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克拉的眼淚

標籤: 暫無標籤

18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廣告

 

1 一克拉的眼淚 -一克拉的眼淚

一克拉的眼淚一克拉的眼淚

口袋戀人寫的一克拉の眼淚
葉子是不會飛的翅膀;翅膀,是落在天上的葉子。
雪是天使的眼淚;眼淚,是你心湖下的雪。
 
多年前,小女生看到男孩的心裡下了一場大雪。從這以後,她失去了與雪有關的所有記憶。
然,也是從這之後。離城的每一個冬天都飄滿了雪,紛紛揚揚的雪花,從月初一直飄到月末。飄過了冬天,又飄到了春天。皚皚白雪覆蓋了整座北方城市,被冬日的陽光一照,折射出星星點點斑駁的光亮。像天幕里閃爍的星星,像三月里灑落的櫻花,像男生清澈湛藍的眼睛......

多年後的初雪日,有一個女孩安靜的站在雪地里,閉著眼睛,張開雙臂,深情地擁抱著雪花。她穿著白色的呢絨大衣,戴著白色的帽子,遠遠望去,就如同這雪花中的一朵,乾淨清澈,似乎永遠不會結珈。
女孩直立在空曠的雪地里,忘了心跳,忘了呼吸,彷彿全世界都退到了想象之外。只有她和雪花掠過空氣和喘息聲。
良久,她終於睜開了眼睛。兩行小溪順著她粉嫩的臉龐緩緩地淌過。
親愛的,是你的心在下雪了么?
「朵朵,你怎麼哭了?」
金耀太從背後將女孩嬌小霪落的身體擁入了他厚重的白色羽絨服里。他很高,寬闊的胸膛散發出溫暖乾淨的香草氣息。懷中的小女生聽著他用力跳動的心臟,眼底起潮濕的白霧。於是抬起頭,看著屋檐下飄過的白雪,努力將眼淚逼進了眼眶,再倒流回心裡。 

廣告

小女生調整好情緒,轉過頭去,向著他的小愛人露出甜美的如花的微笑。
睫毛微揚,幽深的瞳孔凝望著他貴族班倨傲英俊的容顏:
「太子,你會愛我到哪一天呢?」
「到我死的那一天。」
小女生滿心歡喜的點了點頭,又接著傻傻的問:「要是仍你許願,你會許什麼呢?」
「我要一直守護我的女孩。如果我先死,我就變成天國的雪,永遠收復著她。」
金耀太說著,俯下身親吻著女生凍的通紅的臉,他的親吻熱情霸道,像一團灼熱的火焰,將她的臉燒灼的更紅了。
餓古兩邊的紅暈想漲潮后的大海,久久無發退卻。
小女生嬌羞的垂下頭。
留著細細茸茸短髮的頭,貓一樣輕柔的朝男生的腋窩下鑽去。
高大英俊的男生忍不住笑了起來。他的笑容,明媚清澈,像冬日裡的陽光,慢慢的柔散開去。小女生仰起臉,正好看到這樣一張另人心碎的臉---櫻花般晶瑩的皮膚泛出蒼白的顏色,微微上揚的嘴唇,勾勒出迷人的微笑。
他的臉在呵出的白色霧氣里,高貴中帶著冷漠和憂傷,像一隻折翅的天使。
她與他的目光在空氣里纏綿。
心頓時簌簌的顫慄著,所有溫暖的情愫像三月里的櫻花般墜落。
「亂說,我們會一直 在一起的。」
「好的。拉勾。」
「恩,一百年。不,一萬年也不許變。上輩子,這輩子,下下輩子,我都預定了。」小女生蠻橫的撒著嬌,喃喃低語。
「那我不是很吃虧了。」
他溫和的回應她,蒼白的臉,清澈的笑容乾淨的不會結枷。
」拉勾。快點!還要按手印哦!」小女生笑著伸出了手。
男生無奈的把手指伸出來。兩隻手指勾在了一起 ,在用大拇指按了手印。小女生得意的歪著腦袋笑了。小小的眼睛眯成了月牙兒,配著兩可小虎牙,乖巧的就像禮品店裡精緻的陶瓷娃娃。金耀太伸出手憐惜的撫摩著他段段的碎發,再次將他擁入懷中。

廣告

「朵朵,就讓這冬天的大雪來見證我們的愛情吧。」金耀太附在小女生的耳邊喃呢著.磁而糯的聲音,暖暖的,柔柔的,冬日陽光般的溫暖。
女生縮在他的懷中,笑這點點頭。
屋檐下的雪仍舊飄著,就象三月里的粉白的櫻花般簌簌的落下。
小女生突然心雪來超,腦筋一轉,又想出個鬼點子。她貓一樣靈敏的鑽出了男生的懷抱,從地上捧起了一堆雪,笑著扔向了男生。
「臭朵朵,偷襲我,看我怎麼收拾你!」被雪打中的男生,怒氣沖沖的說著,邁開修長的雙腿,沖了過去。
「太子,小氣鬼。別過來——」

女生大聲笑著叫著,像一隻快樂的鹿般跳開了.
空曠的茫茫雪地里,留下一串串歡樂的笑聲.
留下一串串凌亂的腳印.
我叫朵朵.
我就是五年前屋檐下那個愛哭愛笑耍點小脾氣的小女生.
五年之後,我再次回到了離城,回到了當年我和太子相愛的屋檐下.
長發及腰的我,在時光消逝五年後,又站在了當年擁抱的位置.再次將手伸進飄落的雪裡.
好冷.
一陣凜冽的寒冷從之間傳遞到全身.
」太子,抱抱我,再抱抱我!」
我低低的喃呢著,終於蹲在屋檐下淚流滿面.

」太子.你會愛我多久呢?」
」我會愛你到死.」

他的聲音再次響起,時光彷彿沿著來時的路又悠然倒了回去.
親愛,你是否依然站在回憶中的雪地里,安靜地等著我?
親愛,我是否依然是你最深愛的女孩?
親愛,你看到你的朵朵在哭么?
此時--關於那年那月的記憶又統統回到了我的腦海,金耀太,這三個在我腦海里小時了五年的字眼,在這一刻,又重新鋪天蓋地地侵略了我所有的思緒.
我的失憶症就這樣不治而愈了.我也終於明白了我的丈夫搬離離城,而我的朋友從來不在我面前提他的名字的真正原因.可是,我仍舊選擇了原諒這些深愛我的人.
」親愛,對不起.」
」親愛,我讓你等太久了.請原諒你的朵朵.原諒我.」
我喃喃自語著.
在盈盈的淚光中,沿著離城空曠的雪地走去.
記憶之門,悠悠地開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