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更新時間: 2013-07-12

廣告

明代馮夢龍纂輯的短篇小說集。即《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恆言》的合稱。,「三言」主要是對宋元話本,明代擬話本進行編輯,但實際上,馮夢龍在對其進行編輯的同時,進行了一定的修訂。編輯與修訂便是馮夢龍的文本重構。從「三言」中我們可以看出馮夢龍的思想極為複雜,但是,我們仍可以從中分辨出其思想的總體結構形式,這便是:以近古新興的渲染自然人性的主情人文思想去解構傳統文化思想的同時,又以吸納了釋道的儒家思想為主導去兼容和消化主情思潮。

廣告

詞目:三言
拼音:sān yán
詳細解釋
三言
1. 三句話。
《左傳·昭公十四年》:「 平丘 之會,數其賄也,以寬 衛國 , 晉 不為暴。歸 魯 季孫 ,稱其詐也,以寬 魯國 , 晉 不為虐。 邢侯 之獄,言其貪也,以寬 魯國 , 晉 不為頗。三言而除三惡,加三利,殺親益榮,猶義也乎?」《呂氏春秋·慎小》:「 齊桓公 即位三年,三言而天下稱賢,羣臣皆說。去肉食之獸;去食粟之鳥;去絲罝之網。」 高誘 註:「是三言也。」《宋史·蘇軾傳》:「臣之所欲言者,三言而已。願陛下結人心,厚風俗,存紀綱。」
2. 三個字。
《戰國策·齊策一》:「 齊人有請者曰:『臣請三言而已矣,益一言,臣請烹。』 郭靖君 因見之。客趨而進曰:『海大魚。』因反走。」
3. 指三言詩。
南朝梁劉勰《文心雕龍·章句》:「三言興於虞時,元首之詩是也。」 宋 嚴羽 《滄浪詩話·詩體》:「六言起於漢司農谷永,三言起於晉夏侯湛 。」
4. 指明馮夢龍纂輯的三種短篇小說集。
魯迅 《中國小說史略》第二一篇:「已而有『三言』。『三言』雲者,一曰《喻世明言》,二曰《警世通言》……三即《醒世恆言》。」
5.指莊子的三種創作手法。《莊子》中自稱其創作方法是「以卮言為曼衍,以重言為真,以寓言為廣」 (《天下》)。寓言即虛擬的寄寓於他人他物的言語。人們習慣於以「我」為是 非標準,為避免主觀片面,把道理講清,取信於人,必須「藉外論文」(《寓言》)。重言即借重長者、尊者、名人的言語,為使自己的道理為他人接受,托己說於長 者、尊者之言以自重。卮言即出於無心、自然流露之語言,這種言語層出無窮, 散漫流衍地把道理傳播開來,並能窮年無盡,永遠流傳下去。《莊子》一書,大都是用「三言」形式說理。寓言是最主要的表現方式。?

2圖書信息

「三言」即《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恆言》的合稱。作者為明代馮夢龍。又和「二拍」合稱「三言二拍」。
在明代中後期,通俗小說的創作取得了極大的發展,其中馮夢龍的「三言」就是它們的傑出代表。從表面上看,「三言」主要是對宋元話本,明代擬話本進行編輯,但實際上,馮夢龍在對其進行編輯的同時,進行了一定的修訂。編輯與修訂便是馮夢龍的文本重構。從「三言」中我們可以看出馮夢龍的思想極為複雜,但是,我們仍可以從中分辨出其思想的總體結構形式,這便是:以近古新興的渲染自然人性的主情人文思想去解構傳統文化思想的同時,又以吸納了釋道的儒家思想為主導去兼容和消化主情思潮。「三言」即是馮夢龍那種思想形式下的獨具特色的小說藝術形式,我們可以把它概括為:儒雅與世俗互攝互涵的中和審美形式,這具體體現在「三言」的審美情感形式,敘事結構模式等諸方面。

廣告

樂而不淫、哀而不傷——「三言」的情感形式

「三言」在總體的情感形式上呈現上「樂而不淫,哀而不傷」的中和形式,在「三言」中我們看不到純粹意義上的悲劇或喜劇。情感表達上通過悲喜交織,讓悲喜趨向中和。通過這種情感形式使人得到審美享受的同時,又不至於使人有過分強烈的情感刺激。這主要是由中國的文化傳統決定的。「西洋文藝自希臘以來富有的悲劇精神、在中國藝術里,卻得不充分的發揮,且往往被拒絕和閃躲。人性由劇烈的內心矛盾才能發掘出的深度,往往被濃摯的和諧願望所淹沒。」⑩
為了論述的方便,在這裡姑且借用「悲劇」、「喜劇」的概念來對「三言」中的一些作品作個簡單的界定。
《楊思溫燕山逢故夫》是個悲劇。愛情的離合悲歡被嵌入國破家亡的大框架中。楊思溫只是陪襯人物,他因靖康事變,流落燕山,而對燕山元宵燈市,「情緒索然」初露悲劇倪端。遇見嫂子鄭義娘,後者的遭遇加深了悲劇性。韓思厚出使金國,在秦樓題寫吊妻詞。楊韓晤面義娘丈夫韓思厚敘說與義娘生死離別境況,追尋義娘遺骨,得遇義娘鬼魂。義娘說:"太平之世,人鬼相分,今日之世,人鬼相雜。"愈見悲涼,但夫婦(人鬼)相見,相約決不辜負對方。悲中透出幾分喜氣。義娘雖死,而鬼魂時隱時現。以"喜"淡化悲劇性。韓背叛義娘,娶妻劉氏,義娘遭遇更令人同情,悲劇性得到強化。但緊接著魂附劉氏,揪罵韓思厚,在悲劇中摻入喜劇因素。最後義娘鬼魂把韓鄭二人拽入水中,則稍快人心。無論女主人公的悲劇命運,還是小說中的悲劇氣氛,都未達到慘痛的地步,讀者的心理也趨於平衡。《杜十娘怒沉百寶箱》、《王嬌鸞百年長恨》都是愛情悲劇,前者寫李甲與杜十娘的相愛過程,頗具喜劇色彩,直到高潮李甲才露嫌棄之心,且將她賣給孫富,杜十娘怒斥孫、李,抱匣沉江而死,悲劇始得完成,整篇小說悲憤而不低沉,女主人公雖沉江身亡,卻在道義上獲得勝利,李甲郁成狂疾,孫富奄奄而終,反面人物得到應有下場。悲劇性得到緩解中和。後者寫王嬌鸞與周廷章相愛,詩詞酬答,全無一點悲劇痕迹。近結尾處,周廷章變心,王嬌鸞自縊,悲劇彷彿在剎那間形成,由原初的郎情妾意突變為負心他求。但最終一頓亂棒打死周廷章,正義戰勝了邪惡,悲劇性又得以緩解。
喜劇中的「中和之美」的情感形式,在「三言」中亦十分突出,"中和之美"在喜劇的本質上,表現為"樂而不淫",即要求喜劇性不應過度,而要恰當。諷刺喜劇較之幽默喜劇,其諷刺,嘲弄的程度更為強烈,其主人公多為作者批判的對象,揭示其虛偽可笑的本質,撕破其毫無價值卻偽裝有價值的假面,用笑聲去否定和鞭撻醜惡的人和事。而幽默喜劇對喜劇人物雖作某種諷刺,但程度較輕微,作者對喜劇人物會露出會心的微笑,喜劇人物未必是壞人,只不過性格,行為具有某種弱點、缺陷,這是種輕鬆的喜劇。儒家的"中和之美"制約"三言"的喜劇藝術,造成諷刺喜劇少,幽默喜劇多的情況。
《陳御史巧勘金釵鈿》、《錢秀才錯占鳳凰儔》、《喬太守亂點鴛鴦譜》、《蘇小妹三難新郎》《唐解元一笑姻緣》都屬於幽默喜劇。諷刺喜劇僅《桂員外途窮懺悔》,《滕大尹鬼斷家私》等二、三篇,但冷嘲熱諷十分尖刻,桂富恩將仇報,作者對之予以嚴懲,安排了桂氏之妻及二子變犬,其女為妾,報答施金的喜劇情節。小說對桂家落難得施濟時的感激涕零,掘得園中埋銀別置產業時的虛偽狡詐,發跡后的倨傲負義,最終盪盡家產時的嗟傷懺悔,都刻畫得活靈活現,也諷刺得淋漓盡致。更兼以誇張虛幻之筆,畫出"變犬"結局,對假醜惡的鞭撻毫不留情。滕大尹始以正劇人物的面目出現,直至最後,他裝神弄鬼,攫取千兩黃金,把一壇黃金抬回衙內受用,才露出喜劇角色的真相。對此,作者嘲諷的態度十分嚴峻。
「三言」中的喜劇作品,大多把幽默戲劇與諷刺喜劇融與一篇之中,而以幽默喜劇為主導,將正劇因素注入喜劇,使喜劇性不至於過分濃烈,甚至悲喜交揉,以悲淡化喜,形成「謔而不戲」、「婉而多諷」的格調。《陳御史巧勘金釵鈿》的喜劇性在於"有老婆的翻沒了老婆,沒老婆的翻得了老婆"故事情節朝喜劇主人公願望的對立面轉化,構成詼諧有趣的情節。喜劇主人公梁尚賓乃馮夢龍鞭撻的對象,他與魯學曾為表兄弟,魯向其借衣,他因貪心,冒名頂替去會孟夫人,孟夫人不知,贈金銀首飾,此一錯也;梁向阿秀求歡,阿秀屈從,此二錯也;滑稽的底蘊包含著悲劇性。梁走後,魯求見,阿秀因已失身,贈金釵二股,叫魯"別選良緣",此三錯也;阿秀自縊,此四錯也。小說摻進了悲劇性。梁回家,無意中泄露了冒充之事,夫妻感情破裂,田氏與其離婚,此一正也。顧僉事告狀,魯屈打成招,此五錯也。陳御史細審此案,微服出訪,掌握物證,此二正也。梁尚賓不知陳御史身份、底細,把孟夫人所贈金銀首飾換成銀子,一味蒙在鼓裡空歡喜,運用了喜劇「嘲弄」的手法,此三正也。阿秀附魂田氏,孟夫人認田氏為義女,把她嫁給魯學曾,結局出人意料,真喜劇也。一篇之中,一錯再錯,而至五錯。錯者,誤會或失誤也。其中多屬喜劇性。又有三正。正者,正劇因素也。阿秀的失身,亡身,則帶有悲劇性。喜劇因素佔據主導地位。一篇之中,梁尚賓是諷刺喜劇中的惡棍歹人形象,魯誠實善良,是無辜受害者的形象,陳御史乃正劇中的人物,阿秀卻是悲劇人物。無論人物,情節,總是喜劇性,悲劇性交織,主要傾向是喜劇性。把喜劇、悲劇這些矛盾對立的因素統一起來,使得小說不至於"過"喜,也不至於"不及"喜,而達到「中和之美」的理想境界。
「三言」的此種情感形式,與當時的市民文藝的發展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市民有著自己獨特的審美方式。"所謂常人,是指那些天真樸素,沒有受過藝術教育與理論,卻也沒有文藝上任何主以及學說的成見的普通人。他們是古今一切文藝的最廣大的讀者和觀眾。文藝創作家(11)往往雖看不起他們,但他自己的作品之能傳布與保存還靠這無名的大眾。「而"常人猶愛以『人性』附與萬物,詩人,小孩,初民,這些十足的常人都相信『花能解語』,『西風在樹林里嘆息』」。(12)也就是說馮夢龍為了更好的達到「情教」的目的,必須尊重廣大市民(常人)的審美習慣,接受心理。儒雅與情俗的內在調適在馮夢龍那裡成為必然。

《喻世明言》

第一卷 蔣興哥重會珍珠衫
第二卷 陳御史巧勘金釵鈿
第三卷 新橋市韓五賣春情
第四卷 閑雲庵阮三償冤債
第五卷 窮馬周遭際賣追媼
第六卷 葛令公生遣弄珠兒
第七卷 羊角哀捨命全交
第八卷 吳保安棄家贖友
第九卷 裴晉公義還原配
第十卷 滕大尹鬼斷家私
第十一卷 趙伯升茶肆遇仁宗
第十二卷 眾名姬春風吊柳七
第十三卷 張道陵七試趙升
第十四卷 陳希夷四辭朝命
第十五卷 史弘肇龍虎君臣會
第十六卷 范巨卿雞黍死生交
第十七卷 單符郎全州佳偶
第十八卷 楊八老越國奇逢
第十九卷 楊謙之客舫遇俠僧
第二十卷 陳從善梅嶺失渾家
第二十一卷 臨安里錢婆留髮跡
第二十二卷 木綿庵鄭虎臣報冤
第二十三卷 張舜美燈宵得麗女
第二十四卷 楊思溫燕山逢故人
第二十五卷 晏平仲二桃殺三士
第二十六卷 沈小官一鳥害七命
第二十七卷 金玉奴棒打薄情郎
第二十八卷 李秀卿義結黃貞女
第二十九卷 月明和尚度柳翠
第三十卷 明悟禪師趕五戒
第三十一卷 鬧陰司司馬貌斷獄
第三十二卷 游鄷都胡母迪吟詩
第三十三卷 張古老種瓜娶文女
第三十四卷 李公子救蛇獲稱心
第三十五卷 簡帖僧巧騙皇甫妻
第三十六卷 宋四公大鬧禁魂張
第三十七卷 梁武帝累修歸極樂
第三十八卷 任孝子烈性為神
第三十九卷 汪信之一死救全家
第四十卷 沈小霞相會出師表

《警世通言》

第01卷 俞伯牙摔琴謝知音
第02卷 莊子休鼓盆成大道
第03卷 王安石三難蘇學士
第04卷 拗相公飲恨半山堂
第05卷 呂大郎還金完骨肉
第06卷 俞仲舉題詩遇上皇
第07卷 陳可常端陽仙化
第08卷 崔待詔生死冤家
第09卷 李謫仙醉草嚇蠻書
第10卷 錢舍人題詩燕子樓
第11卷 蘇知縣羅衫再合
第12卷 范鰍兒雙鏡重圓
第13卷 三現身包龍圖斷冤
第14卷 一窟鬼癩道人除怪
第15卷 金令史美婢酬秀童
第16卷 小夫人金錢贈年少
第17卷 秀才一朝交泰
第18卷 老門生三世報恩
第19卷 崔衙內白鷂招妖
第20卷 計押番金鰻產禍
第21卷 趙太祖千里送京娘
第22卷 宋小官團圓破氈笠
第23卷 樂小捨棄生覓偶
第24卷 玉堂春落難逢夫
第25卷 桂員外途窮懺悔
第26卷 唐解元一笑姻緣
第27卷 假神仙大鬧華光廟
第28卷 白娘子永鎮雷峰塔
第29卷 宿香亭張浩遇鶯鶯
第30卷 金明池吳清逢愛愛
第31卷 趙春兒重旺曹家莊
第32卷 杜十娘怒沉百寶箱
第33卷 喬彥傑一妾破家
第34卷 王嬌鸞百年長恨
第35卷 況太守斷死孩兒
第36卷 皂角林大王假形
第37卷 萬秀娘仇報山亭兒
第38卷 蔣淑真刎頸鴛鴦會
第39卷 福祿壽三星度世
第40卷 旌陽宮鐵樹鎮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