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田城

標籤: 暫無標籤

74

更新時間: 2013-12-04

廣告

上田城(別名:尼ヶ淵城、真田城、松尾城、伊勢崎城),作為真田昌幸的居城,因為昌幸曾以其為依託兩次以少數兵力擊敗德川大軍而名揚天下。說到名城,人們首先會想到名古屋城、姬路城這樣的巨城。特別是其所擁有的宏偉壯麗的天守閣,更是令人讚歎與難忘。通常認為最早建有天守閣的城池,是天正四年(1576年)由織田信長所建築的安土城,可惜的是在本能寺之變后沒有留存下來。而同年修築的丸岡城(位於福井縣)雖然保存下來了,但是天守閣的規模很小。天正十一年(1583年)建築的上田城令人吃驚地建造了天守閣。被認為是天下名城的名古屋城,天守閣(被燒毀前的)是慶長十七年(1612年)建造的,姬路城的則是慶長十五年(1610年)所建造,全都比上田城晚大約三十年。就是完成天下統一大業的秀吉所建築的大坂城,天守閣也是在天正十二年(1584年)建好的,比上田城也要晚一年。(信濃現存唯一有天守閣的松本城,是天正十八年建成的,比上田城晚七年)。由此可見上田城的特殊與重要。

上田城 -概述
上田城上田城
武將真田昌幸於16世紀後半期修建並成了該城的城主。真田昌幸是一位勇敢且精通戰略戰術、足智多謀的大將,因率領小部隊與敵人大軍進行奮戰而聞名。1600年德川家族和豐臣家族在關原展開大戰,上田城作為戰敗方真田昌幸的城池遭到了毀壞。城池當初規模很小,僅有340平方米,後來德川家族統治了全國,這座城池由另一個武將進行了改建,中途該武將死亡而未能完成。雖然沒有天守閣(位於城堡中心的主建築城樓),但望樓等建築至今依然可看出當年的風貌。

天正十一年(1583),真田昌幸在上田盆地臨近千曲川的伊崎山築,真田家居城。1585年的第一次上田合戰(神川合
上田城上田城
戰),真田昌幸曾在此以2000兵擊破7500之眾的德川軍。1600年第二次上田合戰,真田昌幸又是在這以2500兵將德川秀忠的35000餘的大軍牢牢的釘住。使之未能趕上關原大戰。 關原大戰後,真田昌幸、真田幸村父子被流放到九度山,昌幸長子信之(信幸)移居松代城,仙石忠政入封。以後,成為松平氏的領地。

Address
長野縣上田市二之丸

廣告

Access
JR上田車站/步行/10分鐘

上田城 -築城始末
上田城元和年間的上田城地圖
上田城是真田昌幸於天正十一年(1583年)建築的,但是關於築城的動機、開工的時間、築城當初城的規模等等,卻都缺乏令人信服的史料,以至於有多種見解。

記載考證真田昌幸事迹的《長國寺殿御事迹稿》卷之五「御築城」中有如下記載:「根據『上田傳來記'這一古老之物語所言,川中島之戰後,信州一帶落入信玄公手中,他許諾真田一德齋幸隆保有舊領土。自此時開始幸隆規劃並打地基,永祿元年(1558年)確定城池的規模,並開始修築,土壘與堀被建好了,為修建外堀也已將土地削平,而最早的屋敷曲輪是在開始修築的十三年後才出現的(下略)」。

另外,在成澤寬經的著作中也說到:「關於上田城是如何創建的,似乎是永祿元年山本勘助確定城池邊界並打好地基,天文年中一德齋(幸隆)將居城移到上田,由其子真田源太左衛門(信綱)實施修築的(下略)」。但是這些說法提到的年代和其他一些事情,與上田市史不符,所以值得懷疑。

廣告

其實真田昌幸在天正八年(1580年)三月九日,給紀州高野山的蓮花定院寫去了下面這樣的盟約書:「我誠皇誠恐地敬言。真田鄉的老少貴賤之人,將前往高野山寺內住宿,如果可能請貴院提早準備好相關的儀式。」昌幸所領土地上的真田鄉居民,參拜了高野山,與蓮花定院定下約定。由此可知在天正八年以前的天文、永祿年間,真田家還是以真田鄉作為自己的據點,那麼上田城築城應該是這以後的事了。

上田城築城前的一年間,真田昌幸的表現令人讚歎。昌幸為武田氏效力,除了在信州確保了小縣郡真田鄉的本領外,他對北上州吾妻郡和沼田方面的治理也很令人矚目,昌幸以岩櫃城和沼田城為中心,穩步向四周擴展著自己的勢力。

然而,天正十年(1582年)三月,織田信長的軍隊經過伊那谷向甲斐逼近,武田勝賴一方的勢力在各地均被擊破,同年三月十一日勝賴終於在天目山自殺,曾經威名赫赫的武田家就這樣滅亡了。

廣告

昌幸失去了主家和後盾,何去何從令人迷芒,他不得不摸索自立之道。從此昌幸獨立地活躍在戰國舞台。

昌幸早就查知武田家與織田家相比處於劣勢,當取得勝利的織田氏很快安排心腹家臣前往接收武田氏的領地時,昌幸立即看清形勢,同年四月三日贈送名為「黑葦毛」的駿馬給信長,以示友好。昌幸以交出沼田城等上州大部分的領地、加入瀧川一益麾下為代價,成功保全了真田家。

上田城上田城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信長同年六月二日由於家臣明智光秀的突然反叛,在本能寺被逼自盡。先前被信長家臣分割和接收的信濃、甲斐、上野等武田氏舊有領地,成了德川家康、北條氏政、上杉景勝等有力大名爭奪的目標。昌幸也沒有放過這個好機會,在瀧川一益離開廄橋城后迅速收復了以沼田城為首的吾妻郡諸城,重新掌握了自己的舊有領土。然而真田家正好被夾在這三個強大勢力之間,於是如何保全真田家就顯得特別重要和迫切。昌幸同年六月到七月間,與上杉景勝交好,但是七月十八日北條家攻入信濃后便從屬於北條氏政,同年九月因為在加津野的弟弟信尹(信昌)和在佐久的依田信蕃勸誘,又決定跟隨德川家康,從屬於德川家。

就這樣,昌幸在短短數月間,令人眼花繚亂地變換著主家。擅長把握形勢的昌幸,依靠快速的判斷和行動,跟從周圍的有力大名,在嚴酷的戰國亂世成功的生存下來。

廣告

與家康締結盟約的昌幸,放手完成以前父親幸隆在武田信玄手上沒有完成的心愿。真田幸隆雖然佔領了小縣郡的平坦地區,以及諏訪和秋和的部分地區,但是卻沒能完成小縣郡整個地區的統一。昌幸同年十月攻擊禰津城,翌年天正十一年閏正月進攻丸子城,動作可謂迅速。

另一方面,上杉景勝在以前與武田家締結甲越同盟的時候,武田方的昌幸進攻沼田城,上杉方給予了援助。現在武田氏滅亡了,景勝想當然的認為昌幸應該與上杉家交好。然而卻傳來真田家與德川家結盟的消息,景勝自然是又吃驚又憤怒。

景勝決定立刻修築鞏固埴科、小縣郡境界本已廢棄的虛空藏山城。對上杉方來說,這是為了防備德川家康侵入北信濃時,作為德川方援軍的真田家可能從背後襲擊自己。得知此事的昌幸,天正十一年三月派兵攻擊上杉方守備的尚未加固的虛空藏山城,並擊破了上杉軍。

廣告

考慮到自己所處的險惡形勢,昌幸得到家康的允許,在小縣郡中央地帶、險要堅固的千曲川畔尼ケ淵的懸崖上開始築城。這個地方以前是小泉氏的屬城,不過由於天文年間的戰亂,這裡只剩下廢棄的「小泉曲輪」了。

昌幸在尼ケ淵築城,對家康稟報說一是為了防備眼前的敵人上杉家可能從北信濃的入侵,二是為了當德川家與上杉家對峙時,在此處建築的城池將會十分有用。

其實昌幸所想的並不僅僅是這些,從現在只是在小縣郡一隅的真田家據點,進入能掌握整個小縣郡地區的交通樞紐和軍事上的要衝據點,才是昌幸在此處築城的真正目的。就這樣,昌幸從堅固但呆在小縣郡一隅真田鄉南部的戶石城,向尼ケ淵的城池遷移,並以此作為真田家新的根據地。

上田城上田城
昌幸在建築這個城地之前,曾經在甲斐韭崎釜無川的懸崖上,於天正九年二月開工建築武田勝賴的居城新府城,昌幸擔任築城的普請奉行。上野利根川支流薄根川的懸崖上構築的沼田城等險要據點,昌幸也曾負責修繕。所以說昌幸對於這種險要地形上如何修築城池很有心得。

關於在尼ケ淵構築上田城的時間,除了前面講述過的見解外,還有《信濃國小縣郡年表》等史料。其中有記載如下:「故老相傳,八月二十四日開始動工,昌幸親自鋤土,大家都追隨他勞作。木材從坊山(房山)眉見林取得(到享保年間還有被斬斷殘存的木材被拍賣),從築摩郡深志大量僱用建築城池的工匠,第二年終於建成。取名上田城。(下略)」也就是說,建築城池的時間是天正十一年八月開工,到翌年完工。

廣告

然而,據《上杉年譜》記載,天正十一年四月十三日,上杉景勝的家臣島津左京亮給景勝的書信上卻是另一種說法。島津左京亮根據從海津(現長野市松代城)傳來的報告,說真田家在千曲川的尼ケ淵開始築城。因為這個緣故,信濃的上杉方將領接到警備的命令,島津左京亮也火速轉移到虛空藏山城,並向景勝報告了全部情況。由此看來,上田城築城不是從天正十一年八月開始,而是從同年三月或四月左右開始的。

真田昌幸建築上田城時,正處於全國性的從山城向平城轉移的時期。日本中世紀後期,經濟的發展使得政治力遠比武力更加必要,掌握地方的經濟被認為是絕對必要的。因此,山中的天險變得沒有意義,城池開始由山城向平城轉換,控制儘可能便利和經濟發達的地域越來越顯得重要。上田城處於上田盆地中央,與之前昌幸的居城戶石(砥石)城相比,交通便利而且軍事意義更為重要。上田城所處的位置可以說是天險與交通便利合而為一的極佳之所,昌幸在此築城體現了他敏銳的觀察力和政治頭腦。

還是武田氏的屬下時,真田家就攻佔並儘力經營著位於北上州中心的沼田城。沼田城位於沼田盆地中央、利根川河岸台地的懸崖上。而上田城是位於上田盆地中央、千曲川畔尼ケ淵的懸崖之上。所以說在上田築城時,昌幸很可能是參照沼田城來施工的吧?

真田昌幸為了在懸崖上築城,肯定是十分得辛苦。為了得到人畜和水田所必須的水源,昌幸將神川和矢出澤川的水引入城中,而且在西南櫓的東側挖了口井來以防萬一。這口井的深度,至今還不能準確的測量出來。

上田城 -城池規模
上田城上田城
那麼,當初建築的上田城規模到底如何呢?沒有確切的史料記載,只有從松代的浦野家所收藏的地圖來估計了。此圖是真田信之時代所繪製,元和八年(1622年)信之從沼田、上田被移封到松代,這幅地圖據考證是元和二年至元和八年間所繪製。因此,離真田昌幸建築此城已有三十餘年。

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之戰後,支持西軍的昌幸和信繁(幸村),被流放到高野山。對昌幸憤恨不已的德川家將上田城予以廢棄。而此圖是在此之後所繪製,那麼城地就是已被廢棄的城了,這就是城中堀均被掩埋的原因。不過,在圖中城堡的本丸、二之丸、三之丸等還是被清楚地標明了。

仔細查閱此圖的話,現在城堡的本丸部分和二之丸,築城當初是包含三之丸的,因而當初建築時的規模比現在要小。現在的上田高等學校所在地,被標註為城主屋敷,那麼真田信之應該是居住在這兒了。父親昌幸構築的城,卻被廢棄了,自己還被移封到松代,信之肯定很難過。仙石氏進駐上田城,於寬永三年(1626年)進行了大規模修築,所以現在看到的上田城中的堀、石垣、櫓等應該都是仙石氏後來建造的。

昌幸精心建築的上田城,在短暫被廢棄之後,由小諸城轉封到此的仙石氏進行了大規模的修築。寶永三年(1706年),仙石家被轉封到但馬出石城,松平氏進入上田城,直到明治時期廢藩置縣為止,上田城一直由從出石城轉封來的松平氏繼承。

另一方面,上田城的城下町,按照昌幸的規劃安排,以作為商人町的海野町、原町,以及作為職人町的鍛冶町、紺屋町為核心,通過大小街道將橫町、田町、木町、柳町等連為一體,加上城下八邑踏入、常田、房山、鐮原、西脅、諏訪部、生冢、秋和等共同構成。城下町逐漸繁榮熱鬧,為形成現在的上田市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上田城 -上田城之戰
上田城上田城
騁目東望,這戰國時期的智將,得享盛名的真田昌幸,乃自天文十六年(1547)生在武田信玄的重臣真田幸隆家裡,小名源五郎。他是幸隆的第三子,出嗣給武田的同族,稱為武藤喜兵衛;天正三年(1575)長筱之戰,兩兄真田信綱、昌輝一同戰死,始回真田家繼任家督。武田亡后,輾轉於織田、上杉、北條、德川各大勢力間,翻騰反覆,良苦用心,終於在豐臣秀吉麾下得為一獨立的小領主。

關原之戰前,昌幸初從家康征會津,七月二十一日抵下野犬伏,營中來了密使。使者是一向與他友好的石田三成所發,報知了西軍舉兵,求昌幸為臂助。昌幸到此才得知大事發生,心中有些不快,但是茲事體大,只得即刻找來信之、幸村商議。

長子信幸(信之)在德川家當人質時,曾得家康嫁以養女,亦即德川家臣四天王中本多忠勝的女兒小松殿,這時已近二十年。他知道家康的強大,亦不願從家康陣營里中道折返,極力反對。但是昌幸的側室,是三成岳父宇田賴忠之女;昌幸的女兒,又嫁了賴忠的兒子賴次(石田刑部少輔),幸村的岳父是大谷吉繼,自不待言,這幾家人有著錯綜複雜的親緣關係。如此,昌幸、幸村父子不棄三成(實際上是昌幸一貫與德川家關係緊張),信幸不背德川,家族分裂,父子分投東西兩軍而去。這即是世所謂的「犬伏之別」。

告別之後,信幸帶著親兵直入小山地方的德川軍大營,發誓自己絕無二心。昌幸、幸村飛馬馳還上田,途中將宿在沼田城一夜。父子分道揚鑣的事先已傳到沼田,所以小松殿嚴詞拒絕他們入城。相傳,昌幸懇求說:「只是想看看孫子的模樣罷了。」小松殿便把兒子舉過城牆,——另一說是帶往上田會面,使昌幸一見,就此回了上田。

信幸在當時已有三子,長子信吉七歲,次子仙千代三歲,三子信重甫周歲。為昌幸所想念的可能是七歲的信吉;從此以往,大概再也不曾見過面。

八月二十四日早晨,德川秀忠由庶兄秀康送出宇都宮,領兵出征。他所統率的,是有著本多正信、榊原康政在內的三萬八千七十餘眾的大軍。二十八日,德川秀忠軍過上野松枝,聞得江戶的家康已於九月一日出兵(家康親統大軍,由東海道出征,原定是在八月二十六日,卻一直拖到九月)。秀忠即行軍至信濃小諸,遣使者往說上田城的真田昌幸:「大人為三成的奸計所乘,守城不出,關東諸將既破岐阜,內府與我更分由東海道、中山道進軍,囚系石田等輩,已在頃刻,大人如懺前行,洗心歸順,想必就有子孫繁榮之報。」昌幸還嘴說:「這番大坂的眾大老奉行,為著秀賴公的緣故倡舉義兵,昌幸所以同聲響應。寧可因此直蹈危機,恕我難有非禮棄義之異志。公等罪我,即行攻城可也。」

德川秀忠繼續遣使勸說:「昌幸所說的道義,似是而非。當今的事,可不是為著幼主秀賴公而起。大老奉行諸懷私心,而啟陰謀,是路人皆知的了。沐恩於太閣的人盡多跟隨內府,奉公秉義鋤滅兇徒。大人早識道理,而應天命(暗指投入東軍),如其不然,便著伊豆守(信幸)切腹,即日破城,一無所存。」

上田城上田城
真田昌幸再報以一番大道理:「下走於故太閣殿下久負深恩,棄秀賴公以屬內府公,種種不情,向亦鄙之陋之。使嫡子伊豆守切腹,城池受攻,悲涼雖甚,不外君臣之道。昌幸義不義,可任天下後世論之。大軍在道,懸城待攻,總隨君意。」

總之和談毫無結果。德川秀忠聽了回報,不由憤怒,集諸將會議,便決定掃平上田城,再向美濃。這是九月五日事。後來西軍戰敗,秀忠要殺昌幸父子,信幸想盡辦法乞求,不能消解他的痛恨,終於把昌幸和幸村囚在高野山。事情從此即如諸位所知,昌幸在高野山老死,幸村逃出,為著豐臣家做了最後一搏。而信幸被強迫改名信之,經大坂兩陣,入封信濃國松代藩,活了九十多年。

德川秀忠擬把兵丁分散在附近民家安歇,然而榊原康政說道:「真田那廝軍謀老練,則怕是今夜飛騎來襲,卻也疏忽不得。」諸將於是就地紮營,遍燃篝火,小心警戒。據說真田軍確實預備夜襲,見警戒嚴密,無功而返。

上田城有真田軍三千餘,對秀忠的大軍而言,僅是小菜一碟,但早在天正十三年(1585),德川軍就在上田城吃過苦頭,心理上或也有些畏忌。

九月六日,秀忠離開小諸,抵達染屋平,與上田城相對峙。其時昌幸父子領著四五十騎出城偵察(一說軍中糧食不足,出城割稻),秀忠得知,令依田信守擊以鐵炮,昌幸卻悠然返城。卻偵得了城外神奈川邊的要害,布置伏兵在此,牧野軍向此地行來,突然被這伏兵襲擊。

大久保忠鄰、本多忠政軍見牧野隊交兵,合力相助,戰鬥方殷,有著優勢兵力的秀忠軍乘勢追擊真田軍至城際,卻墮在昌幸術中,一瞬間城門大開,真田軍殺了出來。同時虛空藏山的樹林里也忽然鬧成一團,夾擊起狼狽的秀忠軍來。看敵人已然陷在混亂中,真田昌幸便帶著八十騎殺出,殺散秀忠軍。

昌幸打著手鼓,得勝收兵,唱著「高砂」的曲調。榊原康政看了發怒,領著兩千兵來救牧野父子,然而在此之前,昌幸已經一路高唱「高砂」回城了。

這其間,德川秀忠軍的朝倉宣政、太田吉正、鎮目惟明、辻久正、戶田重利、中山照守、御子神典膳七個人都甚勇武,後世贊為「上田七本槍」或「真田表七本槍」,然而他們違反軍令,致遭敗績,當時均受譴責。又,七本槍之中,御子神典膳這個人,原是里見家臣,一刀流的高手,文祿二年(1593)因師父伊東一刀齋的推薦而出仕家康,就是在這上田城違反軍令,被發交真田信幸看管。後來遇赦做了德川秀忠的劍術教師,俸祿二百石,改名換姓稱為小野次郎右衛門忠明。

德川秀忠的旗本本多正信傳令下來,榊原康政收兵。正信憤怒於諸軍的輕率出戰,追究責任所在,大久保軍的旗奉行杉浦總左衛門被迫切腹。而後責問牧野軍,敢做敢當的牧野康成父子回答說:「家人出戰,由於我等所下的命令。物頭並無責任。」他的旗奉行贄掃部遂得免於自裁。

上田城上田城
德川秀忠軍進退兩難,議論善後之策,戶田一西建議強攻城池,本多正信卻極力反對,最後決定由仙石秀久、石川康長、諏訪賴水留守上田附近,大軍急指美濃,上田城留待以後再取。這已經是九月十日的事了。正信為怕真田軍偷襲,堅持不由大路,要走小道。對於正信的決定,榊原康政大怒說:「真田是什麼東西,真打過來,俺殺過去就是了」,負氣獨自走了大路。

經由小路而來的秀忠軍,十三日才抵達下諏訪,就在同一天,家康已經兵入岐阜(家康九月十二日給大田原晴清及丹羽長重的書信上說「今月十二日兵抵岐阜」,但是《慶長記》記載著是十三日)。家康久待秀忠不至,終於挑起了決戰。無論如何,秀忠是趕不及十五日的那一戰了。

上田城 -參考資料
1、http://www.toyotomi.cn/topic7631
2、http://www.lsqn.cn/WorldHistory/DONGYA/200703/55344.html
3、http://space.taobao.com/dc4071d96724ded58fc3a10a723e65fc/show_blog-13697397.htm
4、http://www.asahi-net.or.jp/~ju8t-hnm/Shiro/TokaiKoshin/Nagano/Ueda/index.htm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