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更新時間: 2013-07-13

廣告

上座部佛教,又稱南傳佛教,以八正道為根本,教法純正。現存於東南亞的緬甸、泰國、斯里蘭卡、柬埔寨、寮國、越南南部、中國雲南邊境等地區。二十世紀初開始進入西方社會,八十年代開始進入中文世界。在西雙版納、德宏、思茅、臨滄等地,傣族、布朗族、德昂族幾乎是全民信仰南傳佛教,另有部份佤族也信仰南傳佛教。

廣告

上座部佛教

  上座部佛教

上座部佛教:巴利語Theravàda。thera,意為長老、上座,是南傳信徒的自稱;vàda,意為說、論、學說、觀點。
上座部佛教因其由印度本土向南傳播到斯里蘭卡、緬甸等地,故稱為「南傳佛教」。又因所傳誦的三藏經典使用巴利語(pàëi-bhàsà),故又稱為「巴利語系佛教」。
南傳上座部佛教堅持維護佛陀的原本教法,只相信和崇敬佛、法、僧三寶,傳誦與尊奉巴利語律、經、論三藏,依照八聖道、戒定慧、四念處等方法禪修,大多數人致力於斷除煩惱、解脫生死、證悟涅槃。
南傳上座部佛教主要盛行於斯里蘭卡、緬甸、泰國、柬埔寨、寮國這五個南亞和東南亞國家。另外,印度東北部、孟加拉國東部、越南南部和中國雲南省的傣族、布朗族地區,傳統上也是上座部佛教流傳的地區。從19世紀末開始,上座部佛教也傳播到歐美澳等西方國家,並有持續發展之勢。
佛陀

  佛陀

佛陀在世時,並沒有所謂的上座部、大眾部、說一切有部、經量部、法藏部等部派,更沒有所謂的「大乘」、「小乘」等區別。當時的僧團在教理上、戒律上皆是同一師學、和合無諍的,猶如水乳交融,並沒有出現多少分歧。
佛陀在《長部·大般涅槃經》中曾教導說,若諸比庫遵行七法,能夠使僧團興盛而不會衰敗。此七法中的第三條是:
「諸比庫,只要比庫眾對尚未制定者將不再制定,已經制定者將不廢除,只按已制定的學處受持遵行。諸比庫,如此即可期待比庫眾增長而不衰退。」(D.16)
在佛陀般涅槃的那一年雨季安居,馬哈咖沙巴(Mahàkassapa)長老在王舍城主持了有五百位阿拉漢參加的第一次結集,與會大眾一起記誦和核定佛陀在一生45年中所教導的戒律與正法。結集法律之後,阿難尊者提到佛陀在臨般涅槃前曾經說過:
「阿難,如果僧團願意,當我入滅后,可以捨棄微細又微細的學處。」
佛陀在臨般涅槃前的所說的這一句話在整部三藏中是絕無僅有的。佛陀曾無數次強調「對於微細的罪過也見到危險!」甚至制定說即使輕視這些學處也將會犯戒:
「若比庫在誦巴帝摩卡時如此說:『為什麼要誦這些微細又微細的學處呢?那隻會導致疑悔、惱害、混亂而已!』誹謗學處者,巴吉帝亞。」(Pc.72)
義注在解釋「可以捨棄」一詞時說:為什麼不用肯定語氣「應捨棄」而使用不定語氣呢?因為世尊預見到馬哈咖沙巴將在第一次結集中將不會捨棄任何學處。
由於當時阿難尊者並沒有及時請示佛陀什麼是「微細又微細的學處」,與會者們就此發表了不同的看法。於是,馬哈咖沙巴尊者在僧團中作甘馬,對大眾說:
「賢友們,請僧眾聽我說,我們的學處與在家人有關,在家人也知道『這對你們沙門釋迦子是允許的,這對你們是不允許的』。假如我們廢除了微細又微細的學處,他們將會說:『沙門果德瑪(Gotama)為弟子們制定的學處好像煙一樣,當他們的導師在世時就學習這些學處,他們的導師一去世就不再學習這些學處了。』」
於是,馬哈咖沙巴尊者重申了佛陀臨終前的教導:
「尚未制定者不應再制,已經制定者不應廢除,只按已制定的學處受持遵行。」(Cv.442)
此項決議獲得全體與會者的一致通過。由於當時的與會者都是曾親聞佛陀教導、德高望重、諸漏已盡、所作已辦、具足六神通與四無礙解智的阿拉漢長老比庫,因此,這種代表佛陀本意的長老們(thera)的觀點(vàda)就稱為「上座部」(Theravàda),即長老們的觀點。同時,這項決議的精神也就在以上座比庫為核心的原始僧團中保持下來。
佛教在日後漫長的流傳發展過程中,不斷分出許多部派和學說,但是,作為保守聖者的傳統、以維持佛陀教法的純潔為己任的「上座部」,自始至終都堅持一項恆久不變的原則:
1.凡是尚未制定者不應再制;
2.凡是已經制定者不應廢除;
3.佛陀如何制定,即應如何受持遵行。
這是佛陀的教誡,也是上座們的觀點!
有某些人認為這只是馬哈咖沙巴等少數上座們的意見。然而,這的確是佛陀的本意,因為佛陀不止一次地強調過這項原則。(D.16 / A.7.3.3 / Pr.565)
南傳佛教於公元前三世紀由阿育王的兒子傳入斯里蘭卡。當時所傳的經典用的是僧伽羅文,到公元前一世紀第一次用文字記載下來。到公元五世紀,出現了一位偉大的佛學家,叫做覺音。他當時準備把三藏經典翻譯成巴利文,然後加以注述。而當時斯里蘭卡的許多大長老對他的能力表示懷疑,於是要求他寫出一些心得給大家看,來證明他的能力。於是覺音就寫了一部《清凈道論》。這部書是他對三藏經典的總結,是三藏經典的精髓。書中按戒、定、慧三學編定,而且,特彆強調修定的方法。直到今天,這部書都是南傳僧人們修行的重要依據。此書編出后,所有長老都心服口服,承認覺音真正掌握了佛法。於是覺音把三藏經典翻譯成了巴利文,並用巴利文進行注述。後來傳入泰國、緬甸、寮國等地區。因為這些地區的三藏經典都是用巴利文寫成的,所以我們也稱這一地區的佛教為巴利語系佛教。
阿育王的兒子馬興達向斯里蘭卡傳教

  阿育王的兒子馬興達向斯里蘭卡傳教

現存南傳上座部的巴利語經典可分為三藏聖典(Tipiṭakapāḷi)、義注(aṭṭhakathā)、復注(ṭῑkā)和其他典籍(añña)。
一、三藏聖典
三藏聖典的先後順序依次為《律藏》、《經藏》和《論藏》。律經論三藏的編次既遵照歷次聖典結集的誦出先後順序,同時也對應禪修次第的增上戒學、增上心學和增上慧學。
1《律藏》
《律藏》(Vinaya-piṭaka)是世尊為諸弟子制定的戒律教誡和生活規則,依內容可分為三大部分:經分別(Sutta-vibhaṅga)、篇章(Khandhaka)和附隨(Parivāra)。
「經分別」的「經」(Sutta)是指《比庫巴帝摩卡》(Bhikkhupātimokkha)和《比庫尼巴帝摩卡》(Bhikkhunῑ-pātimokkha)兩部戒經(又作本母)。「經分別」即依制戒因緣、文句分別、犯例舉要、犯與不犯等,逐條解釋比庫的227條學處和比庫尼諸學處。「經分別」側重在「止持」(vāritta),即為佛世尊所禁止、不能做的行為,比如比庫不能行淫、不能殺生、不能接受金銀錢、不能非時食等等。
「篇章」側重在「作持」(caritta),即佛世尊制定應當做的行為。比如應當如何讓人出家、達上,僧團應當如何進行誦戒,袈裟應當如何縫製,住所應當如何建造等等。
「附隨」相當於律藏的附錄,依不同的方式和角度對「經分別」和「篇章」進行分析、說明。從律文的體裁以及第一分中所列出的歷代傳承名單來看,此「附隨」部分應該是在蘭卡島最後編寫成的。
《律藏》通常分為五大冊,即把「經分別」分為《巴拉基咖》和《巴吉帝亞》兩冊,把「篇章」分為《大品》和《小品》兩冊,《附隨》獨立為一冊:
1.《巴拉基咖》(Pārājika):解釋比庫學處的四條巴拉基咖(pārājika)、十三條桑喀地謝沙(saṅghādi-sesa)、二不定(aniyata)和三十條尼薩耆亞巴吉帝亞(nissaggiya pācittiya)。
2.《巴吉帝亞》(Pācittiya):解釋比庫學處的九二條巴吉帝亞(pācittiya)、四條悔過(pāṭidesanῑya)、七十五條眾學法(sekhiya)、七止諍(adhikaraṇa-samathā),以及解釋比庫尼311條學處中與比庫學處所不共通者。
3.《大品》(Mahāvagga),包括十個篇章:《大篇》(Mahākhandhaka)、《伍波薩他篇》(Uposathakkhandhaka)、《入雨安居篇》(Vassῡpanāyikakkhandhaka)、《自恣篇》(Pavāraṇākkhandhaka)、《皮革篇》(Cammakkhandhaka)、《葯篇》(Bhesajjakkhandhaka)、《咖提那篇》(Kathinakkhandhaka)、《衣篇》(Cῑvarakkhandhaka)、《瞻巴篇》(Campeyyakkhandhaka)、《高賞比篇》(Kosambakakkhandhaka)。
4.《小品》(Cullavagga),包括十二個篇章:《甘馬篇》(Kammakkhandhaka)、《別住篇》(Pārivāsikakkhandhaka)、《集篇》(Samuccayakkhandhaka)、《止篇》(Samathakkhandhaka)、《小事篇》(Khuddakavatthukkhandhaka)、《坐卧處篇》(Senāsanakkhandhaka)、《破僧篇》(Saṅghabhedakakkhandhaka)、《行儀篇》(Vattakkhandhaka)、《遮誦戒篇》(Pātimokkhaṭṭhapanakkhandhaka)、《比庫尼篇》(Bhikkhunikkhandhaka)、《五百篇》(Pañcasatikakkhandhaka)、《七百篇》(Sattasatikakkhandhaka)。
5.《附隨》(Parivāra),相當於附錄,一共分為19品,以不同的方式解釋前面的戒律內容。
《律藏》是所有的比庫與比庫尼都應詳細研讀並認真遵行的。
二、《經藏》(Sutta-piṭaka),為世尊以及聖弟子們的言行集。《經藏》共有五部,即:《長部》、《中部》、《相應部》、《增支部》和《小部》。
1.《長部》(Dῑghanikāya)。因為收錄的經文篇幅比較長,所以稱為《長部》。共收錄《梵網經》等34部。
2.《中部》(Majjhimanikāya)。因為收錄的經文篇幅不長不短、中等的,所以稱為《中部》。共收錄《根本法門經》等152部。
3.《相應部》(Saṃyuttanikāya);相應的意思是按內容分門別類,比如把佛陀所說的五蘊法編為一相應、六處法編為一相應、界法編為一相應、四聖諦編為一相應、緣起法編為一相應相應等等,所以稱為《相應部》。一共有56相應,收錄《越渡暴流經》等7762部。
4.《增支部》(Aṅguttaranikāya)。增(uttara),是增加、更上的意思;aṅga的意思是支、部分、因素。增支的編輯方法有點像法數,將佛陀所講的跟數目有關的經文彙編在一起。將一法編為一集,將二法編為一集,將三法編為一集。比如說「二法」有止、觀,名、色等等。「三法」有三種受: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由一法一直編到十一法,因此《增支部》共有十一集,收錄《心遍取經》等9557部。
5.《小部》(Khuddakanikāya)。這裡的「小」並非指篇幅小,或者微不足道,而內容龐雜的意思。《小部》把前面四部以外的所有經典都收編進去。比如說《法句》,如果要編在前面四部的話,不知道應該編在哪一部,於是就編在《小部》。《小部》是《經藏》五部中數量是最多的,凡是不屬於前面四部的,全部都歸在《小部》里。
《小部》一共有15部,分別是:《小誦》(Khuddakapāṭha)、《法句》(Dhammapada)、《自說》(Udāna)、《如是語》(Itivuttaka)、《經集》(Suttanipāta)、《天宮故事》(Vimānavatthu)、《鬼故事》(Pettavatthu)、《長老偈》(Theragāthā)、《長老尼偈》(Therῑgāthā)、《本生》(Jātaka)、《義釋》(Niddesa)、《無礙解道》(Paṭisambhidā-magga)、《傳記》(Apadāna)、《諸佛史》(Buddhavaṃsa)、《所行藏》(Cariyāpiṭaka)。在緬甸,則再加上《彌林達問》(Milindapañha)、《導論》(Nettippakaraṇa)和《藏釋》(Peṭakopadesa),共為18部。
三、《論藏》(Abhidhamma-piṭaka),乃對世尊教法要義的精確及系統的分類與詮釋。
阿毗(abhi)的意為上等的、殊勝的、卓越的。達摩(dhamma)的意思是法。
南傳上座部佛教的《論藏》一共有七部,稱為上座部七論或者南傳七論,它們依次是:
⑴.《法集論》(Dhamma-saṅgaṇῑ),或稱《法聚論》。此論是整個論藏的根源,極廣泛地探討諸究竟法(paramatthadhamma)。
⑵.《分別論》(Vidhaṅga)。在這部論里,把蘊、處、界、根、諦等法義分為經分別(Suttanta-bhājaniya)、論分別(Abhidhamma-bhājaniya)和問分(Pañhapucchā)三種方式來討論。經分別是把經藏的內容列出來討論,然後又以論的方式進行分析,再用問答來反覆抉擇。
⑶.《界論》(Dhātukathā)
⑷.《人施設論》(Puggalapaññatti)。這部論主要討論不同種類的人。
⑸.《論事》(Kathāvatthu)。這一部《論事》是在第三次結集時由摩嘎利子·帝思(Moggaliputta Tissa)所造的,目的是批駁當時流行於阿首咖王時期混入僧團的那些外道的邪見。
⑹.《雙論》(Yamaka)。《雙論》的目的是為了解除種種術語名相含糊不清的地方,再解釋它正確的用法。因為這部論所提出的問題都是以一對一對的方式來討論,比如說:「是否一切善法都具有善因?是否一切善因的都是屬於善法?」以這種方式來提問,所以稱為《雙論》。
⑺.《發趣論》(Paṭṭhāna)。此論在《論藏》里是最重要的一部論。在傳統上稱它為《大論》(Mahāpakaraṇa)。此論跟前面的六部論稍微有點不同。前面的六部論側重在分析諸法的名相,這一部論則用二十四緣的方法貫串一切諸法。緣的意思就是關係,把前面所講的諸法都貫串在一起。如果把前面這幾部論所講的諸法比喻為珠寶,而這部《發趣論》就是用二十四緣這一條金線把全部珠寶串在一起,所以它的價值和意義就可貴在這裡。上座部佛教的正統傳承把這部論視為佛陀具有一切知智的證明。因為這部論非常複雜,必須先通透前面的那幾部論,才有可能通達這部論。它屬於組織法,把前面幾部論里所講到的諸法整理、統合起來。
除了律、經、論三藏之外,上座部佛教尚保存有內容非常豐富的三藏義注與復注,以及許多重要的藏外典籍,如《清凈道論》(Visuddhi-magga)、《入阿毗達摩論》(Abhidhammāvatāra)、《攝阿毗達摩義論》(Abhidhammattha-saṅgaha)、《島史》(Dῑpa-vaṃsa)、《大史》(Mahā-vaṃsa)、《小史》(Cῡḷa-vaṃsa)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