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像三兄弟

標籤: 暫無標籤

63

更新時間: 2013-07-31

廣告

廣告

1 不像三兄弟 -簡介

2 不像三兄弟 -人物介紹

3 不像三兄弟 -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 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15集
  • 16集
  • 17集
  • 18集
  • 19集
  • 20集
  • 21集
  • 22集
  • 23集
  • 24集
  • 25集
  • 26集
  • 27集
  • 28集
  • 第1集
        為慶祝小兒子理想獲頒模範警察獎,全家聚在一起。後來出現的大兒子健康,讓金巡警相當不開心,媽媽全珂泛也戰戰兢兢地看著自己丈夫的臉色。同樣看著婆婆與丈夫臉色,一邊期待分家之日到來的二媳婦陶邦雍,對忽然出現的娘家媽媽大發脾氣,要求她別再出現找碴。 另一方面,對男友斷絕聯絡感到不安的朱玉影,無法接受好不容易才見到面的男友王導衛說要分手,一氣之下,在烤肉店大斗。因為烤肉店老闆報案而出現的理想,與玉影有了相當不一樣的初會…
  • 第2集
        玉影看到父親為未來女婿王導衛準備的補藥,無法說出與男友已經分手的事實,只好繼續瞞著爸爸。 金巡警下令要大兒子健康搬回家,讓二兒子現金搬出去住,二媳婦聽到在心中竊笑,但是從鄉下北上到首爾的媽媽紀松兒卻一直向她索求房租,他怕丈夫知道,叫母親先等到他們分家再說。 全珂泛去找大兒子傳達父親的命令,卻發現健康已經離婚了,並一個人住在K書中心,氣到說不出話來。
  • 第3集
        朱范人對說要暫時住下就逕自往家裡闖的紀松兒大吼,要她立刻離開,待紀松兒拿出過去他寫下的契約,朱范人只好乖乖順從該她留下。 全珂泛怕健康離婚的事情被家人知道,戰戰兢兢地。 對於母親紀松兒的出現感到不安的陶邦雍,直到參加夫妻聚會,才知道丈夫簽下新的加油站,對丈夫的冷落感到非常不滿。 另一方面 理想發現了酒醉並與計程車司機發生口角的玉影,不得已只好用自己的車載玉影回家,稍稍酒醒後的玉影,以為自己是嫌犯的身分搭著警車,於是藉機逃跑。不過,隔天因為警員間的聚餐而前往夜店的理想,卻在夜店發現了和朋友一起前來跳舞玩樂的玉影
  • 第4集
        在朋友的計謀下,酩酊大醉的玉影與理想共同度過一晚。早起的玉影發現理想,雖覺得丟臉,卻對要她不要這樣活下去的理想大聲咆哮,對這樣的女生,理想逐漸產生好感。對打算住下來的紀松兒感到不悅的范人,在家中發現為王女婿準備的補藥,經小女兒富影證實兩人已分手。 偶然聽到婆婆講電話的陶邦雍,知道自己大伯離婚的事實,對可能無法順利從婆家搬出的事,感到絕望。 另一方面,發現大兒子離婚的金巡警大發脾氣,來到大兒子住的K書中心,發現正在包肉給健康吃的全珂泛。
  • 第5集
        知道健康離婚的金巡警,將此事怪罪全珂泛,將她趕出家門 理想與玉影兩人銬著手銬來到江邊,理想說起前女友的故事,對玉影說他了解與王導衛在一起很痛苦的心情,並且要求交往。 全珂泛住到現金開的三溫暖,金巡警知道陶邦雍送飯給全珂泛後,斥責她不得再送,否則將她趕出家門。 嚴超姬知道健康要開痔瘡手續,緊急來到醫院,而另一方面,理想雖與玉影約定晚上吃飯,卻因為忽然有案件,而很晚才趕到約定地點,卻看不到玉影。當他趕去找玉影,卻看到王導衛與玉影在一起的景象。
  • 第6集
        知道健康離婚的金巡警,將此事怪罪全珂泛,將她趕出家門 理想與玉影兩人銬著手銬來到江邊,理想說起前女友的故事,對玉影說他了解與王導衛在一起很痛苦的心情,並且要求交往。 全珂泛住到現金開的三溫暖,金巡警知道陶邦雍送飯給全珂泛後,斥責她不得再送,否則將她趕出家門。 嚴超姬知道健康要開痔瘡手續,緊急來到醫院,而另一方面,理想雖與玉影約定晚上吃飯,卻因為忽然有案件,而很晚才趕到約定地點,卻看不到玉影。當他趕去找玉影,卻看到王導衛與玉影在一起的景象。
  • 第7集
        怕被金巡警責備,而趁動痔瘡手術的健康,弟弟現金與理想到醫院勸,趁現在生病時回家,父親便不會大發雷霆。 巡警在巷子間來回穿梭巡查,在附近超市看到警察的范人以為立刻逃跑,和拿著便當去給婆婆吃的邦雍相撞。 全珂泛在三溫暖對邦雍發脾氣,以為邦雍不幫她帶便當是瞧不起她。另一方面,王導衛酒醉後,對玉影說無法忘懷她的話,希望能和玉影再見一面,而理想正在要去見玉影的路上…
  • 第8集
        王導衛拜託玉影和他復和,玉影想起過往兩人在一起的事,心中開始卻動搖了。 全珂泛要現金出錢幫健康買一間公寓,現金卻推說金錢周轉不便,讓全珂泛非常失望,認為是邦雍從中攪局,將邦雍數落了一番。 導衛無意中聽到理和玉影的電話通話內容,故意要理想在明天早上之入將文件準備妥,理想為了見玉影將工作交給屬下,便急忙去找玉影,卻在玉影家門口看到王導衛擁吻玉影的畫面。 全珂泛帶著邦雍一起瞞著健康,到k書中心將健康的行李偷偷打包回家。
  • 第9集
        和王導衛接吻的玉影陷入混亂的情緒中,理想太難過開著車來到河邊。 全珂泛質問邦雍和娘家親紀松兒見面是不是拿錢給她,不斷的用言語傷害邦雍。 金巡警請管區幫健康介紹女朋友。理想去找王導衛要他不要耍別人,紀松兒去找邦雍請她幫忙籌措哥哥的和解金,但是邦雍面有難色。 嚴超姬接兒子宗男生病的電話後,心裡非常難過。玉影去見理想想要提出分手,理想發現不對勁後,推說很忙以後再談,不給玉影說話的機會。
  • 第10集
        影終於對理想說分手的話,認為在兩個人的感情變得更深之前分手,理想說他的愛情正要開花,他做不到,所以對玉影說願意等她。 現金拿錢給全珂泛要她去買補藥來吃,全珂泛卻把那筆錢拿給健康,現金聽到後感到很難過。 紀松兒遇到全珂泛,語帶諷刺地要她減肥,說了一些不中聽的話,珂泛太生氣回到家後把氣出在邦雍身上,說邦雍是偷錢賊。 嚴超姬心疼兒子宗男在鄉下的醫院裡,跑去看他。 健康喝了酒回家被金巡警罵,健康突然大發雷霆對巡警說知道自己很沒出息,他也想好好表現,但是力不從心,便哭著跑出家門。理想和魔彈在執勤時,看到王導衛和未婚妻一起穿著禮服親熱的樣子…
  • 第11集
        玉影跟王導衛在一起,卻突然有人到訪,原來王導衛未婚妻幸美的母親。王導衛騙幸美母親說,是為了幫吵架的部長夫妻和解才招待他們到新房,讓他避開了危機。 自從健康相親以後,嚴超姬就一直坐立不安,怕健康會被其他女人搶走,於是在健康要去相親時時,她就跟蹤健康…。 另外邦雍瞞著現金向然熙借了錢拿給紀松兒,並對松兒說這次真的是最後一次,要是再有下次就要斷絕關係。 玉影想給導衛一個驚喜,偷偷到幸美的公寓準備晚餐,這時幸美卻突然出現…
  • 第12集
        幸美問玉影是誰,玉影剛要提王導衛的名字時,幸美說自己要和導衛結婚,問玉影是不是跟蹤狂,說了很多傷玉影自尊的話,玉影氣的跑去找導衛,把菜全倒在導衛身上,還打了他一巴掌,玉影對導衛說後悔和你這種傢伙談了五年的感情。 里想到地檢署送文件,看到哭著走出來的玉影,玉影哭倒在理想懷裡,兩人一起坐車去看海。 邦雍去市場時看到了健康和超姬很親熱的約會,把這件事告訴全珂泛,全珂泛急著追問健康,並說要見超姬。 玉影不接導衛的電話,導衛打給范人請他叫玉影出來,並跪在玉影面前要她去找幸美解釋這一切,裝可憐說能救自己的人只有玉影,但是玉影不但不理他,還用腳踢他,玉影突然想到理想,就跑到警察局對理想說不會再讓他感到孤單和痛苦,兩個人熱情的親吻。嚴超姬擔心健康和前妻複合,心裡感到很不安,所以找到健康的家。
  • 第13集
        健康開始到現金所開的三溫暖工作,原本想要當成新的開始,但是事情並非他所想的那樣,因此也和現金起了口角。 而求好心切的媽媽為了平衡健康的心理,打算想要找健康的前妻和他複合,卻意外的打給了超姬。 玉影和理想的關係漸趨穩定,兩人甜甜蜜蜜的樣子羨煞了許多人,目睹兩人甜蜜樣子的導衛在酒吧里回憶起過去和玉影的種種,暗自下了決定。 嚴超姬鐵了心要嫁給健康,設法和健康的家人見面,但是都被健康給阻止了,但超姬似乎下了某種決心又再次來健康家。
  • 第14集
        嚴超姬告訴全珂泛之前健康離婚的原因,全珂泛非常氣健康為什麼沒有說出前妻婚外情的事情。健康生氣地去找超姬,但是超姬卻假裝不在家,不願意開門。 王導衛祝福玉影,希望玉影能和理想好好交往,並約理想去拳擊場比個高下…而玉影去找幸美,說自己和王導衛之間都已經過去了。 理想突然跟玉影提到結婚的事情,但是知道父親會反對自己嫁給警察,所以玉影只好痛苦地提出分手…
  • 第15集
        邦雍想要拜託現金讓哥哥擔任管理職的工作,但現金冷漠的拒絕她,生氣的現金在家附近的茶店與然熙一起喝酒談心。 一大早理想去跟玉影商量結婚的事情,不過,當玉影說不想結婚時,理想就說要給他一周的時間思考。 王導衛收拾自己的東西後離開警察局時遇到幸美,並互相道別,之後,導衛去玉影的寶石店看著她下班。 健康在朋友西餐廳里向超姬求婚,而超姬因為太高興,所以就跑去找全珂泛,全珂泛希望超姬能趕快舉行婚禮,而邦雍不喜歡超姬的行動跟說的話,所以就擺臭臉給他看。 另外,超姬為了見自己的老公前往監獄…
  • 第16集
        超姬去看守所看夏行憲,告訴夏行憲她以後不會再來看他,她要離開他,夏行憲受不了刺激,人又被關著無法出去找超姬,心裡十分著急,於是拜託看管夏行憲的巡官去找超姬,勸她回頭。巡官努力的找超姬,但是都沒找到。 超姬忙著準備和健康的婚禮,嘴巴里說著自己不在乎有沒有豪華的婚禮,只要健康是真心對她即可,全珂泛聽到這些話更是喜歡超姬,拿邦雍和超姬比較,不斷的責罵老實的邦雍。 現金的生意遇到瓶頸,全珂泛不顧現金的情況,硬要現金拿錢幫健康準備婚禮,現金基於孝順母親,辛苦的湊出錢來拿給全珂泛。 玉影在休息的時候,隨時會想起和理想共度的時光,但是基於范人不準和警察來往的原則,只好忍下對理想的思念。理想在偶然的機會下,聽富影說范人不準姐妹倆和警察交往的事,於是確定玉影不是不喜歡自己而離開他,而是迫於無奈…
  • 第17集
        理想帶玉影去海邊,不斷的告訴玉影自己的真心,玉影也被理想所感動,但是基於對父親的孝心,還是狠下心來對理想說自己不能和理想繼續下去,理想絕望地要用激烈的手法讓玉影回心轉意,於是投入海里,玉影情急下答應和理想結婚。 玉影想要告訴范人理想的職業,但是看到范人聽到警察兩個字就非常激動,所以根本不敢提起這件事,於是兩個人商量先用騙的,等生米煮成熟飯後范人可能也無可奈何,但此事被富影聽到,富影拿這件事威脅玉影想要予取予求。 魔彈伸出援手救了富影,富影對帥氣的魔彈迷住,後來富影發現魔彈是理想的同事後,反過來討好理想和玉影。 理想和玉影到雙方家拜訪,范人對理想很滿意,但是全珂泛在超姬的搧風點火下對玉影非常不滿意,明白的告訴理想一定要和玉影分手。
  • 第18集
        夏行憲拿嚴超姬以前的照片給巡官看,但是照片是超姬整型前的照片,所以巡警並沒有認出來,但是巡警高度的懷疑照片里的人應該是超姬。 玉影到理想家拜訪,因為快要遲到所以兩手空空去,這讓勢利的全珂泛和超姬感到很不滿意,全珂泛更覺得玉影搶了理想,所以非常不喜歡她,並反對兩人結婚,但是理想的態度也很堅決,告訴全珂泛自己一定會和玉影結婚。 現金欠朴社長的錢,但是一直還不出利息,然熙為了幫現金的忙,去應酬豬哥朴社長。這讓現金非常過意不去,邦雍生病不舒服,打電話給現金,現金覺得很煩故意不接,家裡又沒人可以幫她,邦雍只好自己到醫院去。
  • 第19集
        超姬和健康結婚的日子到了,金巡警為了幫夏行憲的忙,去坡州找蘭子,超姬知道後急忙趕到坡州請蘭子一定要幫她隱瞞,絕對不能告訴金巡警自己就是宗男的媽媽。 超姬在婚禮的餐敘中,表現出原來的面目,但她的表現非常脫線,讓金巡警很受不了。理想想要給玉影一個永生難忘的求婚儀式,於是找魔彈等人商量,理想帶玉影兜風,假裝遇到酒測,但是理想騙說自己喝了酒,所以開始展開逃亡,魔彈等人故意緊追不捨,追到滑雪場,理想在浪漫的夜間滑雪場,對驚嚇不已的玉影求婚,玉影又驚又喜,答應了理想的求婚。 現金在朴社長的逼迫下,不得已交出結婚禮堂和健身房,心裡非常難過,但是家人沒有人了解他,只怪他沒有做好事情,現金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對全珂泛大發脾氣,哭訴著這些年來的委屈,決定要帶邦雍搬出去住。
  • 第20集
        現金因為事業失敗所以就跑到三溫暖頂樓,與理想分享過去辛苦的歲月,以及埋在心裡已久的對父母親的抱怨,並交代理想千萬不要跟家人說事業失敗的事情。 從蜜月旅行回來的健康與超姬,全家人一起吃晚餐時,珂泛再次向理想強調他不會接受玉影,另外,吃飯時超姬對金巡警叫金先生,讓金巡警很不高興,於是他叫珂泛去警告超姬。 雖然理想知道媽反對,但還是請金巡警答應他們的婚事。 健康看到昏穗壯太罰站,於是就教訓弟弟要尊敬哥哥,現金回到家之後,就跟昏穗說要對弟弟好一點,健康覺得是對他說的話,所以就向現金對質。 理想到范人的家請范人答應他們的婚事,另外,金巡警在三溫暖穿著內衣與范人面對面…
  • 第21集
        在三溫暖見到金巡警的范人又逃走了。 超姬收到信用卡公司的催款,所以不知所措…珂泛不喜歡玉影,所以去理想的辦公室找他,要他重新考慮,但是理想卻說重新考慮還是會選擇玉影。 金巡警根據范人的車牌號碼,找到了他家的地址… 玉影穿著韓服前往理想的家,但是珂泛對待玉影卻很冷淡。 理想和玉影雙方的家長終於要見面了,兩人帶著自己的父親前往飯店…
  • 第22集
        在飯店見到面的范人和金巡警兩人大吃一驚,范人見到金巡警趕緊拔腿就跑,愣在一旁的玉影和理想隨之恍然大悟跟著跑了出去,追逐途中理想撞到了名叫李太白的女人,她的筆電也因此被撞壞,為了賠償理想留下了連絡方式。 范人和金巡警發現自己的兒女竟然要結婚,因此堅決反對兩人結婚,理想為了玉影決定奮戰到底。 紀松兒為了兒子跑去找現金,卻意外撞見現金和然熙之間有股奇怪的氛圍,松兒告訴邦雍要多注意點現金和然熙的關係,雖然邦雍裝作不放在心上,但其實自己早已起了疑心,卻也無能為力。 替超姬撫養小孩的蘭子忍無可忍決心將超姬的兒子送還給她,超姬心急之下向健康提議領養小孩,但卻遭到拒絕。 可疑分局有新檢察官上任,但新官上任三把火,人雖為正式上任,卻已經先把大家弄得人仰馬翻,理想在焦頭爛額之際接到了那名叫做李太白的女人的電話,兩人在咖啡廳商談賠償的事,卻遭到這名女人的百般刁難,但晚上理想將資料送去給新任檢察官時,沒想到檢察官竟是這名百般刁難自己的女人…
  • 第23集
        因為奶奶的忌日讓珂泛又想起當初那段遭受婆婆虐待的日子,於是轉而對二兒子現金出氣。邦雍在家裡忙進忙出,超姬不僅沒有幫忙,反而假裝手被割破不能作家事,甚至指使邦雍做東做西,還不斷製造誤會讓珂泛對邦雍印象更差。 現金因受母親冷嘲熱諷心情不佳,邦雍也因受委屈而現金不體諒,兩人大吵一架。 玉影因和理想分手,心情不好而對家人大發雷霆。朋友為她辦慶祝單身配對中,巧遇里想出任務,理想在夜店門口表示他對玉影的愛,不過玉影依舊不願接受。
  • 第24集
        邦雍對超姬說打一架之後再好好相, 超姬將這件事告訴家人想要博取同情,但邦雍卻說根本沒有這回事是超姬在冤枉她,哭著對家人說自己的委屈解除危機。 玉影決定去留學 理想拚命的說服爸爸,超姬知道蘭子讓宗男自己坐車來首爾,急忙趕到車站,但是卻沒有看到宗, 超姬心急的大哭了起來
  • 第25集
        超姬到警察局報案說把宗男遺失了,報完警後回到車站,看到冷得發抖的宗男後痛哭失聲,健康和現金去找金巡警和珂泛請他們祝福理想的婚姻,金巡警和珂泛說死也不會答應。 巡警在朝會時要健康一家人搬出去住,要健康和超姬搬到新蓋好的公寓,超姬想盡辦法拖延,這時超姬接到電話急著出門,健康在三溫暖工作時看到高利貸業者把現金拖到後巷內威脅他要還出天文數字的債務
  • 第26集
        超姬對健康說出八十坪的公寓一開始就是自己捏造的,健康對超姬說這個秘密暫時只有他們兩知道。 玉影對范人說她要去義大利留學,范人心中五味雜陳,便去找金巡警,但是不敢進去便把便條紙交給管區,兩個人在日式料理店碰面,范人對金巡警真心的懺悔過去的事,並請求原諒,金巡警說其他事都能原諒,但是理想是做大事的, 警察幹部怎麼能和犯人的女兒結婚,這是無法原諒的事,如果想要請求原諒就要范人回去勸玉影死心,也希望永遠都不要再見面。 理想在玉影家門口打電話,范人正好走過來告訴他,玉影要去留學的事,請他忘記玉影,理想對玉影說,不要在乎父母的想法,兩個人去結婚就可以了,但是玉影不答應,希望理想不要因為自己而改變夢想,理想苦苦哀求玉影不肯放棄她,這時發生緊急事件,理想忍著淚水到趕現場,理想和逃犯僵持時被逃犯的刀刺中
  • 第27集
        被刀刺傷的理想被送到開刀房,聽到消息的金巡警非常驚訝和現金一起來到警察醫院 ,玉影從富影那裡聽到理想的消息,忍不住去找理想,珂泛問健康她對超姬感到懷疑的地方。 玉影欺騙范人飛機時刻,凌晨就出發到機場,正要進入閘門時接到金巡警的電話,金巡警要求和玉影見面
  • 第28集
        松兒把在海邊看到現金跟然熙的事情告訴邦雍,但是邦雍並不相信。 珂泛聽見巡警和邦雍的談話,得知理想受傷住院的事,急忙趕往醫院。剛好玉影拿著花走進病房遇到了珂泛,理想出院後便帶著玉影回家和珂泛提結婚的事情。 健康從然熙那得知現金沒出席婚禮的理由和得知禮堂和運動中心都被人搶走的事,一氣之下到了朴社長的辦公室嗆聲,威脅他們要是再敢招惹現金就吃不完兜著走,現金回三溫暖的途中,看到賣爆米餅的大哥…
1-10集 11-20集 21-28集 查看全部劇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