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一織

一織出自日本人氣動漫作品《BLEACH》。由黑崎一護和井上織姬兩個名字各取其一而成的。
一織 -黑崎一護&井上織姬

  ※一:黑崎一護ICHIGO KUROSAKI),男。一個從小能看到靈體的15歲高中生,在一次意外中遇到了死神朽木露琪亞而得到死神能力,成為代理死神……


  ※織:井上織姬ORIHIME INOUE),女。黑崎一護的同班同學,天生魔鬼面孔天使身材,從小與哥哥相依為命,哥哥在一次車禍中喪生,因其靈體滯留人間而被虛吞噬,織姬在遭到虛化后的哥哥襲擊時得到一護的保護,也是在此事故中織姬的能力得到蘇醒……

一織 -一織間的關係

  ※一護對織姬:


  
織姬是一護現世中的同班同學,亦是共同前往尸魂界作戰的同伴,更是一護要保護的同伴之一。在劇情展開不久的時候,織姬已去世的哥哥的靈魂由於滯留人間(他根本就是妹控吧!)而被虛吞噬,織姬在遭受其攻擊的時候得到一護的保護與救助,在他擋在織姬面前對抗著虛化的井上昊時說「如果你想殺了井上,那就先殺了我吧!」從那一刻開始,織姬在一護心裡便應該有了很明確定位——要保護的人!在這之前,一護還沒有得到死神能力的時候,只是一個能看到靈的高中生罷了,於是對於一護來說,織姬是自己的同學,自己的朋友這一點大概無可厚非,然而在得到死神能力,看到自己身邊的同伴朋友受到傷害,那麼保護同伴便成為了他的使命,織姬便是這要被保護的同伴之一。


  隨著劇情的進展,由尸魂界到虛夜宮,一護也在不斷的挫折不斷的成長,在此過程中一護在沒能保護好織姬而使其重傷的時候,來到織姬的面前對她道歉表達自己的內疚。因為自己體內的虛而不安,因為沒有保護好同伴而心生愧疚的一護因此無法振作,在得到同伴朽木露琪亞的鼓勵后被其拖到織姬面前,發誓說:下次一定保護你!


  在織姬被烏爾奇奧拉帶去虛圈后,尸魂界下令不許插手此時,並且視織姬為背叛者,這點引來一護的憤怒。在尸魂界明確表示不會幫助救織姬,也告訴其準備接下來即將到來的戰鬥時,一護做了一人去救織姬的決定。隨後在虛圈遇見前來挑釁的烏爾奇奧拉,一護表明因為沒有理由與他作戰的意思時,烏爾奇奧拉說出織姬是由自己帶來虛圈,瞬間這成為了一護與其敵對的最直接的理由……等等。


  對一護來說,其對織姬的感情並不是靈敏的反應,但是在隨著經歷與成長不斷的覺醒。從尊重原著上講,對一護來說,織姬在自己心裡的位置,並不是一個普通同學一個同伴就能概括的,是重要的存在。


  隨著劇情的發展,一織越來越明顯,一護對織姬極其在乎,織姬一個眼神一句話足已讓一護受傷讓一護奮起戰鬥。和葛力戰鬥的時候,一護為了保護織姬力擋了五塊虛閃子彈,他眼睛望了織姬一下,發現織姬害怕虛化的他,完全沒有鬥志並馬上處於下風。妮露知道織姬的舉動讓一護深受打擊,在妮露的提點下,織姬為一護加油,並說:「黑崎君不要死,不要這麼拚命也沒關係,輸了也沒關係,不要努力也沒關係……只要你不受傷就夠了」聽到這說話一護奮起,給了葛力姆喬致命一擊。在對烏爾奇奧拉的時候,一護擔心織姬的靈壓不能抵擋他的虛化,寧願挨著打也不虛化,就怕傷害了織姬。烏一對砍的同時嫉妒二人給母虛欺負織姬,一護完全失控,揮刀月牙天沖怒砍母虛,母虛被其兇狠狀態驚嚇,協持織姬當擋箭牌,烏爾也不讓一護前往救被欺負的織姬,讓一護十分憤怒!正好當時同伴雨龍前往戰場,把織姬救了下來。一護黑著臉背對著她且暫時把織姬交託石田照顧,要求石田捨命也要保護織姬的安危。一護馬上虛化迎戰烏爾。他們在天穹中交鋒,烏爾二解,一護處於劣勢。


  織姬要求石田把她帶上天穹,為一護打氣的時候烏爾第二次解放,一護不敵,被他打得半死,石田帶往織姬前往天穹,石田找不到一護的靈壓,只有織姬,她感覺到一護,就當那時刻烏爾正面對織姬把一護心口挖了個大洞,看見眼前的愛人慘死,織姬情緒完全崩潰,她不知道怎麼辦好了,石田也被烏爾砍掉手,在無奈的時候織姬放聲大喊:「救救我,黑崎君」完全死亡的一護為了織姬而變成一隻牛的虛,涉死的時候一護內心卻響起:她在呼喚我。。她在呼喚我。。我聽得到。。站起來吧。。快站起來。。我會。。我會。。我會保護她!!不會說話沒有感情,為了戰鬥而戰鬥的怪物,他輕鬆把二次解的烏爾打敗了,石田前往牛護身邊叫他不要再殺戮,牛護一刀刺下去,石田肚子開了個洞,織姬大叫:「石田君!!」虛化的牛護望著織姬念念語:「你。。救你。。。我會救你!」織姬知道一護為了虛也是為了救她內心自責起來……


  因為烏爾用了最後的力量把一護的虛化牛角砍斷了,一護變回了死神樣子,可是……


  烏爾消失了,織姬很痛苦……一護自己下了天穹支援樓下正在戰鬥的同伴們,織姬留在天穹上治石田的傷。當露其亞詢問織姬的情況的時候,一護眼神很怪異,沒有勝利者的眼光,只是淡淡地望了她一眼,交代了織姬的情況。接著跟牙米對打了,牙米是0刃,和他對打的時候,一護在糾結織姬的苦痛表情是什麼回事,有生以來的一次奇怪的感覺,他之前從來沒有的感覺,牙米向他攻擊他以虛化迎戰,結果虛化不了!是因為織姬的事情,響影了他的戰鬥狀態。


  ※織姬對一護:


  

廣告

一織

對於《BLEACH》來說,織姬對一護的感情,是整個作品至今最為清晰明了的感情路線,原著從織姬登場開始,就將其對一護有點花痴的感情表露無疑,也許很多人剛開始看《BLEACH》時,給織姬的定位就是「喜歡男主角的女生」,一個普通的角色罷了。然劇情越是發展,織姬這個角色無論從成長還是對劇情的推進上,越是顯得重要,其中她對一護的情感發展也甚為矚目。織姬的成長不僅體現在自己的能力與內心的韌性,她對一護感情的成長也是這個角色至關重要的部分,作者久保帶人講織姬對一護感情刻畫的很飽滿,沒有一絲的單調。有花痴,有愛慕,有信賴,有難過,有嫉妒(這只是織姬自身主觀的嫉妒),有挫折,有離別……看得出,98在織姬對一護這條情感路線上下的功夫不可小覷。


  整個《BLEACH》中,一個情感的亮點非織姬的告白莫屬。


  在離開現世前去往虛圈前,織姬只被允許與一個人告別,於是她放棄了照顧她多年並且很擔心她安危的龍貴而選擇了受傷昏迷中一護,在一護的房間里,在沉睡著的一護床前,織姬在非禮未遂的情況下獨自說出了心裡的告白作為與自己喜歡的人的告別。


  ═════════════════════════════════


  「黑崎同學,我啊...有好多好多想做得事情哦...


  我想當學校的老師...也想當宇宙飛行員...又想開間蛋糕店...


  也想去MR DONUTS跟店員說 『請給我所有的甜甜圈』...


  更想去31跟店員說 『請給我所有口味的冰激淋!』...


  啊~啊~!


  要是人生有5次就好了,


  這樣的話,我5次都要住不同的城鎮;5次都要吃不同的食物,吃得飽飽的,5次都要作不同的工作...


  然後,5次都要...


  喜歡上同一個人!


  謝謝你...黑崎同學...再見了。」



  ═════════════════════════════════


  這個告白可以說是大顯了98的才華和他的個性中透露的浪漫與細膩,選擇這樣一個背景,這個織姬不得不離開且只允許與一人告白的背景,而且選擇了靜默的深夜作為離別之夜,讓織姬說出了那番一護大概永遠都聽不到的告白。欲吻別,但是還是用淚水吻了他的臉頰,她做不到,或許是因為心裡還有一份矜持,或許是因為「我們不是戀人」「這樣做不對」……之後她說出了「五世只愛君一人」的告白,儘管五生五世都要過不同的生活,卻要去愛同一個人,大概挫折不是隨便的小意思吧。
一織 -對於一織

  ※客觀:


  

一織

就《BLEACH》本身為熱血漫這一性質來說,到最終也許都不會有一個感情的結局于歸屬,一織也只是一個同人CP而已,一護終究都是一個追求力量去保護家人保護同伴的對感情遲鈍的男生,織姬對一護也是一直以來的單戀,但是無論這條情感路線會以何種形式走下去,又會以什麼形式為結局,98在作品中對一織的刻畫,相信也或多或少的表明了這個作品的CP傾向,也許沒有一織作為結局,但是會有一織作為感情的發展。


  當然,於一織派自己來說,一織便是絕對的王道,凡是可以拿來萌的都不會放過。從自己所期望的於自己從原著中所深刻感覺到的來說,一護對織姬的感情,必定是超越同伴超越朋友。然則對於織姬命來說,公主的幸福遍是織姬命間普遍的真理。然則公主喜歡一護,那麼,支持一織,遍是很多公主命不約而同的選擇。其實對於一織,個人大愛的,是這一對的養眼程度,女孩子是《BLEACH》里常被讚美漂亮的人,從異性角度上有魂、啟巫、弓親、平子等人的肯定(細節就不說了),女性角度上有龍貴那種讓人會誤解的好朋友和那個根本就是喜歡織姬的千鶴,夏梨也更是在某個場合里說過「要是不帶回井上織姬那種程度的就別想讓我驚訝」;然後是一護這個角色,原著中並沒有刻意去描寫說一護的外形有著怎樣的與眾不同等等,但是看得出來絕對也是帥哥行列的,平時里都是一副很拽的樣子。且相同色系的發色更是讓人覺得非常的和諧。


  一織部分語錄 


  黑崎一護【對井上大哥】「如果你想殺了井上,那就先殺了我吧!」


  井上織姬【自語】「最起碼撐到黑崎同學出現為止……不行,為什麼我馬上就想要依賴黑崎同學哪~~現在不能給黑崎同學增加負擔……所有的人我都會保護!」


  黑崎一護【對井上織姬】「井上..我會變強..變強之後..下一次一定會保護你!」


  井上織姬【對昏睡的一護】「黑崎同學,我啊… …有好多好多想做得事情哦… …


  我想當學校的老師… …也想當宇宙飛行員… …又想開間蛋糕店… …


  也想去MR DONUTS跟店員說 [請給我所有的甜甜圈!]… …


  更想去31跟店員說 [請給我所有口味的冰激淋!]… …


  啊~~~~啊!


  要是人生有5次就好了!


  這樣的話,我5次都要住不同的城鎮;5次都要吃不同的食物,吃得飽飽的,5次都要作不同的工作… …


  然後,5次都要… …


  喜歡上同一個人!


  謝謝你… …黑崎同學… … 永別了」


  黑崎一護【對浮竹】「開什麼玩笑!明明就沒有證據居然說她死了!不要隨便亂講話!」


  井上織姬【自語】「謝謝你來救我..黒崎同學..」


  黑崎一護【對烏爾奇奧拉】「果然井上..不是出於本人的意願來到虛圈的!你明白嗎!都是你的錯!井上被稱為叛徒」


  黑崎一護【對葛力姆喬】「你是..葛力姆喬..為什麼你會跟井上..」


  井上織姬【對葛力姆喬】「就算治好了..你還是會弄傷黒崎同學對吧..我絕對..不要..!」


  黑崎一護【對葛力姆喬】「..放開她」


  井上織姬【對妮露】「只要黒崎同學說「會贏」那就表示他一定會贏喔。..所以..所以..等他吧..相信他..」


  黑崎一護【對井上織姬】「..抱歉,很可怕嗎?頂著這副模樣跟你說要你放心我看也沒什麼說服力吧..但是,我還是


  要告訴你,放心吧..我馬上,就會解決這一切。」


  妮露【對井上織姬】「那個溫柔的一護,在聽到你的名字之後,馬上就沖向烏爾奇奧拉大人!」


  井上織姬【對黑崎一護】「這是我認識的黑崎同學嗎?他好像並不是為了救我才來的。。。。。。黒崎同學!!輸了也沒關係..不用這麼拚命也沒關係..所以你不要..再受傷了..」


  黑崎一護【對井上織姬】「..你沒有..受傷吧..?..井上..」


  黑崎一護【對井上織姬】「這裡滿地碎石,與其去找往下的樓梯,還不如我直接抱你下去來的快多了,不是嗎?」


  黑崎一護【對諾伊特拉】:「放開井上!」


  諾伊特拉【對黑崎一護】:「這話真有意思,也就是說,你是認為,『只要女人安全了,我就能贏你』才說的吧」


  諾伊特拉【對井上織姬】:「寵物你就靜靜地看著一切,看著這個來營救你的男人,變成糠臟不堪的肉塊的樣子」


  井上織姬【對烏爾奇奧拉】「要跟對方擁有完全的相同的感受,或許是不可能的事,但是,盡全力替對方著想,讓自己多少能接近他的想法,卻是有可能的,所謂心所相系,一定就這麼一回事!」


  烏爾奇奧拉【對井上織姬】:「『心』算是什麼東西,只要我撕裂你的胸腔,就能看到你心中的一切嗎?如果我擊碎你的頭顱,就能看透你腦中的所有嗎?」


  井上織姬【對黑崎一護】「…黑崎君…」


  黑崎一護【對烏爾奇奧拉】「…給我從井上身邊滾開」


  烏爾奇奧拉【對黑崎一護】:「你得到不一樣的力量了...是因為葛力姆喬嗎?又或者 是為了那個女人嗎?」


  烏爾奇奧拉【對黑崎一護】:「那女人早已經是我們的同胞了,就算你把她從這裡救出去,事實依然不會改變,救她這件事,沒有任何意義。」


  黑崎一護【對烏爾奇奧拉】:「有沒有意義 不是你說了算!」


  【黑崎一護】慌亂:「幹什麼啊!那些傢伙!?」


  女破面LOLI面對怒氣衝天的【黑崎一護】:「別過來!再靠近的話,我就把這傢伙的眼球給挖出來!」


  完全憤怒失態失控的黑崎一護【對女破面LOLI】:「——月牙」


  黑崎一護看著被女破面欺負的井上織姬烏爾奇奧拉阻擋下不能救她【對烏爾奇奧拉】大吼:「滾開…!煩死了!!滾開!!!」


  黑崎一護臉全黑【對石田雨龍】:「井上就拜託你了 。。如果井上的六花已經無法抵擋我的靈壓的話,你就要捨命保護她。」


  井上織姬【對石田雨龍】:「…石田君,…以你的力量,能把我送到那片天空之上…嗎?」


  烏爾奇奧拉【對黑崎一護】:「你和一個實力差距足以讓你感受到恐怖的對手作戰,卻還認為自己能夠取得勝利而繼續戰鬥,真是讓人無法理解。如果這就是你們所說的『心』這東西所造成的話,你們這些人類就因為擁有『心』才會受傷,正因擁有『心』才會失去生命。」


  黑崎一護【對烏爾奇奧拉】:「我並不是…因為認為自己會贏才和你戰鬥的………而是因為我非贏不可,所以我才戰鬥!」


  烏爾奇奧拉【對井上織姬】:「女人,你來得正好,看清楚,看看你將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的男人,生命被封鎖的瞬間」


  井上織姬【對烏爾奇奧拉】大聲尖叫:「住手!!」


  井上織姬【內心】:「怎麼辦。。我心中有種想法。。認為只要黑崎同學在 任何問題都能迎刃而解。。只要是黑崎同學。。他一定會贏的。。因為信任所以移開了視線。。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井上織姬【內心】:「怎麼辦。。怎麼辦黑崎同學。。我已經不知道怎麼做才好了。。我什麼都。。什麼都不懂了。。黑崎同學黑崎同學黑崎同學黑崎同學黑崎同學黑崎同學黑崎同學。。救我。。」


  井上織姬【對昏死的黑崎一護】:「救救我!!黑崎同學!!!」


  黑崎一護【內心】:「她在呼喚我。。她在呼喚我。。我聽得到。。站起來吧。。快站起來。。我會。。我會。。我會保護她!!」


  石田雨龍【對異變后六親不認的黑崎一護】:已經夠了,黑崎,你們已分出勝負,你沒必要對他的屍體千刀萬割,已經夠了,黑崎,你沒有聽到嗎,黑崎!我叫你住手啊!如果你再動手的話再不能再變回人類了!黑崎!!!


  為井上織姬而異變的黑崎一護【對井上織姬】:「你,救你,我……會救你」


  井上織姬知道一護異變是因為自己【內心】:是我的錯,因為我說了那種話,所以黑崎君為了救我……為什麽,因為不想成為黑崎君的絆腳石我才修行,因為想保護黑崎君,所以我才來到這裡,可是為什麽,到了最後的最後,還是只會依賴黑崎君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