陰真經》下半部練就的陰毒武技,以十指摧骨破骨,狠辣無比。在《九陰真經》中,此招叫做「九陰神抓」,使用時「五指發勁,無堅不破,摧敵首腦,如穿腐土。」梅、陳二人學不到《九陰真經》上半部中養氣歸元、修習內功的心法,但憑已意,胡亂揣摸,不知「摧敵首腦」是攻敵要害之意,以為是以五指去插入敵人頭蓋,又以為練功時必須如此,硬是把上乘武功練到了邪路上。後來峨眉派掌門周芷若為求速成,亦練得此功,奪得武功天下第一的名頭。(見金庸《射鵰英雄傳》、《倚天屠龍記》)金庸九陰真經。

5 九陰白骨爪 -部份內容

九陰白骨爪(2)
「當然,你笑得眼睛眯成個縫兒,怎麼可以這樣?」攝影師滿頭大汗地做著指導。

「笑起來眼睛當然眯上了,你幸福地笑一個,我不信你眼睛還能瞪得跟牛眼似的。」我抗爭著。已經在這裡被他擺弄了一下午,竟然還被稱為不合格,讓我頗有些想賣春卻賣不出去的沮喪。

「你這個人啊,耐心點兒,看看人新娘子,涵養多好!含蓄地笑,不要笑那麼用力好吧?你看看,看看新娘子,慢慢想像,好像她是你有生遇到的第一個女人那樣……」攝影師對著鏡頭,揮著手,慢慢引導。

這招對我實在不管用。我有生遇到第一個女人時,我的眼神是餓狼般的,比色狼還厲害。沒辦法,為了儘快結束這種賣笑生涯,我盡量讓我的嘴不要咧得那麼大,也開始持續一分鐘不眨眼,故意讓眼睛里有濕潤的感覺,霧蒙蒙的像含著春水。連蒙帶騙,我們終於被通知全部結束了。

把蓓蓓一路送到我家門口,我看著她抬腿下車,沒有動地方,心裡盤算著,如何啟齒跟她說明我還想去會小雨的事情。

「你怎麼不下車?」蓓蓓站在外面,弓身看了眼紋絲不動的我。

「蓓蓓,」我咽了咽口水,「我還有點兒事情要處理,你先回去好嗎?」

蓓蓓看著我的眼睛,有一分鐘,突然冷冷地笑了一聲:「什麼事情?要這麼著急?」

「公事,你別多想。」我解釋著,只想快點兒走,再晚,怕堵不上丫頭了。

「公事?公事會讓你魂不守舍到現在?」蓓蓓的聲音突然尖銳高昂起來,像早上吊嗓子的京戲演員。

我大吃了一驚,驚詫於她對我的敏感度。「我哪裡魂不守舍了,我不是一直很合作地和你照相嗎?」我強辯著。

「你以為呢?哼,你什麼時候這麼合作過?你這合作不是心虛反常又是什麼?」

想不到這裝孫子還裝出毛病來了。人哪,如果你裝爺裝了一輩子,千萬別嘗試去裝孫子,以為能矇混過關,實際上把自己心裡那點兒私念全暴露無遺。

「大順到底跟你說了什麼?」蓓蓓雙手抱在胸前,咄咄逼人地注視著我。女人總是願意把自己弄得跟王母娘娘似的洞察一切,實際上只是在給自己找不痛快而已。聰明的女人是會收放自如的。我嘆了口氣:「沒什麼,小雨可能遇到些商業上的麻煩,她自己也許還不知道。」我簡單地把於可能受財務審查的事情大致說了說,太深,我不願意談。畢竟大順囑咐在先,有時候男人對哥們義氣比夫妻情分看得似乎更重。

「原來你是去當救世主?」蓓蓓不屑地冷笑。

「我可以走了吧?」知道她開始犯小性兒,我不打算去理,低頭掛上車擋,準備松剎車,踩油門兒。不想蓓蓓「噌」地躥到了我車子前面,背對著我,擋住了去路。我驚出一身汗,滅了車,跳了出來:「你幹什麼?這麼開玩笑,不要命了?」

「誰跟你開玩笑?」蓓蓓轉過身子,眼睛直視著我,目露凶光。我突然覺得女人不可理喻的狀態都差不多,「你不許去!」她斬釘截鐵地跟我對抗著。

「給個理由,我不是去偷情。」蓓蓓的蠻橫無理讓我突然有些逆反。

「她現在是你什麼人?她也不是小孩子,她幹什麼,還用你去指導?」

「她是我前妻,我只希望她幸福,我只做我覺得無愧的事情,你總不希望我淪落得無情無義吧?」

「無愧?不想無情無義?」蓓蓓凝視著我的臉,輕輕重複著這幾個字,隨後眼底慢慢漾上來一層寒冷的薄霧,「你以為你是什麼,拯救人類?我警告你,你去,只能是自取其辱。你怎麼確定小雨不是跟於正浩一夥兒的?你怎麼知道東興給你副總的位置不是看在小雨那個姓於的面子?你又怎知小雨不是在那姓於的耳朵里說了什麼才讓你做到今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