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更新時間: 2013-08-18

廣告

基本信息
拼音:gaì   sēng
語出:《聊齋志異》(卷三)第六篇
原文
濟南一僧,不知何許人。赤足衣百衲,日於芙蓉,明湖諸館,誦經抄募。與以酒食錢粟皆弗受,叩所需又不答。終日未嘗見其餐飯。或勸之曰:「師既不茹葷酒,當募山村僻巷中,何日日往來於膻鬧之場?」僧合眸諷誦,睫毛長指許,若不聞。少旋又語之,僧遽張目厲聲曰:「要如此化!」又誦不已。久之自出而去,或從其後,固詰其必如此之故,走不應。叩之數四,又厲聲曰:「非汝所知!老僧要如此化!」積數日,忽出南城,卧道側如僵,三日不動。居民恐其餓死,貽累近郭,因集勸他徙。欲飯飯之,僧瞑然不動,群搖而語之。僧怒,於衲中出短刀,自剖其腹,以手入內理腸於道,而氣隨絕。眾駭告郡,藁(音:高)葬之。異日為犬所穴,席見;踏之似空,發視之,席封如故,猶空繭然。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