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方墀

標籤: 暫無標籤

22

更新時間: 2013-12-07

廣告

九方墀,黑白雙分,手抱玄琴,為道境玄宗的六弦之末,九方墀其聲如性,渾厚而鏗鏘有力,心性雖屬急公好義,但處事冷靜不喜多言,在行事和個性上偏向剛柔並濟。

九方墀

  黑白雙分,手抱玄琴,為道境玄宗的六弦之末,九方墀其聲如性,渾厚而鏗鏘有力,心性雖屬急公好義,但處事冷靜不喜多言,在行事和個性上偏向剛柔並濟。

  名稱:九方墀(讀音:chí)

  其他稱號:捻箏玄道

  自稱:捻箏

  性別:男

  身份:玄宗六弦之末

  詩號:捻箏一脈定天心,玄道乾元修聖真。

  初登場:霹靂兵燹之刀戟戡魔錄 第6集

  退場:霹靂兵燹之刀戟戡魔錄 第21集(死於吞佛童子)

  來自:道境

  朋友:慕少艾、劍子仙跡

  組織門派:玄宗

  同修:蒼、翠山行、赤雲染、白雪飄、黃商子

  部屬:定天律、穿玉霄

  武學:天心一箏、天心一脈、伏琴玄音

  兵器:玄琴
九方墀 -人物生平

九方墀九方墀
  玄宗最出色的六弦四奇中的六弦之末,也是最早脫出的上層,但實力不濟,甚至險些死於元禍天荒之手。不過實力不是評定一個人好壞的標準,九方墀做事形式果斷,黑白分明,明知醒惡者心懷不軌仍履行承諾將《道流溯源》一書交給對方,重信守諾。不過屢戰屢敗,沒有將玄宗六弦的實力展現出來,但人格魅力仍能讓人對玄宗的修道者深感敬佩。

  九方墀屢次相助中原正道,更為保住中原道教先天劍子仙跡之命,通過慕少艾引流之法分擔劍子體內冰痕至毒,冰痕至毒毒性猛烈異常,受毒者性命堪憂,但九方墀絲毫沒有動搖,置生死於度外,這種捨己為人的精神更是玄宗精神的體現。

  直到六弦突破禁制,黃商子加入玄宗陣營,兩人配合無間,第一次出場便救下了瀕死的地乘一闡提,但兩人畢竟是六弦之末實力遠不及六弦之首蒼,兩人合戰吞佛童子仍然不敵,最後九方墀以一人之力拖住吞佛腳步,為黃商子求的一息喘息之機保住性命,九方墀卻英勇戰死。九方墀這種同僚情誼實在令人感動,是非分明的情操也比霹靂中許多人物多了一份人格魅力。
九方墀 -對話口白

  風過蕭瑟,斷垣一片,凋零的玄宗聖壇,無端又捲起殺意之風。

  九方墀:捻箏一脈定天心,玄道乾元修聖真。玄宗聖地不容魔物放肆!

  九方墀一身凜然正氣,以拯救蒼生為己任,只可惜天妒英才,實力堪憂,最終為了大義而身亡,令人惋惜,但玄宗的悲劇他只是開始而已,玄宗為了中原苦境蒼生最終與魔界幾乎同歸於盡,四奇不再,六弦留一,這又如

  九方墀來到衡山。

  玄宗之人一:如何?

  九方墀:還是找不到其他人的行蹤。

  玄宗之人二:接下來該怎麼做?

  玄宗之人一:道境玄宗只剩咱們六人,與魔界決一死戰乃是必然的結果。

  玄宗之人三:當然。

  玄宗之人一:封印爆炸導致空間擠壓的壓力太重,影響到元功之體,而咱們必須加緊適應苦境的壓力與環境。

  玄宗之人二:為防被魔界探知方位,我們必須分路而行。

  玄宗之人三:若需要會面,便以各人身上的溯影道鏡互相知會吧!

  玄宗之人四:好。

  玄宗之人五:需防異度魔界的追蹤,慎防分別擊破。九方墀,你的行蹤與面目已曝現,需要更為小心。

  九方墀:是。

  玄宗之人五:不滅魔界,誓不入天道,各位,決戰之日再會了。

  玄宗眾人分頭離去,此時,九方墀手上發出紅光。

  九方墀:藥師有事相尋,看來。

  九方墀來到柳樹下。

  九方墀:藥師。

  慕少艾:稍後再說,先讓吾一試,手來。你也是人選之一。

  九方墀:究竟發生何事?

  慕少艾:事關劍子,聽說…

  慕少艾解釋事情原由後。

  九方墀:啊!

  慕少艾:這件事關係到你自己的利益,你有權拒絕,如果你願意,我在琉璃仙境等你,請了。

  語落,慕少艾便離開了。

  九方墀:劍子亦是道門中流,嗯…

  離開琉璃仙境的九方墀來到江邊。

  任沉浮:道門先輩者,任沉浮在此久候了。

  九方墀:閣下就是任沉浮?曾聞他人所說,感謝你在暴風谷的引領相助。

  任沉浮:不敢當,略盡棉薄之力。

  九方墀:不知你今日為何事而候?

  任沉浮:在下於此思考甚久了,不知此話該說不該說,但又想及與幻斗星儀兩位道者之緣,實不忍卒見。

  九方墀:什麼話呢?

  任沉浮:伏久者,飛必高,開先者,謝獨早,道門先輩者,任沉浮不忍見如幻斗、星儀的犧牲。

  九方墀:任沉浮,你暗示何事?

  任沉浮:你不該救劍子仙跡。

  九方墀:同為道流,又為苦境道界先驅,我不認為救劍子有錯。

  任沉浮:原意是好的,但背後所帶來的才是危機,蠱皇僰醫人的蠱毒乃是天下一決,連藥師與神針皆無根治的方法,

  才會採去轉移分擔的方式。

  九方墀:這是因為時間緊迫,無法及時尋找解蠱毒的藥草。

  任沉浮:這我了解,但劍子的毒素已蔓延到你的身上,四分之一的毒素有多少的危險性,即使血液吻合,但體質不一定相容。

  九方墀:嗯?

  任沉浮:在解救之後,若是藥師慕少艾能儘早制出解藥,根治你們每人四分之一的毒那就平安無事,

  但是在解藥完成之前,若功力受創或體質不合,會加速蠱毒在體內爆發,若是如此,再找人分攤毒素嗎?

  慕少艾錯誤的一步,將害苦不少人。

  九方墀:解救劍子之危是個人自願,並非強迫,即使毒素爆發也是自己選擇,吾無悔矣。

  任沉浮:即使步入死期?

  九方墀:然也。任沉浮,你想的太刁鉆了,蠱皇就算厲害,吾有能力自解,無須費心。

  任沉浮:唉!那我只能言盡於此了。

  九方墀:吾尚有事待辦,請了。

  任沉浮:請。

  語落,九方墀便離開。

  任沉浮:九方墀,你尚不明白蠱皇的致命之處與其用意啊!天涯一杯酒,欲飲人情殊,扁舟心不系,江影任沉浮。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