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飢餓海峽》

標籤: 暫無標籤

208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該片改編自水上勉的作品。由內田吐夢導演,三國連太郎、左幸子、伴淳三郎主演。描述曾經受犬飼幫助而後卻被殺害的八重不幸的遭遇及犯罪所得財富成為實業家,後來又犯下殺人罪的犬飼傳奇性的一生。《飢餓海峽》是一部現實主義作品。它真實地再現了日本戰後混亂年代貧困的生活惰景,充分地表現了日本軍國 主義發動侵略戰爭給廣大日本勞動人民帶來的深重災難。作者用象徵手法,以「海峽在怒吼咆哮」這樣一句意味深長的話開篇。人們似乎看到了在海峽底下的激流之中,那些貧窮但卻善良的人們在苦苦掙扎。

《飢餓海峽》飢餓海峽
該片改編自水上勉的作品。由內田吐夢導演,三國連太郎、左幸子、伴淳三郎主演。描述曾經受犬飼幫助而後卻被殺害的八重不幸的遭遇及犯罪所得財富成為實業家,後來又犯下殺人罪的犬飼傳奇性的一生。《飢餓海峽》是一部現實主義作品。它真實地再現了日本戰後混亂年代貧困的生活惰景,充分地表現了日本軍國 主義發動侵略戰爭給廣大日本勞動人民帶來的深重災難。作者用象徵手法,以「海峽在怒吼咆哮」這樣一句意味深長的話開篇。人們似乎看到了在海峽底下的激流之中,那些貧窮但卻善良的人們在苦苦掙扎。

《飢餓海峽》 -基本資料

《飢餓海峽》內田吐夢
飢餓海峽(Kigakaikyo)                                    
主演:高倉健
上映:1965年1月15日
類型:神秘片愛情片犯罪片劇情片
語言:日語
時長:183分鐘
顏色:黑白
聲音:單聲道
 導演 內田吐夢                                                                
編劇
水上勉TsutomuMinakami.....novel
NaoyukiSuzuki
演員
三國連太郎RentaroMikuni.....TakichiInukai(akaKyoichiroTarumi)
左幸子SachikoHidari.....YaeSugito
高倉健TakakuraKen.....Ajimura,headofaninvestigationteam
加藤武TakeshiKato
室田日出男HideoMurota.....Pressman
伴淳三郎JunzaburôBan.....Lt.Yumisaka
藤田進SusumuFujita.....Hagimura,headofapolicedepartment
風見章子AkikoKazami.....Toshiko,Kyoichiro'swife
三井弘次HideoMitsui.....Motojima,ownerofabrothel'Rika'
SadakoSawamura.....Taeko,Motojima'swife
RinichiYamamoto
NobuoYana.....Machida,aruffian
製作人
HiroshiOkawa.....producer
原創音樂
富田勛IsaoTomita
攝影
HanjiroNakazawa
美術設計
MikioMori

廣告

《飢餓海峽》 -劇情介紹

木島忠吉,沼田八郎和尤飼多吉三人搶劫了佐田當鋪,劫去80萬元左右;他們又殺了佐田一家三口,還放了一把火,偏趕上颱風,全街三分之二被燒光,他們划小船離開時,木島想獨吞錢款,先打死沼田,又打尤飼時,反被尤飼打到海里。警察從死者處找到疑點,懷疑尤飼與當鋪案件有關。尤飼到了北海道,遇到妓女八重,過完夜后留給她三四萬 元,並且,八重向警方隱瞞了接待過尤飼。十年後,尤飼改名為樽見京一郎,發了財,成了大慈善家。八重看到報道上的照片,就去找他,但樽見不承認與她相識。為了防止泄密,樽見把八重扼死,又殺了看到此事的青年男僕。並且,把他倆扮成為情殺,投入大海。但警察局很快破獲了此案,樽見在被押解前往警署時投海自殺 。

廣告

《飢餓海峽》 -影片評價

《飢餓海峽》飢餓海峽
該片改編自水上勉的作品。由內田吐夢導演,三國連太郎、左幸子、伴淳三郎主演。描述曾經受犬飼幫助而後卻被殺害的八重不幸的遭遇及犯罪所得財富成為實業家,後來又犯下殺人罪的犬飼傳奇性的一生。出生貧農的八重,以一個娼婦的角度來看她是成功的,但卻因其去找十年前見過一次面的犬飼,而悲哀地結束了生命。片中八重和犬飼搭巴士往大湊的途中,與捉他的弓阪擦肩而過,以致於等了十年才捉到犬飼。這幕戲不只是戲劇性的技巧,事實上,人生即是這種偶然的不斷重複。這部作品不僅是一部戲劇性討好的影片,也深入探討了這種表示在我們不可知的人生中,如朝露般短暫的偶然。

影片體現了人物性格的複雜性,反映了日本戰後真實的社會面貌,並著重塑造了男主人公的特殊經歷與個性。男主人公有殘忍,野性的一面,也有富有人性和同情心的一面。對於他的善與惡,影片中並沒有簡單地美化和醜化,而是客觀地,冷靜地描述,有相當深刻的意義。該片被評為當年日本十部佳片第五位,並被選入名片200部。

在內田吐夢作品《飢餓海峽》的後半段里,伴淳三郎飾演的前函館署警部補弓坂吉太郎與三國連太郎飾演的樽見京一郎有一場對手戲。在這場戲裡面,他指責樽見京一郎不該殺了杉戶八重(左幸子飾演),說她是他唯一的盟友。其時他對樽見京一郎的種種已經瞭然於胸,內心處於矛盾的又憐又恨之中。憐的是飢餓時代之下命運的陰差陽錯與身不由己,恨的是他一錯再錯,在救贖的當下卻又鬼迷心竅。他起初很平靜,就像與多年未見的朋友傾心,但語氣卻越來越憤怒,在他指責了樽見京一郎后,緊接著又衝口而出:「在你的人生道路上,樹木從來沒有成長過!」說完這句后,他又平靜下來。

顯而易見的是,這句台詞促成了這場戲中情緒的轉折,代表著衝突的最高潮時刻。撇開情境,單從台詞的角度來看,這一句台詞無疑帶些抒情的意味,文藝化的腔調在整段情緒化的對白中有些突兀。從人物的角度來評論,警察身份的弓坂吉太郎說出這句話,多少有些表裡不符的味道。但內田吐夢這種級數的導演,為何會給予人物這樣的一句台詞呢?最簡單的原因之一,水下勉的原作中有這樣一句台詞;最重要的原因無疑是它與主題有極大的關聯。回到內容之中,《飢餓海峽》的情節其實並不難解,無論在具體還是抽象的層面,都指向人性的救贖這一點。也就是說,「樹木從來沒有成長過」這一句,內里是講救贖的,樹的形象其實包含著救贖的意象。由此來理解,存在就變得合理而且是重要的。

《飢餓海峽》這一句被譯為:你這條路踩過多少草多少樹?這個翻譯太過直白,雖然能夠牽強的與情節相聯繫,但一旦丟失其中重要的含義,其存在顯然就變得多餘,人物在高潮時刻沒有任何必要講這樣一句無厘頭的台詞。於是找出原碟,但碟中只有原版法文字幕,沒有與日語對白對應的日文字幕。法文字幕是「Surlechemindevotrevie,lesarbresn'ontjamaispousse.」這句台詞的內在含義,即使不牽涉到具體的語境,這一句台詞譯為「在你的人生道路上,樹木從來沒有成長過」也更為恰當。」某種意義上,也側面證實了這句台詞所包含的引申。

樹的成長與救贖之間的隱喻,在日本的傳統文化里很難找到關聯。在日本影響深遠的神道教和佛教文化里,樹有作為聖物的功能,但與救贖並無直接聯繫。只有在基督教文化中,才能找到兩者之間的交集,這也正是見到另外一種翻譯后產生疑惑的原因所在。在B•米哈爾科維奇分析塔可夫斯基的電影論文《形象的能量》里,他詳盡的闡釋了樹的形象在塔可夫斯基電影里的運用,其中就提到了作為救贖象徵的樹的意象。文章里說在基督教經典及其影響下的民間故事裡,有一個犯了弒父和亂倫大罪的人(關於這一人物有多種說法,其中之一是猶大•伊斯卡里奧特,即出賣耶穌的叛徒猶大。他偶然中打死父親,又娶了自己的母親為妻。在知道自己的罪孽后,他皈依了耶穌)。而在民間的說法,猶大的救贖是在夢中得到了指示,「你如想得到寬恕,就拿一根干木棍到最高的山頂上種下它;用你的嘴含著水去澆灌它,直到它生長。」於是猶大就依言而為,歷時33年,人如枯槁。一天他看見木棍上長出了綠葉,於是知道「上帝終於寬恕了他的罪孽」。

由這個故事聯繫到《飢餓海峽》,那句台詞的存在就變得厚重起來。曾化名犬飼多吉的樽見京一郎,在神智蒙蔽之下犯下罪行,人生卻因此擺脫困窘的局面,搖身一變為企業家。這本身就充滿了嘲諷的意味,正直的貧困的人只能戰戰兢兢的生存,惡人卻可以飛黃騰達。在分別與重逢之間的這段時間裡,警察以為他逍遙自在的生活著,且以捐資幫助囚犯重生這種舉動來嘲諷警方,事實卻是他無法擺脫罪惡的過去,唯有以主動的善舉(不自然)來求得心靈的平靜。在數十年的歲月里,他就像含水澆灌干木長達三十三年的猶大,活在不為人知的煎熬之中,承受著地獄之火的灼燒。但在他掐死八重之後,這種救贖立刻失去了累積的功德與意義,反而由此步入更深一層的地獄。在此,弓坂吉太郎說樽見京一郎「在你的人生道路上,樹木從來沒有成長過」,就形象的指出了他的悲情命運,暗示生無可救的消極思想。在這種境況之下,結局的自殺就有了更深一層的悲劇底蘊,也徹底暴露出內田吐夢的悲觀主義。

把成長的樹作為救贖的象徵,這一點清楚表明了創作者所受到的基督教文化的影響,但結局以自殺作為最後的救贖,無疑又是典型日本式的死亡之美。在《飢餓海峽》中,內田吐夢用基督教的原罪思想、佛教的因果論、神道教的自然崇拜等等編織成一個具有強烈現實意義的故事,道盡時代與人心背後的荒涼與空蕩。儘管具有濃厚的外來色彩,樹的意象在《飢餓海峽》中仍然是強有力的,唯一的缺憾在於這一形象在影片中處於孤立的地位,與其他存在的意象比較,無法形成一個完整的形象系統,限制了它可能達到的表現力。同時由於孤立的地位,它的存在也極易被忽略。

飾演弓坂吉太郎的伴淳三郎1928年就開始在日活電影中露面了,最後作品是1982年的《マタギ》,演藝生涯持續了54年之多,參與作品多達361部足以列入吉尼斯世界紀錄了。只有高峰秀子自傳里有簡略字句提起:幾乎所有的喜劇演員都是做事認真而性格孤獨的人。金語樓是如此,植木等是如此,渥美清是如此,藤山寬美是如此,伴淳三郎也是如此。有的喜劇演員說,即使自己希望象普通人一樣自然的時候,身上那股丑角氣昧依然無法去掉。我雖然了解他們的煩惱和焦慮,但根本不可能理解他們。這其中必有某種「奧妙」。這種「奧妙」,既看不見,也無法用語言來表達。但是,它表現在榎本發怒揮舞起日本刀時的眼神里,也藏在獨自一人用膳的綠波的神態之中。愁緒和孤獨並不是一個悅耳的辭彙,它是一種「人的肉眼看不到的東西」。

廣告

《飢餓海峽》 -相關作品

內田吐夢:《土地飢餓海峽宮本武藏》、《岩流島決鬥人生劇場》、《飛車角和吉良常浪花之戀愛物語》
 阿菊與阿勇》、《彩河》、《飢餓海峽》、《蓮如與母親》、《釣魚迷日記18》
左幸子:《年輕日子的啄木》、《雲是天才》、《大江山》、《酒天童子》、《人生翻筋斗》、《遙遙長路》、《三島由紀夫傳》
高倉健:Yumin-gainoJudan《網走番外地》、《人生劇場》、《飛車角和吉良常》、《棒球先生夜叉》

《飢餓海峽》 -詳細介紹

《飢餓海峽》飢餓海峽
颱風呼嘯,波濤洶湧,海峽像一條飢餓的巨蟒張開血盆大口……
一場浩劫過後,報紙上報道了兩件大慘事:「青函渡船層雲丸沉沒,死532人」,「岩內發生大火災,全町三分之二燒毀,死者無數」。

由於沉船事件較為嚴重,許多人把火災忽視了。其實,沉船是天災。而火災卻是道道地地的人為的殺人縱火案。

嫌疑犯樽見京一郎化名「犬飼多吉」逃之夭夭。他跳上森林小火車,恰好碰上「花家」的女杉戶八重。樽見不但飢餓、驚恐,而且胳膊上受了傷,這些都沒能逃脫八重的眼睛。八重給了他一個大飯糰子,就這樣,初次見面便結下了不解之緣。

八重回到了「花家」,沒想到樽見又同她不期而遇。兩人一陣親熱之後,樽見給了八重3.4萬元,便像驚弓之鳥似的繼續潛逃。八重拿著這一大筆錢,雙手發抖,呆然佇立。

八重本是良家少女,只是為了還清母親治病留下的債務而流落煙花。這下,她有了錢,不但還清了債,而且能上東京去謀生了。「犬飼哥」成了她的大恩人。也正是由於八重的包庇,犬飼才一次又一次逃過警察的追捕……
一晃十年過去了。這時的樽見京一郎已憑著自己的聰明才智和奮鬥精神開了許多家工廠,成了暴發戶,還當上了舞鶴市教育委員,再也不像從前那樣夾著尾巴過日子了。也許是對過去犯罪的反省,或者是為了使更多的人不再犯罪,他慷慨捐贈了3千萬元巨資,幫助刑滿釋放人員解決就業問題,這一義舉為世人所矚目,報紙更是不惜版面大加報道。

八重翻看著報紙,十多年來失去聯繫而又一直念念不忘的大恩人「犬飼哥」的大帽照片映入眼帘。她激動不已,懷揣報道樽見事迹的剪報前往致謝。

八重再次出現在樽見面前。這時的「犬飼哥」心情既興奮又恐慌。他先是極力裝作不認識八重,而後又想這十多年來好不容易發了家,獲得了目前這樣的地位,如果由於迷戀一個女子而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豈不是前功盡棄?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殺人滅口,永遠掩蓋事實真相。樽見摟抱住八重,接著只聽到「嘎」的一聲,八重頹然倒在地上。

樽見京一郎受到良心的譴責。在警察的押送船上,他縱身躍入波濤洶湧的海峽。海峽,猶如張開血盆大口的飢餓巨蟒,吞噬了多少人的生命!無辜的、善良的、貧窮的……

《飢餓海峽》 -相關詞條

左幸子

加藤武

室田日出男

伴淳三郎

藤田進

風見章子

 

《飢餓海峽》 -參考資料

[1] DY第一電影網 http://www.dy.com.cn/Modules/FilmInfo.aspx?FilmID=46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