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舞箭》

標籤: 暫無標籤

8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鳳舞箭》是一部非常優秀的網路文學作品,作者為:水之湄.八年前中原六華門與西域魔教產生衝突,致使六華門後輩弟子幾乎死絕,門中青黃不接。而西域魔教也在經甘州大火后神秘消失。直到八年後,六華門中的孩子陸續長大

作品大類:武俠
作品性質:公眾作品
作者:水之湄
完成字數:45862字

《鳳舞箭》 -小說作者寄語

八年前中原六華門與西域魔教產生衝突,致使六華門後輩弟子幾乎死絕,門中青黃不接。而西域魔教也在經甘州大火后神秘消失。
直到八年後,六華門中的孩子陸續長大……

不知道說什麼,首次嘗試自己架空武俠世界,傳統武俠,不帶玄幻色彩。只是想寫幾個人,如何青梅竹馬,意氣風發,再如何反目,最終天各一方。

這篇稿是初稿,我可能會不時修改。我習慣反覆改稿,雖然寫的不好改也改不好到哪裡去……因顧及學業,寫東西很慢,請見諒。

《鳳舞箭》 -小說欣賞

鳳舞
  靈璧山三面環水,群山聳峙,六華門依山而建,上有雲麓頂雲海繚繞,宛若仙境。

  老道人玄衣道袍,身負長劍,匆匆行至弟子房前,抖落一身風塵之氣。他稍稍拉開門,留出一點縫隙:「冉明夷。」

廣告

  房內只有一名六歲大的男孩,正端坐桌前抄寫經典。男孩聽見師父的聲音,起身朝門口一拜:「師父。」老道人的聲音毫無起伏:「從今起你便是六華門的大師兄,此後正身修性,以身作則,為師弟試妹帶出榜樣。」

  男孩驚詫萬分,不知師父源何突然有此一說:「啊?我……」

  男孩似見到師父懷中抱著一名嬰兒,怯生生指指孩子,不禁問道:「師父,那是?」老道人怔了片刻方回神道:「鄒師叔的新徒兒,你的師妹。女娃被遺棄在路邊,為師見她可憐,決定帶回六華門好生教養。」

  男孩心道,既是師父揀回的,理應師父親教親養,緣何塞給師叔當徒兒。師父冷冷瞥視:「你那師叔性子散漫,素來不知穩重自持為何物,孩子交他撫養,望能喚起他一點責任感,從此改了脾氣秉性。」鄒師叔入門早,資歷頗深,六華門上下除掌門玞臲道人,都需恭敬稱一聲「師兄」或「師叔」。而鄒師叔閑散好逸,不願被束縛,到現在也未收徒弟。冉明夷道師父果然用心深刻。

廣告

  那女嬰忽呵呵笑了,冉明夷一時興起,道:「師父,小師妹有沒有名字?」玞臲道人眉頭緊皺,沉吟片刻后道:「不知道!」言罷抱著女嬰向鄒師叔房間方向去了。

  冉明夷罵自己糊塗,既是揀來的孩子,自然不知道姓名。師父說自己從此便是大弟子,冉明夷心底油然而起自豪,瀰漫開來化為滿身氣力,身擔千斤重任而不覺累。

  --

  房中一座香爐,青煙繚繞。自雲遊回山,玞臲道人變得更加沉默,每日在房中獨自盤膝打坐,對外界一切恍若無聞。

  大弟子冉明夷忽輕輕扣門,玞臲道人起先不答,但因他細碎敲個不斷,玞臲道人略顯惱怒:「明夷,我交代的話你都忘了?為師靜坐之時不許有人打擾。」冉明夷年幼,但沉著懂事,今日為何一反常態。

  「師父,是有客人求見。」

  玞臲道人緩緩道:「我交代過,不見客。」冉明夷沉聲道:「師父,天稷派的師兄一定要見您。」玞臲道人嘆氣,冉明夷年紀尚小,長輩師叔多不在派中,那天稷派弟子又怎會聽個小孩子的打發:「請他進來。」

廣告

  那天稷派弟子得了允許,方踏入房中。來人年紀極輕,小眼犀利有神,見到玞臲躬身一拜:「掌門。」玞臲眼睛睜開一點縫隙,那人一身勁裝,隨身不帶兵器——天稷派擅使暗器,門下弟子全身帶滿毒鏢銀針,不動聲色至人死地。

  玞臲淡淡應了聲,又閉目養神,一言不發。那人全然不感到不自在,又道:「掌門,我奉家師之命前來——現在中原五大派齊聚甘州,共襄剿滅魔教之事。掌門是五派中數一數二頂尖人物,如此盛事如何少得了六華劍派?」

  「甘州?」玞臲奇道,「魔教雄踞西域,卻只在天山附近,古高昌郡一路活動。好端端的,誰想出這什子西征大計。哼哼,承蒙抬舉,我六華門力單勢微,怕只能拖後腿。」

  那人避而不談,只道:「西域魔教與中原素來小打小鬧衝突不斷,只因隔得太遠,才有多年太平。但一切不過表面現象,西域魔教覬覦我中原水土豐美之地已久,包藏禍心,才有魔教中人源源不斷來到中原作探路先鋒,待時機成熟,魔教遲早有大行動。」

廣告

  他心思活絡,伶俐之極,想來頗受天稷派掌門器重。

  玞臲雙目微閉,慢悠悠道:「西域魔教離中原甚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那人嘆道:「魔教中人野心勃勃,氣焰滔天,若不是倥侗的師兄無意經過甘州,無人可知魔教竟已將分壇設至甘州,他們一步步逼近中原,狼子野心昭然若揭。魔教暗地行動,想給咱們來個措手不及,然中原武林同道虔誠向善之心感化蒼天,教魔教的詭計敗露,我們先下手為強,萬萬不可失了先機。」

  玞臲不為所動:「不過是偏僻小村落,西域諸民風情習俗與中原不同,想來村民有些古怪的祭祀風俗,小子見識淺鄙,錯當魔教。」那人嘿嘿一笑:「掌門既認定是普通村民,弟子沒辦法。難不成普通山野村民會圍著鳳舞箭當神仙拜?」

  玞臲聞言一震,顫聲道:「你說什麼?」那人心中得意,這正是他要的反應:「掌門人還不知罷,他們請出鳳舞箭了。那西域魔教原本與我中原姑且可說井水不犯河水,如今不同啦,結的是不共戴天之仇,魔教想將我們中原各派屠戮殆盡,老的少的,徒子徒孫一個不留,否則不會請出鳳舞箭。掌門真要坐視不理,等魔教之人將刀架到脖子上才幡然醒悟?」

廣告

  玞臲底氣泄了一半:「那教他們沖我來罷。」那人忙道:「中原各派同氣連枝,一方有難,八方相助,教他魔教見識我中原武林如何團結如一,堅不可摧。再者也不是六華劍派一人的事情。我等只待掌門共商大計。」

  燭光下玞臲的臉色陰晴不定,那人細細察言觀色,卻也猜不透玞臲心中所想。片刻后,玞臲陰沉沉道:「甘州?」

鳳舞
  靈璧山三面環水,群山聳峙,六華門依山而建,上有雲麓頂雲海繚繞,宛若仙境。

  老道人玄衣道袍,身負長劍,匆匆行至弟子房前,抖落一身風塵之氣。他稍稍拉開門,留出一點縫隙:「冉明夷。」

  房內只有一名六歲大的男孩,正端坐桌前抄寫經典。男孩聽見師父的聲音,起身朝門口一拜:「師父。」老道人的聲音毫無起伏:「從今起你便是六華門的大師兄,此後正身修性,以身作則,為師弟試妹帶出榜樣。」

廣告

  男孩驚詫萬分,不知師父源何突然有此一說:「啊?我……」

  男孩似見到師父懷中抱著一名嬰兒,怯生生指指孩子,不禁問道:「師父,那是?」老道人怔了片刻方回神道:「鄒師叔的新徒兒,你的師妹。女娃被遺棄在路邊,為師見她可憐,決定帶回六華門好生教養。」

  男孩心道,既是師父揀回的,理應師父親教親養,緣何塞給師叔當徒兒。師父冷冷瞥視:「你那師叔性子散漫,素來不知穩重自持為何物,孩子交他撫養,望能喚起他一點責任感,從此改了脾氣秉性。」鄒師叔入門早,資歷頗深,六華門上下除掌門玞臲道人,都需恭敬稱一聲「師兄」或「師叔」。而鄒師叔閑散好逸,不願被束縛,到現在也未收徒弟。冉明夷道師父果然用心深刻。

  那女嬰忽呵呵笑了,冉明夷一時興起,道:「師父,小師妹有沒有名字?」玞臲道人眉頭緊皺,沉吟片刻后道:「不知道!」言罷抱著女嬰向鄒師叔房間方向去了。

  冉明夷罵自己糊塗,既是揀來的孩子,自然不知道姓名。師父說自己從此便是大弟子,冉明夷心底油然而起自豪,瀰漫開來化為滿身氣力,身擔千斤重任而不覺累。

  --

  房中一座香爐,青煙繚繞。自雲遊回山,玞臲道人變得更加沉默,每日在房中獨自盤膝打坐,對外界一切恍若無聞。

  大弟子冉明夷忽輕輕扣門,玞臲道人起先不答,但因他細碎敲個不斷,玞臲道人略顯惱怒:「明夷,我交代的話你都忘了?為師靜坐之時不許有人打擾。」冉明夷年幼,但沉著懂事,今日為何一反常態。

  「師父,是有客人求見。」

  玞臲道人緩緩道:「我交代過,不見客。」冉明夷沉聲道:「師父,天稷派的師兄一定要見您。」玞臲道人嘆氣,冉明夷年紀尚小,長輩師叔多不在派中,那天稷派弟子又怎會聽個小孩子的打發:「請他進來。」

  那天稷派弟子得了允許,方踏入房中。來人年紀極輕,小眼犀利有神,見到玞臲躬身一拜:「掌門。」玞臲眼睛睜開一點縫隙,那人一身勁裝,隨身不帶兵器——天稷派擅使暗器,門下弟子全身帶滿毒鏢銀針,不動聲色至人死地。

  玞臲淡淡應了聲,又閉目養神,一言不發。那人全然不感到不自在,又道:「掌門,我奉家師之命前來——現在中原五大派齊聚甘州,共襄剿滅魔教之事。掌門是五派中數一數二頂尖人物,如此盛事如何少得了六華劍派?」

  「甘州?」玞臲奇道,「魔教雄踞西域,卻只在天山附近,古高昌郡一路活動。好端端的,誰想出這什子西征大計。哼哼,承蒙抬舉,我六華門力單勢微,怕只能拖後腿。」

  那人避而不談,只道:「西域魔教與中原素來小打小鬧衝突不斷,只因隔得太遠,才有多年太平。但一切不過表面現象,西域魔教覬覦我中原水土豐美之地已久,包藏禍心,才有魔教中人源源不斷來到中原作探路先鋒,待時機成熟,魔教遲早有大行動。」

  他心思活絡,伶俐之極,想來頗受天稷派掌門器重。

  玞臲雙目微閉,慢悠悠道:「西域魔教離中原甚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那人嘆道:「魔教中人野心勃勃,氣焰滔天,若不是倥侗的師兄無意經過甘州,無人可知魔教竟已將分壇設至甘州,他們一步步逼近中原,狼子野心昭然若揭。魔教暗地行動,想給咱們來個措手不及,然中原武林同道虔誠向善之心感化蒼天,教魔教的詭計敗露,我們先下手為強,萬萬不可失了先機。」

  玞臲不為所動:「不過是偏僻小村落,西域諸民風情習俗與中原不同,想來村民有些古怪的祭祀風俗,小子見識淺鄙,錯當魔教。」那人嘿嘿一笑:「掌門既認定是普通村民,弟子沒辦法。難不成普通山野村民會圍著鳳舞箭當神仙拜?」

  玞臲聞言一震,顫聲道:「你說什麼?」那人心中得意,這正是他要的反應:「掌門人還不知罷,他們請出鳳舞箭了。那西域魔教原本與我中原姑且可說井水不犯河水,如今不同啦,結的是不共戴天之仇,魔教想將我們中原各派屠戮殆盡,老的少的,徒子徒孫一個不留,否則不會請出鳳舞箭。掌門真要坐視不理,等魔教之人將刀架到脖子上才幡然醒悟?」

  玞臲底氣泄了一半:「那教他們沖我來罷。」那人忙道:「中原各派同氣連枝,一方有難,八方相助,教他魔教見識我中原武林如何團結如一,堅不可摧。再者也不是六華劍派一人的事情。我等只待掌門共商大計。」

  燭光下玞臲的臉色陰晴不定,那人細細察言觀色,卻也猜不透玞臲心中所想。片刻后,玞臲陰沉沉道:「甘州?」

鳳舞
  靈璧山三面環水,群山聳峙,六華門依山而建,上有雲麓頂雲海繚繞,宛若仙境。

  老道人玄衣道袍,身負長劍,匆匆行至弟子房前,抖落一身風塵之氣。他稍稍拉開門,留出一點縫隙:「冉明夷。」

  房內只有一名六歲大的男孩,正端坐桌前抄寫經典。男孩聽見師父的聲音,起身朝門口一拜:「師父。」老道人的聲音毫無起伏:「從今起你便是六華門的大師兄,此後正身修性,以身作則,為師弟試妹帶出榜樣。」

  男孩驚詫萬分,不知師父源何突然有此一說:「啊?我……」

  男孩似見到師父懷中抱著一名嬰兒,怯生生指指孩子,不禁問道:「師父,那是?」老道人怔了片刻方回神道:「鄒師叔的新徒兒,你的師妹。女娃被遺棄在路邊,為師見她可憐,決定帶回六華門好生教養。」

  男孩心道,既是師父揀回的,理應師父親教親養,緣何塞給師叔當徒兒。師父冷冷瞥視:「你那師叔性子散漫,素來不知穩重自持為何物,孩子交他撫養,望能喚起他一點責任感,從此改了脾氣秉性。」鄒師叔入門早,資歷頗深,六華門上下除掌門玞臲道人,都需恭敬稱一聲「師兄」或「師叔」。而鄒師叔閑散好逸,不願被束縛,到現在也未收徒弟。冉明夷道師父果然用心深刻。

  那女嬰忽呵呵笑了,冉明夷一時興起,道:「師父,小師妹有沒有名字?」玞臲道人眉頭緊皺,沉吟片刻后道:「不知道!」言罷抱著女嬰向鄒師叔房間方向去了。

  冉明夷罵自己糊塗,既是揀來的孩子,自然不知道姓名。師父說自己從此便是大弟子,冉明夷心底油然而起自豪,瀰漫開來化為滿身氣力,身擔千斤重任而不覺累。

  --

  房中一座香爐,青煙繚繞。自雲遊回山,玞臲道人變得更加沉默,每日在房中獨自盤膝打坐,對外界一切恍若無聞。

  大弟子冉明夷忽輕輕扣門,玞臲道人起先不答,但因他細碎敲個不斷,玞臲道人略顯惱怒:「明夷,我交代的話你都忘了?為師靜坐之時不許有人打擾。」冉明夷年幼,但沉著懂事,今日為何一反常態。

  「師父,是有客人求見。」

  玞臲道人緩緩道:「我交代過,不見客。」冉明夷沉聲道:「師父,天稷派的師兄一定要見您。」玞臲道人嘆氣,冉明夷年紀尚小,長輩師叔多不在派中,那天稷派弟子又怎會聽個小孩子的打發:「請他進來。」

  那天稷派弟子得了允許,方踏入房中。來人年紀極輕,小眼犀利有神,見到玞臲躬身一拜:「掌門。」玞臲眼睛睜開一點縫隙,那人一身勁裝,隨身不帶兵器——天稷派擅使暗器,門下弟子全身帶滿毒鏢銀針,不動聲色至人死地。

  玞臲淡淡應了聲,又閉目養神,一言不發。那人全然不感到不自在,又道:「掌門,我奉家師之命前來——現在中原五大派齊聚甘州,共襄剿滅魔教之事。掌門是五派中數一數二頂尖人物,如此盛事如何少得了六華劍派?」

  「甘州?」玞臲奇道,「魔教雄踞西域,卻只在天山附近,古高昌郡一路活動。好端端的,誰想出這什子西征大計。哼哼,承蒙抬舉,我六華門力單勢微,怕只能拖後腿。」

  那人避而不談,只道:「西域魔教與中原素來小打小鬧衝突不斷,只因隔得太遠,才有多年太平。但一切不過表面現象,西域魔教覬覦我中原水土豐美之地已久,包藏禍心,才有魔教中人源源不斷來到中原作探路先鋒,待時機成熟,魔教遲早有大行動。」

  他心思活絡,伶俐之極,想來頗受天稷派掌門器重。

  玞臲雙目微閉,慢悠悠道:「西域魔教離中原甚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那人嘆道:「魔教中人野心勃勃,氣焰滔天,若不是倥侗的師兄無意經過甘州,無人可知魔教竟已將分壇設至甘州,他們一步步逼近中原,狼子野心昭然若揭。魔教暗地行動,想給咱們來個措手不及,然中原武林同道虔誠向善之心感化蒼天,教魔教的詭計敗露,我們先下手為強,萬萬不可失了先機。」

  玞臲不為所動:「不過是偏僻小村落,西域諸民風情習俗與中原不同,想來村民有些古怪的祭祀風俗,小子見識淺鄙,錯當魔教。」那人嘿嘿一笑:「掌門既認定是普通村民,弟子沒辦法。難不成普通山野村民會圍著鳳舞箭當神仙拜?」

  玞臲聞言一震,顫聲道:「你說什麼?」那人心中得意,這正是他要的反應:「掌門人還不知罷,他們請出鳳舞箭了。那西域魔教原本與我中原姑且可說井水不犯河水,如今不同啦,結的是不共戴天之仇,魔教想將我們中原各派屠戮殆盡,老的少的,徒子徒孫一個不留,否則不會請出鳳舞箭。掌門真要坐視不理,等魔教之人將刀架到脖子上才幡然醒悟?」

  玞臲底氣泄了一半:「那教他們沖我來罷。」那人忙道:「中原各派同氣連枝,一方有難,八方相助,教他魔教見識我中原武林如何團結如一,堅不可摧。再者也不是六華劍派一人的事情。我等只待掌門共商大計。」

  燭光下玞臲的臉色陰晴不定,那人細細察言觀色,卻也猜不透玞臲心中所想。片刻后,玞臲陰沉沉道:「甘州?」

《鳳舞箭》 -參考資料

http://www.qidian.com/book/1044864.aspx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