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兒

標籤: 暫無標籤

606

更新時間: 2013-07-18

廣告

上官婉兒(664年-710年),唐朝女官、詩人。陝州陝縣(今屬河南)人。唐中宗的妃嬪,上官儀孫女。上官儀被殺后尚在襁褓的婉兒隨母鄭氏配入內庭為奴,十四歲時因聰敏善詩文,明習吏事被武則天重用,掌管詔命多年。唐中宗複位后,拜為昭容,執掌朝綱,權勢日盛。曾建議擴大書館,增設學士。頗得信任,代朝廷品評天下詩文,一時文臣多集其門。后在臨淄王(即唐玄宗)發動政變時,和韋后同時被殺。后追謚「惠文」,所留作品編成文集二十卷(今已佚失)。

廣告

1 上官婉兒 -婉兒生平

2 上官婉兒 -英奇女子秉權衡

3 上官婉兒 -才華絕代 敏識聰聽

4 上官婉兒 -兩朝專美 稱量天下

茹萍版上官婉兒茹萍版上官婉兒
 初唐詩歌的研究重點常常落在宮廷詩以外的詩人身上,似乎初唐四傑是當時的詩壇盟主,而宮廷詩好象無足輕重。實際上,初唐詩壇的創作主體是宮廷詩人。清編《全唐詩》中存有作品的初唐220多位作家,絕大部分是宮廷文臣、帝王、后妃。宮廷詩人地位高,集中地活動在京都上層。出於這個圈子之外的中下層文士,只有王績、四傑、陳子昂、劉希夷等少數作家,僅占初唐詩人的十分之一左右。從開國的秦府十八學士,到武后朝的珠英學士,中宗朝的景龍學士,前後承續不斷。而上官儀和上官婉兒正是先後主文炳的嫡親祖孫-一四朝專美,兩代盟主。在武皇、中宗時期文壇上,上官婉兒無疑是最亮麗的一道風景。上官婉兒是朝廷中出謀劃策的要人,在位同宰相、爵同諸王的昭容封號下權秉國政,叱吒風雲,在中國歷史上這樣的女子確屬鳳毛麟角。她處於初盛唐之交動蕩的宮廷,卻能多次力挽狂瀾,並牢固執掌著政壇和文壇的大權,更屬巾幗奇女子。獨特的政治地位、較為突出的個人創作、文學傳統的家世、對文學的喜好、對文學團體的努力創建、對風尚的刻意引導,這一切都奠定了上官婉兒在初唐文壇上獨特而又重要的地位。鄭臨川記述的《聞一多論古典文學》一書中說:「婉兒一面代皇帝作槍手,一面評定諸學士作品的甲乙,儼然是詩壇盟主。」

上官婉兒不僅有出眾的才華,跟兼以明習吏事,所以她深得武則天器重。史載她曾「憐旨當誅,則天惜其才不殺,但黯其面而己。」《新唐書·上官昭容傳》說她:「自通天以來,內掌詔命,技麗可觀。」《舊唐書·上官昭容傳》亦云:「自聖歷以來,百司表奏,多令(婉兒)參決。」「晚年頗外通朋黨,輕弄權勢,朝廷畏之矣。」《唐會要》卷五十七「翰林院」條載:「(翰林院)開元初置,已前掌內文書,武德己后,有溫大雅、魏徵、李百葯……則天朝,以蘇味道、韋承慶等為之,後上官昭容在中宗朝,獨任其事。」可知上官婉兒是位精明練,才華橫溢,吏事純熟,顯赫一時的人物。

《新唐書·上官昭容傳》上的一則記載為上官婉兒在當時政壇、文壇的突出地位附上了神靈應驗的色彩。相傳,上官婉兒的母親在懷孕后,曾夢見神人送她一桿大秤,並曰:「持此可稱量天下。」眾人都以為出生的將是一個男孩,可當身為女兒身的婉兒呱呱落地后,眾人都笑占卜者不靈。在中國傳統社會中,處於卑下地位的女子只有聽命和服從的資格,哪有發號施令,稱量天下的妄想?婉兒滿月時,望女成鳳的母親戲問尚在極袱中的婉兒:「稱量天下,豈在子乎?」婉兒居然啞然而應。「生而能言,蓋為靈也。」小小的婉兒在一出生就以不凡的回應鼓勵著她的母親。後來婉兒在政治上和詩壇上都有一番作為,可說是當時的一位叱吒風雲的人物,「稱量天下」的話語終於得到了應驗。夢也許只是後人附會,並不可信。但夢的造出也並非偶然,歷史上的許多偉人也有神人託夢的傳說,足證上官婉兒在人們的心目中確是一位舉足輕重的人物。稱量天下的託夢,雖涉牽強附會,但上官婉兒最終處於稱量天下、左右朝政的地位,卻是不爭的事實。

鄭振鐸說:「女作家上官婉兒是這時主持風雅的一位很重要的人物。律詩時代的成立,她是很有力於其間的。」又說「當時文壇因她的努力而大為熱鬧。」余秋雨曾說:「站在唐朝中心地位的,不是帝王,不是貴妃,不是將軍,而是詩人。」初唐中後期詩壇,在詩人中間站著的即是上官婉兒。初唐中後期文人對文學的熱愛,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是被這一群女性統治者所引導和激發的,而作用尤顯者則為武則天和上官婉兒。

5 上官婉兒 -風雅之聲 流於來葉

上官婉兒上官婉兒
 上官婉兒在初唐詩壇的地位不容忽視。她利用特殊的身份和權力擴大書館,增設學士,搜羅英俊,一時天下詞客名流都聚集在她的門下,組成陣容龐大的宮廷詩人集團。中宗景龍二年(708)四月,由上官婉兒倡議,擴大修文館,增學士員。修文館是當時的文學機構,其前身是弘文館,也叫崇文館,屬子門下省,初設於高祖武德年間。《新唐書·李適傳》具體介紹了中宗時修文館的情況:「初,中宗景龍二年,始於修文館置大學士四員、學士八員、直學士十二員,象徵四時、八節、十二月。磚是李嬌、宗楚客、趙彥昭為大學士,李適、劉憲、崔提、鄭惜、盧藏用、李又、岑羲、劉子玄為學士,薛翟、馬懷素、宋之問、武平一、杜審言、沈銼期、閻朝聞為直學士,又召徐堅、韋元旦、許彥伯、劉允濟等滿員。其後被選者不一。」大批被選拔的文士聚集在一起,客觀上為詩歌的發展起了巨大的推動作用.《唐昭容上官氏文集序》雲:「自則天久視(700)之後,中宗景龍之際,十數年間,六合清謐,內竣圖書之府,外辟修文之館,搜英獵俊,野無遺才。右職以精學為先,大臣以無文為恥。每豫游宮觀,行幸河山,白雲起而帝歌,翠華飛而臣賦。雅頌之盛,與三代同風,豈唯聖后之好文,亦云奧主之協贊也。」《太平廣記》亦云:「……至若幽求英俊,郁興詞藻,國有好文之士,朝無不學之臣,二十年間,野無遺逸,此其力也。」《新唐書》對此作出了客觀評價:「婉兒勸帝侈大書館,增學士員,引大臣名儒充選。數賜宴賦詩,群臣賡和,婉兒常代帝及后、長寧安樂二主,眾篇並作,而采麗益新。又差第群臣所賦,賜金爵,故朝廷靡然成風。當時屬辭者,大抵雖浮靡,然所得皆有可觀,婉兒力也。」她極力擴大文館,「盛引當朝詞學之臣」,是相當富有政治智慧的手段。《大唐新語》記載「大搜遺逸,四方之士應制者向萬人」。說穿了這只是為了擴大自己的政治力量。然而此舉對促成中宗朝宮廷詩歌創作的益趨繁榮的局面的形成非常重要。

當時宮廷詩人中應酬唱和的詩歌活動極其頻繁,其規模之大,氣氛之熱烈,以及參加人數之眾、詩篇數量之多都是前無古人的。上官婉兒代表著當時詩歌鑒賞的最高水平,是當時「主持風雅」的權威人物。王夢鷗《初唐詩學著述考》雲:「…上官婉兒又從而鼓動帝王,侈大書館,增學士員,引進大臣充此職位,尤以中宗複位以後,迭次賜宴賦詩,皆以婉兒為詞宗,品第群臣所賦,要以采麗與否為取捨之權衡,於是朝廷益靡然成風矣。」上官婉兒主持著這樣頻繁的君臣唱和活動,她不僅要代帝后賦詩,而且還擔任評議眾人詩作,差第一代才俊之任。也正是利用這樣的機會,上官婉兒發揮了她詩壇領袖的重要作用。一方面,如此頻繁的大型詩會活動有利於形成重視文學的風氣;另一方面,游宴唱和活動是詩人們交流鍛煉的契機,能促使詩人勤於訓練,精通辭藻和音律,提高酬唱和即興吟誦能力;更為重要的是,在評判的過程中,上官婉兒推行了自己的評判標準。

《唐詩紀事》卷三「上官昭容」條曾清楚地記載了當時在「命題既同,體制復一」的情況下造成的競爭的局面。當時的詩會很多,在武則天時期,最有名的詩會之一便是龍門詩會。這次詩會也是由上官婉兒評點。武後下令「先成者賞錦袍」,第一個把應制詩交給上官婉兒的是東方此,然而他還未坐定,「宋之問詩復成,文理兼美,左右莫不稱善,乃就奪袍衣之」。中宗正月晦日幸昆明池賦詩,群臣應制百餘篇。帳殿前結綵樓,命昭容選一首為新翻御制曲。從臣悉集其下,須臾紙落如飛,各認其名而懷之。既進,唯沈、宋二詩不下。沈佺期、宋之問是唐初的兩大文豪,他們的詩風相近,詩才相仿,難分高下。上官婉兒的評語一針見血,不僅為他們判定上下,更讓他們心服口服,不愧為一代宮廷文學的權威鑒賞、評判者。明代王世貞在《藝苑危言》中也稱沈佳期的結句是「累句中的累句」,宋之問的結句是「佳句中的佳句」,其評論與上官婉兒不謀而合。從上官婉兒的評論中,可以看出她注重的不只是詩歌的藝術性,而且還注意到了文學作品是否有氣勢。正是在上官婉兒的努力倡導下,詩人和賞詩之人都把注意力開始逐漸集中在詩作「文理兼美」上。才致使出現「體多整栗,語多雄偉,而氣象風格始備」。的變化。上官婉兒以其品評詩歌的標準和自己創作實績的示範作用引導著初唐詩風的方向,客觀上推動了詩風的轉變,促進了初唐詩壇的繁榮。

上官婉兒主持著武后、中宗時期的宮廷文學活動,不僅影響了當時,對後來的文學發展也產生了較為深遠的影響。張說認為在她的推動下,才有了「自則天久視以後,中宗景龍之際,十數年間,六合清謐。內峻圖書之府,外辟修文之館。搜英獵俊,野無遺才。右職以精學為先,大臣以無文為恥」這樣的大好局面。張說還在《唐昭容上官氏文集序》中流露出意欲追踵上官昭容重用詞臣,實行文治的想法。而這一影響至關重要,當盛唐前期出現「吏治與文學之爭」的時候,張說堅持並貫徹了上官婉兒的一套重用文學之士的思想,為盛唐詩歌高潮的到來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

謝無量《中國大文學史》中說:「婉兒承其祖武,與諸學士爭務華藻,沈、宋應制之作多經婉兒評定。當時以次相慕,遂為風俗,故律體之成,上官祖孫功尤多矣。」⑧鄭振鐸亦云:「女作家上官婉兒是這時主持風雅的一位很重要的人物,律詩時代的成立,她是很有力於其間的。」由於詩文評論者婉兒頗重「文理兼美」及其「功力」,於是宮廷詩人更加關注格律,莫不在音韻、格律、鋪排、對仗、用典、遣詞用語方面精心揣摩。他們對於詩歌格律形式進行積極地探索,在實踐中不斷嘗試。這樣就使對偶、聲律的技巧愈益成熟,並得到廣泛的運用。

6 上官婉兒 -千年一淚想昭容

7 上官婉兒 -主要作品

奉和聖制立春日侍宴內殿出翦彩花應制
密葉因裁吐,新花逐翦舒。攀條雖不謬,摘蕊詎知虛。
春至由來發,秋還未肯疏。借問桃將李,相亂欲何如。

九月九日上幸慈恩寺登浮圖,群臣上菊花壽酒
帝里重陽節,香園萬乘來。卻邪萸入佩,獻壽菊傳杯。
塔類承天涌,門疑待佛開。睿詞懸日月,長得仰昭回。

廣告

彩書怨
葉下洞庭初,思君萬里餘。露濃香被冷,月落錦屏虛。
欲奏江南曲,貪封薊北書。書中無別意,惟悵久離居。

駕幸三會寺應制
釋子談經處,軒臣刻字留。故台遺老識,殘簡聖皇求。
駐蹕懷千古,開襟望九州。四山緣塞合,二水夾城流。
宸翰陪瞻仰,天杯接獻酬。太平詞藻盛,長願紀鴻休。

駕幸新豐溫泉宮獻詩三首
三冬季月景龍年,萬乘觀風出灞川。
遙看電躍龍為馬,回矚霜原玉作田。
鸞旗掣曳拂空回,羽騎驂驔躡景來。
隱隱驪山雲外聳,迢迢御帳日邊開。
翠幕珠幃敞月營,金罍玉斝泛蘭英。
歲歲年年常扈蹕,長長久久樂昇平。

游長寧公主流杯池二十五首
逐仙賞,展幽情,逾昆閬,邁蓬瀛。
游魯館,陟秦台。污山壁,愧瓊瑰。
檀欒竹影,飆風日松聲。不煩歌吹,自足娛情。
仰循茅宇,俯眄喬枝。煙霞問訊,風月相知。
枝條鬱郁,文質彬彬。山林作伴,松桂為鄰。
清波洶湧,碧樹冥濛。莫怪留步,因攀桂叢。
莫論圓嶠,休說方壺。何如魯館,即是仙都。
玉環騰遠創,金埒荷殊榮。弗玩珠璣飾,仍留仁智情。
鑿山便作室,憑樹即為楹。公輸與班爾,從此遂韜聲。
登山一長望,正遇九春初。結駟填街術,閭閻滿邑居。
斗雪梅先吐,驚風柳未舒。直愁斜日落,不畏酒尊虛。
霽曉氣清和,披襟賞薜蘿。玳瑁凝春色,琉璃漾水波。
跂石聊長嘯,攀松乍短歌。除非物外者,誰就此經過。
暫爾游山第,淹留惜未歸。霞窗明月滿,澗戶白雲飛。
書引藤為架,人將薜作衣。此真攀玩所,臨睨賞光輝。
放曠出煙雲,蕭條自不群。漱流清意府,隱几避囂氛。
石畫妝苔色,風梭織水文。山室何為貴,唯餘蘭桂熏。
策杖臨霞岫,危步下霜蹊。志逐深山靜,途隨曲澗迷。
漸覺心神逸,俄看雲霧低。莫怪人題樹,只為賞幽棲。
攀藤招逸客,偃桂協幽情。水中看樹影,風裡聽松聲。
攜琴侍叔夜,負局訪安期。不應題石壁,為記賞山時。
泉石多仙趣,岩壑寫奇形。欲知堪悅耳,唯聽水泠泠。
岩壑恣登臨,瑩目復怡心。風篁類長笛,流水當鳴琴。
懶步天台路,惟登地肺山。幽岩仙桂滿,今日恣情攀。
暫游仁智所,蕭然松桂情。寄言棲遁客,勿復訪蓬瀛。
瀑溜晴疑雨,叢篁晝似昏。山中真可玩,暫請報王孫。
傍池聊試筆,倚石旋題詩。豫彈山水調,終擬從鍾期。
橫鋪豹皮褥,側帶鹿胎巾。借問何為者,山中有逸人。
沁水田園先自多,齊城樓觀更無過。
倩語張騫莫辛苦,人今從此識天河。
參差碧岫聳蓮花,潺湲綠水瑩金沙。
何須遠訪三山路,人今已到九仙家。
憑高瞰險足怡心,菌閣桃源不暇尋。
餘雪依林成玉樹,殘霙點岫即瑤岑。

廣告

8 上官婉兒 -相關史料

《舊唐書 列傳第一》
中宗上官昭容,名婉兒,西台侍郎儀之孫也。父庭芝,與儀同被誅,婉兒時在襁褓,隨母配入掖庭。及長,有文詞,明習吏事。則天時,婉兒忤旨當誅,則天惜其才不殺,但黥其面而已。自聖歷已后,百司表奏,多令參決。中宗即位,又令專掌制命,深被信任。尋拜為昭容,封其母鄭氏為沛國夫人。婉兒既與武三思淫亂,每下制敕,多因事推尊武后而排抑皇家。節愍太子深惡之,及舉兵,至肅章門,扣閣索婉兒。婉兒大言曰:「觀其此意,即當次索皇后以及大家。」帝與后遂激怒,並將婉兒登玄武門樓以避兵鋒,俄而事定。婉兒常勸廣置昭文學士,盛引當朝詞學之臣,數賜游宴,賦詩唱和。婉兒每代帝及后、長寧安樂二公主,數首並作,辭甚綺麗,時人咸諷誦之。婉兒又通於吏部侍郎崔湜,引知政事。湜嘗充使開商山新路,功未半而中宗崩,婉兒草遺制,曲敘其功而加褒賞。及韋庶人敗,婉兒亦斬於旗下。玄宗令收其詩筆,撰成文集二十卷,令張說為之序。初,婉兒在孕時,其母夢人遺己大秤,占者曰:「當生貴子,而秉國權衡。」既生女,聞者嗤其無效,及婉兒專秉內政,果如占者之言。
《新唐書 列傳第一》
上官昭容者,名婉兒,西台侍郎儀之孫。父廷芝,與儀死武后時。母鄭,太常少卿休遠之姊。
婉兒始生,與母配掖廷。天性韶警,善文章。年十四,武后召見,有所製作,若素構。自通天以來,內掌詔命,掞麗可觀。嘗忤旨當誅,后惜其才,止黥而不殺也。然群臣奏議及天下事皆與之。
帝即位,大被信任,進拜昭容,封鄭沛國夫人。婉兒通武三思,故詔書推右武氏,抑唐家,節愍太子不平。及舉兵,叩肅章門索婉兒,婉兒曰:「我死,當次索皇后、大家矣!」以激怒帝,帝與后挾婉兒登玄武門避之。會太子敗,乃免。婉兒勸帝侈大書館,增學士員,引大臣名儒充選。數賜宴賦詩,群臣賡和,婉兒常代帝及后、長寧安樂二主,眾篇並作,而采麗益新。又差第群臣所賦,賜金爵,故朝廷靡然成風。當時屬辭者,大抵雖浮靡,然所得皆有可觀,婉兒力也。鄭卒,謚節義夫人。婉兒請降秩行服,詔起為婕妤,俄還昭容。帝即婉兒居穿沼築岩,窮飾勝趣,即引侍臣宴其所。是時,左右內職皆聽出外,不何止。婉兒與近嬖至皆營外宅,邪人穢夫爭候門下,肆狎昵,因以求劇職要官。與崔湜亂,遂引知政事。湜開商山道,未半,因帝遺制,虛列其功,加甄賞。韋后之敗,斬闕下。
初,鄭方妊,夢巨人畀大稱曰:「持此稱量天下。」婉兒生逾月,母戲曰:「稱量者豈爾邪?」輒啞然應。后內秉機政,符其夢雲。景雲中,追復昭容,謚惠文。始,從母子王昱為拾遺,昱戒曰:「上往囚房陵,武氏得志矣,卒而中興,天命所在,不可幸也。三思雖乘釁,天下知必敗,今昭容上所信,而附之,且滅族!」鄭以責婉兒,不從。節愍誅三思,果索之,始憂懼。及草遺制,即引相王輔政。臨淄王兵起,被收。婉兒以詔草示劉幽求,幽求言之王,王不許,遂誅。開元初,裒次其文章,詔張說題篇。

9 上官婉兒 -影視形象

10 上官婉兒 -其它形象

梁羽生筆下的上官婉兒----《女帝奇英傳》
田原筆下的上官婉兒----《上官婉兒傳》
寧業高筆下的上官婉兒----《絕代才女上官婉兒》
趙玫筆下的上官婉兒----《上官婉兒》
李靖岩筆下的上官婉兒----《紅顏宰輔》
許廣陵筆下的上官婉兒----《四大才女之上官婉兒傳》
王德英筆下的上官婉兒----《多才風雅上官婉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