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和國家建設中的民族問題》

標籤: 暫無標籤

9

更新時間: 2013-12-12

廣告

И.Β.斯大林提交俄共(布)第十二次代表大會討論並經黨中央批准的提綱。1923年3月24日刊載於 《真理報》,譯載於《斯大林全集》中文版第5卷。 \n  斯大林在這篇著作中論述了資本主義發展過程中民族問題的兩種基本趨向,指出各民族在經濟上的聯合過程和這種聯合的帝國主義方式之間的不可調和的矛盾,決定資產階級沒有能力、沒有辦法、也沒有力量解決民族問題。蘇維埃無產階級找到了正確解決民族問題的鑰匙,發現了根據民族權利平等和自願原則組織穩固的多民族國家的道路。斯大林強調俄國解決民族問題的重要性,強調俄國共產黨在民族問題上的政策具有重大國際意義,因為蘇聯已成為世界革命的突擊隊和先進部隊,必須在本國正確解決民族問題,給東方和西方被壓迫民族作出榜樣,增加它們對蘇聯的信心和嚮往。

《黨和國家建設中的民族問題》 -《黨和國家建設中的民族問題》

 

《黨和國家建設中的民族問題》 -正文
  從蘇聯內部狀況看,由於新經濟政策的實行和大俄羅斯沙文主義及地方沙文主義的嚴重滋長,也決定了民族問題的特殊重要性。斯大林提出了俄國共產黨當時面臨的三項任務:①同大俄羅斯沙文主義殘餘作堅決鬥爭。大國沙文主義是俄羅斯人過去的特權地位的反映,這種殘餘的表現是過低估計民族特點,對各民族共和國的需要和要求採取傲慢輕視態度和冷酷無情的官僚主義態度。它將破壞過去被壓迫民族對俄羅斯無產階級的信任。②消除各民族間事實上的不平等,為提高各落後民族的文化和經濟水平而鬥爭。有些民族沒有經過資本主義階段,甚至沒有工業,文化很落後,不能充分享用法律賦予的民族平等權利,這種事實上的不平等仍然是一切不滿和摩擦的根源。③同一些民族中的民族主義殘餘作鬥爭。這種民族主義是曾經遭受過民族壓迫的民族還沒有擺脫過去的民族恥辱感的反映。其表現是民族之間的疏遠和對俄羅斯人的不完全信任,過高估計民族特點,過低估計無產階級利益。那種較強大的民族歧視弱小民族的頑固的沙文主義,也是一種極大的禍害,它阻礙各民族真正聯合成一個統一的國家聯盟。因此,俄羅斯的共產黨員有同大俄羅斯沙文主義進行鬥爭的義務,非俄羅斯共產黨員有同自己的沙文主義進行鬥爭的義務。最後,斯大林還規定了解決民族問題的若干實際措施。
《黨和國家建設中的民族問題》《黨和國家建設中的民族問題》
  斯大林的這篇著作對於社會主義國家正確處理民族問題,改善和發展民族關係,加強民族團結具有重要意義。

 

《黨和國家建設中的民族問題》 -配圖

 

《黨和國家建設中的民族問題》 -相關連接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