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王9帥12宮2》

標籤: 暫無標籤

23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作  者: 郭妮 著
出 版 社: 21世紀出版社
《1王9帥12宮2》《1王9帥12宮2》

出版時間: 2008-8-1       字  數: 160000      頁  數: 295
印刷時間: 2008/08/01   開  本: 16開          印  次: 1
紙  張:膠版紙 I S B N : 9787539142883
包  裝: 精裝 所屬分類: 圖書 >> 青春文學 >> 愛情/情感
《1王9帥12宮2》 -編輯推薦
郭妮傾力打造!心之樂章,強音奏響,王者歸來!華語輕小說之王郭妮,2008全新打造「天使街23號」,第二部巔峰之作完美呈現。郭妮頂級暖愛小說,爆笑不減動情登場!世界上只有獨一無二的你,你也許會覺得那是一個孤獨的自己。但總有那麼有一個人即使相隔天涯海角也會與你相遇;即使明明很討厭回想與他的點點滴滴,卻又總會在夢中盤旋不息;即使風波不斷,矛盾重重卻也永遠不想分離。總會有那麼一個人……而他就是億萬分之一中屬於你的唯一。

《1王9帥12宮2》 -內容簡介

想要成為星盟第一?!如果「清泉」水流逆轉,也許你還有機會!
  妄想與藍薔薇之王並肩?如果「紅樓」不復存在,也許你還有機會!
  通往光明的道路上註定坎坷崎嶇,就算信念堅定也會化成泡影!
  開啟命運的鑰匙只有一把,樂小蓮,繼續努力吧!

《1王9帥12宮2》 -作者簡介

郭妮,她是八月輕快的微風,與她邂逅在盛夏沉悶的夜晚,在靜安寺奇拙古樸的圍牆下,側目可以看見往角路燈后靜默的香樟,嗅到她送來的淡淡梔了花香……
她是五月嬌嫩的細雨,是薄霧天氣黎明時佇立在浦江東岸的明珠塔,是閱盡千帆、指點江山過後的婉轉與憂傷。用她的眼神、借她的嘴角、經她的指尖流淌的音符,是故事?是人生?是夢想?我們不得而知……
  她就是這樣的一位天才作家,一位用心靈締造夢幻王國的完美主義者。素來以龐大縱橫的世界觀,跌宕起伏的構架以及深入人心的人物而聞名。在她朝氣鮮亮的文字之下,娓娓講述著成長的羈絆,青春的迷惘,愛戀的悸動……仿若為我打開了一扇時光之門,忘卻塵世的憂煩。讓我與喜歡她的讀者一同期待,這又一次精彩紛呈的時光之旅。

《1王9帥12宮2》 -目錄

序 竹王子的光影術
1 邁向勝利新征程
2 神龍見首不見尾
3 夜學長的彩虹谷
4 阿綠大人來駕到
5 對抗萬金大少爺
6 我有一點喜歡你
7 比經緯線還長的路
8 代表紅J消滅你
9 原來天使不是他
10 一秒鐘倒數計時
附錄 沈雪池名人劇場

《1王9帥12宮2》 -書摘插圖

1 邁向勝利新征程
  星華市·黛月山之顛
  噼里啪啦——轟——
  秋日重陽之夜,星華省的夜空中漂浮著几絲淡淡的雲彩,整片天空如天鵝絨般寧靜柔和。而此時此刻,原來早就該陷入沉睡的黛月山卻籠罩在一般濃濃的硝煙中,難以平靜!
  山頂偌大的長方形操場中,一群分別身著橙、白、藍四色體育服的高中生排列成分明的四個陣營。每個人都緊繃著臉,彷彿是即將面臨一場激戰的士兵,直勾勾盯著敵人的方陣。四面校旗在夜風中激烈地揮舞,遠遠望去,就如同熊熊燃燒的戰火!
  與這「山雨欲來風滿樓」的緊張氣氛格格不入的是,所有女生的胸前都別著一朵精緻的粉紅色小雛菊,而男生的則是紫色的。總算將一張張鬥志昂揚的臉點綴的輕快了幾分。
  主持人何湘湘和她的新搭檔馬克站在一個插滿綠色茱萸的竹筐旁,左右環顧得靜默得有些可怕的學生陣營,嘴角微微有些抽搐。
  「馬克,為什麼大家都這麼安靜啊?」何湘湘壓低聲音有些不安地問,「是不是我們出了什麼問題?」
  「不是的。」馬克湊過臉,輕聲回答,「你是第一次主持所以不了解,校園秋日文化祭的戰況直接關係到同學們參加功塔的積分!所以四所學校每年都斗得非常厲害!畢竟擁有功塔資格,才踏出了成為『一王三帥』的第一步!」
  「原來如此……」
  「喂,羅里羅嗦的!對詩大賽是不是要等到明天早上啊!」
  一個不耐煩的聲音從藍色的星高陣營中迸出,何湘湘和馬克一怔,發現坐在最前排的一名衝天頭男生,正像太上皇一樣驕傲地蹺著二郎腿,雙手反撐在身後的地面上,滿臉不耐煩地瞪著他們。
  「啊…啊哈哈哈!抱歉!抱歉!」看見衝天頭男生直撅撅的發梢閃著寒光,馬克的後腦勺滑下一滴冷汗,他趕緊用力拽了拽何湘湘的衣袖,臉上反射地露出一抹標準的職業化笑容,「星盟的各位同學,校園秋日文化祭的第二個環節——對詩大賽,馬上就要開始了。首先,請湘湘為大家介紹一下比賽規則……」
  衝天頭見狀,對於自己的震懾力感到相當滿意,腳尖在半空中懶洋洋地晃動了兩下,得意洋洋而又不以為然地笑了笑。
  可當他的餘光不經意掃過身旁的綠色陣營時,一直悠閑搖晃的腿忽然在半空中來了個急剎車,原來半眯著的眼睛也瞬間瞪到最大!
  噼里啪啦!
  電光火石之間,一道凌厲的火花分別從德雅陣營中一躍而出,在半空中與衝天頭男生的目光激烈地絞殺在一起。
  「……見鬼了!笨女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她從土坑裡爬上來了……這怎麼可能!」衝天頭又驚又怒,死死的盯著徳雅陣營中梳著兩根麻花辮的女生,不敢置信的喃喃念道!
  「該死的混蛋……」
  另一端,好不容易「死裡逃生」的樂小蓮一看到蕭岩風就像被關進煉丹爐的孫悟空,渾身被熊熊怒火烘烤的滾燙,瞪向蕭岩風的目光愈發凌厲!
  正在眼神大戰難解難分之際,蕭岩風的眼珠忽然一轉,閃過一道狡黠的光芒。他壞笑著豎起大拇指,指了指身旁兩個跟班高高舉起的大紅色橫幅,然後一手指向樂小蓮,一手大拇指,朝下,鄙夷地指了指地面。
  「天才中的天才——江朔流運籌帷幄!決戰千里?!」
  樂小蓮順勢看去喃喃念著,被積怨積壓得發脹的腦袋裡猛地劃過一道明晃晃的閃電!
  這麼說……啊!我明白了!
  原來……原來自己被暗算,被推到土坑,這一切都是江朔流這隻「幕後黑手」暗中指使的!
  「實在是太卑鄙了!江朔流這個作惡多端的混蛋!」一瞬間,濃得化不開的黑氣從樂小蓮的頭頂竄出,她念咒般咬牙切齒地自言自語,「這種下三爛的點子果然是他想出來的!居然用詭計害我輸掉了一項行比賽……不過江朔流,青菜頭,我絕對不會像陀螺似的被你們玩得團團轉的……這一次,我一定要把你們打的落花流水!你們就等著瞧吧!」
  「……以上就是這一次對詩大賽的比賽規則。請大家稍做準備,五分鐘后,我們將開始第一輪的比賽。」
  滴滴……滴滴……
  就在這時,兩位主持人最後一句慢條斯理的話語遠遠地飄入樂小蓮的耳中。她愣了愣,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咦?!比賽規則……宣布完了?!完蛋了,剛才只顧著詛咒那個混蛋江朔流還有青菜頭,居然沒有聽到主持人解釋比賽規則!
  一個冰塊般又冷又硬的聲音用力地砸在了樂小蓮的頭頂!
  樂小蓮一怔,往右邊轉過頭去,發現坐在她身旁的沈雪池正瞪著眼睛,餘氣未消地用眼神警告自己。
  「啊哈哈哈…….我……我不會再拖大家後腿了啦!」一地豆大的冷汗順著樂小蓮的後腦勺滑落,她勉強的笑著,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不過關於比賽規則,我,我沒有……」
  砰——
  一聲悶響后,一縷裊裊的青煙從徳雅高中的綠色陣營中升起,同學們紛紛好奇的朝聲音響起的地方望去,只見樂小蓮雙手捂著頭頂上冒出來的小山包,滿臉不服氣的嘟著嘴,但卻又不敢再多說什麼。
  「笨蛋。」
  沈雪池捏著仍在冒煙的拳頭,瞪了樂小蓮一眼,然後眼角的餘光像是不經意間緩緩朝下,看了看樂小蓮腫的像饅頭一樣高的左腳,目光微微有些晃動。過了一會,他轉向一旁的隊友張馨茹,面無表情地吩咐。
  「你來講。」
  嗞——嗞——嗞——
  「啊……明,明白了。」張馨茹被沈雪池的目光一掃,一頭冷汗的點了點頭,卻因為緊張變得語無倫次!
  「對……對詩大賽的規則……是四校輪流以『秋·登高』為主題,背……背詩。哪個學校接……接不上——」
  「輸。」沈雪池冷冷的總結。
  「如果背錯,同校學生有一次修改的機會。但如果修改不對——」
  「輸。」
  「所有搶得發言權並北市正確的人,可以得到一支茱萸。比賽結束,總共得到茱萸最多的學校——」
  「贏。」
  說到這裡,沈雪池轉過頭。目光落在隔壁星高陣營正和周圍人嘻嘻哈哈的蕭岩風身上,渾身再次散發出一陣又一陣北極冰塊般嚴酷的寒氣,讓樂小蓮都不由的打了個冷戰。沈雪池皺了皺眉毛,最後朝樂小蓮發射過去一束「嚴重警告」的光波!
  「不許輸。」
  「知道了啦!如果我在拖大家後腿的話!我就去緋月廣場跳三人份的草裙舞好了……」樂小蓮不服氣的抬起下巴朝沈雪池說道。沈雪池卻早已轉過身,不再理會。
  哼……沒有關係!今天晚上我一定會奮勇前進,所向披靡,讓江朔流這個卑鄙小人好好見識見識!更何況……參加這次比賽,是寒秋夜學長好不容易幫我爭取來的機會……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讓他失望!
  想到這裡,樂小蓮重新挺起了胸膛,目光炯炯的盯著插放在操場中央的滿滿一大筐茱萸。熊熊燃燒的鬥志如火山噴發的岩漿,從心底一涌而上!
  「各位同學,本屆校園秋日文化祭,對詩大賽,現在開始!」
  唰——
  星高陣營中的同學們爭先恐後的高高舉起了手!不過坐在隊伍最前面的蕭岩風又是一馬當先!他大刺刺地搶過話筒,清了清嗓子,像只唱歌的鴨子一般搖頭晃腦的開始背誦。
  「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唐,王維。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遙知兄弟登高處,插遍茱萸少一人。」
  「我宣布,這首詩歌里包含關鍵詞『登高』,星高得到茱萸一支!」
  嘩啦啦啦!一陣熱烈的掌聲中,蕭岩風斜著眼角,挑釁般朝沈雪池和樂小蓮晃了晃手中的茱萸,慢悠悠的回歸座位。
  「白痴……」看見蕭岩風囂張的態度,沈雪池和樂小蓮第一次異口同聲的吐出兩個字。輪到徳雅高中時,樂小蓮不甘示弱的舉起了手。
  「九月齊山登高,唐,杜牧。江涵秋影雁出飛,與客攜壺上翠微。塵世難逢開口笑,菊花須插滿頭歸。」
  「完全正確!這位麻花辮同學將代表徳雅高中得到一支茱萸!恭喜你!」
  呼啦啦啦!
  「那麼,接下來的岳林高中……」
  四所學校斗得不分勝負!所有人都在挖空心思回憶著以「登高」為主題的詩詞。為了增加比賽緊張的氣氛,主持人甚至用鈴鼓不停的加快比賽的節奏,到了最後,幾乎連讓人思考的時間都沒有了!
  「嚴禮高中淘汰!」
  在主持人遺憾的宣布中,第一所慘遭淘汰的學校產生了!
  「一支,兩支……五支,七支……九支……」徳雅的陣營里,張馨茹忙著統計比賽以來的成績,推了一下鼻樑上的眼睛興奮地說,「小蓮,小雪,我們總共有十一支茱萸了哦!很厲害呢!
  「啊哈哈哈!今天請叫我所向無敵的樂小蓮吧!」樂小蓮得意得沖張馨茹伸出了大拇指,她咧開嘴角,雪白的牙齒在陽光閃著自信的光芒!
  「大意失荊州。」
  呼啦啦啦啦!彷彿有一大盆冷水從天而降,樂小蓮只覺自己一直從頭頂冷到了腳底,臉上的笑容僵硬在了嘴角。她不服氣的轉過頭看向正在一旁,面無表情的大嚼巧克力曲奇餅的沈雪池,卻發現沈雪池怔怔的望著另一個方向!順著沈雪池冷冰冰的目光,樂小蓮看到了正叉著腰,忙著指揮兩個手下清點茱萸的蕭岩風!
  呵呵!這群笨蛋不用那麼著急,自己造就幫他們清點好了!青菜頭他們一共贏了九支!落後於徳雅呢!真沒想到,這個白痴加三級的傢伙肚子里還有那麼一點點墨水,真讓人意外……不過,有我樂小蓮在,一定不會輸的!
  「湘湘,你大概不知道吧,去年的重陽對詩賽中,進入第三輪決賽的也是德雅和星高哦!寒秋夜與文震海兩位學長既是星盟才子又是響噹噹的大帥哥,比賽真是精彩分呈!不過…星高和德雅不會就是傳說中『宿命的敵人』吧?哈哈哈哈……」
  正當樂小蓮若有所思的時候,馬克的話讓她猛然回過了神!叮——叮——
  一瞬間,沈雪池對著蕭岩風,樂小蓮對著滿臉奸笑從自己腦海中浮現出的「江朔流」,眼角不約而同地閃過一道虎視耽耽的寒光!
  ……
  嘩啦啦啦
  整整半個小時過去了,岳林高中也慘遭淘汰,獨剩下星高和德雅之間展開的「生死」更加難分伯仲。
  「啊……真無聊!」就在比賽現場氣氛飆升至白熱化時,一個大大的哈欠聲在星高陣營里響起。
  「風,你想退出比賽了嗎?」看見蕭岩風無精打採的樣子,平頭討好的探出頭,笑著問。
  「笨蛋,」蕭岩風像拍蒼蠅般揚起手沖著平頭的腦袋揮了一巴掌,然後自顧自從口袋摸出一本黑色的記事本,翻開一頁,正中央赫然寫著三個被反覆描粗過很多遍的大字——黑名單!
  列在第一和第二位的赫然正是樂小蓮和沈雪池!
  「現在對退出比賽不就是自動棄權嗎?流交代過讓我磨礪磨礪那個不怕死的臭丫頭,我還沒完成任務呢!至於木頭女嘛……哼哼,他竟然挑釁本大爺,這屬於私人恩怨!本大爺也要解決!就讓我再給這場比賽增添一點樂趣……」
  「……重陽時……時……抱歉,我忘記了……」
  就在這時,一位得到對詩權的星高男生拚命地抓著頭,吞吞吐吐的說出上半句詩后,再也說不出一個字了。
  「很遺憾,這位同學放棄了,那麼星高的其他同學有誰能為這位同學作補充嗎?」何湘湘拿著話筒,一邊說一邊在星高的陣營中掃視著。
  沉默……沉默……
  幾秒鐘過後,星高的陣營里並沒有人回應,徳雅高中的陣營里傳來了一陣興奮而又期待的騷動。
  哈哈哈!看來老天爺還是站在正義這一邊的!現在已經是13:15了,還有五分鐘比賽就會結束了!~耶!贏定了!
  樂小蓮抱緊懷裡的一把茱萸,暗暗在心裡大聲歡呼!
  「我來!」
  突然,一個傲慢的聲音在星高陣營里響起!
  所有人一怔,朝聲音想起的方向看去,發現蕭岩風舉著手從地上站了起來,隨手拍了拍褲子上的灰塵,環著手臂不可一世地看著對面的德雅陣營。
  「咳咳!詩名,《無題》!原作,JSL,改編,蕭岩風!」蕭岩風一把搶過馬克手中的話筒,斜著眼睛瞟了一眼怒氣沖沖的樂小蓮和面無表情的沈雪池,故意一本正經地大聲說道,「重陽時節賞秋菊,德雅女生最積極。綠衣飄飄湖面行,前區后蹬露肚皮。」
  「哈哈哈哈!!這是JSL寫的詩嗎?」
  「把德雅的女生形容得很形象呢!綠青蛙!哈哈哈哈!」
  蕭岩風的話音剛落,整個操場上爆發出一陣發瘋似的狂笑聲!
  星高、岳林以及嚴禮的學生一個個笑得前伏後仰,德雅的學生則一個個滿臉通紅,像做錯事的孩子般低著頭,互相交換著憤怒而又無奈的眼神。
  看見德雅學生的沮喪神情,得意洋洋地站在那裡的蕭岩風像一隻驕傲的公雞,一臉壞笑地欣賞著自己的戰鬥成果!
  「啊,蕭岩風同學,」馬克看看德雅陣營又看看蕭岩風,有寫為難地說,「蕭岩風同學剛才所背的…額…詩,雖然帶了秋字,可是內容……」
  「內容怎麼了?」蕭岩風極其不爽地揚起了下巴,眯著眼睛向馬克投去一道威脅的目光,「這可是JSL原窗的新詩,難道你不知道JSL是什麼人嗎?他可是星高,不歸,是星盟的第一天才!等他成為新一屆的王,這個主持人你還想風光地幹下去嗎?!再說了,比賽的規則只說是詩歌,打油詩不是詩嗎?!」
  「這……」
  「讓開!總之茱萸是我的了!」蕭岩風一把推開馬克,大步流星的從陣營里走出來,自顧自的從竹筐里取出一支茱萸,然後轉頭朝樂小蓮和沈雪池的方向得意洋洋地晃了晃。
  「江朔流竟然公開侮辱我們徳雅的女生!實在太過分了!」看著狂笑的就快看不見鼻孔的蕭岩風,樂小蓮氣的簡直要爆炸了,等不及主持人宣布徳雅開始對詩,他就像屁股上裝了彈簧般蹦躂起來,不由分說就要朝操場中間衝去!
  「過來。」
  一個冷漠卻又充滿怒氣的聲音突然響起!樂小蓮一愣,轉頭一看,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從陣營中間站起來的沈雪池正狠狠的瞪著蕭岩風,兩眼閃著寒光,並朝自己緩緩地招了招「如來神掌」。
  樂小蓮不敢遲疑,趕緊乖乖的跑了過去,沈雪池輕輕地湊在她耳邊……
  幾秒鐘過去,樂小蓮眼睛一亮,一口氣衝到蕭岩風旁邊,揚起下巴大聲說:「呵呵!說道打油詩,我也有一首!」
  「哦?笨女人也會作詩?」正準備轉身會陣營的蕭岩風停下了腳步,鼻孔里衝出鄙夷的氣流,「徳雅想跟星高比,還早了幾百年呢!你們這些笨蛋青蛙,就給我老老實實的淘汰,別再丟人顯眼了!」
  「哼!那你就豎起耳朵聽清楚了!詩名《秋日蹬星高》,作者,沈雪池。秋日重陽來登高,大雁南下過樹梢,一隊卧倒雙山包,一隊橫豎躍山腰。兩隊湊對來相告,BT二字送星高。」
  樂小蓮深吸了一口氣,稍稍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氣,流暢無比地背完了整首詩。
  「可惡的木頭女,居然敢罵我們星高的人是變態?!」
  沈雪池的詩就像一團火,徹底把蕭岩風這個超級炸藥包給點燃了!他氣急敗壞地攥緊拳頭,瞪大雙眼,恨不得立刻衝過去把那個「冷麵撲克牌」好好地教訓一頓。
  不過……我向來有自己的人生信條——不打女人!
  想到這裡,蕭岩風的拳頭只能恨恨地放了下來,他轉過頭看向星高的陣營,手舞足蹈地大聲嚷嚷:「可惡……你們……你們還坐著幹什麼?!說話啊!!快點給我想一首詩出來!罵死那些德雅的臭青蛙!」
  「咦……現在就要想嗎?可是我們……」
  「德雅是豬!」麻子憋紅了臉,突然直起脖子叫了一聲。
 ……
《1王9帥12宮2》 -插圖


《1王9帥12宮2》

《1王9帥12宮2》 -相關詞條

書籍 愛情

《1王9帥12宮2》 -參考資料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32083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