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

更新時間: 2013-08-20

廣告

解釋了何為「三家詩」,並對其淵源和內容有所介紹

三家詩
《詩經》
秦焚書後,漢興而有三家《詩》,齊人轅固傳《齊詩》,魯人申培公傳《魯詩》,燕人韓嬰傳《韓詩》。又毛亨、毛萇傳《毛詩》,是為四家《詩》之傳授者。
漢時研究《詩經》的四家是齊派代表齊人轅固,魯派代表魯人申培,韓派代表燕人韓嬰,以及毛詩學派代表魯人毛亨和趙人毛萇。即齊、魯、韓、毛四家。齊、魯、韓三派,在西漢十分盛行,在朝里立有博士,成為官學,屬今文經學。這三家詩有共同性,又稱三家詩。三家詩都相當繁瑣,解經一字,洋洋千言,也都使用漢代通行的隸書寫成,所以這三家詩又稱為「今文學派」、「今文經學」。今文經學,是經學中研究今文經籍的一個流派。
古文經學的奠基人
第一個為古文經吶喊的是劉歆。他在協助父親劉向校書期間,發現了古文本的《春秋左氏傳》。劉歆認為《左傳》的價值遠遠超過今文經《公羊傳》和《穀梁傳》,因此他向朝廷建議將古文經正式列於學官,給以合法地位。但他的這一建議遭到今文經學博士的強烈反對,他們給劉歆扣上了「顛倒五經」、「變亂師法」的罪名。劉歆的建議最終未被採納,他本人也離開了首都長安。但中國歷史上延續了兩千多年的經學今古文之爭,則由此開始,劉歆也被稱為古文經學的奠基人。
從表面來看,今古文之爭主要表現在文字及對經義的理解、解釋的不同。一般來講,解經時,今文學派注重闡述經文中的「微言大義」,而古文學派則注重文字訓詁;今文學派竭力把經書和神學迷信相聯繫,特別在西漢,今文經學家為迎合統治者的喜好,解經時喜歡摻雜當時流行的讖緯迷信。他們把經學和陰陽五行相附會,把經書說得神乎其神。古文學派雖然還未能完全擺脫神學迷信的羈絆,但卻反對講災異讖緯,注重實學。

古今文學

西漢時期,今文經學盛行,當時各經(「五經」、「六經」)博士均由今文經學派把持。西漢末年平帝時期,曾設古文經博士,以與今文經博士對抗。王莽改制失敗后,東漢光武帝又廢古文經倡今文經,但古文經仍在民間有相當的影響。同時,隨著今文經學研究的日漸走向繁瑣,其影響也日益衰退。到東漢中葉以後,古文經學崛起發展,並壓倒今文經學。這一時期,出現了一批堪稱大師級的古文經學家,如賈逵、馬融、許慎等人。許慎是賈逵的高足,他集畢生心血寫成《說文解字》,為古文經學的傳播做出了傑出的貢獻。值得一提的還有著名經學大師鄭玄,他本是馬融的高足,屬古文經學派。但他不拘泥於師說,也兼通今文經,並善於吸收今文經學中的一些學說,從而使古文經學更加完善,也使得古文經學最終壓倒了今文經學。至此,從西漢末年開始的今古文經學之爭方始告一段落。
漢代的今古文學派之間的鬥爭非常尖銳。從表面上看,今文學派和古文學派的區別在文字。但從實質上看,它們之間的區別遠遠不止於文字。今文學派在漢代,特別是西漢時期,受政府支持,屬於官學。古文經則是「在野巨儒」的私學。古文經學也要想爭為官學,以期取得與今文經學相對等的地位,從而打破今文經學家壟斷學術乃至政治舞台的局面,這自然為今文經學家所不容。在這裡,今古文經學之爭實際上已遠遠超過了正常的學術之爭的範圍,而成為政治統治的需要在經學領域的延伸。
東漢以後,今古文經學之爭隨著學術風氣和政治形勢的變化時起時伏。東漢至唐,基本上是古文經佔據優勢。宋代,以懷疑而著稱的「宋學」興起。宋學一反古文經學的訓詁、傳注傳統,主張直接從經文中尋求義理。這一時期,正統的古文經學告衰。明代,經學進一步衰落。清代前期,古文經學復興,至乾隆、嘉慶年間,隨著乾嘉學派的出現而達到全盛時期。嘉慶、道光年間,古文經學進入尾聲,今文經學卻又興起。魏源、龔自珍及康有為等人主張變法,他們吸取了漢代今文經學派主張改制的思想,極力提倡今文經學。隨著清王朝的
覆滅,長達兩千多年的今古文學派之爭也隨之消亡。
綜上所述:
齊人轅固傳《齊詩》,魯人申培公傳《魯詩》,燕人韓嬰傳《韓詩》,毛亨、毛萇傳《毛詩》。
被稱「三家詩」的今文經學是《齊詩》、《魯詩》、《韓詩》。
古文經學的興盛是東漢中葉,這一時期,出現了一批堪稱大師級的古文經學家,如賈逵、馬融、許慎等人。
齊詩
《詩》(《詩經》)今文學派之一。   漢初齊人轅固(轅固生)所傳。漢景帝時立為博士,成為官學。此後傳「齊詩」的有夏侯始昌、后蒼、翼奉、蕭望之、匡衡等。   特點:喜引讖緯,以陰陽災異推論時政。   《漢書·藝文志》謂轅固生曾為《詩》作傳,此派著錄又有《齊后氏故》、《齊后氏傳》、《齊孫氏故》、《齊孫氏傳》、《齊雜記》等,至三國魏時,均已亡佚。   清陳喬樅著《齊詩遺說考》,曾加輯釋。   司馬遷在《史記中》說:「言《詩》,於魯則申培公,於齊則轅固生,於燕則韓太傅;……」   史稱「諸齊以《詩》顯貴,皆固之弟子也」。轅固的弟子魯人夏侯始昌最為知名,始昌後來傳授后倉。后倉傳授翼奉、肖望之、匡衡;匡衡傳授琅邪師丹、伏理斿君、潁川滿昌、君都;滿昌傳授九江張邯、琅邪皮容。因此,《齊詩》有翼、匡、師、伏之學。
齊學
秦漢之際經學流派之一。因此派經師中傳《詩》(《詩經》)的轅固(轅固生)、傳《春秋公羊傳》的公羊壽都是齊人而得名。   特點:學風較為夸誕。   經籍:《齊詩》、《齊論》等。   后董仲舒把陰陽五行說和今文經《公羊傳》相牽合,用以鞏固皇權,就是沿襲齊學學風而發展的。
魯詩
《詩》文學派別之一。   漢初魯人申公所傳。此後傳《魯詩》的有瑕丘江公﹑劉向等。西漢時傳授最廣,至西晉亡佚。 特色  《魯詩》在先秦時期的形成淵源及其特色:   一、通過《毛詩》、《魯詩》與《左傳》中的「引詩」相對照,說明《魯詩》最接近先秦詩義古貌;   二、從《魯詩》詩說本身的特色,揭示班固「魯最為近之」之說;三、從僅有的保留材料中,分析《魯詩》詩篇、詩句存在的原始狀態。
魯詩創始人介紹
申公少年時與劉邦四弟劉交從師齊人浮丘伯學習《詩經》。
漢初,申公以弟子師浮丘伯曾在魯國南宮見過劉邦。漢高祖六年(公元前201),封劉交為楚元王。楚元王就職王國后,用申公為中大夫。呂后時,浮丘伯在長安,楚元王派其子郢客與申公向浮丘伯學習《詩經》畢業。文帝時,聞申公研習《詩經》最精,授官博士。楚元王喜歡《詩經》,諸子皆學《詩經》,申公從此給《詩經》作傳,號稱《魯詩》。楚元王卒,郢客繼立為楚王,命申公作太子劉戊的老師。劉戊不好學,對申公的要求感到厭惡。劉戊繼立為王以後,與吳王溝通謀反,申公等深阻,劉戊不但不聽反而把申公等拴系起來,穿上赭衣,於市上舉杵舂米。申公感到羞愧,回歸故里,以教書為業,弟子達一千多人,其中知名者有王臧、趙□、孔安國、周霸、夏寬、魯賜、繆生、徐偃、闕門、慶忌。申公講學,不僅傳授《詩經》,還傳授《春秋》。
魯詩對詩經的觀點
《魯詩》對《詩經》經文有自己的見解。   「蔡人之妻」,《魯詩》認為,是宋人之女,出嫁后丈夫患惡病,其母親想要使她改嫁。女兒說:「夫不幸,乃妾之不幸也,奈何去之,適人之道,壹與之□,終身不改,不幸遇惡疾,不改其意。」(《兩漢三國學案》卷五《詩》),終不聽其母言,於是作詩歌《芣苡》。   「周南之妻」,《魯詩》認為是周南大夫之妻。大夫受命去治理水土,逾期末還,妻恐丈夫懈怠政事,就對鄰人說:「國家多難,惟勉強之,無有譴怒,遺父母憂。」於是作詩說:「魴魚□尾,王室如毀。雖則如毀,父母孔邇。」   「衛姑定姜」,《魯詩》認為,是衛定公的夫人,公子的母親。公子結婚後而卒,其妻無子,守喪三年完畢,被婆婆送歸娘家。定姜親自送兒媳到野外,對兒媳的恩愛和對兒子的哀思使她悲痛號陶,兒媳已經走遠,她還忙立眺望,揮泣垂涕。於是賦詩說:「燕燕于飛,羞池其羽。之子于歸,遠送於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送走兒媳邊往回走邊哭泣不時地回顧,又作詩說:「先君之思,以畜寡人。」君子說定姜比慈祥的婆婆還慈祥很多。   「許穆夫人」,《魯詩》說,是衛懿公的女兒,許穆公的夫人。當初,許穆夫人未定婚時,許國來求婚,齊國也來求婚。魏公將要把女兒允諾給許國,女兒通過她的保母對懿公說:「古者諸侯之女,所以苞苴玩弄,系援於大國。」又說:「今者許小而遠,齊大而近。若今之世,強者為雄。如使邊境冠戎之事,維是四方之故,赴告大國,妻在不猶愈乎?今舍近而就遠、離大而附小,一旦有車馳之難,孰可慮社稷?」衛懿公不採納意見而嫁女兒給許國。後來,翟人進攻衛國,大破衛國而許國無力拯救。衛懿公後悔不採納女兒的意見,敗逃到滎澤被殺。齊桓公派兵前去救援,而且築楚丘城讓衛國遺民居住。當衛國被狄人破滅時,許穆夫人馳驅前去弔唁衛懿公,因悲痛而作詩說:「載馳載驅,歸唁衛侯。驅馬悠悠,言至於□。大夫跋涉,我心則憂。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視爾不臧,我思不遠。」君子讚賞她善良、智慧而且有遠見。
韓詩
【注音】:hán shī   《詩》今文學派之一。指漢初燕人韓嬰所傳授的《詩經》。西漢初傳《詩》者有魯、齊、韓、毛四家。韓嬰推詩人之意而作韓詩《內傳》四卷,《外傳》六卷,共數萬言,《漢書·藝文志》有錄。另有《韓故》三十六卷、《韓說》四十一卷。   「韓詩」於漢文帝時立為博士,成為官學,西漢時與魯詩、齊詩並稱三家詩。當時傳「韓詩」的有淮南賁生、蔡義等。   東漢時隨著毛詩的興盛而衰落,至西晉時,「韓詩」雖存,無傳者;南宋以後《內傳》亡失,僅存《外傳》(一說,內傳併入外傳中)。今本《韓詩外傳》共十卷,與史籍記載的語句有相當部分差別,說明已非原書,有一部分已經後人修改。   清趙懷義曾輯《內傳》佚文,附於《外傳》之後。陳喬樅輯有《韓詩遺說考》。
毛詩
今本《詩經》即由毛詩流傳而來。《詩經》作為中國的第一部詩歌總集,共305篇,經孔子刪定,並教習弟子,后大行天下,流傳於世。不可否認,《詩經》對中國思想、文化的影響是極其巨大的,而其之所以能夠流傳今日,毛亨、毛萇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漢書·藝文志》、東漢鄭玄《詩譜》、《毛詩傳箋》、唐孔穎達《五經正義》等書記載:至戰國初期,研究講習《詩》者,有齊人輾固、魯人審培、燕人韓嬰、河間毛亨。「毛亨著有《毛詩正義》於其家,河間獻王得而獻之。」毛亨將《毛詩正義》傳授給毛萇(據現在有關學者考證推斷,毛亨與毛萇為叔侄關係)。   三國時期吳人陸機著的《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記載:「孔子刪書授卜商,卜商為之序,以授魯人曾申,申授魏人李克,克授魯人孟仲子,孟仲子授根牟子,根牟子授趙人荀卿,卿授魯人毛亨,亨作《詁訓傳》,以授趙國毛萇,時人謂亨為大毛公,萇為小毛公。」而唐代陸德明著的《經典釋文序》中有不同記載:「徐整云:子夏授高行子,高行子授薛倉子,薛倉子授帛妙子,帛妙子授河間大毛公,毛公為《詩詁訓傳》於家,以授趙人小毛公。」
綜合史書、方誌、文物、古籍、傳說等方面的考證,可以肯定的是,在河間的儒家學者中,毛萇以研究《詩經》最為著名,並被劉德授予經學博士。毛萇所講的《詩經》,世稱「毛詩」。自東漢鄭玄為毛詩作箋后,學毛詩者漸盛,其他三家先後失傳,現在讀到的《詩經》,即是由毛亨、毛萇流傳下來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