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更新時間: 2013-08-27

廣告

1895年,甲午戰爭清政府失利,台灣割讓給日本。初夏,日軍登陸,準備接收台灣。台灣士紳紛紛召募義軍備戰。《一八九五》描述台灣被割讓給日本,日軍登陸后,客族(即客家人,史書記為「粵族」)奮起抗日的過程,展示了中華民族不甘屈辱英勇抗敵的民族氣節。

廣告

1劇情介紹

電影劇照

  電影劇照

甲午戰爭清廷戰敗,同意將台灣割讓給日本。1895年初夏,日本近衛軍團自台灣東北角登陸,準備接收台灣。台灣士紳紛紛召募義勇軍積極備戰。
美麗的黃賢妹(楊謹華飾)曾遭土匪擄去,後來雖平安歸來,卻沒人相信她的清白。秀才吳湯興(溫升豪飾)不顧流言依約娶了她,信任與愛令她銘感在心。為了抗日,吳湯興投筆從戎,組成了客家義民軍。當他率領客家男丁為保家衛國而奮戰時,他的妻子黃賢妹則與全村女眷共同染衣耕作,作為他的強力後盾。
吳湯興起初屢戰屢捷,後來卻在新竹阻擋日軍失利,並陷苦戰於苗栗。由於兵力懸殊,加上武器糧餉所限,他最後僅能以游擊戰術,拖延日軍南下的速度。原本並肩作戰的清官眼見大勢已去,紛紛逃回內地,使他處境更如雪上加霜。
盛夏時分、荷香蟬鳴,黃賢妹於苗栗溪畔漂布時,竟意外遇見了牽馬路過的日本軍醫森鷗外,原來日軍已兵臨家園,情勢嚴重顯然超過了預期。吳湯興最後卻仍不幸身亡。哀痛逾恆的黃賢妹,傷心之餘決定投井。台灣第一部以客語為主的電影《一八九五》,講的是1895年台灣客家抗日英雄姜紹祖和陳滿妹的故事,不過片中張書豪、李佳穎、溫升豪、吳念真之子吳定謙等年輕演員的熱血演出,讓姜紹祖的孫女們看了都備受感動。

2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黃賢妹楊謹華----
吳湯興溫升豪----
姜紹祖張書豪----
徐驤吳皓升----
陳滿妹李佳穎----
林天霸李興文----
英妹許安安----
土匪金福吳定謙----
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日比野玲----
森鷗外貴島功一朗----
吳秋妹唐美雲----
姜宋氏徐樂眉----

3幕後製作

電影劇照

  電影劇照

廣告

2008年台灣電影因《海角七號》而大熱,在11月7日上映的《一八九五》之前一晚特邀客族抗日英雄姜紹祖、陳滿妹的4位孫女先看特映,映后她們被感動得紅了眼眶。她們說從小沒見過祖父、祖母,對他們唯一印象是掛在祖厝新竹北埔「天水堂」廳堂的兩張照片,如今能親眼在電影看祖父、祖母當年抗日的事迹,那種感動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
《一八九五》描述清末台灣被割讓給日本,日軍佔領台灣之初,客族奮起抗日的過程。全片在九份、新竹、彰化等30多個地點,耗時近一年,耗資6,000萬元拍攝,片中超過60%的對白是客語,其他是台語、原住民語及日語等,是台灣電影界第一部以客語為主的電影。
導演洪智育曾跟隨侯孝賢拍攝《戲夢人生》等片,個人執導過「純屬意外」,他經過客委會審核後接下《一八九五》的導演筒,籌備近3年,公開徵選外型神似姜紹祖和陳滿妹的年輕演員,結果選中演過公視《還好,我們都還在這裡》的張書豪,和新秀李佳穎擔綱。因為洪智育和吳念真相熟,力邀吳念真之子吳定謙演草莽英雄,還有溫升豪、許安安、唐美雲、徐樂眉、李興文等知名演員,呈現《一八九五》真實的戲劇張力。

4幕後花絮

電影劇照

  電影劇照

廣告

本片由《天馬茶房》製片葉金勝,與曾以《純屬意外》於亞太影展獲得好評的導演洪智育合作推出,故事改編自以「寒夜三部曲」享譽文壇的客籍作家李喬的作品《情歸大地》,講述了1985年清末期間,台灣士紳群起抗日時,一名客籍義勇軍領袖吳湯興與他妻子黃賢妹之間一段歷經生離死別、互信互愛的動人的愛情故事。
演員則找來了楊謹華、李佳穎、溫升豪及張書豪等人,歌仔戲一姐唐美雲及演員徐樂眉也在片中演出。歷時兩年籌備、耗時十個月拍攝,拍攝地遍布台灣三十多處名山勝水,包括瑞芳、九份、基隆、新竹橫山、苗栗、彰化八卦山及墾丁等地。
天氣炎熱,大家輕傷不下火線
4月,南方的天是炎熱、高溫、潮濕的。這種天氣令很多演職人員都產生了不適,台灣巡撫劉銘傳的扮演者台灣著名演員劉德凱,在福建石獅,因長期在酷熱的環境中拍戲,皮膚晒傷,中暑住院,大家都很擔心這樣會耽誤拍戲的進程,但第二天,在拍攝現場就出現了劉德凱的身影,他帶病堅持不下戰場,認認真真地把自己的戲份拍完。劉永福的扮演者常戎等很多演員都水土不服,拉肚子,但他們都沒有怨言,沒有臨陣退縮。
橫店和石獅一樣的熱,女演員穿得多,耳朵,脖子都要保護好,怕晒傷。男演員都穿得少,因為太熱,一天下來,你會發現拍戲前是一種膚色,拍完戲就都是黑皮膚的中國人了。火爐一樣的拍攝環境雖然給拍戲帶來了巨大的阻力,大家並沒有被天氣嚇倒,都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演好自己的戲份。
火辣辣的太陽曝晒著大地,許多群眾演員在拍戲間隙,跳入小溪溝里緩解煩悶和炎熱。也給大家留下了有趣的記憶。

5歷史依據

《台灣通史·吳湯興、徐驤、姜紹祖、林昆岡列傳》
吳湯興,粵族也,家於苗栗,為諸生。粵人之居台者,多讀書力田,負

《一八九五》劇照

《一八九五》劇照
堅毅之氣,冒危難,不稍顧,而湯興亦習武,以義俠聞里中。
乙未之役,台灣自主,各鄉皆起兵自衛,湯興集健兒,籌守御。及聞台北破,官軍潰,奠旗糾旅,望北而誓曰:'是吾等效命之秋也。'眾皆起。遂與生員邱國霖、吳鎮?等募勇數營,就地取糧,富家多助餉。架一櫓,置大鼓其上,有事擊之以聞,立法嚴明。當是時,徐驤起於苗栗,姜紹祖起於北埔,簡精華起於雲林,所部或數百數千人,湯興皆馳書合之。
徐驤者,苗栗諸生也。紹祖世居北埔,家巨富,為一方豪,年方二十,散家財募軍,得健兒五百,率以赴戰。夏五月二十日,日軍略新竹,至大??,庄民伏險擊,退據娘仔坑。棟軍統領林朝棟援台北,次新竹,知縣王國瑞請以前隊衛城,而湯興亦集提督首茂林、總兵吳光亮、棟軍傅德升、謝天德所部,各調五百,與紹祖北進。二十有三日,次楊梅壢,途遇日軍,并力攻之,日軍稍卻。二十有五日,邱國霖以七百人戰於大湖口,無援而歸,日軍追之,迫新竹,王國瑞逃。紹祖力戰不屈,所部多死傷,被俘。日軍囚諸庭,問:'誰姜紹祖?'其家人猝應曰:'余。'推出斬之,故紹祖得生。驟歸北埔,再集佃兵,又赴戰,遂死。
日軍既得新竹,將南下,苗栗知縣李?與湯興謀戰事,遣徐炳文赴台中告急,而徐驤力守頭份,故軍不
電影海報

  電影海報

能進。閏五月初五日,日軍分三路而下。一由新竹大道,一出安平鎮,一援三角涌。新埔人邱嘉猷扼守竹圍,迴環重疊,炮不能擊,死傷百數十人。其援三角涌者,又為黃曉潭、蘇力、蔡國梁、黃國添、張龍安等沿途伏擊,掘地窟以陷馬足,日軍苦戰,又沒百數十人,得援始免。降將余清勝道由小路以攻,拒戰數日,而三角涌始破。日軍至老?崎,徐驤之兵又伏擊之,追至新竹城外數里而回。
當是時,蒼頭特起,士氣頗盛,台灣府知府黎景嵩遂欲進規新竹,以副將楊紫雲率新楚軍二營,傅德升一營,鄭以金一營,會師往戰。而葫蘆墩人陳瑞昌亦募勇五百,願為前鋒,富家助以餉械,踴躍而進,分攻新竹,環其三門,炮及城中。徐驤所部尤奮勇,日軍力守,故不陷。
初,湯興以餉事,與李?齟齬,且互黠,幫辦軍務劉永福命苗紳解之,不從。前敵又告急,永福不能往,命幕僚吳彭年率黑旗兵七百名,副將李維義佐之,至彰化。景篙請以維義援頭份,而彭年亦趣赴苗栗。六月十八日,日軍大隊至新竹,合攻筆尖山。二十日,又由香山頭份之後夾擊。徐驤力戰,紫雲陣沒,維義敗回,日軍乘勢攻苗栗。苗栗無城,不足守,黑旗管帶袁錦清、幫帶林鴻貴皆戰沒。彭年收余兵,退大甲,湯興、徐驤俱入彰化。
七月初五日,日軍涉大甲溪,破葫蘆墩,略台中。?東堡庄豪林大春、賴寬豫設國姓會,集子弟千人,拒戰於頭家厝庄。庄人林傳年少,精火器,潛伏樹上,應彈而踣者二十餘人,終被殺,放火焚庄。彭年檄彰化知縣羅樹勛赴援,相持一日夜,日軍復至。台中遂破。初七日,彭年誓師,分署各隊,以湯興、徐驤合守八卦山。越二日黎明,日軍攻山,別以一隊撲黑旗營。湯興拒戰,徐驤亦奮鬥,而炮火甚烈,不能支。湯興陣沒,其妻聞報,亦投水死。徐驤奔台南,彭年戰死山麓,黑旗將士多殲焉。
先是,雲林知縣羅汝澤募簡精華、黃榮邦、林義成援彰化,方至而城破,遂歸故里。初十日,日軍陷雲林,進據大莆林,鋒銳甚。永福檄副將楊泗洪往取,精華、義成各率所部助。日軍卻,泗洪追之,中炮死,管帶朱乃昌奪屍歸。酣戰至夜,榮邦、義成伏蕉林中以擊,遂奪大莆林,殺傷過當,乃昌亦血戰死,永福以都司蕭三發代領其眾,又檄簡成功統義軍。成功,精華之父也,驍勇能戰,遂合官軍克雲林。日軍入山,遇覆,殲焉,其由大道者退據北斗。十六日,三發趣諸軍取彰化,阻於日炮,分駐村仔腳,連戰俱捷,而餉絀,請濟。永福無策,僅括千五百兩以與之,附近庄民多蒸飯供軍,故不餒。
方彰化之陷,徐驤走台南,永福慰之,命入卑南募兵。得七百人,皆矯健有力者,趣赴前敵,駐斗六溪底。十五日,日軍大隊猛攻樹仔腳,諸軍開壁出,互殺傷,徐驤復從間道夾擊,乃退據北斗,以是不能越溪而南。方是時,風雨暴作,山水泛濫,黑旗諸軍輒乘夜奇襲。海豐侖人陳戇番謀內應,以防備嚴,未敢動。彰化諸軍攻圍久,彈藥將罄。八月初六日,榮邦誓師決戰,中彈死。義成再進,亦殊傷。十三日,日軍大舉,以擊三發之營。徐驤、精華援之,相戰數日,彈丸盡,退於他里霧。日軍復迫之,徐驤方食,趣諸軍出。回顧曰:'今得彈丸千,猶足以持一日夜,顧安所得者?'奮刃而前,左右數十人從之,欲伏險以擊,中彈踣,躍起而呼曰:'丈夫為國死,可無憾。'諸皆受傷莫能興。雲林復陷,嘉義亦破,而林昆岡起焉。
昆岡,字碧玉,漚洪庄人,嘉邑諸生也。設教鄉中,素好義,能為人排解。至是聞前敵疊敗,集曾文溪以北庄人而告之曰:'台灣亡矣!若等將何往?吾欲率子弟,衛桑梓。若等能從吾乎?'應者百數十人,推新營庄生員沈芳徽統之,而己為佐。遣人赴台南,請軍器,僅得舊銃數十桿,邀戰於鐵線橋。昆岡持棉牌,握利刃,勇士數人從之,踴躍而進,日軍稍卻。復戰於溝仔頭,殺一中尉。沿途庄民亦持械拒戰,忽合忽逝。二十有三日,日軍大進,昆岡指天而誓曰:'天苟不欲相余,今日一戰,當先中彈而死。'眾皆感泣。鳴鼓出,彈貫其胸,握刃坐,長子亦戰死。越五日,庄人乃收其屍,倔強如生。年四十有五。
連橫曰:乙未之役,蒼頭特起,執戈制梃,授命疆場,不知其幾何人。而姓氏無聞,談者傷之。昔武王克殷,殷人思舊,以三監叛,周公討之。讀史者以為周之頑民,即殷之義士,固不以此而泯其節。晉文定王,王賜陽樊,陽人不服,晉師圍之,倉葛大呼曰:'德以柔中國,刑以咸四夷,宜吾之不服也。'晉師乃去。讀史者以為倉葛之知義,而晉文之秉禮,復不以此而諱其言。夫史者,天下之公器,筆削之權,雖操自我,而褒貶之旨,必本於公。是篇所載,特存其事。死者有知,亦可無憾;后之君子,可以觀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