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杭話

標籤: 暫無標籤

19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上杭話,又稱上杭客話、上杭方言,屬於客家話系統,總的方面和梅縣話很相似。上杭話在閩西使用範圍較廣,這主要由於汀江在語言傳播上發揮的巨大作用。上杭話有些字的發音是很奇特的,如「人民解放軍」五個字,叫一個城關老人,按解放前的讀音念,有的年青人就聽不慣甚至發笑。因為一般人(年輕一代)都不這樣說了,語音在逐步向普通話靠攏了。

廣告

1 上杭話 -語言概述


上杭話,又稱上杭客話、上杭方言,屬於客家話系統,總的方面和梅縣話很相似。上杭話在閩西使用範圍較廣,這主要由於汀江在語言傳播上發揮的巨大作用。歷史上,汀江河是閩西最重要的貨運水道,而汀江河的黃金水道又在上杭,汀江河上的三個經濟重鎮回龍(官莊畲族鄉回龍村)、上杭城關(臨江鎮)、永定縣峰市鎮(解放前隸屬於上杭)都屬於上杭,上杭話因汀江河而傳播。

2 上杭話 -使用地區

上杭縣、永定縣、永安市和長汀縣的一小部分等,總人口超過一百萬。

3 上杭話 -語音方面

l、聲母有二十一個,數量上比普通話的聲母少一個。其中最顯著的是普通話的翹舌音(zh、ch、sh、r)上杭話都沒有。因此,「師」和「思」、「知」和「資」。「痴」和「雌」分不清。但,另外卻比普通話多上杭話了三個聲母。那就是注音字母中的「萬」(上杭話「萬」字的聲母就是它)「兀」(上杭話「涯」、「俄」、「咬」、「眼」的聲母就是它),「廣」(上杭話「饒」「元」「年」「軟」的聲母就是它)。因此,說上杭話的人講普通話時,假如這些聲母不去掉,就永遠講不道地。
2、韻母有四十六個。數量上比普通話多得多了。不用國際音標,很難描述。舉幾個方言例子,也許就可以「舉一反三」了。比如:吾、唔,五、午、愚、疑、汝、耳、語、矮、偽……這些音節,都無法用普通話的韻母來標記。學普通話時,在韻母方面的難點是:①沒有ü這個韻母,因此「衣」、「迂」分不清。「雨衣」只有聲調不同,而無韻母i、ü的分別。②in和ing也分不大清楚。音、英一個樣。
3、聲調有六個。即陰平,陽平,上聲,去聲,陰入,陽入。比普通話多了兩個入聲。所以,上杭話,人家聽后的感覺往往是比較短促,硬梆梆的,不如普通話柔和好聽。以漢語拼音的「Yi」為例,普通話只能讀出「衣」、「移」、「以」、「意」四個聲調來,而會上杭話的人則能讀出「衣」、「移」、「以」、「意」、「一」、「亦」六個聲調。(普通話「一」歸陰平,「亦」歸去聲)除此之外,陰、陽、上、去四聲的調值,也還有不同。上杭話的上聲是下降調,不是曲折調,故同樣是說「老師好」,用普通話和用上杭話來說,「好」字的聲調就大不相同了。
在語音三要素:聲、韻、調之中,聲,韻還比較容易改變,腔調就難了。故有不少人,一個個漢字的聲母、韻母都能正確讀出,單字拼讀也還差不離,可是,串起來一念就走調了,特別是一說一講,土腔土調就更明顯了。唐朝詩人賀知章《回鄉偶書》詩中說:「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此情此景,的確刻劃得真實入微。

4 上杭話 -語法方面


和普通話的差異,比語音,辭彙都小。例如主語、謂語、賓語的先後次序,就幾乎沒有區別,但,上杭人常在挽留客人時說的話「坐一下添」就不能「直譯」了,要改說「再坐一會」才行。
普通話中的結構助詞,「的、地、得」三個都念一個音,往往使人分辨不清,經常用錯,上杭話則保持了不同的讀音。如「 涯(個)書」、「慢慢(爾)行」、「唱(得)好」。這個特色,往往可以幫助作文時正確使用「的、地、得」。

5 上杭話 -辭彙方面


1、保存了較多的古漢語辭彙如「韃殺」、「鏖糟」、「邋遢」、「趔趄」、「懵懂」……等等。很多很土很土的詞,其實都是古已有之,在字書韻書里找得到的。這一點,充分證明客家話是古老的漢語的分支,而不是少數民族的語言。
2、和普通話辭彙頗有不同。如:房小屋大。北京人當客人來了,叫「屋裡坐」,就是在房間里坐。這是名同實異。普通話的「客人」,上杭話偏說「人客」(「家裡來哩好多人客」),而且把「灰塵」說成「塵灰」,把「公雞」說成「雞公」,這是「詞序顛倒」。特別有趣的是把螞蟻、蝦、鼻子、猴子,叫成「蟻公」、「蝦公」、「鼻公」、「猴哥」。在這樣的情況下,不論你的普通話語音多麼準確,照字讀音,外地人就無法理解了。必須先加以翻譯,把「上杭話」的詞譯為普通話的詞。例如上杭人習慣說「來去玩」,外地人就提出疑問:又是來,又是去,到底是來?還是去?普通話一般只說:「去玩」。

6 上杭話 -上杭話與普通話差異特大的詞語舉例

上 杭 話——普 通 話
  上晝——上午
  當晝——中午
  下晝——下午
  夜晡——晚上
  天光——明天
  天光日——以後
  頭先——剛才
  食朝——吃早飯
  食夜——吃晚飯
  忒遲哩——太晚了
  月光——月亮
  雷公捏乳——閃電
  轉風——颳風
  老伯——哥哥
  吾姆(娓)——母親
  老公——丈夫
  布娘人——婦女
  謝(去聲)婆——親家母
  豬牯——公豬
  烏蠅——蒼蠅
  吉雞——閹雞
  王勉——蚯蚓
  狗虱——跳蚤
  馬齊——荸薺
  金瓜——南瓜
  雪豆——豌豆
  赴圩——趕集
  痾尿——拉小便
  「柄」——躲
  望——看
  發燒——發熱
  洗浴——洗澡
  曉得——知道
  鼻一下——聞一聞
  靚——美,漂亮
  「活」——乖,能幹
  鮮——稀
  濃——稠
  廚桌盤,拖隔——抽屜
  「綁」——(下飯的)菜
  菜蔬——蔬菜
  腳大臂——大腿
  突心——故意
  好在——幸虧
  極——很
  唔——不
  唔莫——不要
  做唔得——不行 上 杭 話一—普 通 話
  夜始哩——傍晚
  今兜日——今天
  斜晡日——昨天
  就正——剛剛
  食晝——吃中飯
  十點三個字——十點十五分
  日頭——太陽
  雷公響——打雷
  落雨——下雨
  天弓——虹
  大伯——大伯父
  孫娓——兒媳婦
  老婆——妻子
  大細子——男孩子
  夢——木耳
  豬嫲——母豬
  雞子——小母雞
  烏蠅——蒼蠅
  「官卑」——臭蟲
  虱嫲——虱子
  亂綴——絲瓜
  番豆——落花生
  做洗——幹活
  痾屎——拉大便
  「了」——休息
  著衫——穿衣
  bu倒——蹲下
  落心——放心
  睡目——睡覺
  打鬥伍,打平伙——聚餐
  企——站
  「卻」——跑
  肥——胖
  壞——瘦
  烏——黑
  手襪一—手套
  菜乾——干萊
  面盆——臉盆
  目珠——眼睛
  橫直——反正
  打幫——托福
  忒——太
  磨(有)——沒有
  唔系——不是
  愛唔愛——要不要
  汝——你
  涯們人——我們
  曼人——誰
  涯——我
  佢——他
  佢大家人——他們

7 上杭話 -上杭話中保存的古代詞語舉例

  標緻:唐趙璘《因話錄》卷二:「君初至金陵,於府主庶人錡坐,屢贊招隱寺標緻。」
  2、一般般:宋楊萬里《月夜觀雪》詩:「看得雪光還似月,元來雪月一般般。」
  3、頭頭是道:宋嚴羽《滄浪詩話·詩法》:「學詩有三節,其初不識好惡,連篇累牘,肆筆而成。既識羞愧,始生畏縮,成之極難。及其透徹,則七縱八橫,信手拈來,頭頭是道矣。」
  4、脫灑:宋嚴羽《滄浪詩話·詩法》:「意貴透徹,不可隔靴搔癢,語貴脫灑,不可拖泥帶水。」
  5、打野呵:宋周密《武林舊事》卷六:「或有路岐,不入勾欄,只在耍鬧寬闊之處做場者,謂之打野呵。」
  6、逼勒:元李行道《灰闌記》第三折:「怎當的他家將咱苦打,逼勒得將招伏文狀押。」
  7、必力不刺:元李行道《灰闌記》第二折:「這婦人會說話,想是個久慣打官司的,口裡必力不刺說上許多。」
  8、爭差:元李行道《灰闌記》第一折:「我想他家中大妻小婦必有爭差。」
  9、人事:元宮大用《范張雞黍》第一折:「小官在京師也帶了些人事來送老母。」
  10、背時:元宮大用《范張雞黍》第二折:「本待要求善價而沽諸,爭奈這行貨兒背時也。」
  11、誰有閑錢補笊籬:元鄭庭玉《後庭花》第一折:「誰有閑錢補笊籬?」
  12、鏖糟:元岳伯川《鐵拐李》第四折:「一個鏖糟的叫化頭,出去!」
  13、遭瘟:明吳承恩《西遊記》第七七回:「想你這瘦人兒不覺,我這胖的遭瘟哩!」
  14、貢膿:明吳承恩《西遊記》第七三回:「久以後定要貢膿,縱然好了,也是個破傷風。」
  15、忒:明吳承恩《西遊記》第四八回:「你這獃子,忒不長俊!出家人寒暑不侵,怎麼怕冷?」
  16、沒撻煞:明馮夢龍《古今小說·汪信之一死救全家》:「被小人誣陷,激成大禍,後來做了一場沒撻煞的笑話。」
  17、打平夥(伙):《今古奇觀》三六卷:「弟兄們,且打平夥吃酒壓驚去。」
  18、思量:《白娘子永鎮雷峰塔》:「思量我日間在李將仕家做主管,夜間在姐夫家安歇,雖有些少東西,只好辦身上衣服,如何得錢來娶老小?」
  19、搳拳:《紅樓夢》六二回:「那邊尤氏和鴛鴦隔著席,也七八亂叫,搳起拳來。」
  20、尷尬:《紅樓夢》四六回:「尬尷人難免尷尬事。」
  21、趔趄:《紅樓夢》二四回: 「將醉眼睜開,一看見是賈芸,忙鬆了手,趔趄著笑道……。」
  22、狼犺:《紅樓》八回:「今註明此故,方不至以胎中之兒口有多大,怎得銜此狼犺蠢大之物為誚。」
  23,爬灰:《紅樓夢》七回:「每日偷狗戲雞,爬灰的爬灰,養小叔子的養小叔子。」
  24、屈戌:《紅樓夢》五二回:「原來是外間窗屜不曾扣好,滑了屈戌,掉下來。」
  25、囗(tà):清蒲松齡《聊齋志異·王者》:「公益妄之,怒不容辭,命左右者飛索以囗。」註:囗,捆綁。
  26、贏虛:清王又曾《梭船小女歌》:「灘危溜急挽不上,敢與風力爭贏虛。」
  

8 上杭話 -方言特色在逐漸淡化中

上杭話有些字的發音是很奇特的,如「人民解放軍」五個字,叫一個城關老人,按解放前的讀音念,有的年青人就聽不慣甚至發笑。因為一般人(年輕一代)都不這樣說了,語音在逐步向普通話靠攏了。辭彙方面,如「廣屐哩」,隨著木拖鞋的絕跡也逐漸死亡了。籃球場上,解放前喜歡用洋話,而(年輕一代)多用漢語。但近年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沙發、捷克式傢具、夾克、三用機、電冰箱、彩電等新的辭彙又大量湧現,成為老少皆知,家喻戶曉的常用詞了。在語法方面,「坐下添」、「了下添」的說法,雖然尚未徹底淘汰,但在年青人的口中也往往被翻譯成普通話式的「再坐一下子吧,」 「再了一下吧。」總之,方言的特色在逐漸淡化,這是合乎發展規律的。[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