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之雨》

標籤: 暫無標籤

79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黑之雨是由黑澤明嫡遺子弟小泉堯史根據黑澤明遺稿所改編的,講的是幕府時期武士浪人的故事。

《黑之雨》 -基本資料
《黑之雨》海報

黑之雨是由黑澤明嫡遺子弟小泉堯史根據黑澤明遺稿所改編的,講的是幕府時期武士浪人的故事。小泉堯史黑澤明的《夢及》《八月狂想曲》等片擔任副導長期跟隨黑澤明,他認黑澤明是一位難能可貴的良師益友,從中學習的很多,至今仍常懷念當時的情況。

該片的演員陣容堅強,除了寺尾聰、原田美枝子,還有三船敏郎之子三船史郎、宮崎美子及「夢」乙片的班底演員,這種表演組合充份顯示懷念大師的意味。

黑澤明生於1910年,於1998年9月過世。他以寫電影劇本起家,第一部作品是1943年的《姿三四郎》,同時他也是一位畫家。他的電影力求展現藝術的趣味性及自然。
 

《黑之雨》 -劇情介紹
《黑之雨》劇照

 武士三澤伊兵衛雖然武藝高強古道熱腸但在仕途卻並不得意。他與妻子在旅途中遇上大雨無法過河,因而投宿於一家小客棧。客棧里還有一群等待雨停的平民,伊兵衛不顧禁令利用賭博籌得錢財后,買了酒菜請他們吃喝一掃鬱郁之氣。第二天,雨終於停了。伊兵衛剛出發就遇上了正在鬥毆的年輕武士,他不顧自身安危前往仲裁,平息了事態。路過的城主和泉守賞識其膽識請他擔任劍術指南番一職,但遭到城中頑固派的反對。這一職位的歸屬將由比武的結果來定,比斗之中,伊兵衛擊敗數人後,和泉守親自上陣,卻被伊兵衛打入池中顏面盡失。數日後,家老石山前來告知伊兵衛,指南番一職不能由一個違禁賭博的人擔當。伊兵衛攜妻子再次出發,這時和泉守騎馬追了過來。

廣告

多年以後,三尺伊兵回憶他年輕時的故事是這樣說的:「20來歲時,我在一個小城做圖書管理員,每天都重複著一樣的生活,可是我認為自己可以尋找一些不同的東西。終於在一個夜裡我下定決心離開,便不辭而別,那時我身無分文。為了賺到路費,每到一個城池,我都會找城主比武,不過每一次我都會突然扔下劍認輸,這種做法讓城主心情很好,他會請我赴宴,然後給我一些盤纏。其實我的生活毫無改變,只是用一段時間去重複另一段時間而已。後來我看到一家武館,就是天下聞名的迂月丹無外流。我向館主挑戰,可是當我準備認輸的時候,館主突然先丟下劍,這完全不可思議。後來館主告訴我,他認輸,是因為我沒有勝負心,所以他無法戰勝。結果我就成了館主的徒弟,學到一身超凡的劍術,還娶了妻子。但是我不太懂得人情世故,所以也不太被人們喜歡,我在城主那裡找到工作,又失去了工作。我去別的城市再次找到工作,卻再次失去工作。就這樣,我帶著妻子浪跡天涯,失去了一個又一個工作,我的生活還是沒有改變,到現在也沒有。」 

還是多年以後,在一家位於河邊的小旅店裡,已是中年的伊兵被大雨牢牢困住。河水在昏暗的天空下肆意咆哮,象在嘲笑他的錢包是那樣有氣無力。一名武士都如此潦倒,那些一起困在旅店裡的平民想必更是不堪吧。看到妻子眉頭緊鎖,她是否也在為盤纏的事發愁?我是個男人,雖然不能讓妻子過上好生活,至少也應該露出微笑給她一點信心。這時樓下傳來爭吵聲,又是那個可憐的女人被偷了東西吧,她每次都把所有人一起罵上,這可不行啊,窮人是應該偎在一起互相取暖的。於是他下樓,勸開了爭吵的人,然後出了趟門,回來的時候,帶回了酒和食物,請所有人一起吃。 

酒精是最好的社交潤滑劑,所有人都變得開心起來,並且盡最大努力逗其他人開心,連那個最可憐的女人臉上也有了笑容,這讓伊兵感到溫暖,可是妻子依然面帶愁容,因為她知道,伊兵又去和人比武了,只不過現在的他在比武前要先下賭注,然後每次都勝出。為錢比武,那是武士的恥辱,並且也違反了本地的法規。 

雨停了,伊兵決定出門透透氣,沒想到遇上一群人要決鬥,更沒想到的是,上去勸架的伊兵成了兩方共同的敵人,但只需要赤手空拳,伊兵就將這些人輕鬆打敗。這時一個人騎馬過來喝止,他看到整個過程,對伊兵的行為和武術都非常欣賞,他要伊兵去做本地的武術教頭,他是這裡的諸候——城主。 

這位城主和以前所有遇到過的城主都不一樣,他豁達、幽默、直爽、聰明、通曉世故,可是他萬萬不該一時興起,在伊兵應徵教頭的比武會上親自上場。伊兵一時失手,把城主推下了池塘,池主的自尊受到傷害,跟著伊兵為錢比武的事也被他知道了,這可恥,而且違法,於是城主給了伊兵一些錢,讓他離開。 

伊兵本來以為這次會和以前不同,他的抱負終於有了地方伸展,他模糊的理想可以變得清晰,但結果還是一樣,他一點也不懂世故。帶著妻子過了河,走上山頂,伊兵回頭望去,蜿蜒的山路象人生一樣曲折,而這個山頂的前面,還有其他山頂。唯一幸運的是,一直反對他為錢比武的妻子原諒了他,因為她看到那些窮人走之前,對他們如此感激,那一頓飯的快樂,可能會給他們一生的溫暖。她會和他一起走下去,雖然下一段生活還要重複上一段。 

這就像雨停了雨還會下,雨下了雨總要停。 

廣告

《黑之雨》 -演員介紹

寺尾 聰(Akira Terao)  

 以本片勇奪日本影藝學院最佳男主角獎的寺尾聰,是日本資深演員。在「亂」中首次接觸黑澤明,黑澤明相當賞識寺尾的"太郎臉"。寺尾很喜歡拜讀山本周五郎的小說,看書時很喜歡把自己當成書中的角色,這是他能很快領略「黑之雨」中三澤伊兵衛這個角色的最大原因。在小泉導演的嚴格要求下,寺尾詮釋一個「就算不拔刀,看起來也像個會拔刀的人物」詮釋得相當成功,最佳男主角獎拿得實至名歸。未來並希望能繼續跟小泉導演合作拍片,這是他的理想。 

宮崎 美子(Yoshiko Miyazaki)  

當初黑澤明邀請宮崎美子來飾演「亂」乙片的薄倖女一角,是看中宮崎美子充滿悲傷的眼神。也由於這種特殊的眼神,也讓宮崎美子在「黑之雨」中飾演伊兵衛的妻子。在「亂」與「黑之雨」之間間隔了15年之久,她再度回到「黑澤明」的團隊。見到相同的臉孔,她覺得很興奮。雖然拍攝本片時經過多次的排練,她覺得這也是值得的。 

製作 黑澤 久雄  

廣告

1945年出生於東京,是大師級導演黑澤明的長子。成城大學經濟學部在學中即成立公司,所製作的「年輕人」大賣座,也製作電視電影「流浪紐約」。74年就任黑澤電影公司的主管。70、80年代參與制作黑澤導演的作品。歷經「夢」(90)、「八月狂想曲」(91)的製作人。現在以董事長的身分經營黑澤電影公司跟黑澤電影製片廠,另外,以製作人的身份也展開多項的文化活動。 

《黑之雨》 -拍攝花絮

 以黑澤明導演的遺稿拍制而成的電影「黑之雨」,在56屆威尼斯國際影展作特別映演時,受到與會來賓的熱烈起立致敬。心情緊張的導演、演員、製作群在不絕於耳的掌聲中感動落淚,男主角寺尾聰紅著眼眶說"真的好高興",而宮崎美子以顫抖的聲音說"一輩子也不會記這一刻"。電影放映完畢后,充滿笑容的觀眾都站起來了。  

 然後,轉身對著後方的小泉導演、寺尾、宮崎等人鼓掌與稱讚之中,從安渚的表情上,製作群與演員都感受到鬆了一口氣的氣息,雖然是「世界的黑澤明」所遺留下來的劇本,但是事實上拿喇叭筒的人是無名小卒的小泉導演。  

 黑澤大師密葬的時候,在大師寓所的庭院中,導演小泉正等候著出棺,在那時候,黑澤組的工作人員談到"真希望大師能親自拍「黑之雨」"。而正在談論大師過世之後該由誰來繼承他的遺志之時,大家異口同聲商定"讓小泉成為男子漢吧"。黑澤久雄也是持同樣的想法,而這次的作品具體地開動了。  

 他認為這部「黑之雨」是黑澤大師繼「亂」之後而寫的劇本。大師的「亂」是描寫人類擁有某種的「業」。為什麼人類要互相競爭、醜化、傷害。他認為是以上天悲傷的看著,無神無佛的心情拍攝完成「亂」。  

 他覺得對黑澤大師來說所的二十世紀,大概是國家、個人的戰爭與私心、人類的慾望肥大化,而產生競爭的可悲時代吧。受到這個影響,「黑之雨」中的伊兵衛才有句對白說"人類真可悲呀"。  

雖然可悲,但人必需相互體諒扶持。因此,多代女士在最後的部分對伊兵衛說"你雖然武藝高強,卻無法發揮,但是你沒忘記注意窮人和弱勢的人,這樣的你我很欣賞",他想這是黑澤大師給二十一世紀的留言吧。愛徒小泉導演感受到大師的這種意圖,而完完全全地表現在這部片之中。對所謂生病的二十世紀注入一劑清涼劑。 

廣告

《黑之雨》 -所獲獎項

本片根據黑澤明的遺稿拍攝製作。導演是跟隨黑澤明多年、在其多部影片中任副導演的小泉堯史。劇組基本是黑澤明的老班子,出演陣容中也都是與黑澤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演員,其中包括了已經息影28年的三船史郎,以及黑澤明的外孫加藤隆之。故事發生在厭倦奢侈崇尚實質的享保時代,以一個不得志但人格高尚的武士為主角,體現出一種雨過天晴般燦爛的人生觀。在1999年的威尼斯國際電影節上本片作為紀念特別上映,播放完畢后,所有的觀眾起立致敬。影片獲得了廣泛好評,囊獲了當年度日本學院獎中包括最佳影片和最佳男主演的八項大獎。

《黑之雨》 -相關評論

雨歇、雨歇、雨歇。對於探求戲劇性情景的黑澤明而言,可以想象是窮極雨歇的爽快感,一個未作完的夢。一群被下雨困在河邊的旅行人的鬱卒,還有被渡河解禁的喜悅將成為整個故事重要的要素。黑澤明在筆記上寫著"打算將這劇本拍成電影,而且看完之後會有心情愉快的感覺"。 這部電影就像被人遺忘的路上的一首詩歌,跟著它魔術一般的節奏,緩緩進入封藏的故事情節。它的美在於簡單,在於發掘出人性的根源,在於一些精緻的幽默。觀看這部電影產生極大的愉悅,不管是因為大自然的壯觀,或只是因為跟你在一起。看完電影后,你會充滿感激,感激你知道了這條路上還有愛;如此強有力的訊息將伴隨我們直到下一個千禧年。 

《黑之雨》 -懷念大師

黑澤明,20世紀日本導演,被稱為「電影天皇」,最初據說具有諷刺意義,指他在指揮現場的執著強橫和專制獨裁。到了後來則成了「徹頭徹尾」的的尊稱。美國商業上最成功的導演斯蒂芬·斯皮爾伯格曾說:「黑澤明就是電影界的莎士比亞。」由衷表達了對大師的讚歎。 

兒子的話 

關於「黑之雨」要拍成電影,第一次是在98年9月6日,在黑澤導演過世的守靈夜席上。長子久雄目送客人走了之後,小聲地對核心人員說"這是尚未公開發表的"接著又說"是我老爸最後留下未完成的劇本,不過,我打算請小泉當導演,他也是最了解這劇本的人,而且以前他是那麼地照顧我老爸,我也想對他有所回報,你們覺得呢?",我們當然是贊成了。"你們大家要支持我,因為小泉是個很謙虛的人,他一定會拒絕,所以,你們要幫忙推一把"。  

這一夜,久雄好象不只對我們少數幾個人,也徵求黑澤組的工作人員的意見。在「黑之雨」試映中播到END的畫面時,我心中充滿了安心感與喜悅。那與人們對父親的懷念或完成他未完成的工作的喜悅,是截然不同的心情。  

他,黑澤明是位偉大的電影導演,同時也是一位好父親,在他過世的時點起,我的心中擔子也告一段落。不過,對於三年來隨時待在行動不便的導演病床邊,時而當看護,時而當聊天對象的小泉,該如何報答他的恩情,對我來說是件傷透腦筋的事。可是,當父親過世之後,我立刻想到請小泉拍一部電影。而且對小泉而言,當電影導演應該也是他的夢想,他應該會很高興才對。然後,我馬上跟黑澤組的工作人員商量,而小泉的人品也很好,所以,大家非常贊成。  

但是,小泉很謙虛地說"我還不夠資格",很客氣地回絕了。不過在大家的簇擁之下,小泉也欣然地接受。然而,他當電影導演的能力仍是個未知數,我心裡多少有些不安。我是持著報恩的心意,可是,搞不好可能會要了他的命。看過了拍片途中的毛片之後,我也比較安心了,在完成試映之後我心中的不安完消失了。自己這樣說也挺奇怪的。不過,他的確完成了一部很棒的電影。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