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更新時間: 2013-07-18

廣告

認為只有一位人格神存在並對其崇拜的宗教。與多神教相對。不同於認為有內在於世界(包括人類自己)的非人格神的泛神宗教以及相信神是外在於世界的自然神論。一般認為,一神教包括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但是一神教的觀念也是相對的、不斷演變的,沒有任何一種宗教自始至終是絕對的一神教。

廣告

1背景資料

三大一神教勝地:耶路撒冷

  三大一神教勝地:耶路撒冷

認為只有一位人格神存在並對其崇拜的宗教。與多神教相對。不同於認為有內在於世界(包括人類自己)的非人格神的泛神宗教以及相信神是外在於世界的自然神論。一般認為,一神教包括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但是一神教的觀念也是相對的、不斷演變的,沒有任何一種宗教自始至終是絕對的一神教。一神教者相信他們所崇奉的獨一無二的神不但創造了世界和人類,還用其智慧和權能主宰世界和人類。他是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無所不知的精神實體,既超越於世界之上,又內在於世界之中,信者可以通過祈禱與他接近。一神教否認有其他神靈存在,但不否認存在其他精神體。在各主要一神教中都有各種等級的天使及魔鬼,因此,有的學者認為這些都是原來從眾神中產生至高神之後的痕迹。19世紀以來,有人主張宗教觀念是由原始社會的萬物有靈論經由多神教而發展到一神教的,一神教是人類宗教觀念的最高階段。但安德烈·蘭格、威廉·施密特等學者則認為在原始的民族中就有一神教。這種原始一神教或准一神教 (Protomonotheism)的理論認為其他形式的信仰,都是從最初真正的宗教也即一神教分化、演變而來。正好像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都認為的那樣,一神教起源於神對人類始祖亞當的啟示,后因始祖墮落,人類才逐漸有了多神的傾向。伊斯蘭教認為基督教的三位一體教義是三神信仰的一種形式,而基督教則認為其三位一體論與一神信仰沒有矛盾。還有人認為融合有伊斯蘭教一神觀念及印度教多神色彩的錫克教,以及屬於二元神教的瑣羅亞斯德教,因只敬拜善神,故在某種意義上亦可視為一神教。恩格斯指出:「沒有統一的君主就決不會出現統一的神。」不少人認為一神教是由多神教發展而來,是隨著階級和國家的出現而產生的。
所謂一神教,是相對於多神信仰而言的,就是相信、承認宇宙中只有一個至上神或主神,如基督教的「上帝」、伊斯蘭教的「安拉」。這個唯一神創造了世界和宇宙萬物,他既不生育,也不被生,創造萬物而又超絕萬物之上。

3一神思想

人之於一神的希冀與描繪的確很早就出現了,如古代希臘的克塞諾芬尼,他說:「有一個唯一的神,是神靈和人類中間最偉大
摩西與一神教

  摩西與一神教

廣告

的;他無論在形體上或思想上都不像凡人。」辛普里丘的《物理學》記載了克塞諾芬尼的論證:「克塞諾芬尼說,這個唯一的宇宙就是神。他指出它是唯一的,因為它比任何東西都更加有力;因為他說,如果有若干個存在,那麼力量就一定會為這些存在平均分有,然而神卻比任何東西都更高超,它的力量是高於一切的。」但是,我們應當知道,克塞諾芬尼所呈示的僅僅是一種思想,而並非宗教。我們應當明了思想與宗教之間的區別:思想是概念運動,宗教則是信仰運動,概念運動與信仰運動是完全不同的。思想往往是純精神的,並且是個體的;但宗教卻是一種實踐,是一種必須有廣泛參與的社會實踐。換言之,在哲學發展中所廣泛出現的由多而一的邏輯進程在宗教生活中並不具有普遍必然性,因為宗教的一神教進程並不是一個純粹的認識論問題,而是基於社會層面的具有真正意義的革命。以為哲學的就是宗教的,概念運動中的由多而一的進程會在信仰活動中自然或必然的再現,這一判斷其實是虛假的,這兩者之間沒有必然聯繫。

4宗教革命

這裡還有一個問題值得專門涉及:有不少學者以為在古代埃及的埃赫那吞(Akhenaton,或譯埃赫那頓)時期曾發生過宗教革命,也即出現了一神教。如弗洛伊德在他著名的《摩西與一神教》中說:「這位國王強迫他的臣民接受了一種嚴格的一神教,這種新宗教同他們的傳統和習俗完全相反。就我們所知,這種新宗教在世界歷史上還是首次嘗試:在那之前以及之後很長時期,人們還沒有產生宗教偏執的問題,然而當時卻無可避免地產生了只有一個神的信仰。」懷特在他的《文化科學》一書中以不無讚美的口氣說道:「一神教誕生了,它與古老的多神教發生了激烈的衝突。除了一神之外,所有的神都被廢除了。他被尊為眾神的主宰。眾神的廟宇被封閉了,他們的祭司被驅逐了,他們的土地和財產被沒收了。」而事實上我們知道,埃赫那吞時期的宗教策略其實有著深刻的政治背景,即削弱教權在國家生活中的地位,但他的舉措僅僅經歷了十幾年時間便迅疾地失敗了。弗洛伊德和懷特也都注意到了這一簡單事實:「他去世后不久,那種新宗教即被廢除,這位持異端邪說的國王也被人們逐出了記憶。」「祭司的權力不斷增長,一如埃赫那吞以前一樣權勢顯赫。」從人類文化史來看,埃赫那吞宗教策略的失敗是合乎邏輯的。關於這種失敗的原因會在以下的論述中得到澄明。這裡僅僅想指出:埃赫那吞的失敗恰恰從反面證明了其無法超越宗教存在的普遍必然性,也證明了思想與實踐之間所存在的沒有特殊條件加以彌補就無法逾越的距離。

宗教的發展變化是一個客觀的歷史進程,從圖騰信仰到多神崇拜,再到一神教,這一宗教歷史形態的演變與社會的發展是相一致的。探討三大一神教的起源,更進一步說明「宗教信仰是一個歷史範疇,宗教對神靈的超人間特性的理解如同人類的發展一樣,具有不同水平層次的歷史結構」。人類認識能力的不斷提高和進步,表現在宗教這種意識形態領域內就是神靈信仰的不斷升級和絕對化。
一神教是在社會動蕩、民族紛爭、社會處於大分化和大融合之時興起的宗教,同時它的產生與人對宇宙、自然和人本身的思考有關,有很深的思想根源和地域特徵。它適合閃族人的民族個性,在空曠廣袤的大沙漠中,人類感嘆宇宙的博大、天空的浩瀚、自然現象的神秘、人類自身的弱小,通過靜修、苦思冥想而產生一神信仰,這種信仰也為解釋人類的起源、宇宙的構造、生命的歸宿找到
一神教

  一神教

了宗教意義上的合理根據而廣為傳播,因而一神教的興起有很強的地域和民族特性。反過來,一神教的產生對民族的形成、團結和統一,社會的進步,文明的傳遞起到了號召和鼓舞人心的作用,在人類文明進程中具有進步意義。
一神教的興起,不僅僅是一種宗教的產生,而是一場給該地區、本民族帶來的政治和社會變革,以反對多神崇拜、信仰唯一神為號召,要求人們放棄血親復仇,放棄民族分裂和殺伐,實現民族統一。一神崇和民族特性。反過來,一神教的產生對民族的形成、團結和統一,社會的進步,文明的傳遞起到了號召和鼓舞人心的作用,在人類文明進程中具有進步意義。
一神教的根本特徵是其信仰核心即「認主獨一」這一主線,拋開了這一主線就無法理解一神教信仰的其它方面,而使者和經典是一神信仰的物質媒介,無使者則不能將超絕萬物的上帝與普通的人聯繫起來,無經典一神教學說的無法傳播,必然導致思想的混亂,甚至重新回到多神信仰的階段。對使者和經典的信仰都必須統一於對唯一神上帝或「安拉」的信仰,正是這種「上帝獨一」思想的統一,才使信眾有了不同於多神信仰的強大的精神支柱,促成了統一民族的形成和社會形態的更替。
由於一神教在思想教義上傳承性,所以把一神教的起源與發展說成是「興起」而不是「創立」似乎更為貼切。按照信仰主義的觀點,一神教本身就是一脈相承的,后一宗教是對前一宗教的「揚棄」,其根本的信仰核心並未改變,摩西、耶穌、穆罕默德都堅持一神信仰。那麼把一神教到底說成是哪一位「創立」更為合適呢?另外,從宗教自身的發展角度看,自猶太教興起后,一神教只是在某一歷史階段重新興起,這一方面與當時人們的思想意識的發展有關,另一方面也是社會自身發展的客觀要求。至於由誰來傳播這種一神信仰,那只是歷史選擇的問題,而不是傳播者自己創立新宗教。關於這一問題,仍值得商榷。
以共同信仰唯一神為特徵的三大一神教,按照它們對人類起源的解釋,從人祖亞當到伊布拉欣,然後分裂出猶太和阿拉伯兩大民族,千百年來的紛爭角逐,有許多深層次原因都是在堅持一神信仰中因細枝末節上的分歧而起。一神教在強化信仰、統一思想的同時,也極易因信仰中的細節問題而出現分化,這是任何事物本身發展過程中矛盾雙方鬥爭的必然結果。宗教的演變與社會的發展息息相關。無論是三大一神教之間的對立與否定,抑或是某一宗教內容的教派分化,都脫離不了這一規律。然而,從一神教的起源這一過程來看,其共性遠遠大於個性,一神信仰在不同層面上的「多元」並不能埋沒其信仰總綱中的「一體」。隨著科學技術的飛速發展,社會文明的不斷交流與融合,宗教思想與文化也必將在某些方面趨同。因而,放棄宗教中的對抗與爭執,以對話方式尋求和平與發展新的契合點顯得尤為必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