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雲中君

標籤: 暫無標籤

39

更新時間: 2013-08-30

廣告

雲中君,是楚人所祭祀之雲神。據考古資料證實,1977年在湖北江陵天星觀一號出土了一批記錄楚人祭祀及卜莁情況的竹簡。其中記載了楚人祭祀「雲 君」。學者們已肯定「雲中君」即「雲君」,是雲神。雲、雨、雷、電本是極常見的自然現象,因此在原始神話思維中,雲神、雨神、雷神、電神也往往互相轉化、 互相替代、互相混淆。雲神「雲中君」又叫「豐隆」(即雷神、電神)和「屏翳」(即雲神、雨神),道理就在這裡。

九歌·雲中君 -簡介
年代:先秦

作者:屈原
作品:九歌·雲中君

九歌·雲中君 -內容

浴蘭湯兮沐芳,華采衣兮若英【1】;

靈連蜷兮既留,爛昭昭兮未央;

謇將憺【2】兮壽宮,與日月兮齊光;

龍駕兮帝服,聊翱遊兮周章;

靈皇皇兮既降【3】,猋【4】遠舉兮雲中;

覽冀洲兮有餘,橫四海兮焉窮;

思夫【5】君兮太息,極勞心兮忡忡;

九歌·雲中君 -作品註釋



註釋:

【1】:音「央」。

【2】:音「但」。

【3】:音「洪」。

【4】:音「標」。

【5】:音「服」。

九歌·雲中君 -譯詩


  沐浴蘭湯滿身香,穿上華麗若英裳。
  雲神迴環停雲端,神光燦爛正盛旺。
  安居雲間之宮殿,可與日月爭光芒。
  駕龍車穿五彩服,天上翱翔游四方。
  神光閃閃從天降,忽又疾飛返雲端。
  高瞻遠矚超九州,恩澤四海功無量。
  思念神君聲嘆息,憂心忡忡黯神傷。

廣告

九歌·雲中君 -作者

屈原(前339~前278)戰國末期楚國人,偉大的愛國詩人。名平,字原。又自雲名正則,字靈均,出身楚國貴族。楚武王熊通之子屈瑕的後代。丹陽(今湖北秭歸)人。一生經歷了楚威王、楚懷王、楚襄王三個時期,而主要活動於楚懷王時期。這個時期正是中國即將實現大一統的前夕,「橫則秦帝,縱則楚王」。屈原因出身貴族,又明於治亂,嫻於辭令,故而早年深受楚懷王的寵信,位列左徒、三閭大夫。屈原為實現楚國的統一大業,對內積極輔佐懷王變法圖強,對外堅決主張聯齊抗秦,使楚國一度出現了一個國富兵強、威震諸侯的局面。但是由於在內政外交上屈原與楚國腐朽貴族集團發生了尖銳的矛盾,由於上官大夫等人的嫉妒,屈原後來遭到群小的誣陷和楚懷王的疏遠,兩次被逐出郢都,后被流放江南,輾轉流離於沅、湘二水之間。公元前278年,秦將白起攻破郢都,屈原悲憤難捱,遂自沉汩羅江。《史記》有傳,有《離騷》、《九歌》、《天問》、《九章》等不巧作品傳世。

廣告

九歌·雲中君 -賞析

  此篇是一首祭雲神的詩歌,雲中之神為一男性,號「雲中君」,在神話中雲神名叫豐隆,又名屏翳。
  《雲中君》是祭祀雲神的歌舞辭。王逸《楚辭章句》題解說:「雲中君,雲神豐隆也。一曰屏翳。」江陵天星觀一號墓出土戰國祭祀竹簡有「雲君」,顯然是「雲中君」的簡稱,可證雲中君就是雲神。或以為月神、雷神、雲夢澤之神、雲中郡神、高禖女神等,俱不可從。
  《雲中君》這篇詩是以主祭的巫同扮雲神的巫(靈子)對唱的形式,來頌揚雲神,表現對雲神的思慕之情。憑什麼肯定是對唱的形式呢?首先,詩中說:「靈皇皇兮既降」,「靈」指神。又說:「靈連蜷兮既留。」《楚辭考異》曰:「一本靈下有子字。」王逸注:「楚人名巫為靈子。」《廣雅·釋詁三》之說同。則此「靈子」或「靈」指雲神或雲神附身的巫。那麼,詩中兩處說到「靈」的部分,一處稱說「君」的句子,都是祭巫所唱。而詩中「蹇將憺兮壽宮」以下四句和「覽冀州兮有餘」二句非祭巫所應言,則又是雲中君的唱詞無疑。其次,《九歌》中另外四篇祭天神之詩,除《東皇太一》兼有迎神的作用,另當別論外,其餘《東君》、《大司命》、《少司命》也都是對唱的形式。
  《九歌》的祭祀歌舞是在夜間藉助於篝火或竹明、松明、燈光進行的,所以表現出一種神秘和恍惚迷離的氣氛。
  《雲中君》一篇按韻可分為兩章,每一章都是對唱。開頭四句先是祭巫唱,說她用香湯洗浴了身子,穿上花團錦簇的衣服來迎神。靈子翩翩起舞,神靈尚未離去,身上隱隱放出神光。這是表現祭祀的虔誠和祭祀場面的。
  「蹇將憺兮壽宮」以下四句為雲中君(充作雲中君的靈子)所唱,表現出神的尊貴、排場與威嚴。由於群巫迎神、禮神、頌神,神乃安樂暢意、精神煥發、神采飛揚。「與日月兮齊光」六字,準確地道出了雲的特徵;就天空中而言,能同日月並列的唯有星和雲,但星是在晴朗而沒有日光時方能看見,如同時也沒有月亮,則更見其明亮。惟雲,是借日光而生輝,雲團映日,放出銀光,早晚霞光,散而成綺,所以說「與日月兮齊光」。這兩句,上句是說明「神」的身份,下一句更表明「雲神」的身份。「龍駕兮帝服」,是說出行至人間受享。「聊翱遊兮周章」則表示不負人們祈禱祭祀之意,願為了解下情。古人以為雨是雲下的,雲師有下雨的職責。故《周禮·大宗伯》有雨師而無雲師,《九歌》有雲師而無雨師。屏翳或以為雲師,或以為雨師,也是這個原因。「屏」是遮蔽的意思。「翳」,《離騷》王逸注:「蔽也。」《廣雅·釋詁二》:「障也。」則「屏翳」之名實表示了同「覽冀州兮有餘,橫四海兮焉窮」一樣的意思。周宣王祈雨之詩名曰《雲漢》,賈誼憫旱之賦題曰《旱雲》,俱可以看出古人對雲和雲神的看法。
  祭巫唱「靈皇皇兮既降,猋遠舉兮雲中」,乃是說祭享結束之後雲中君遠離而去。「皇皇」是神附在巫身上的標誌。神靈降臨結束之後,則如狂飆一般上升而去。這裡是表現雲神的威嚴與不凡。「覽冀州兮有餘,橫四海兮焉窮」,則是雲神升到高空后因眼底所見而言,表現了雲高覆九州、廣被四海的特徵。末尾二句,是祭巫表示對神靈離去的惆悵與思念,表現出對雲神的依賴情緒。祭雲神是為了下雨,希望雲行雨施,風調雨順。所以雲神一離去,人們便悵然若失。《旱雲賦》寫雲開始之時積聚給沓,互相連接,「若飛揚之縱橫」,「正帷布而雷動」,結果卻「終風解而霰散兮,陵遲而堵潰。或深潛而閉藏兮,爭離而並逝。廓蕩蕩其若滌兮,日照照而無穢」。風吹雲散,希望完全落空。賦的末尾說:「思念白雲,腸如結兮。……白云何怨,奈何人兮!」表現了同《雲中君》極相近的情感。由此可以看出,《雲中君》對神的思念,只是表現人對雲、對雨的乞盼之情。
  此篇無論人的唱詞、神的唱詞,都從不同角度表現出雲神的特徵,表現出人對雲神的乞盼、思念,與神對人禮敬的報答。一往深情,溢於言表。

九歌·雲中君 -背景

 
  《九歌》是屈原在流放江南時,在楚國民間祭神樂歌的基礎上加工而成的一組體制獨特的抒情詩,它依舊保持了歌、舞、樂三者結合的特點。《九歌》原為古曲之名,來源甚古。在神話傳說中,《九歌》是由禹之子啟從天上偷來人間的。一般認為,「九」非實指,乃表多數,即指由多篇樂章組成的歌。屈原《九歌》共有十一篇,分別為:《東皇太一》、《雲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東君》、《河伯》、《山鬼》、《國殤》和《禮魂》。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