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丁典是金庸小說《連城訣》中人物。

丁典 -人物簡介

  出處:金庸武俠小說《連城訣》中的主要人物。
  姓名:丁典
  性別:男
  綽號:菊花劍客、菊中君子
  好友:狄雲
  戀人:凌霜華
  愛好:菊花
  武功:神照經
  結局:中了凌退思布下的金波旬毒而死。
丁典 -故事情節

  丁典,他的名字的取自目不識丁,三墳五典之意。
03版《連城訣》中的丁典

  他本是荊門一個武林世家的子弟,偶然之下救下了被三個徒弟狙殺的湘中武林名宿「鐵骨墨萼」梅念笙,梅念笙臨死前傳授了丁典一套內功心訣《神照經》和一個寶藏的秘訣《連城訣》。
  梅念笙死後,他安葬了梅念笙,又為老人立了一塊墓碑,卻不知道這一塊墓碑給他引來了終生麻煩。各路武林豪客尋訪而來,要探出梅念笙留下的秘密,丁典不得不亡命江湖,這導致了他一生的悲劇。
  後來他到了漢口,在漢口最有名的菊花會上遇上了他一生的至愛,當時武昌凌翰林凌退思(事實上是黑道中人)家的小姐——人淡如菊的凌霜華,二人因為菊花而暗生情愫,後來更私訂終身。
  凌退思覬覦丁典手中的《連城訣》,於是假意同意二人的婚事,暗地裡埋伏下金波旬花之毒暗算丁典,將丁典囚禁,日日嚴刑逼供,丁典有蓋世武功,本可輕易逃走,但只為了每天看到凌霜華在窗口擺放的菊花,而甘願留在牢中受那定期的酷刑,而凌霜華也毀容明志,后被其父活埋。
  後來凌退思又將狄雲送進監獄與丁典共處一室,丁典先懷疑狄雲是卧底,後來狄雲自殺,丁典用其《神照經》將狄雲救活,並將《神照經》與大寶藏的秘密授予了狄雲,后與狄雲越獄成功,回來找凌霜華卻中了凌退思的圈套,丁典中了凌退思塗在凌霜華棺材外的金波旬花毒而死,後來狄雲帶著丁典的骨灰逃出生天。
  二人最後在丁典的朋友狄雲的幫助下合喪一穴,也算求仁得仁了。
丁典 -武功描寫

廣告

丁典
  狄雲不由得滿腹氣惱,心道:「你事事跟我作對,我便是尋死,你也不許我死。」有心要起來和他廝拚,實是太過衰弱,力不從心。那瘋漢笑道:「你已【氣絕了小半個時辰,若不是我用獨門功夫相救,天下再沒第二個人救得。】」(將近一個小時沒呼吸,都能救過來,這武功真不錯) 
  那大漢道:「院子就院子,誰還怕了你不成?」【伸手抓住一條鐵柵,向左一推,鐵條登時彎了】。他隨手又扭彎右邊一條鐵柵,臂力實是驚人。
  這大漢正想從兩條扭彎了的鐵柵間鑽出去,突然間眼前人影一晃,一個人擋住了空隙,正是丁典。他一言不發,一伸手便抓住了那大漢的胸口。這大漢比丁典還高出半個頭,但【被他一把抓住,竟立即軟垂垂的毫不動彈。丁典將他龐大的身子從鐵柵間塞了出去,拋在院子中。這大漢蜷縮在地下,再也不動一動,顯是死了。
  獄中諸人見到這般奇狀,都嚇得呆了。【丁典隨手抓了一人,從鐵柵投擲出去,跟著又抓一人,接連地又抓又擲,先後共有七人被他投了出去。凡經他雙手一抓,無不立時斃命,連哼也不哼一聲。】餘下的十人盡皆大驚,三人退縮到獄室角落,【其餘七人同時出手,拳打腳踢,向丁典攻去。丁典既不拆架,亦不閃避,只是伸手一抓,一抓之下,必定抓到一人,而被他抓到的必定死於頃刻,到底如何受了致命之傷,狄雲全然瞧不出來。
  狄雲心道:「丁大哥所說的五個勁敵到了,我須得勉強支撐,不能露出破綻。」當下哈哈一笑,說道:「五位大師父,找我丁某有何貴幹?」 左首那僧人道:「快將『連城訣』交了出來!咦,你……你……你是……」突然之間,他背上拍的一聲,中了一拳,他身搖了幾搖,險些摔倒。跟著第二名僧人又已中拳,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狄雲大奇,忍不住向丁典瞧去,只見他倏然躍近,【擊出一拳,這一拳無聲無影,去勢快極】,正中第三名僧人胸口。那僧人「啊」的一聲大叫,倒退幾步,撞在牆上。另外兩名僧人順著狄雲的目光,向蜷縮在黑角落中的丁典望去,齊聲驚叫:
丁典
  「神照功,無影神拳!」身材極高的那僧兩手各拉一名受傷僧人,從早已扳開的鐵柵間逃出,越牆而去。另一名僧人攔腰抱住吐血的僧人,回手發掌,向丁典擊來。丁典搶上舉拳猛擊。那僧人接了他一拳,倒退一步,再接一拳,又退一步,接到第三拳,已退出鐵柵。 那僧踉踉嗆嗆地走了幾步,又倒退了一步,身子搖晃,似乎喝醉了一般,鬆手將吐血的僧人拋在地下,似欲單身逃命,但【每跨一步,腳下都似拖了一塊千斤巨石,腳步沉重之極】,掙扎著走出六七步后,呼呼喘氣,雙腿漸漸彎曲,摔倒在地,再也站不起來了。兩名僧人在地下扭曲得幾下,便即不動。
  丁典緩緩站起身來,道:「兄弟,咱們去瞧瞧吧。」話聲甚是平靜。狄雲道:「是。」丁典伸出手去,【抓住兩根鐵柵,輕輕往兩旁一分,兩根鐵柵登時便彎了。】丁典道:「提住鐵鏈,別發出響聲。」狄雲依言抓起鐵鏈。 丁典走到牆邊,提氣一縱,便即竄上了牆頭,低聲道:「跳上來!」狄雲學著他向上一竄,不料給穿通琵琶骨后,全身勁力半點也使不出來,他這一躍,只不過竄起三尺。丁典伸手一抓,將他帶上了牆頭,兩人同時躍下。 過了這堵牆,牢獄外另有一堵極高的高牆,丁典或能上得,狄雲卻無論如何無法逾越。丁典哼了一聲,將背脊靠在牆上。【但聽瑟瑟瑟一陣泥沙散落的輕響過去,磚石紛紛跌落。狄雲雙眼一花,只見牆上現出了一個大洞,丁典已然不見。原來他竟以神照功的絕頂內功,破牆而出。】狄雲又驚又喜,忙從牆洞中鑽了出去。
丁典 -交戰記錄

廣告

  一、與一名前來搶奪連城訣的江湖豪客交手,將其肩頭打傷。
  二、在三月初五的夜裡遭遇血刀僧搶奪連城訣,當時神功未成,不敵,被血刀僧重創,躲在馬廄中逃生。
  三、遭凌退思陷害,誤中金波旬毒,與幾名手持兵器的壯漢相鬥幾招后暈倒。
  四、為救凌退思,與四名行刺凌退思的刺客交手,連殺三名刺客。
  五、徒手秒殺兩名手持單刀前來搶奪連城訣的大漢。
  六、距上次交戰的兩日後,又與前來搶奪連城訣的梟道人比拼內力,將其當作練功的靶子殺死。
  七、距殺死梟道人僅隔一日,又連續徒手秒殺十七名武林高手,殺這十七名武林高手時,丁典只用手一抓,每抓一次,必定抓到一人,用手一抓之下,必將對方抓死。
  八、與血刀五僧交手,一拳打死一個血刀僧,連殺兩僧,驚走其餘三僧。
  九、再次誤中凌退思布下的金波旬毒,神照功使用不出,徒手攻擊凌退思,被凌退思手下的壯漢打碎腳骨。
  十、身中金波旬毒,奄奄一息的情況下,徒手殺死前來搶奪連城訣的萬勝刀門高手耿天霸和太行門的高手馬大鳴。
丁典 -忠貞品格

廣告

03版《連城訣》中的丁典
  丁典,是那麼令人感動。有情有義、忠貞不二,用來比做丁典毫不為過。
  我們還更應該稱之為生死相依。書中並沒有特意描寫凌霜華的美貌,只是說她人淡如菊。這裡我們更應該把它想象成一種氣質、一種風度,丁典同世上所有初戀的人一樣,為之神魂顛倒。當他入獄后,練成神照經,突獄而出,看到的卻是那天下最美麗的臉龐上,已又橫又豎的劃上了十七八刀,肌肉翻了出來,美麗的眼睛,美麗的鼻子,美麗的嘴巴,都是歪歪扭扭,變得像妖魔一樣。這時的丁典,想的卻是霜妹,容貌及得上心嗎?你為我毀容,在我心中,你比從前更加美上十倍,百倍。這豈是尋常人物的境界。 當丁典中了金波旬花的毒后,說道:她為我死了,現下我也就要為她死了。我心裡很快活,別說我中毒無葯可治,就是醫治得好,我也不治。這種生死相依,更是壯麗絕倫。才華橫溢的黃藥師,深情於亡妻,要與之共沉海底,但是終未能行。也許是時間沖淡了他的記憶?瀟洒飄逸的令狐沖,兩小無猜、情根深種於師妹,終於人亡情移,也許是新人掩蓋了舊人?縱然是《神鵰俠侶》中孤傲不羈的楊過對小龍女不離不棄的情感比之丁典亦要遜色三分。
  對仇人的寬容,也顯示了丁典寬廣的胸襟。凌退思將丁典關入大牢,近十年間每月一次的毒打,皮開肉綻,何等殘酷。可是丁典身懷蓋世武功,越獄后本可輕易殺死仇人,然而卻說道:瞧在你女兒份上,咱們一筆勾銷。
丁典 -人物生平

  1674年10月,湘中梅念笙因《連城訣》被三名弟子所殺,臨終前將《連城訣》和《神照經》傳給丁典。
  1680年9月,丁典身懷藏寶秘密的消息,在江湖上不脛而走,上門騷擾的人越來越多,丁典只好隱姓埋名遠走高飛。一次在漢口出名的九月上旬菊花會上,丁典結識了翰林凌退思的女兒凌霜華,一見傾心。以後的六個多月,丁典每天早晨去武昌翰林府,與凌小姐隔窗相望,凌小姐的窗檻上,也總是風雨不改地每天給他換一盆鮮花。
  1681年三月初五,丁典被血刀門弟子擊成重傷。身受重傷,在床上足足躺了三個多月。不料梅翰林在丁典受傷后不久舉家遷徙,不知去向。
  1682年七月十五,丁典遊盪江湖,在江凌找到凌霜華,「兩人一年多不見,都以為今生再無相見之日,此番久別重逢,真是說不出的歡喜。」兩人無話不說,過了大半年快活日子。丁典把連城訣的事告訴了凌小姐,誰知凌退思本是兩湖龍沙派的掌門,他連任荊州知府的目的就是為了尋找梁元帝寶藏的下落。七月十五,凌退思設計擒獲丁典,連琵琶骨也用鐵鏈穿過,逼其交出《神照經》和連城訣。丁典寧死不屈,以後的每月十五,凌退思便將丁典提出獄去拷打一頓,逼勒一番。
  1684年,狄雲被萬震山的八個弟子誣為強姦偷盜,被陷害入獄。與狄雲同一獄室的丁典以為他是知府凌退思派來的卧底,對他不斷毆打折辱。
  1686年年底,丁典從梅念笙手中得到《神照經》后,經過十二年的研摩苦練,終於練成了神照功。當天,丁典越獄去見凌霜華,方知霜華因父親逼嫁已經自毀其容。丁典把「連城劍訣」告訴霜華,自己重回獄室,依然每天從獄窗里注目小姐窗前的鮮花。
  1687年,萬震山的弟子來獄中告訴狄雲,戚芳已嫁給圭。狄雲萬念俱灰,上吊自盡。丁典知他不是凌退思派來的卧底,出手救其性命,並把剛練成的神照功傳授於他。江湖上雪山派、血刀門等武林高手先後到獄中尋寶,都敗在丁典的神照功之下。
  1689年七月,此後兩年多的日子過得甚是平靜,狄雲勤練神照功,頗有進展。丁典心中放不下凌霜華,與狄雲一起越獄。不料霜華已死,其父凌退思在女兒的棺木上塗了金波旬花劇毒,丁典撫棺痛哭的時候,中了這無藥可救之毒。丁典臨終,囑託狄雲將他和凌霜華合葬。
  1690年,狄雲在將丁典和凌霜華合葬。
丁典 -人物評析

03版《連城訣》中的丁典
  丁郎,丁郎,來生來世,再為夫妻。請相信我指間留下的最後刻痕,它是用死亡來書寫的誓言。他為了她被穿了琵琶骨,挑了腳筋;她為了他自毀如花面容。最後 ,他說:「她為我死了,現下我也就要為她死啦。我……我心裡很快活。她對我情深義重,我……我也待她不錯。別說我中毒無葯可治,就是醫治得好,我也不治。
  故事最為感動處,莫過於窗台上的那盆淡淡的花朵,因為只有那盆花,才見證了一段被人性殘忍摧毀的愛情,見證一個女子對於愛人的遙望,它更成了丁典在獄中唯一的期盼。他的人生彷彿靜止在獄中的空間里。終於鮮花凋零了,沒有人在去更換,他的希望與思念,終於被擊碎。
  丁典和凌霜華的凄美愛情如果放在《神鵰俠侶》里我會相信,並且會為這樣的一段奇情感動。問題是金庸將他們放在了《連城訣》里。這本寫盡人心險惡 人性卑劣的書里,散發著令人絕望的惡毒。丁典與凌霜華,一場如花的愛情,在這樣的一盆毒水裡,焉有存活的機會?
  《連城訣》主要寫他的真善美,他和凌霜華之間的愛情故事, 最為動人,也是此書中一個突出的真善美的閃光點,在此書諸般人性的極度醜惡演練中,尤顯其可貴和奪目之處。在菊花爛漫開放,清雅高潔的浪漫氣氛中,兩人因菊花而生出此生不悔的情緣,一見鍾情,兩情相悅,從此海枯石爛,此心不渝。 最為理想的愛情中,卻有一個最大的反角在其中橫刀奪愛,百般刁難,而這個反角竟是凌霜華的父親凌退思。凌退思的蛇蠍心腸,寫來真是讓人心驚肉跳。虎毒不食子,但凌退思因貪慾的惡性膨脹而生出的狠毒,竟能將女兒作為無辜的犧牲品。假意將女兒許配給丁典,凌退思卻暗中布下陷阱毒計,將丁典毒倒擒獲下獄。凌霜華為明其對丁典的真情,自毀容貌,以絕了其父相逼之念。丁典心中痛惜,他有高明武功,本可以輕易越獄得到自由,卻依然甘願在牢中關著,只為了每天要看凌霜華窗口放的花。丁典是粗豪的江湖豪傑,凌霜華是個「人淡如菊」的清秀才女,英雄美人,悲劇感人。丁典對狄雲道:「兄弟,你為女子所負,以致對於天下女子都不相信。人間還有真情在,丁典給狄雲上了一課,使只會認死理的狄雲,也能理解了這世界的豐富和複雜,恢復了他內心中純良樸素的一面。 丁典的悲情之旅卻已走到了盡頭。薔薇花瓣飄零,凌霜華香消玉殞,丁典再次中了凌退思布下的「金波旬花」之毒。 丁典臨死之前把「連城訣」的口訣告訴了狄雲,他在春水碧波般淡綠的菊花的美好回憶和幻象中無悔地死去。
89版《連城訣》中的丁典
他生活過,轟轟烈烈地戀愛過,他得到了凡人們永遠也不可能得到的奢望的鑽石般光芒四射的偉大真情,他加倍和濃縮地品味過了高尚的愛情的甜蜜和痛苦,鮮花和自由的希望裝點了他的人生,他的人生並沒有虛度。 在這世界上,有一個女子是真心誠意地愛他,甘願為他而死,而他,也是同樣深摯地報答了這番恩情。
  我忘不了催人淚下的那一段:月光斜照,只見棺蓋背面隱隱寫著有字。狄雲湊近一看,只見那幾個字歪歪斜斜,寫的是:「丁郎,丁郎,來生來世,再為夫妻。」凌霜華被活埋在棺材里,用盡最後的一絲力氣,用血肉之軀,刻下了這句來世為愛的承諾。他們的過程是痛苦的,丁典被困的監獄,與凌霜華的窗檯之間,猶如那條隔斷牛郎織女的銀河,他們苦苦相望著,默默思念著;他們的結局也算有了一些安慰,狄雲猶如架起牛郎織女的鵲橋一般,最終將他們合葬一處,用幾百束菊花,陪伴兩顆相守的心,落花無言,人淡如菊。風,輕輕拂過他們的墳前,幾片菊花葉飄落。。。。。。
  最終的花落人亡成就了這段江湖豪俠與官家小姐的愛情故事。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