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等收入焦慮症

標籤: 暫無標籤

26

更新時間: 2013-12-05

廣告

中等收入焦慮症,指中等收入者的群體性焦慮現象。具備中等以上收入、生活水平比較穩定的人群,大多背負著現實中住房、教育、醫療和養老等高昂的生活成本,這些生活成本已經扼殺了城市工薪階層積累財富的能力。

中等收入焦慮症 -現狀
中等收入焦慮症中等收入焦慮症

中等收入者本不應該是「房奴」「車奴」「孩奴」,但現實中住房、教育、醫療和養老等高昂的生活成本,扼殺了城市工薪階層積累財富的能力,制約了中等收入群體的增長。中等收入群體是一個成熟社會的中堅力量,是消費社會的基礎,這個群體應該是富有活力的,但是現在他們陷入了某種群體性焦慮。 

中等收入焦慮症 -中國存在問題

2012年,在中國「兩會」期間一則「北京上班族月收入7500元沒有安全感」的消息引發輿論關注和熱議,一些代表委員認為,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國中等收入群體的境況和心態。

2010年中國行業間工資收入最高與最低之比為4.2比1,而世界上多數國家行業間差距在1.5至2倍左右。壟斷性行業員工享受高工資高福利,必然導致其他行業、企業無法或難以通過競爭獲得合理的經濟收益,擠壓和遏制了其他行業員工的工資收入,使他們的收入提不上去,造成收入差距擴大。

廣告


中國中等收入者比重偏低,是受中國的經濟結構、產業結構、人力資源素質結構以及中國收入分配關係不合理所制約和影響的,比如,中國第三產業不發達,白領和灰領人員數量少,中等收入者比重就難以提高。再加上收入分配製度有很多弊端,人們合法致富的途徑還不多或不暢,會進一步抑制那些本來應該進入中等收入者群體的人。

  

中等收入焦慮症 -專家建議

中等收入焦慮症中等收入焦慮症

應抓緊制訂並儘快出台「收入分配製度改革總體方案」,明確改革目標、任務和路徑。關鍵是在頂層設計上落實「兩個提高」,即提高居民收入在國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使「兩個提高」從概念變成政策。

擴大中等收入群體,首先要織密社會保障網,中國社會保障和福利制度主要覆蓋低收入群體,中等收入群體享受不到城鄉低保、保障性住房等政策。政府要切實加大調控房價、穩定物價、推進教育公平、深化醫改和完善社保等方面的力度,為中等收入群體「減負」,建立有利於中等收入群體增長的社會保障體系。

中等收入焦慮症 -意義

中等收入者群體是社會發展的穩定器。由於有穩定的收入和良好的生活條件,他們是社會中的經濟主體和穩定的消費群體。

在中等收入者群體所佔比重較大的社會裡,中等收入者可以充當高低收入者之間矛盾的緩衝器。一定規模中等收入者群體的存在,減輕了低收入者的社會壓力,使低收入者看到了奮鬥的目標和希望。

中等收入者佔比近半,對於一個社會意義深遠。所謂「恆產者有恆心」,這些中等收入者不僅是內需的創造者,更是先進文化、先進技術的創新者和社會的穩定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