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之鞭」阿提拉

標籤: 暫無標籤

29

更新時間: 2013-08-30

廣告

阿提拉,人稱上帝之鞭的那位征服者。 據記載,他身材矮胖,雙肩很寬,短粗的脖子上長著一個碩大無朋的頭顱,有粗硬的黑髮和稀疏的鬍鬚,鼻子扁平,一雙黑眼睛銳利而陰鷙。這段描寫讓人覺得過分,但有一點毫無疑問,這肯定是一個東方人的形象。而且身高很矮。

「上帝之鞭」阿提拉 -簡介

  

      公元433年,27歲的阿提拉與他的兄弟布來達(Bleda)一同從他們的叔父羅阿斯手中繼承了帝國的王位。 436年,阿提拉無情地謀殺了他的胞兄,獨自君臨帝國。與他的前輩們相比,阿提拉更具有雄心壯志,更富於侵略性,而且才智極為超群。在歷史上,阿提拉是一個極為突顯的角色。阿提拉時期的匈奴帝國是匈奴史的最後一章,也是最輝煌的一章。他使羅馬人蒙羞,使日爾曼人喪膽,具有令西人沮喪而無奈的強大力量,以至於他和他的匈奴鐵騎都被稱為「上帝之鞭」(Scourge of God)。
阿提拉是匈奴史上最偉大的領導者。他不僅建立了最強大的匈奴帝國,而且依靠自己的頭腦以及帝國的軍事力量,在當時西歐的政治舞台中佔據了一個極其突顯的位置。在他稱王尹始(大約435年之後),阿提拉就逼迫東羅馬交納更多的錢,狄奧多修斯二世皇帝被迫按往年的貢額加倍上貢。然而由於各種各樣的理由,這位新的匈奴王在447年以後,開始把眼光轉向西面,把西羅馬作為尋找新的機會的主要地區。自他登基開始十多年以後,在西羅馬帝國各種事務的角逐中,阿提拉的匈奴帝國變成了最強大的外部勢力。在他當政時期,匈奴人已經變成了一個定居的民族,而不再是早先的牧馬人了。大匈牙利平原不可能象黑海北部的大草原那樣,有足夠的空間供他們放牧馬群,因而阿提拉不得不發展步兵團來補充比過去規模小得多的騎兵力量。實際上,在阿提拉的時代,匈奴人的軍隊在形式上已經和當時歐洲其他蠻族相差無幾了。不同的是,他的軍事力量極為龐大,能夠實施包圍和攻城等大型軍事行動,而其他的蠻族軍隊則望塵莫及。

廣告

「上帝之鞭」阿提拉 -歷史背景

 匈奴人促成了歐洲歷史發展的轉折。他們把叢林里的日爾曼蠻子推上了歷史舞台,並與後者一起如摧枯拉朽般地結束了羅馬人的時代。帝國的歷史消失了,由各個封建國家組成的西歐多元政治格局開始了,一個幾乎延續至今的歐洲國家的主要劃分形成了。最後一個匈奴王阿提拉被陰損的羅馬人和野蠻的日爾曼人一致地稱為「上帝之鞭」,表達了歐洲的恐懼和無奈。然而恰恰是匈奴人揮起了歐洲歷史戰車轉向的第一鞭,這才是名附其實的上帝之鞭。執鞭者,就是阿提拉。
       西遷歐洲的匈奴人的故事是極富戲劇性的,這個民族在生命最輝煌的當口結束了自己,留下了令人難以忘懷的傳說。 在西方人的辭彙里,匈奴人是極端兇惡的人的代名詞。在二戰時,希特勒的德國兵被稱為匈奴人。然而,在當年匈奴人曾經統治過的土地上,人們仍然敬仰和懷念阿提拉的英雄氣概。至今在匈牙利和土耳其,阿提拉仍然是男孩子們用的名字,甚至有人自稱是阿提拉的後代。除此以外,匈奴人還給歐洲留下了另一件東西。阿提拉在征伐高盧失敗(他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失敗)之後,於次年攻掠義大利的阿奎利亞。一些農人和漁民(被稱為威尼提人)為了躲避戰爭,來到了亞德里亞海濱的一片充滿沼澤的半島。歷經數百年的經營,他們在這裡建立起了一座歐洲最美麗的、發達的城邦,這就是後來的威尼斯共和國。著名的威尼斯水城,就是在這樣的一種環境下建立的,真是富有戲劇色彩。
       東漢光武建武二十四年(公元前48年),有小部分匈奴人,分裂出來歸附了漢朝,他們被稱為南匈奴。留下的大部匈奴人,也就是北匈奴,於公元89年敗走西方。這些西遷的匈奴人為了維持他們的民族的完整,在裏海一帶的大草原上奮鬥了二百多年,以求尋找新的家園。在四世紀下半葉時(公元360年),他們的勢力驟然爆發了。在一個叫做巴蘭姆巴爾(Balambir)的王的領導下,匈奴人進入了阿蘭人的領土,這是一個位於伏爾加河和頓河之間的強大的王國,屬於突厥系游牧民族。匈奴人在頓河沿岸大敗阿蘭人的聯軍,殺死了阿蘭國王,並通過條約束縛和武力威脅把阿蘭軍隊納為自己的同盟。匈奴人緊接著開始繼續向西,他們的下一個征伐對象是東哥特人。從這時開始,這個民族的最輝煌的一幕就拉開了。

廣告

「上帝之鞭」阿提拉 -匈奴王國在歐洲的擴張及壯大

公元五世紀四十年代,阿提拉對巴爾幹半島東部實施了一系列致命的打擊。其中有一座位於多瑙河以南一百多英里的尼斯查瓦河畔的城市(441 -442),被匈奴人摧毀得之徹底, 以至於數年後羅馬使者前往晉見阿提拉經過此處時,仍可見岸邊累累白骨,城內屍臭熏天。此後,許多高盧地區的城市都不能免遭此運。

       匈奴人在比鄰羅馬的多瑙河地區確立了一個強大的地位之後,在442年被著名的東羅馬將軍阿斯帕爾阻擋在色雷斯地區。447年阿提拉又對巴爾幹實施了一次更大規模的入侵。他們長趨直抵君士坦丁堡城下,迫使東羅馬狄奧多修斯二世皇帝乞降。阿提拉不僅收取了所有欠交的貢金,還得到了一個新的價值2100鎊黃金的年貢額,同時 又被贈予了多瑙河以南面積可觀的領土。這次戰役使東羅馬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創。史家言稱,匈奴人所經之地「殺戮無數,血流成河。他們搶劫教堂和修院,遍殺修士與修女......他們徹底摧毀了色雷斯,使其不可能再恢復過去的舊貌了。」阿提拉這次對東羅馬的狂勝,令他有了足夠的迴旋餘地去實現其突襲西歐的計劃。

       到445年時,匈奴帝國的勢力達到鼎盛,其疆域大致東起裏海,西至波羅的海和萊因河。東西羅馬均被迫向其納貢,以求免遭蹂躪。在當時,西羅馬帝國經過與各日爾曼蠻族的數十年的戰爭,邊防鬆弛,軍力大為減弱;而各日爾曼蠻族的勢力卻在紛紛崛起。在這種天下大亂,群雄四起的角逐中,當數匈奴帝國最為強大。羅馬人與日爾曼人的各派勢力都想拉攏匈奴人以制服對方。而阿提拉則利用西方錯綜複雜的矛盾巧妙周旋,力圖施展自己的政治報負。對於阿提拉來說,打擊東羅馬,焚掠巴爾幹不過是一個前奏,而徹底佔領高盧則是他實現其野心的第一個目標。在隨後的幾年裡,阿提拉作了充分的準備,並獲得了足夠的理由。直到451年再次大舉發兵,阿提拉把對高盧的征服推向了最高潮,同時也為自己的墓穴掘了第一鍬土。 所謂高盧地區,主要包括內高盧和外高盧兩部分。前者指義大利北部阿爾卑斯山以南的波河流域地區,公元前三世紀始就己處於羅馬的統治之下。後者指阿爾卑斯山以北的廣大地區,包括現在的法國、比利時、盧森堡,以及荷蘭、瑞士的一部分,公元前51年被愷撒大帝征服。451年阿提拉所侵入的即是外高盧,那場決定性的戰爭發生在今法國香檳省境內馬恩河畔的沙隆附近,史稱「沙隆之戰」。這是中古歐洲史上一場著名的戰爭,也是世界軍事史上最著名的戰爭之一。雙方投入兵員之多,傷亡之慘重,在那個時代是空前的,而且與在現代戰爭相比也堪稱世界之最之一。這場戰爭形成了歐洲中世紀傳說的一部分。這是一個對性與權力的貪慾,對金錢與土地的渴求的故事,它的主要角色象任何一個曾經活著的人物一樣詡詡如生而且富有色彩。
       戰爭的勝負,不僅對於阿提拉和匈奴帝國的命運是決定性的,而且對於歐洲歷史的發展也是決定性的。在阿提拉的計劃中,完成了對高盧的征服之後,下一個目標將是羅馬城。也就是說,他的最後目標是要把整個西羅馬帝國納入自己的版圖。然而,他的超群的才智、與生具來的傲慢,以及極度膨脹的野心結合在一起,不僅把他在征戰西歐的生涯中帶向了命運的頂峰,同時也激起了羅馬人和日爾曼人對他的聯合對抗。說到這裡,諸位也可以猜出戰爭的結果了。
       汪達爾國王蓋薩里克挑開了沙隆之戰的序幕。大約十年前,蓋薩里克的兒子與西哥特王西奧多里克一世的女兒結了婚。但在442年,西羅馬皇帝瓦倫丁三世批准了自己的女兒與蓋薩里克的兒子的婚禮,其結果是可憐的西哥特公主被殘忍地割了鼻子耳朵後送了回來。從此以後汪達爾人與西哥特人之間就結下了深刻的仇恨。所以蓋薩里克力主阿提拉與其聯合進攻西面的西哥特人。然而,當阿提拉當真越過了苯茵河,而西哥特人加入了阿埃丘斯的聯軍來對抗匈奴人時,汪達爾人卻並沒有參加進來。 另兩個因素更直接地促使阿提拉下定了入侵高盧的決心。一個因素是東羅馬的停止納貢。東羅馬皇帝迪奧多修斯二世於450年從他的馬上掉下來摔死了,他的兒子馬西安繼位。馬西安在巴爾幹建立了一道堅固的防線來阻止蠻族的入侵,並且拒絕向阿提拉交納貢賦。被惹惱了的阿提拉決定把他的狂怒瀉向西羅馬,不僅因為西羅馬比東羅馬的軍力與邊防更弱,還因為一個極為特殊的事件給了阿提拉充足的口實向西羅馬宣戰。 449年,西羅馬皇帝的妹妹霍諾莉婭與她的宮廷侍衛的私情被發現,受到其母干涉。那位不幸的情人被處死了,而霍諾莉婭極可能 是由於有了身孕,被送到君士坦丁堡囚禁起來。此女不知是出於惡做 劇還是報復心理,情急之中派人給西哥特王西奧多里克送了一封信,稱若能解救則將許配自身為妻。同時她也給阿提拉送了一枚戒指和一 個口信,表達同樣的意思。西奧多里克以此為由,一路連下七十餘城,直殺入東羅馬,大肆洗劫了君士坦丁堡,被賄以重金后始退。西奧多里克根本沒有理會婚約之事,他深知皇帝女兒不可能下嫁蠻人。再者,他也非常懼怕阿提拉,不願意與他爭風吃醋。西哥特人走了,君士坦丁堡的恐懼陰影仍沒有消除。為了徹底解決阿提拉的威協,東羅馬皇帝令人買通其身邊的侍衛,以伺機行刺。這個陰謀很快就被阿提拉識破了,但此種小技倆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他的野心很大。阿提拉仍舊派人給東羅馬皇帝送去了重禮,並捎口信說:「你我都出身於貴族,但你的行為使你失去了繼續保持這份頭銜的資格,而我卻以我的功績保留了榮耀。我們因此可以分出高下了。」這個信息給君士坦丁堡帶來了極度的恐慌,堂堂不可一世的皇帝此時變得軟弱無能,不得己再次屈辱地向匈奴人交納大量的黃金,以求苟安。阿提拉至此並未罷休,他要求把包括高盧在內的一半西羅馬割讓給他作為嫁妝。當他越過萊茵河時,宣稱這不過是以武力來尋求應得的權力。他要履行婚約,迎娶霍諾莉婭。 阿提拉經過充足的準備和精心的策劃,於451年初率領數十萬大軍越過了萊茵河。在他的聯軍里,有一隻數量可觀的東哥特人的同盟軍和其他少量的日爾曼人軍隊,包括一些勃艮第人和阿蘭人。法蘭克人的一部分也加入了阿提拉的聯軍。關於匈奴聯軍的兵員人數,各種史書記載不一,從三十萬到七十萬的說法都有,五十萬應該是比較可靠的。無論具體數字多少,在五世紀這種記載已經是相當準確了。匈奴聯軍越過萊茵河以後,在四月份首先佔領了美茨,恐懼很快在高盧蔓延開來。緊接著,包括萊姆斯、美茵茲、斯特拉斯堡、科隆、沃姆斯和特里爾在內的一系列歐洲大城市都遭到了搶劫和焚毀。巴黎幸得一位聖女的鎮定方免遭劫掠。 在掃清了萊茵河流域的通路之後,阿提拉率領他的匈奴大軍以雷霆萬鈞之勢直殺向高盧的心臟,包圍了奧爾良。匈奴人強勁而迅猛的軍事行動不僅使西羅馬危在旦夕,而且更直接地威脅著各新建之日爾曼國家的安全。羅馬大將阿埃丘斯受命組織了一隻同樣強大的聯軍來迎擊阿提拉。阿埃丘斯的聯軍主要由羅馬高盧人組成,同時西哥特人、阿蘭人、勃艮第人也與他們傳統的敵人——羅馬人聯合起來一起保衛高盧。法蘭克國王也被說服加入了進來。儘管聯軍的所有各方都對匈奴人有一致的仇恨,但對於阿埃丘斯來說,能夠把他們聯合起來組成一個有效的軍事聯盟,仍然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阿埃丘斯號稱是「最後一個羅馬人」,在451年前的很多年裡一直是西羅馬最傑出的將軍,並一直擔任著瓦倫丁三世的首席政治顧問。在此前的四十多年,羅馬帝國的皇帝們在強大的外敵面前一個個變得軟弱而退縮,在西羅馬更是如此。瓦倫丁三世皇帝為了躲避蠻族,早己遷住拉文那。無論與任何人相比,阿埃丘斯都付出了更多的努力來保持羅馬帝國的強大和繁榮。

 

「上帝之鞭」阿提拉 -「匈奴王」的隕落

在相繼的兩年內,先後在沙隆和北義大利,匈奴人的威脅最終沒能使西羅馬拜倒在自己的膝下。也許羅馬帝國最後的歷史作用是在來自亞洲的匈奴人和日爾曼蠻族之間充當一個緩衝,而後者的命運則奠定了現代西方民族的中世紀基礎。僅管很多義大利人不滿意阿埃丘斯沒有在沙隆徹底消滅匈奴人,但恰恰是這位「最後的羅馬人」使這個曾經驕橫一時的蠻族帝國走向滅亡。戰爭和疾病打垮了阿提拉的勢力,匈奴帝國元氣大傷,它在歷史上的最後一頁很快就要翻過去了。公元453年的一天,匈奴王阿提拉與一位年輕漂亮的日爾曼少女伊爾迪科舉行了盛大的婚禮,婚禮是在美酒與歡歌狂舞中度過的。當晚阿提拉醉熏熏地帶著新娘入了洞房。次日清晨,人們卻發現他在酩酊大醉中被自己的鼻血嗆死了,而那位可憐的新娘卻哆嗦著倦縮在床角。

「上帝之鞭」阿提拉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