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全集》[2005年人文版]

標籤: 暫無標籤

35

更新時間: 2013-12-12

廣告

新版《魯迅全集》由原來的16卷增至18卷,書信、日記各增加了一卷,共計創作10卷,書信4卷,日記3卷,索引1卷,總字數約700萬字。與1981年版相比,此次《魯迅全集》修訂集中在三個方面:佚文佚信的增收;原著的文本校勘;註釋的增補修改。

《魯迅全集》[2005年人文版] -簡介
《魯迅全集》[2005年人文版]《魯迅全集》[2005年人文版]

 2005年,《魯迅全集》以嶄新的面孔與廣大讀者見面,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 本書繼1981年版《魯迅全集》出版后,新版文集中增收了魯迅佚文24篇、佚信18封以及《兩地書》原信68封,《答增田涉問信件集錄》約10萬字,總卷數由1981年版的16卷增加至18卷。這次修訂對註釋進行了大量的增補和修改,新版《全集》新增註釋1000餘條。 新在何處 :收文:書信、日記各增加了一卷;校勘:改動了1000多處; 註釋:更加客觀、公正、科學。 數字解讀 :新版《魯迅全集》主要在收文、校勘、註釋三方面做了較大的調整。由1981年版的16卷增至18卷,其中創作10卷,書信4卷,日記3卷,索引1卷,總字數約700萬字。改動達1000處,新增註釋900餘條,新增佚文23篇。 專家點評 :新版《魯迅全集》融會了20多年來魯迅研究的新成果、新資料,質量得到全面提升,內容更加充實嚴謹,學術資料的可靠性更強。單獨看某一處的修改,也許它很細微,甚至很瑣碎,但綜合每一個細微之處來看,《魯迅全集》的修訂呈現出的是蔚為大觀的氣象,體現了20多年改革開放對中國的社會生活、思想文化所帶來的深刻影響和變化。但是缺點也不容忽視,那就是割裂了翻譯和創作的聯繫,不能更好的體現魯迅的精神。

廣告

《魯迅全集》[2005年人文版] -特點

 

《魯迅全集》[2005年人文版]魯迅全集

 隨著20多年來人文科學和魯迅研究的不斷發展,專家、讀者陸續發現1981年版的一些不足:魯迅的佚文、佚信不斷被發現,當時的註釋有其歷史的局限。此外,書中也有一些誤植、誤排的字。更重要的是,魯迅研究取得的重要成果,應在全集中有所體現。新版《魯迅全集》新在哪裡?其修訂原則是「以1981年版為基礎,增補不足,修訂錯訛」。根據現在的定稿,新版《魯迅全集》由原來的16卷增至18卷,書信、日記各增加了一卷,共計創作10卷,書信4卷,日記3卷,索引1卷,總字數約700萬字。 與1981年版相比,此次《魯迅全集》修訂集中在三個方面:佚文佚信的增收;原著的文本校勘;註釋的增補修改。 此次修訂,增收新的佚文23篇,佚信20封,魯迅致許廣平的《兩地書》原信68封,魯迅與增田涉答問函件集編文字約10萬字。

廣告

新版《魯迅全集》共18卷,達700餘萬字,首印3萬套,每套定價990元。「修訂后的2005年版《魯迅全集》,內容更加充實嚴謹,學術資料準確可靠,質量得到了全面提升,是目前最為完備的《魯迅全集》的新版本。」採訪中,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劉玉山告訴記者。據悉,這套新版的《魯迅全集》將於2005年12月3日在全國各大書店相繼上市。     

修訂版前,已有三套《魯迅全集》。新中國成立后,先後已有兩套《魯迅全集》問世。一套是1958年版10卷註釋本《魯迅全集》,另一套是1981年版16卷註釋本的《魯迅全集》。比較而言1981年版《魯迅全集》更為完備和翔實,在學術界和社會上影響很大,但也存在著很多不足和錯訛需加以改正,使其進一步完善。在這種基礎上,2001年的6月,經中宣部和新聞出版總署批准,《魯迅全集》的修訂出版正式提上日程,經過4年多的努力,終於完成。 

 據悉,修訂版中增收了佚文佚信。其中,增收新發現的魯迅佚文24篇,新發現的魯迅佚信18封以及魯迅致許廣平的《兩地書》原信68封。同時,對原文進行細緻地核對和甄別,對1981年版文字的錯漏進行改正。魯迅生前未發表而據手跡編入的作品,均據手稿進行了核校。另外,對1981年版《魯迅全集》的註釋做了較大修改,同時新增了許多條註釋。增刪修改後的新註釋更加充實、客觀,更有助於讀者了解當時的文化環境,閱讀和理解魯迅的作品。 

「我們都以對魯迅著作和讀者高度負責的態度進行工作,為了一個細節的核對,要翻閱大量資料,或多方發信詢問、走訪知情者。」參加修訂的一位專家學者這樣告訴記者。而《魯迅全集》修訂顧問、魯迅先生親屬周海嬰同志一直十分關心《魯迅全集》的修訂工作,親自參加《魯迅全集》修訂工作情況彙報會,對工作給予了大力支持。「明年是魯迅先生逝世70周年,誕生125周年,這套修訂版的《魯迅全集》將是對魯迅先生的最好的紀念。」劉玉山表示。

廣告

《魯迅全集》[2005年人文版] -收文

 書信、日記各增加了一卷此次修訂,增收新的佚文23篇,佚信20封,魯迅致許廣平的《兩地書》原信68封,魯迅與增田涉答問函件集編文字約10萬字。修訂編委會委員、紹興魯迅紀念館館長裘士雄介紹說,在認定的23篇佚文中,內容涉及古籍整理、介紹外國文學家作品和悼念文章等,體裁包括雜文、詩歌等,反映了魯迅文學創作道路的變遷和思想的演進。其中發表於1912年1月的《軍界痛言》一文尤為重要。該文痛斥了辛亥革命后光復軍在紹興的一些劣行,在當時曾觸動了一些光復軍人士,他們對照此文進行檢查,軍風有所改變。與增收的文章相比,佚信的增收量更多。在新發現的20封佚信中,有相當一部分是魯迅寫給張琴孫、蔡元培、宋慶齡、胡適、江紹原、郁達夫、楊之華、申彥俊等社會名流、外國友人的。其中一封是1933年魯迅寫給宋慶齡、蔡元培商討共同營救被捕共產黨人的信,彌足珍貴。這些信件內容的涉及面很廣,包括文化交流、學術探討和生活等多個方面,反映了魯迅各個時期的思想活動和生活經歷。在增收的書信中,專家們就兩個有爭議的問題達成了共識,即魯迅致許廣平的《兩地書》原信和魯迅、茅盾聯名致中共中央祝賀紅軍東征勝利的信件。1933年由青光書局出版的《兩地書》,魯迅在編輯過程中對原信做了很多改動,包括刪節內容、加寫部分文字,同時魯迅把原信全部抄錄保存了下來。但1981年《魯迅全集》出版時,魯迅原信尚未印行。此次修訂,在收入《兩地書》的同時,將魯迅的原信按時間順序與魯迅的其他書信一起編入書信卷,這樣既保存了《兩地書》作為獨立版本的完整性,又能使讀者看到魯迅原信的全貌。魯迅、茅盾聯名致中共中央祝賀紅軍東征勝利的信件,1995年全文被發現,但專家們認為,此信沒有原件依據,文字風格與魯迅手筆完全不同,而且也不能證明此信經過魯迅審閱,有很多不確定因素。但魯迅、茅盾聯名給中央寫信確有其事,這封信具有很重要的文獻意義,並且在魯迅生前公開發表過,應該在全集中得到反映。修訂本將這封信編入書信卷附錄,作為資料,便於讀者查找。據修訂編輯委員會成員、人民文學出版社現代文學編輯室主任王海波介紹,新版《魯迅全集》還刪去了經鑒定不屬於魯迅書信的《致北方俄羅斯民族合唱團》等。

廣告

《魯迅全集》[2005年人文版] -校勘

改動了1000多處據初步統計,此次修訂,校勘改動達1000多處,使魯迅作品的文本更加準確。負責全集第二卷修訂的張夢陽舉例說,收入《朝花夕拾》的《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寫「我」按照閏土的父親傳授的方法,支起竹篩罩鳥,「明明見它們進去了,拉了繩,跑去一看,卻什麼都沒有,費了半天力,促住的不過三四隻。」這裡「促住」為「捉住」之誤,而且一錯就錯了幾十年。張夢陽發現這個錯后,不是輕易去改,而是認真查閱了登在1926年《莽原》半月刊上的原文,得到確認后才改過來。再如收入《野草》的《好的故事》中「大紅花和斑紅花,都在水裡面浮動,忽而碎散,拉長了,縷縷的胭脂水,然而沒有暈。」這裡「縷縷的胭脂水」應為「如縷縷的胭脂水」,此文在《語絲》周刊發表時漏掉「如」字,魯迅當年曾在雜誌上發過更正,但收入集子時未改過來。像這類校勘,看上去是一字之改,但要改這一個字,卻需要做大量嚴謹細緻的考證工作。

《魯迅全集》[2005年人文版] -註釋

 更加客觀、公正、科學修訂編輯委員會副主任林非和陳漱渝認為,此次《魯迅全集》註釋的修訂前進了一大步,對原注中帶有評價說明性的內容、帶有政治性和批判色彩的註釋酌情做了修改和刪節,把客觀性作為新版註釋的追求。此次修訂,註釋更為客觀、不發議論,不解釋魯迅原文的含意,對註釋對象不做評論,但要尊重歷史,對大是大非問題不能迴避。如新月派、現代評論派、「第三種人」以及相關人物的註釋,刪去了評價,只客觀介紹情況。按照「向中等文化程度的讀者提供相關資料和知識,同時對文化程度較高的讀者也有參考價值」的註釋宗旨,此次修訂新增註釋900餘條,對1000多條原注做了重大修改,僅查補修改中外人物的生卒年一項就達到900餘人。專家們普遍認為,新版《魯迅全集》融會了20多年來魯迅研究的新成果、新資料,質量得到全面提升,內容更加充實嚴謹,學術資料的可靠性更強。單獨看某一處的修改,也許它很細微,甚至很瑣碎,但綜合每一個細微之處來看,《魯迅全集》的修訂呈現出的是蔚為大觀的氣象,體現了20多年改革開放對中國的社會生活、思想文化所帶來的深刻影響和變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