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多得

標籤: 暫無標籤

39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形容非常稀少,很難得到(多指人才或稀有物品)。

詞 目不可多得
發 音bù kě duō dé
釋 義形容非常稀少,很難得到(多指人才或稀有物品)。
出 處漢·王充《論衡·超奇篇》:「譬珠玉不可多得,以其珍也。」
示 例這顆鑽石真可以說是~的稀世珍寶。
近義詞

屈指可數、寥寥無幾、出類拔萃

反義詞

比比皆是、多如牛毛、不乏其人

不可多得 -典故
原文

鈞天廣樂,必有奇麗之觀;帝室皇居,必蓄非常之寶。若衡等輩,不可多得。「激楚」、「陽阿  禰衡墓」,至妙之容,掌技者之所貪;飛兔、騕褭,絕足奔放,良、樂之所急。臣等區區,敢不以聞!

——東漢·孔融《薦禰衡表》

註釋

①鈞天廣樂:天上的音樂,即仙樂。《史記·趙世家》:「趙簡子疾,五日不知人……居二日半,簡子寤。語大夫曰:『我之帝所甚樂,與百神遊於鈞天,廣樂九奏萬舞,不類三代之樂,其聲動人心。』」

廣告

②「激楚」:曲名。《楚辭·招魂》:「宮廷震驚,發『激楚』些。」「陽阿」:舞名。《淮南子·俶真訓》:「足蹀『陽阿』之舞。」

③掌技者:一指宮中掌管樂舞的人。

④飛兔、騕褭(yǎoniǎo):皆古駿馬名。

⑤絕足:猶言跑得最快。

⑥良:王良,春秋時晉國大夫,善於御馬。樂:伯樂,春秋秦穆公時人,善於相馬。二人事分見《呂氏春秋·審分覽·審分》及《季秋紀·精通》。急:重視。

⑦區區:區區之心,指對朝廷表示忠愛之心。

翻譯

天上的音樂(指仙樂),必定有新奇美麗的曲調;皇帝這裡,必定有非常珍貴的寶物。像禰衡這樣的人才,不可多得(形容非常稀少,很難得到)。「激楚」(曲名)、「陽阿」(舞名),那極妙的曲調,是宮中掌管樂舞的人所迷戀的;飛兔、騕褭(yǎoniǎo皆古駿馬名)跑的最快,十分奔放,是王良(春秋時晉國大夫,善於御馬,御馬:駕馬)、伯樂(春秋秦穆公時人,善於相馬,相馬:觀察品評馬之優劣)所重視的。我們這些大臣對朝廷的忠愛之心,怎麼能聽說不到禰衡呢?

廣告

不可多得 -故事
故事背景

為了招攬天下人才,曹操下了招賢令,並說:「負污辱之名,見笑之行,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國用兵之術,其各舉所知,勿有所遺。」

因此孔融向曹操先後推薦了禰衡和盛憲兩個人才。孔融在彌衡的薦表中說:「帝室皇居,必畜非常之寶。若衡等輩,不可多得。」在盛憲的薦表中說:「珠玉無脛而自至者,以人好之也。況賢者之有足乎?」但這兩人都沒有被重用。相反,曹操因為看不慣彌衡,借刀殺人,將他送給別人,最後被殺。最後 曹操也容不下孔融,找了個罪名,將孔融處死了。
「不可多得」形容非常稀少,非常難得。

(出自漢•孔融《薦禰衡表》和《論盛孝章書》)

故事內容

東漢末年,有個名叫禰(mí ,舊讀ní )衡的著名文學家。他博學多才,善於論辨,寫文章又快又好,只是相當自傲,好與人爭鬥。當時的名士孔融非常欣賞他,認為他是一個出類拔萃的人物,特地寫了薦表,把他推薦給漢獻帝。

廣告

在薦表中,孔融盛讚禰衡有驚人的才學和記憶力,只見過一次,就能背誦,只聽到一次就能記住。像禰衡這樣的奇才,是不可多得的。 漢獻帝什麼都要聽命於獨攬朝廷大權的曹操,便把薦表交給了他,由他去作主。曹操決定召見禰衡,但禰衡瞧不起曹操,自稱得了狂病,不肯前往,後來總算去了,但在言語之間得罪了曹操。

曹操心裡冒火,便讓禰衡當鼓吏,在自己大宴賓客的時候讓他擊鼓,藉以當眾侮辱。不料,禰衡竟利用當這個差的機會,擊一陣鼓罵一陣曹操。結果,受辱的倒反是曹操。 

曹操本想殺了禰衡,但又怕留下害賢的壞名聲,便派他去荊州勸說劉表來降,實際上是企圖借劉表之手殺他。

不料,劉表仰慕禰衡之名已久,把他奉為上賓,並把他當作高級顧問,每次議事或發布文告,都要徵求他的意見,他不表態便不作決定。 但是,禰衡在劉表那裡的時間也不長。日子一久,他傲慢地對待劉表,使劉表無法忍受。於是,劉表將他派到江夏太守黃祖那裡去當書記。

廣告

黃祖知道禰衡的文名很高,讓他起草文稿。不論是什麼文稿,禰衡總是一揮而成,而且總是寫得非常得體,符合黃祖的要求。為此,黃祖很看重他。

黃祖的長子黃射也是當官的。他對禰衡的文才同樣非常欣賞,常常邀禰衡遊山玩水。一次,兩人參觀了東漢文字家蔡邕(yōng)寫的一塊碑文,都覺得文筆很好,書法也很漂亮,深為讚美。

回家后,黃射懊悔當時沒有把碑文抄下來,以便細細回味。禰衡知道了他的心思后,說:「不妨事,我雖然只看了一遍,但還能記住。且讓我寫出來。」

禰衡說罷,竟憑記憶把碑文全部默寫了出來。事後,黃射派人去核對,竟然一字不差。眾人知道,都誇禰衡是不可多得的奇才。一次,黃射歡宴賓客,有人在宴會上獻給他一隻鸚鵡。黃射非常喜愛,當場請禰衡作一篇關於鸚鵡的賦。禰衡略一思忖,便舉筆疾書,不一會兒把賦寫畢。這就是他的代表作《鸚鵡賦》。

儘管禰衡才學很高,記憶力驚人,但他狂妄自傲的表現沒有絲毫收斂。一天,黃祖在船上宴客,他出言不遜。黃祖數說了他幾句,他竟當眾大罵黃祖。黃祖在盛怒之下,命人將他拉上岸去處死。當時禰衡才二十五歲。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