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之翼》

標籤: 暫無標籤

16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鴿之翼》是由伊恩·索夫特雷導演,海倫娜·伯翰·卡特等主演的一部電影,於1997年上映。

鴿之翼 The Wings of the Dove (1997)

《鴿之翼》《鴿之翼》

導演:伊恩·索夫特雷 Iain Softley
主演:海倫娜·伯翰·卡特 Helena Bonham Carter
萊納斯·羅徹 Linus Roache
類型:愛情 / 劇情
更多中文片名:
三顆驛動的心 / 三顆翼動的心 /  慾望之翼片長:102 min
國家/地區:英國 / 美國
對白語言:英語
發行公司:Cannes Home Vídeo
上映日期:1997年9月4日 義大利

《鴿之翼》 -劇情介紹

凱特寇羅伊是個敢愛敢恨、聰明絕頂的女子,當她的母親去世之後,凱特的富孀阿姨決定收容她。讓凱特嫁一個金龜婿,以換取貴族的生活和地位。但是個性叛逆的凱特卻愛上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記者莫頓,他們互相深愛著對方,但她的阿姨卻極力阻止這對戀人的交往。這時凱特的生活中闖進了一個改變她一生的美國富家女米莉席爾,兩人馬上成為好朋友。米莉第一次看到莫頓時,立刻就愛上這個俊美溫文的記者,而這樣的三角戀情,加上米莉罹患重病而增加更多的變數。原來凱特希望利用米莉對莫頓的摯愛和她的重病,極力讓莫頓接近米莉,並希望在她病逝之後,莫頓能順利的接收她的財產,他們也能名正言順地結為連理。因此凱特設計三人同游威尼斯,當凱特看著兩人漸生情愫,她害怕莫頓就此愛上米莉,卻又不能破壞她一手策畫的計謀。在這神秘又凄美的水上之都,三人的情慾糾葛因而展開,莫頓更在兩個女人的愛情中不知所措……

廣告

《鴿之翼》 -影片評價

《三顆翼動的心》是1997年拍攝的英國電影,根據美國著名作家亨利•詹姆斯的同名小說改編,由英國演技派女星海倫娜•博納姆•卡特主演,是一出發生在威尼斯的浪漫愛情悲劇。導演伊恩•索夫特利以細膩的手法,展現了令人難忘的水都情懷,大膽地對人性進行了狂妄的探索。三個主角曖昧模糊的關係就像威尼斯大街小巷的水道,糾結而複雜,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回憶。電影很多情節都展開於水上,還有多次乘「貢多拉」出遊的場景,甚至出現了少見的威尼斯古典喪船的畫面,刻畫出了威尼斯雨天的景緻和生活情懷。

《鴿之翼》《鴿之翼》

影片中有大量裸露鏡頭和光鮮的服飾。描述四個為著自私或無私的目的而試圖操縱愛情的年輕人。20世紀初的巴黎,寄住在姨媽家的年輕聰明的凱特,不名一文的小記者莫頓,美國來的富有且身患絕症的繼承人米莉,外表斯文的馬克勛爵,他們在一場充滿慾望、野心和激情的愛情遊戲中,充分展示了美國人的誠懇、粗獷與歐洲人的欺詐,並給人以深思:愛情與金錢,友情與背叛,生與死,在特定環境下你將如何選擇。影片中三位演員的細膩表演,讓片中三位年輕人的愛情故事讓人感嘆。神聖的愛情在金錢面前顯得那麼的脆弱,那麼的不堪一擊,三個渴望愛情的男女最終因為金錢而全部失去了愛情。金錢對愛情的摧毀,是無情而徹底的,它總是在最微妙的境況中慢慢滲透到愛情最脆弱的邊緣,然後在不知不覺中腐蝕掉愛情最寶貴的核心。

廣告

《鴿之翼》的精緻還體現在色彩和服裝的設計上。

影片中主要角色的所有服裝的色彩式樣都既賞心悅目,又著重表達了影片的基本含義,反映著不同階層的文化取向和人物個性。

導演和服裝師為米莉設計的服裝基調是白色。象徵著這個天真、熱情、卻病入膏肓的富家女花卉般的嬌嫩和天使般的純潔;凱蒂的服裝基調以重色為主——藍色和黑色。而在她從莫頓的來信中得知,因為他的陪伴,米莉竟然活過來了,比任何人都有活力時,凱蒂的長裙是鮮艷的猩紅色,燈光把她的臉龐映得慘白,這是一種有意的對比,這種色彩和光影既是現實的,又是心理的,反襯出凱蒂的寂寞和忌妒,以及她為這場親手導演的,為了攫取財富而犧牲情感的陰謀的心力交瘁。

《鴿之翼》的鏡語也頗見功力。

伊恩.索夫特利善於運用聲音蒙太奇連接時空,創造詩的意境,十分大氣。

廣告

片頭序幕,凱蒂和莫頓在電梯里親吻時,電影家用了一個聲畫分離——畫面是兩人親熱,茉荻姨媽數落凱蒂的聲音卻提前進來了。然後沒有技巧,直接切入凱蒂的眼睛特寫,進入茉荻姨媽家。這樣的剪接既加快了敘事節奏,又使上下兩場戲在敘事上連貫,在情緒上造成對比,拓展了想像空間,獲得了「超加和性」的美學效應。

接風宴上,米莉向凱蒂毫不掩飾地表示她對莫頓的喜愛,隨著她的話音,敲打鍵盤的聲音提前進入畫面,而後切入莫頓打字的鏡頭,時空雖然變了,兩個女人對莫頓的情緒卻延續下來。

而由中國煙館、凱蒂父親的臉疊化到威尼斯時影片出現全片僅有的一次歡樂的音樂主題。一張沒有生氣的老臉和生機盎然的威尼斯對比,歡樂的音樂主題則預示著米莉的悲劇命運。

影片尾聲,米莉死後,莫頓孤身一人重返威尼斯,低回於水天一色之中,耳畔迴響著他和米莉、凱蒂以及女僕夜遊威尼斯的笑聲。然後立即切入他們在夜的波光燈影中遨遊的鏡頭。這兒的聲畫已經在前面出現過,第一次是敘事,這一次的有意反覆則是莫頓意識的視覺化,是心理時空的物質呈現。那是對一種逝去的情感和永恆人性的詩意追懷。

廣告

《鴿之翼》《鴿之翼》

《鴿之翼》的精緻還體現於影片的用光。

整部影片的光線都營造著一種懷舊的情緒和世紀初的氛圍。米莉在樹下看孩子踢球的戲先是一棵大樹為前景的大全景,然後是一個長焦的中景,有意模糊的綠色背景突顯著一襲白衣的米莉對生命的眷戀。

凱蒂在城堡被馬克的槍聲驚醒,在窗口向外巡視時,四周幽暗,衣服也是深色的,臉卻被外面的散射光照亮,柔和、朦朧,猶如聖像。

凱蒂在威尼斯的露天酒吧授意莫頓為了錢有意接近垂死的米莉時,對切鏡頭莫頓這一面的背景是黑色的,他的臉顯得蒼白。這種色彩上的有意簡化體現著莫頓此刻的震驚與凝重。

從貴族的盛宴到威尼斯,影片用了許多效果光來表現米莉的天真和純情,那緩緩移動的攝影機猶如一對眼睛,觀察著她和她的朋友,將米莉的悲劇形象深深地印在人們心裡……

廣告

《鴿之翼》 -精彩對白

這是一部高度視覺化的影片。

影片的對白令人驚奇地少,卻字字珠璣,生動、傳神地揭示著特定人物的特定心理。

在長達3分25秒的片頭中,男女主人公沒有一句對白,也沒有明顯的形體動作,僅憑兩對眼睛就表現出一對戀人的神秘和深情。

米莉的接風宴上,凱蒂問身邊的馬克:「為什麼大家都喜歡她?」

「她是美國最有錢的孤兒。」——一句對白,既在敘事層面點明了米莉的身份,又在美學層面深刻揭示出馬克這個落魄的勛爵惟利是圖的貪婪和冷漠。

而凱蒂向米莉介紹姨媽茉荻時的對白也堪稱「絕對」。

米莉說:「你把她說得像女巫……」

凱蒂說:「不,她還不會飛!」這是只有英國人才有的幽默!這種嘲諷,把凱蒂寄人籬下、仰人鼻息的無奈與憤懣表現得淋漓盡致,同時也顯示出這個缺少錢財的女人並不缺少心計。

廣告

凱蒂問莫頓:「你怎麼知道米莉是美國人?」

莫頓回答:「她的笑聲太大。」英國人的紳士傳統是滲透到骨子裡的。儘管莫頓已經困窘得只能偷著和戀人約會,卻並不影響他從心裡瞧不起大洋彼岸的新大陸文明。

而在城堡。馬克和凱蒂的兩句對白更是傳神。

馬克摸到凱蒂床上,向她表白:「我愛你,我需要米莉的錢,以維持我的生計,我得和她結婚,但不會太久。」這句表白活畫出20世紀初期,在資本主義衝擊下沒落貴族的虛偽、殘忍和寡廉鮮恥。

隨後,凱蒂來到米莉床上,對她說:「房間太冷。這些貴族,連暖氣都沒有。」表現了一個曾經卑微的女孩對沒落貴族的蔑視,更表現了凱蒂對馬克那種面對生命比她還要冷漠的不寒而慄。

幾乎所有的對白都一語雙關,既表述著敘事層面的意義,同時又蘊含著美學層面的內涵;既揭示心理,表現性格,又自然呈現出一種人生態度、文化品位。而這所有的對白又都體現著亨利·詹姆斯作為一個作家的一貫的美學主題,他一向認為美國性格的基本弱點是漫不經心的自我主義。他的許多作品都表現了美國人的誠懇、粗獷和歐洲人的欺詐、有教養之間的對立。

這是真正的精緻,這是真正的電影對白。

《鴿之翼》 -導演介紹

本片的導演是來自於英國的伊恩•索弗特利。伊恩出生於倫敦的西區,畢業於英國的劍橋大學。他的愛好廣泛,在繪畫、攝影以及音樂等方面均有自己獨到的見解。早在劍橋大學攻讀英國文學史的時候,他就開始嶄露自己的導演才華,執導了多部舞台劇。他至今雖然沒有多少電影拍攝的經歷,但是從他所拍攝的第一部電影《披頭傳奇外一章》開始,他就表現出了鮮明的個人特點:把觀眾帶入一個他們所不熟知的電影世界。他最近所執導的電影,就是2001年由著名影星凱文•史佩西主演的《K星異客》和備受矚目的《萬能鑰匙》 。《三顆翼動的心》為他獲得了4項當年奧斯卡獎的提名。

《鴿之翼》 -演員介紹

本片的主演是以《窗外有藍天》崛起於影壇的海倫娜•博納姆•卡特。出生並成長於倫敦的海倫娜•博納姆•卡特因主演幾部由E.M佛斯特小說改編的電影《窗外有藍天》、《倫敦落霧》以及《此情可問天》而成為國際知名影星。非常具有古典氣質的她,並沒有局限在古裝電影的千金,戲路相當寬廣。她曾與梅爾吉布森合作過《哈姆雷特》,與德尼羅合作過《科學怪人》,在伍迪艾倫的《非強力春藥》中也可見到她迷人的身影。在《搏擊會》中她是布萊德彼特和愛德華諾頓同時愛戀的對象。在《決戰猩球》里,她搖身一變成為史上最動人的母猩猩。其內斂深刻的演繹方式,深受影評及廣大影迷推崇。《三顆翼動的心》讓她獲得包括奧斯卡金像獎、金球獎等多項大獎提名的肯定。

《鴿之翼》 -演繹激情的愛

《鴿之翼》《鴿之翼》

1910年。

倫敦地鐵。

凱蒂身著一襲深藍長裙,把本來白皙的皮膚映襯得近於透明。
 
她的目光掠過車上乘客,和一個衣著儉樸、氣質儒雅的青年男子相遇。

地鐵到站,凱蒂走出地鐵站,青年男子一直跟著,直上電梯,兩人深情凝視,熱吻。莫頓·丹希,新聞記者;困窘,卻頗有抱負。他與凱蒂深深相戀,可凱蒂的姨媽茉荻卻堅決不準出身貧寒的外甥女重蹈貧寒,兩人只能偷偷幽會。

富麗堂皇的貴族豪宅。茉荻姨媽教凱蒂化妝,她們要參加一個朋友的婚禮。茉荻總覺著凱蒂距離貴族太遠。

凱蒂身著華麗服飾站在婚禮盛會的角落裡,和滿眼紅男綠女、滿耳歡歌笑語相比,她顯得落寞、孤單。

茉荻阿姨在遠處指著她,向青年勛爵馬克數落著:那是她外甥女,母親死了,只能由她做凱蒂的監護人——這個寡居、專橫的老女人顯然樂於把凱蒂和這個獨身勛爵連在一起。

對送上門的美女,馬克這個浪蕩子一向來者不拒,他湊過去和凱蒂打招呼,他說茉荻阿姨最喜歡牽紅線,是她建議他做凱蒂的嚮導。談話中凱蒂得知馬克有一座古堡,可他並不住在那兒,他住在倫敦。凱蒂對他的古堡顯示出必然的興趣,馬克立即邀請她和茉荻阿姨擇日去古堡。

報社。莫頓和同僚在激烈辯論著社會的不公,突然看到凱蒂,兩人避開眾人,來到僻靜的樓上。

莫頓半調侃、半認真地問凱蒂:「茉荻阿姨沒給你找到丈夫?」

凱蒂:「她試過。」

莫頓把凱蒂摟在懷中:「我乾脆直接請她讓我娶你會怎樣?你覺得我不夠好嗎?你非得討好她嗎?」

「目前是這樣。」凱蒂若有所思。

一對戀人雨中泛舟,跑到岸上時已經淋得面目全非。莫頓卻執意不讓凱蒂避雨,抱住她,向她求愛。

凱蒂一邊笑著掙扎,一邊說:「你知道我的條件,我不會嫁給你。」

莫頓抱住凱蒂任憑風吹雨淋。

凱蒂只好屈服:「我答應你。」

莫頓這才和凱蒂跑進亭子,相擁著避雨。

凱蒂和莫頓約定,第二天再見面時她要一隻戒指作為情感的信物。

凱蒂回到茉荻阿姨家,馬克已經等候多時。

茉荻盯著她,追問她的行蹤。

凱蒂作出滿不在乎的樣子,說出去見了一個朋友。

馬克邀請凱蒂和茉荻第二天去他家聚餐,凱蒂說她已經約了朋友,茉荻讓她取消約會,馬克以為她去見了女朋友,慷慨地邀請她們一起來。

凱蒂說:「沒關係,不必通知『她』。」

而後,她偷偷給莫頓打電話告訴他自己要爽約,可莫頓不在。

聚餐之後。凱蒂連夜趕來見莫頓。

莫頓伏案工作,並不理會凱蒂……

凱蒂沒話找話:「現在你怎麼寫得下去?」

「沒辦法,誰叫你一直叫我等,你在哪裡?」他對她的爽約耿耿於懷。

凱蒂告訴他,自己和茉荻在一起,無法脫身。然後她不無嘲諷地說,莫頓的居所比想像的要好。

莫頓很認真地追問:「你願意搬進來嗎?」

凱蒂躺在潔白的床單上,默然無語。

莫頓說:「如果我今天晚上不讓你走,會發生什麼?」

「我會身無分文,被逐出家門,和你窩在一起。」凱蒂說——這個女人太冷靜了。

莫頓拉著凱蒂的手:「很好,那我們喝點酒,讓生米做成熟飯。」

「我沒這麼衝動。」凱蒂覺得總有一天貧困會使莫頓討厭她。

回來的路上,凱蒂讓馬車夫改道去了蘇豪區的一間髒兮兮的小酒吧。

她透過室內的煙塵看見一個蓬頭垢面、頹廢、潦倒的男人倚在吧台邊,那人正是她的父親。

凱蒂告訴父親她要離開茉荻姨媽,因為她愛莫頓。父親認為貧困不會讓他們走出多遠。當年,他和凱蒂的媽媽結婚不久,就偷了她的錢,她的媽媽就是讓窮日子害死的。

父親讓凱蒂聽茉荻的話,不要來看他,茉荻是對的,她能幫助凱蒂。

「幫我找一個不愛的老公?」

「幫你找一個有錢人。」

凱蒂反問父親:「你以為你能分到錢嗎?」

父親告訴凱蒂,他已經每周都得到茉荻姨媽派司機送來的幾先令。

凱蒂驚訝地瞪大了眼睛:「我是你們的條件?」

「否則我怎麼活下去?別這麼看我,我們都一樣。」

茉荻不知道通過什麼招法得到凱蒂見父親、見男友的消息。她用冷漠、不容置疑的目光盯著凱蒂:「我得付錢給律師,否則你父親會坐牢……蘇豪區的小房間,骯髒的酒吧,那兒和你沒關係,我不能讓你和你母親一樣……」她端著凱蒂的下巴,「警告你,不要再見你的父親和你的朋友!」

凱蒂無奈地離去。

莫頓來找凱蒂被擋在外面,僕人拒絕為他通報,說凱蒂不想見他。

凱蒂躲在窗帘後面流淚,看著樓下的莫頓憤懣而又無奈地離去。貧困和低微的人沒有愛情……

三個月後。

盛大的聚餐。剛剛從美國來到倫敦的米莉洒脫、美貌,猶如群星中的明月。

凱蒂和馬克坐在一起,為新大陸的魅力所折服。馬克提醒她:傻瞪著別人很沒禮貌。

凱蒂:「你認識米莉嗎?」

「我希望能認識,因為大家都喜歡她。她等於是美國的女王——最有錢的孤兒,身價百萬。」馬克意味深長地說。

這時凱蒂的目光和米莉相遇,相視一笑。

飯後,米莉來到凱蒂身邊:「馬克爵士一直霸佔著你。」

「可他一直在看著你,我也是。」

米莉:「茉荻阿姨喝醉了。」

凱蒂:「不會的,那會壞了她的好事。」

米莉:「什麼事?」

凱蒂:「她安排的好事。」

米莉:「你把她說得像個女巫。」

凱蒂:「不,她還不會飛……」

車水馬龍的大街。

凱蒂在公共馬車上看見米莉從一家診所出來,凱蒂喊米莉,米莉似乎沒聽見。

凱蒂下車跑到診所前,米莉蹤跡杳無。她看著門口掛著「路克史托·放射科醫師」的牌子充滿疑惑。

馬克家的聚會。

凱蒂和米莉說起那天她們在圖書館看到的色情畫。馬克認為她們不應該看——那是男人看的。

「我們看到了,可我們並沒有變壞。」米莉說。

「會慢慢變壞的。」馬克說「你看凱蒂現在一點也不壞,其實她很壞,你看她的眼睛——這麼美的眼睛藏著太多的秘密。」

凱蒂:「你喝多了,我們不理你。」

馬克知趣地離開。

米莉:「他一定是愛上你了。」

凱蒂:「希望不會。」她對這個做作、貪婪的浪蕩子的忍耐似乎已經到了極限。

此刻,米莉發現英俊瀟洒的莫頓正在親吻一個老女人。米莉問凱蒂是否認識莫頓,凱蒂不動聲色:「他是我家的世交。」轉身離去。

凱蒂來到莫頓身邊,看莫頓親吻老女人,莫頓發現了。

凱蒂上樓,莫頓丟下老女人尾隨其後,急切地向凱蒂解釋方才的舉動:「她受到邀請,可我沒有。我只能以這種方式見到你……」莫頓問凱蒂,為什麼收到他的信而沒有迴音。

「有什麼意義?」凱蒂說,「你為什麼要來?你要我痛苦嗎?我好痛苦,你想像不到。」

莫頓認為這是她自我選擇的結果。

「我們要等待機會……」凱蒂痛苦極了。

莫頓輕輕撫摸著凱蒂的臉頰,親吻著凱蒂。

凱蒂說:「我要你用這張嘴親——她!」凱蒂對莫頓和老女人的行為耿耿於懷,「我會去找你的。」說完,悻悻離去。

《鴿之翼》《鴿之翼》

凱蒂和米莉坐在馬車裡。

米莉:「可憐的馬克……我不喜歡這種人。」

凱蒂:「你喜歡哪種人?」

米莉告訴凱蒂,她喜歡她那個舞會上的朋友。

「哪個朋友?」

米莉:「跟老女人來的那個。」

凱蒂:「莫頓·丹希?」

「他好帥!」米莉毫不掩飾,美國人似乎天生不會掩飾。

凱蒂意味深長地看著她,陷入沉思。

報社。

凱蒂問莫頓是否認識路克史托?莫頓說他是頂尖的血液科醫生。

凱蒂告訴莫頓,米莉是她現在最好的朋友。

「那個美國女孩?」

凱蒂疑惑地:「你怎麼知道她是美國人?」

「她的笑聲太大!」莫頓說。

凱蒂:「你真壞,她喜歡你。」

莫頓看著凱蒂,莫名其妙。

診所。

路克史托醫生給米莉做放射治療:「不會有事的。」

米莉安靜地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療。

米莉穿著漂亮的綠色紅花長裙,頭戴相同色調的大沿遮陽帽,興高采烈地為在綠草地上踢足球的孩子鼓掌。

她和草地都綠得發鮮。

突然間,天降大雨。

米莉跑到附近的美術館避雨,巧遇凱蒂和莫頓看展出,凱蒂向米莉介紹莫頓,三個人一起看畫展,凱蒂有意撇下莫頓,悄悄走開。

莫頓和米莉邊看邊聊:「凱蒂一下午都在談你,我就覺著能碰到你,有時就這麼巧。」

「希望她說我好話。」米莉說。

莫頓說:「她把你說得很好,她很喜歡你。」

「我也喜歡她。」米莉高興地回答。

清脆的槍聲劃破古堡寂靜的晨曦,把睡夢中的凱蒂驚醒。

「該死。」馬克在城堡上端著獵槍打野兔,他的槍法似乎一般了點。

凱蒂和米莉走上城堡,在淡淡的晨霧中,欣賞著古堡周圍的景緻。同時被馬克的槍聲嚇得一陣陣地顫抖。

壁爐的火燃得正旺。

馬克、凱蒂和米莉在沙發上聊天。

馬克問米莉:「你有什麼秘密?」

米莉說:「說出來就不是秘密了。」

「我的理論是,向別人說出秘密才真正活過。」馬克說。

「很好的理論。」

卧室。

馬克輕輕地來到凱蒂的床邊,撫摸凱蒂。

凱蒂驚醒,霍地坐起。

馬克:「我只想跟你說……」

凱蒂不容分說:「馬克,你得走!」

「我向你解釋,我需要她,所以才冷落你。」

凱蒂:「你沒冷落我,你喝醉了。」

馬克:「我愛你,我需要米莉的錢,以維持我的生計,我得和她結婚,但不會太久。」凱蒂詫異地:「你說什麼?」

馬克:「米莉生病了,很重。美國朋友告訴我的。」這個浪蕩子攫取金錢的嗅覺很靈敏,「等她死了……」

凱蒂極其嚴厲地:「出去,現在出去!否則我就把你說的告訴她,我發誓,馬克。」

馬克示意她噤聲:「我剛才想說……我冷落了你……只想道歉。」他慢慢退出去,悄悄關上門。

凱蒂的一雙眼睛驚魂甫定……她滿腹心事來到米莉的卧室,米莉醒了。

凱蒂說:「房間很冷,這些『貴族』,連暖氣都沒有……」米莉擁過凱蒂和她睡在一起。

莫頓應凱蒂之邀,匆匆來到餐館。可是餐館里卻只有米莉和她的女僕蘇姍。

莫頓認為一定是凱蒂搞錯了。

「凱蒂沒空,正準備去威尼斯。」米莉告訴他,「她沒告訴你?」

莫頓說他沒見到凱蒂,爾後轉身就走。

米莉跟上,邀莫頓一同去威尼斯。

莫頓說:「公主才會這麼說。」

「你看不起公主?」

莫頓:「我最看不起公主,再見!」英國人的紳士味是滲透在骨子裡的。

方形旋轉樓梯上,凱蒂正等著莫頓。

「你在這兒?我為什麼在那兒?」莫頓以為凱蒂在設計他。

「你喜歡她嗎?」

莫頓告訴她,米莉邀請他去威尼斯,他拒絕了。

凱蒂也勸他一起去,因為茉荻阿姨不去。莫頓認為米莉只想凱蒂一個人陪她,凱蒂卻認為米莉想一個人陪莫頓。

莫頓讓凱蒂留下來,凱蒂把話題轉到米莉身上:「你不覺得她很美嗎?」

凱蒂準備出門。

茉荻姨媽讓她戴上兩條名貴的項鏈:「穿著體面點,不然在米莉面前會被人認為是她的傭人——你,很快就找到了新的靠山?」

凱蒂一聲不吭。她順路把項鏈送給了正在中國煙館吸鴉片的父親。

威尼斯,水波蕩漾,川流不息。

凱蒂、米莉和蘇姍來到一座古老而又豪華的賓館,米莉不讓僕人開燈,幾個人摸黑走進房間,水城的燈光從高大的落地窗映照到室內。

凱蒂驚奇地問:「這是你的?」

米莉說:「這是咱們的。」

夜半時分,米莉突然發病。

凱蒂連夜寫信,催促莫頓趕來。

莫頓的來臨讓米莉出乎意料,既高興又疑惑。莫頓說,當初並非拒絕,總得攢夠錢才來吧。他們乘夜遊威尼斯。凱蒂有意讓莫頓和米莉同乘一條船,她和蘇姍乘另一條船。

兩條「貢多拉」并行在水面上。萬籟俱寂,只聽得到船槳划水聲和划船人誦詩般的講解。水面上泛起的銀光撥動著人們的心弦,米莉的笑聲回蕩在夜空,歡快、幽遠,難以忘懷。

其後幾天,他們一直沉浸在陽光和歡樂之中,忽略了煩惱正在步步逼近。

那天,在海鮮市場米莉幾乎吐出來。隨後,在「貢多拉」上又差點暈倒。莫頓立即將她送入醫院。

凱蒂告訴莫頓:「馬克說,米莉快死了。」

莫頓覺著米莉看起來很好。

「米莉不想讓我們可憐她……」凱蒂說。

「那她需要什麼?」莫頓問。

「你的愛。米莉愛上了你,她不是來等死的,這一切今天都得到了證實。」凱蒂要莫頓愛米莉。

「這不光是為了米莉,也為了我們……」

燈火通明的威尼斯。

盛大的化妝舞會,人流如潮。

米莉身著白色長裙宛如夜女神,凱蒂頭戴禮帽扮做男士,四人一起和遊客狂歡。

狂歡中米莉邀請莫頓跳舞,莫頓滿腹心事起舞,還要儘力哄她高興。

凱蒂在一旁看著自己的戀人和他人歡笑,神色酸楚。

一曲舞罷,凱蒂再也無法控制自己,她拉著莫頓來到一個清冷的角落裡瘋狂親吻。

莫頓擔心米莉走失。

凱蒂一邊瘋狂地吻他,一邊說:「我現在不可憐米莉——她和你跳舞跳得好快樂。我要你單獨陪她。」

莫頓驚詫地:「你在說什麼?」

凱蒂:「別這樣看我,這之前你也想過……」

「你讓我引誘快病死的女孩?你以為她會把財產留給我?」

「是的,我知道她很愛你。」

「你愛我嗎,證明你愛我。」

凱蒂瘋狂地擁著莫頓,靠在牆上和他猛烈交歡,發出長長的呻吟。

米莉疲憊、落寞地靠在床頭。

《鴿之翼》《鴿之翼》

凱蒂回來,說他們一直在找她。米莉希望凱蒂不要騙她,她只想知道凱蒂愛不愛莫頓。凱蒂肯定地回答:「不愛。」她把莫頓拉走只是想單獨和莫頓談談。為了讓米莉相信,她決定明天一早就回倫敦。

明媚的朝陽映照在霧氣未散的花園裡。米莉坐在小桌旁,聽鳥兒鳴叫,看鮮花怒放。

莫頓滿面春風來到米莉面前,他以為凱蒂還在睡懶覺。米莉告訴他,她剛剛送凱蒂回倫敦……米莉懇切地希望莫頓留下來。

莫頓說他不會走,他喜歡威尼斯。

米莉和莫頓開始凱蒂離開之後的親密接觸。他們參觀造船,瀏覽聖馬可教堂……興緻勃勃,海闊天空。

連綿淫雨。米莉不顧蘇姍的勸阻,冒雨去看莫頓。

莫頓正在收拾衣物。米莉以為他在躲著自己。莫頓說:「怎麼會?」

莫頓和米莉在鮮艷的花叢中舉杯暢飲,兩人的興緻都很高。

莫頓告訴米莉:「我不相信我寫的東西,我對工作只是假裝熱情……」

「我就是有這種預感,對有些人我就是有感覺……」米莉咳了幾聲。

莫頓很著急,米莉說她只想引起莫頓的注意,沒事:「今晚我會做傻事……」

微醺之際,米莉執意先送莫頓回家,她要和他一起度過威尼斯之夜。

面對她的一腔痴情,莫頓百感交集,他極力抑制著內心的波瀾和凄楚:「米莉,你醉了,我送你回家。」

米莉無言地看著他,點點頭,他們相擁著,返身走向威尼斯的燈影槳聲……

晚上,莫頓在寫信:「親愛的凱蒂,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只是每天更困難,她活過來了,比任何人都有活力……」

凱蒂收到莫頓來信,立即驅車趕往馬克城堡。

馬克在門口迎接凱蒂:「我好高興,有急事?」

凱蒂一言不發,匆匆拉著他進入幽深的古堡。

米莉突然音信杳無。莫頓徘徊在威尼斯的街頭,尋覓他們曾經去過的所有地方。

莫頓來到米莉家門前,僕人告訴他,米莉不見任何人。莫頓突然想起,在尋找米莉時,他似乎看見一個很像馬克的男人坐在一間茶館的角落。

他追問僕人:「倫敦是否來人?是不是馬克爵士來過?」僕人未置可否。

莫頓哀求僕人:「告訴米莉,我來找她,告訴她。」

雨夜。

蘇姍到莫頓住處:「她快死了。」

「你早知道……還有誰知道?」

蘇姍告訴他,馬克和凱蒂知道。馬克此次來威尼斯就是為了告訴米莉,莫頓和凱蒂一直有來往……

蘇姍懇求莫頓會見米莉時,一定否認這個傳言。這個可憐的女僕不想讓垂死的主人幻想破滅。

莫頓去見米莉,她心力交瘁地靠在一張大床上,平靜地對莫頓說:「我不行了,我不能總欺騙自己……」

莫頓極力想給她一點最後的安慰:「那不是真的,他說的都不是真的——我怎樣說你才能相信?」

「我愛你莫頓,我愛你們兩個……」米莉已經不需要謊言了。

莫頓跪在地上,把頭埋在她的懷裡:「對不起,我真的對不起……」淚如雨下。

米莉輕輕地撫摸著他的頭,他曾經是她一生的最後實在。

莫頓獨自一人,失魂落魄地坐在水邊的酒吧。蘇姍身著黑衣黑帽,由一座橋上遠遠走來,莫頓迎上前去,兩人相視無語。

載著黑色棺木的「貢多拉」緩緩劃過威尼斯的水面。

莫頓的心聲伴著瀰漫在空中的鐘聲:「死亡的陰影籠罩著我,我的心充滿痛苦,充滿悔意,除非能乘著白鴿之翼飛離這裡……」

倫敦的家。

莫頓埋頭寫作。

凱蒂幽幽進來:「你幾時回來的?」

「兩個禮拜前……」

凱蒂默默無語。

「你為什麼跟馬克說,你明知道他會去找她,這是你以前的打算嗎?」莫頓終於忍不住要提起這個話題。

「我怕失去你。」

莫頓拿出一封信:「這是米莉給你的。」

凱蒂:「她把財產留給你……」

「拿去吧——這是你的獎品!」莫頓把信遞給凱蒂。

凱蒂接過,扔進壁爐。

她走進卧室,脫下自己的衣服,默默地蜷縮在床上。

莫頓撫摸著凱蒂白皙的肌膚。

凱蒂:「我把信燒掉,你也會得到錢的。你希望我勸你留下她的錢?」

「我不會拿她的錢。」莫頓看著凱蒂。凱蒂將莫頓的衣服脫掉,兩人做愛。凱蒂坐在莫頓的身上一波一波地蠕動著:「我愛你。」

「我也愛你。」

「你在想什麼?」

莫頓無語。

「你還是愛她?」

「我沒愛過她。」

「她活著的時候你沒愛過她……」

「對不起。」

「沒關係,她要我們在一起。」凱蒂默默地從他的身上下來,側卧在一旁潸然泣下。「我會寫信給她的律師。我要和你結婚,但不要她的錢。」莫頓說。

「這是你的條件嗎?」

「是的。」

「我也有一個條件:你要向我保證,答應我,你不能愛上對她的記憶……」

莫頓沒有回答,小屋顯得很靜,靜得彷彿空氣都凝固了。

似乎過了許久,凱蒂起身下床走了。

莫頓提著皮箱下了「貢多拉」,佇立於岸邊,凝視著水天一色的威尼斯,這裡有著一段刻骨銘心的記憶,這裡有著一縷魂牽夢繞的幽思。他轉身沿著水邊曲曲彎彎的石頭小路,融入迷一樣的水城。

「我對你有信心,是真的。我有很好的預感,你很快就會成功了……」米莉的絮語似乎由天外傳來:「莫頓,就快了,對有些人我就是有感覺。」

莫頓的心頭又一次浮現出他和米莉、凱蒂和蘇姍乘「貢多拉」夜遊威尼斯的情景:船槳劃過水面,泛起銀色的光影。萬籟俱寂,只聽到船槳輕輕划水的聲音和划船人誦詩般的講解。還有米莉的笑聲,回蕩在聖馬可的夜空,回蕩在威尼斯永遠也數不清的小橋……  

《鴿之翼》 -精彩劇照

 

 

 

《鴿之翼》 

 

 《鴿之翼》

 

 

 

《鴿之翼》 -幕後花絮

影片有大量裸露鏡頭和光鮮的服飾。同年還有兩部詹姆斯小說改編的電影:《仕女圖》和《華盛頓廣場》。

把好的小說搬上銀幕在電影史上屢見不鮮,改編時通常會採用兩種方式。其一,原汁原味的將文字詮釋成畫面,最大程度的保留人物性格、敘述性以及對話,但要平面的文字完整的轉換成運動的畫面自然有困難,除非文字材料十分簡短。其二,選擇自由的改編,允許濃縮、變化以及一定程度的「現代化」,但這種做法在尺度上很難把握,而且觀眾是否能夠接受也很難控制。顯然《鴿之翼》的導演索夫特雷和劇本作家阿米尼採用了後一種方式,他們保留了故事的主體情節以及小說的基本主題,但改變了詹姆斯小說中的某些外貌以適合電影來表現。

《鴿之翼》 -風格元素

伊恩.索夫特利在本片體現出的主要風格元素:
1.對文學作品的精彩改編。
2.敏銳探討人類的表象和複雜的心理。
3.高度視覺化和散文詩一樣的敘事。
4.表演的有效控制。
5.緩緩移動的攝影成為一個忠實的視點。
6.對色彩、服飾表現情緒的重視。

《鴿之翼》 -參考資料

http://book.sina.com.cn/thepassionalmovie2/excerpt/sz/2005-12-22/1128194736.shtml

http://www.xici.net/b318900/d28471568.htm

http://club.dvd288.com/viewthread.php?tid=143384&extra=page%3D1

http://blog.sg87.cn/user1/movie/archives/2007/6490.html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