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布朗

標籤: 暫無標籤

205

更新時間: 2013-10-04

廣告

丹·布朗(Dan Brown,1964年6月22日-),美國暢銷書作家,全心投入寫作事業之前,是高中的英文老師。他的作品多為密碼學結合科技、宗教、藝術的驚悚懸疑小說。2003年以小說《達·芬奇密碼》一炮而紅,聞名世界,在台灣被出版商封為「全球驚悚小說之王」。丹·布朗的父親是數學教授,母親是一名職業宗教音樂家,不同理念對他的思想有很大啟迪作用,另外他的妻子既是一名藝術歷史學家又是一名油畫家,在其創作的道路上給過布朗不少的幫助。

丹·布朗 -人物簡介
丹·布朗丹·布朗

丹·布朗(Dan Brown)(1964——)寫了許多暢銷小說,其中就包括在《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上名列第一的《達·芬奇密碼》。丹·布朗畢業於安赫斯特大學(Amherst College)的菲利普·埃克塞特學院(Philips Exeter Academy),在他全心投入寫作之時,一直擔任該學院的英文老師。1996年,丹·布朗出於對從事密碼破譯工作的秘密政府機關的興趣,寫作了自己的第一部小說《數字堡壘》(Digital Fortress)。而這部小說立刻成為了國內首屈一指的網路小說。丹·布朗的第二部小說名為《欺騙要訣》又名《騙局》(Deception Point),反映了公民道德與政治、國家安全和機密技術之間的矛盾。

廣告

丹·布朗還是《魔鬼與天使》及《達·芬奇密碼》的作者,現居住在新英格蘭。丹·布朗堪稱今日美國最著名暢銷書作家。《魔鬼與天使》奠定了他在小說界的地位,而他的小說《達·芬奇密碼》自問世以來,一直高居《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榜首。 其後,他歷時六年完成新作《失落的秘符》英文版於二〇〇九年九月由美國蘭登書屋道布爾戴出版社出版,首印量高達六百五十萬冊,在開始發售三十六小時后,此書的全球銷量已破百萬,第一周出售二百多萬冊,成為被經濟危機的烏雲籠罩的美國書市的最大亮點。

丹·布朗 -家庭背景

丹·布朗的父親是一名曾獲得總統榮譽獎的數學教授,母親是一名職業宗教音樂家,因此,他從小就生活在科學和宗教相衝突的荒唐哲學中。這些互補的觀點後來成為了丹·布朗那部被人交口稱讚的小說《天使與魔鬼》(Angels & Demons)的靈感來源。這是一部描寫科學與宗教之間的矛盾的驚悚小說,故事以瑞士一個物理實驗室和梵蒂岡城為背景。最近,他正在創作一系列符號學驚悚小說,故事的主人公是很受歡迎的羅伯特·蘭登(Robert Langdon),一名哈佛大學符號學和宗教藝術學教授。這一系列即將問世的小說的場景跨越了巴黎、倫敦和華盛頓。

廣告

丹·布朗的妻子既是一名藝術歷史學家,也是一名油畫家,她不僅和丈夫一起合作研究,還一直陪伴著他完成頻繁的研究之旅。

丹·布朗 -成名之作
丹·布朗《達·芬奇密碼》

2003年,《達·芬奇密碼》在上市后的第一周就取得了空前成功,很快就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第一位。同時,這部小說還在《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出版商周刊》(Publishers Weekly)以及《舊金山紀事報》(San Francisco Chronicle)等多家期刊的排行榜上名列榜首。很快,《達·芬奇密碼》也成為了全美國各主要暢銷書排行榜的大贏家。哥倫比亞電影公司更是有意將它改編搬上銀幕。

《達·芬奇密碼》 。這本書堪稱有史以來最優秀的暢銷書之一。2004年初,丹·布朗的四部小說在同一周內同時登上《紐約時報》的暢銷書排行榜。一時間,丹·布朗成為了眾多媒體關注的焦點,他先後被美國有線新聞網(CNN)、今日秀(The Today Show)、美國國家廣播電台(National Public Radio)、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等邀請成為節目嘉賓,同時,他也接受了多家雜誌的採訪,包括《新聞周刊》(Newsweek)、《時代周刊》(Times)、《福布斯》(Forbes)、《人物》(People)、《GQ》(GQ)、《紐約客》(The New Yorker)等。他的小說已經被翻譯成了40多種文字在全世界出版。

廣告

丹·布朗 -生平經歷
學習經歷

丹·布朗出生於美國新罕布夏州的艾斯特鎮,是家中老大,母親是一名職業音樂家,在教堂演奏管風琴。丹·布朗的父親查理·G·布朗(是一名數學老師,撰寫過教課書,退休前是菲利普艾斯特學院)教授高中數學。

丹·布朗丹·布朗

菲利普艾斯特學院是間不嚴格的寄宿學校,新老師任教前幾年必須住校,所以丹·布朗和他的兄弟姊妹都是在學校裡頭長大的。艾斯特鎮的社會環境大多是基督教徒,丹·布朗從小參與教堂合唱團跟主日學校,暑假則在教會營會渡過。他在艾斯特鎮上中小學,讀到9年級之後,轉入菲利普艾斯特學院。

歌手經歷

1982年從菲利普艾斯特學院畢業之後,丹·布朗進入艾摩斯特大學,成為古老的塞尤斯倫兄弟會的一員,他打壁球,參加艾摩斯特合唱團,向小說家艾倫·陸契克(Alan Lelchuk)學寫作。

丹·布朗1986年拿到西班牙語和英文雙學位之後,涉足音樂界,創作合成音效,自製一卷叫《動物合音》(SynthAnimals)的兒童卡帶,賣了上百卷。他那時自己開了一家名叫「鬼混」(Dalliance)的錄音公司,在1990年針對成人市場自資發行一張叫《Perspective》的音樂CD,也賣了上百張。1991年,搬到好萊塢追求創作歌手和鋼琴家的人生大夢。

丹·布朗在洛杉磯進入國家作曲學院,參與不少活動。也是在這時候,他遇到大他12歲的布萊絲·紐頓,學院的藝術創作系(Artist Development)主任。她不尋常地接下丹·布朗栽培計劃,寫新聞稿,舉動活動,並將他介紹給有力人士,1993年,丹·布朗出了一張同名專輯。她和丹·布朗感情上也進展神速,雖然直到1993年為止,朋友都還不知道他們在交往,不過當丹·布朗回到新罕布夏州,而布萊絲夫唱婦隨時,大家就明白了。他們在1997年結成夫妻。

幫助丹·布朗的歌唱事業外,布萊絲最大的影響莫過於寫作,她對丹·布朗的作品助益良多。他們曾用筆名合寫過幽默小品,推測她應該也在其它作品里佔有重要的角色。在《騙局》的銘謝頁上,丹·布朗感謝「布萊絲·布朗,感謝她不辭辛勞為我研究背景、提作寫作靈感」。

廣告

教師經歷
丹·布朗丹·布朗

丹·布朗和布萊絲在1993年搬回家鄉新罕布夏州,到他的母校菲利普艾斯特學院擔任英文老師,並在林肯阿克曼小學,一所只有8個年級250名學生的小學校)教高年級學生西班牙文。

1994年,丹·布朗發行一張名為《天使與魔鬼》(Angels & Demons)的音樂CD,美術設計就是後來為同名小說設計雙元式圖標的約翰·蘭登。唱片封面上,同樣也有致妻子的感謝辭,「送給我孜孜不倦的合力撰稿者、合作製片人、副技師、其他重要的人,還有心理治療師。」

也是同一年,他到大溪地渡假時,讀完席尼·薛爾頓的《末日追殺》,他認為自己可以寫得比他好。於是他開始起草撰寫《數字城堡》,一邊跟妻子用筆名丹妮兒·布朗(Danielle Brown)合寫幽默小品《187種該躲開的男人:給情場失意女的指南》(187 Men to Avoid: A Guide for the Romantically Frustrated Woman),作者介紹寫著,「丹妮兒·布朗現住新英格蘭,教書寫書躲男人。」著作權頁還是列著丹·布朗的名字,這本書付印前就預售了上千本。

廣告

專職作家

1996年,丹·布朗辭去教職全心投入寫作。1998年出版《數字城堡》,布萊絲為這部小說作足了行銷,她撰寫新聞稿、為丹·布朗敲定談話節目以及記者訪談。幾個月後,丹·布朗和妻子又發表了另一本幽默小品《The Bald Book》,這部小品的作者正式屬名為布萊絲,不過出版商說主要的撰寫人還是丹·布朗。

丹·布朗的前三部小說成績平平,每部小說的初版大約只有萬本,但是到了第四部小說《達·芬奇密碼》,一躍而成暢銷作家中的黑馬,這部小說2003年一出版隨即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第一名,現在已是有史以來最暢銷的小說之一(儘管也受到了嚴苛的批評)。到2006年全球銷暢量已累積達6050萬本,丹·布朗前幾部小說也跟著大賣。他的四部小說2004年同時進入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2005年,他被《時代》雜誌列入年度百大最有影響力的人,《福布斯》雜誌將丹·布朗評選為2005年百大名流第12名,估計他年收入達7600萬美元,《時代》雜誌估計他光是《達·芬奇密碼》就有2500萬美元的進帳。

廣告

其他事業
丹·布朗丹·布朗

在2004年10月,丹·布朗和家人捐款220萬美元給菲利普艾斯特學院,祝賀父親獲得總統榮譽獎,設立「查理·布朗科技基金」,用於「提供電腦和高科技設備給貧困的學生」。丹·布朗對密碼學、密鑰和密碼興趣濃厚,一直都是他故事裡的主題,評論家常對書里的密碼學行話和科技用語進行探究,他的小說已經被翻譯超過40種語言。

2006年,哥倫比亞電影公司推出由丹·布朗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達·芬奇密碼》,朗·霍華擔任導演,湯姆·漢克斯飾演主角羅伯特·蘭登,奧黛麗·塔圖飾演索菲·納芙,伊恩·麥克萊恩爵士飾演利·提賓。這部電影被認為是2006年最令人期待的影片,5月17日在戛納電影節首映,評語卻是一片唱衰。

丹·布朗列名為電影《達·芬奇密碼》的執行製片,為電影設計了不同的密碼。丹·布朗自編自奏的歌曲《Phiano》也收錄在電影原聲帶裡面。

丹·布朗 -人物故事
軼事

丹·布朗會在閣樓他的寫作間玩網球,他凌晨4點就起床工作,書桌上擺放著一隻古董沙漏,用來提醒他要適時休息。

丹·布朗丹·布朗參加新書《失落的符號》首發式

丹·布朗告訴書迷,他使用倒吊鞋(Gravity Boots)倒立來克服創作瓶頸。他說,「頭下腳上倒掛起來,使我整個想法都煥然一新,有助於解決劇情上的挑戰。」

丹·布朗小說中的人名多是取自身邊的真實人物。羅伯特·蘭登來自創造《天使與魔鬼》雙元式圖標的約翰·蘭登。教皇內侍卡洛·文特斯克的名字來自漫畫家朋友卡拉·文特斯克。羅伯特·蘭登的編輯瓊納斯·福克曼,就是以丹·布朗真實生活的編輯傑森·福克曼命名的。利·提賓爵士取自《聖血與聖杯》(Holy Blood, Holy Grail,《達·芬奇密碼》的主要取材對象)的兩位作者之名。

丹·布朗在2006年3月的審訊聲明(當時《聖血與聖杯》作者控告丹·布朗抄襲,后判駁回)里說,在他小時候,父親會在生日和聖誕節時,用提示和密碼設計尋寶遊戲,讓他們兄弟姊妹循線找到禮物。同樣的事件他也將之寫入角色的童年。

不少人評論丹·布朗的小說里(尤其是《達·芬奇密碼》)隱含有反基督的思想。丹·布朗以基督徒自居,他表示造成討論風氣反而是好的,最後反而能證明真理的不可動搖。

丹·布朗丹·布朗

丹·布朗的暢銷書《達·芬奇密碼》是他首部登上大銀幕的作品,不過卻是主角羅伯特·蘭登系列的第二個故事,他第一次登場的《天使與魔鬼》電影版也正在籌拍中。小說中蘭登跟丹·布朗一樣,母校都是菲利普艾斯特學院。

爭議

在訪談節目中,丹·布朗說他的妻子是「藝術歷史學家」和「畫家」,儘管在這些領域裡,並沒有她的專業作品。他們初相遇時,她是洛杉磯國家作曲學院的藝術創作系主任。2006年發生《達·芬奇密碼》侵權官司,在審訊敘述文件里,顯示布萊絲為這部小說下了很大的工夫,她描述為「主要研究者」。

丹·布朗說他大學時期,曾遊學歐洲,到西班牙塞維爾大學學習藝術歷史,他在此時首度正式接觸李奧納多·達文西的作品。不過艾伐洛·桑契茲·李奧(Alvaro Sanchez Leon)在西班牙雜誌《Epoca》2006年1/2月號發表的一篇文章上說,「大學里沒有這位先生的註冊資料,他可能參加的是地理歷史係為外國學生辦的秋天課程。」

丹·布朗 -社會評價
丹·布朗布朗

《達·芬奇密碼》等暢銷小說的作者,美國著名懸疑小說大師丹·布朗的傳記中文版即將面市,這個很少接受採訪的「神秘」作家的諸多秘密也將呈現在中國讀者面前。為了「先睹為快」,《國際先驅導報》採訪了布朗系列小說中文翻譯者朱振武。朱振武現為上海大學教授,先後翻譯或主譯了布朗的《達·芬奇密碼》《數字城堡》《天使與魔鬼》以及《騙局》,被稱為布朗小說的「御用翻譯家」。

布朗本人很普通

 《國際先驅導報》:做為丹·布朗傳記的翻譯者,你曾說他是一個很有品位的人,為什麼這麼說?
朱振武:他生活在一個很有品位的環境中,從小在科學、宗教、音樂等氛圍中長大,家庭是絕對的書香門第。他追求幸福生活,也很會生活,對父母、妻子和家鄉有非常深厚的感情。他的人生追求不俗,曾當過搖滾歌手,但後來轉向了寫作,退出音樂一方面是沒有能夠走紅,另一個原因是他覺得不善於靠肢體作秀,也不願意靠動作吸引人,他想靠文字和思想表達自己。
《國際先驅導報》:人們都震驚於他的知識淵博,他是如何做到的?
朱振武:布朗會好幾種語言,加上他從小的家庭教育環境使他對科學、宗教、歷史等領域,包括符號與解秘,都非常感興趣,這造就了他本身知識面十分廣博。但想要完成他那樣的作品,靠自身知識遠遠不夠,布朗非常善於利用資料,跟其他許多作家一樣,都會充分利用圖書館的資源,所以布朗每本書都會特別感謝為他提供信息的參謀們。在他創作作品時,還常常到實地考證。
《國際先驅導報》:布朗的作品涉及很多宗教問題,他本人的信仰狀況是怎樣的?他在《達·芬奇密碼》中描述了某個群體對女神的崇拜,他本人是個女權主義者嗎?
朱振武:他雖然創作了《達·芬奇密碼》這樣的作品,但布朗本人是一個很普通的人,生活中也是個虔誠的基督教徒,每周也會像普通人那樣去做禮拜。不能說他是女權主義,但是從作品中可以發現他對女性地位的尊崇與探討,所以有人說他的作品沒有主人公,男女主角互為配角。
《國際先驅導報》:聽說布朗完全拒絕採訪,他特別討厭採訪嗎?
朱振武:拒絕採訪對他來說很正常。他不是討厭採訪,而是認為接受採訪會佔用太多時間,妨礙新作的寫作。另外,一些記者不負責任,會寫些不實報道。實際上業內的人跟他聯繫還挺多的。有人曾經邀請他來中國,最終還是沒有來,他考慮到自己的作品翻譯成幾十種文字,如果這些國家都走一遍,會花費太多時間。

善與「非惡」的較量
丹·布朗布朗

 《國際先驅導報》:布朗的小說對西方社會的文化有什麼影響?
朱振武:布朗的小說是對當下現實思考的結果。布朗本人深受西方文化影響,有自己的哲學思想和觀念。宗教本是西方社會與文化的根基,但是社會發展到今天,宗教對普通人的影響越來越小,尤其是年輕一代對宗教越來越疏遠,許多西方人到了面臨信仰危機的時候,這時就非常需要有一種文化作為人們生存、延續、生活的根基。而不管布朗寫小說的原因與目的是什麼,他的作品在結果上動搖了傳統西方文化,給人重構文化的強烈印象,可以說他是用文學的手段、形象的語言重新建構了文化。尤其在《達·芬奇密碼》中,作者把神降格為人,這對人們的思想和信仰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衝擊。他本人也為此受到了宗教方面的抗議。
《國際先驅導報》:布朗的作品常用對立雙方較量的形式推動情節往下發展,這體現了布朗的什麼思想?
朱振武:布朗小說沒有善與惡的較量,有的只是善與「非惡」的較量。鬥爭的雙方都不是「惡」的,只是立場對立,從這個對立中反映出的是現實中深層次的對立,比如《數字城堡》中就是國家安全與公民隱私的對立,政府收集足夠的信息非常必要,但人們就沒有任何秘密了,甚至私人的習慣、情書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這個如何保障?這是一個科技倫理的問題。再比如《騙局》中,民間的人物發現了一場騙局,這時官方就想方設法要殺掉他們,讀者當然不希望主人公死去,但官方要殺掉他們也不是出於官方那幾個人的一己之私,而是相信目前的總統對國家更好。這樣就造成各人有各人的使命的局面。讀者讀完小說之後,在感情上一般不會明顯支持一方反對另一方,有些事情沒有誰是誰非,只有雙方或幾方的較量,沒有對錯。
《國際先驅導報》:許多讀者對布朗作品的結尾不滿意,覺得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結果,不過癮,你怎麼看這個問題?
朱振武:這種寫法也是後現代小說的共同特點,作者們都不再給出大團圓或悲劇的確定結果,甚至留下一些懸念,好像還可以繼續寫下去,這是一種特定的寫法。而從思想層次上看,布朗對許多對立都沒有提出具體的解決方法,但從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給出了一個「和諧」的方向,他總是以積極的方式解決問題。他讓人看到的絕不是毀滅,至少是希望,其實布朗本人也十分熱愛生活,對人生非常積極,他作品中的男女主人公總是生機勃勃,多才多藝,從不言棄。
《國際先驅導報》:你跟布朗最近有聯繫嗎?他的近況如何?他的新作已經說了很久,為什麼還沒有面市?
朱振武:我跟他用電子郵件聯繫,但最近一段時間沒有怎麼聯繫,知道他在做新作的最後修改工作。這部作品本來前年、去年就要面市,一直拖到現在的原因是作者追求完美,還在核對、刪改,他說自己最擅長用的就是電腦的「刪除」鍵,曾經把1000多頁的文字刪到了200多頁,另外還力求讓涉及宗教的問題不太尖銳,再就是出版社的策略,想延長布朗前幾部書的銷售時間,不讓新書妨礙了以前的作品。

丹·布朗 -在中國最賺錢的外國作家富豪榜
2010年11月15日,在中國最賺錢的外國作家富豪榜出爐,本榜單是2000年至今外國作家在中國大陸地區的版稅總收入 ,丹·布朗以1800萬元的年版稅收入排名第三。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