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那個飄》[書籍]

標籤: 暫無標籤

9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從那件事以後,我一度害怕冬天,害怕下雪。心裡的陰影好像就埋藏在雪中,只要輕輕觸碰到便一發不可收拾。但漸漸地,我又迷戀上了雪花,因為它會讓我在紛繁的生活中抽身而出,讓我想起生活在天堂里的爸爸,我會為他好好地活著,活得美妙而精彩。因而,下雪對我來說具有特殊意義,這個意義遠遠超過了生命的本身。在雪中,我會想起很多很多事情。一場漫天雪花便是我一次記憶的盛宴,只有在雪花飄在空中的那時,我才會變得憂鬱。看著雪花飄落在空中的完美,伸出手心小心翼翼地捧住它,看著它在手心中漸漸消失不見,雪給人的感覺總是凄美而迷茫,就像我的生活。

《雪花那個飄》[書籍] -編輯推薦

雪花依然徐徐飄落,看著漫天飛舞的雪花,只希望這些雪帶走我的記憶,帶走屬於我的過往……
風似乎更加猛烈了,呼嘯著拍打著我的臉龐,我忽然有了一種淡定的從容,任憑淚水恣意地流淌,直至內心最深處那一團熱火……


《雪花那個飄》[書籍] -作者簡介
耿雪,畢業於解放軍藝術學院舞蹈系。參與編寫的劇本:電視劇《單行線》《車來人往》;情景劇《事故科故事》。
《雪花那個飄》[書籍] -目錄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雪花那個飄》[書籍] -精彩書摘
  第一章
  傳說在人間和天堂之間,有一個中轉站,剛剛逝去的人會在那幾逗留一個星期——第一天到第三天,天國的使者會引導他回憶一生之中最美好的記憶片段;第四天,使者開始將這些片段整理、剪輯,重新組成一段影像;到了最後一天,他將在天國入口的放映室里,最後看一遍自己的曾經珍貴的往昔,之後起身,帶著它悠然上路,而他一生當中的其他記憶,將從此被徹底洗去……
  一
  望著窗外徐徐飄落的雪花,我彷彿在冥冥中看到某種徵兆,全身像是被什麼神秘的力量定住了一樣,就這樣莫名其妙地呆立了許久,之後便聽到正前方傳來一陣頗有力道的呵叱聲,慍怒卻含著關切。
  「佳雪!」劉老師臉上有點慍色:「專心點!」
  「哦。」我調皮地吐了吐舌頭,連忙回過神來繼續跟著大家做著把桿的環動組合。略帶悲傷的音樂響起,使我忽然莫名地傷感起來,伴著優美的舞姿,認真地把每個動作做到極致。
  我是舞蹈系的一名藝術生,今年秋天剛剛入校。
  我所在的學校是一所專業的藝術類高校,儘管看起來只是這座城市裡眾多高校中的一所,但她歷史悠久,名頭響亮,在學術和專業領域都能在全國藝術類高校中拔得頭籌。因此,能考上這所學校,的確讓我喜不自勝。
  我從小便生活在這座城市裡,也不止一次地來過這所學校,但當我以一名新生的身份來報名的時候,心裡還是迸出了許多莫名、的欣喜與新奇感。記得當時學校里掛滿了彩旗,每個角落裡都有入學新生的報名點,校園裡人山人海,熙熙攘攘。正當我好奇地向四周張望,尋找著自己的報名點時,有一個好聽的男聲傳進我的耳朵。
  「同學,你是來報名的新生嗎?」
  我回頭一看,一個氣質陽光,臉部五官俊朗的男生沖著我笑吟吟地問道。
  「哦……」我有點兒緊張,局促地答應道。
  「請問你是哪個系的?」他接著問。
  「舞蹈系。」我靦腆地回答。
  「跟我走吧!」說著他,便沖我露出了明朗的微笑,示意我跟過去。
  我默默跟上他,走了兩步,忽然想起什麼:「請問你是?」
  「哦,不好意思,」他回過頭來說,「忘了自我介紹了,我是舞蹈系大四的學生,是今天負責接待新生報到的。」
  我抿了一下嘴唇,不好意思地繼續跟著他走著。
  「你好像很內向哦?」他歪著腦袋看著我說:「很高興認識你,請問你叫什麼?」
  「佳雪。」我禮貌地回應道。
  「嗯,很好聽的名字啊!我叫古俊,大家都叫我『木頭』,以後你也可以這樣稱呼我。」
  「木頭?」我不由自主地嘀咕了一聲。
  「奇怪,對吧?」古俊像是能猜透我的心思似的問,看我默不作聲,說道:「因為發獃是我的業餘愛好。」說完,臉上帶著自嘲的微笑。
  「呵呵。」我笑笑,安慰道:「還好啦!發獃也是一種休息嘛!」
  「呵呵,你可真會說話!」古俊也笑說。
  我們就這樣聊著,不知不覺間便來到了報名的地方。
  原來這裡已經圍了好多本系的新生,大家都有條不紊地排成幾隊等待著辦理報名事宜。他們看上去都健康活潑,每個人都彷彿暗地裡競賽似的,無論從穿著還是打扮上都是那麼新潮與時尚。看著在前面排隊報名的同學們,又看看自己那普通的穿著,我不免有些自慚形穢。
  而古俊將我送到報名處之後便又去忙了,我沖他點點頭道謝,目送著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正在這時,我身後又來了一個女生,這個女生面容姣好,皮膚白皙,兩隻杏核一樣的眼睛在長長的睫毛下忽閃忽閃地,顯得異常可愛。她的打扮也很入時,混身上下透露著一種略帶成熟的高貴氣息。
  只見她排到我後面,看了看我,帶著嗲嗲的聲音問道:「請問這裡是舞蹈系的報名地方嗎?」
  「嗯,是的。」我沖她點了點頭。
  「哦,謝謝。」她沖我露出迷人的微笑,接著看到前面長長的隊伍,嘆了口氣說道:「這麼多人啊!」
  「呵呵。」我也禮貌地沖她笑笑。
  「你也是舞蹈系的吧?」接著她好奇地問道。
  「是的。」我點點頭。
  「太好了,說不定咱們會是一個班的噢!」她喜出望外。
  正在這時,她胸前掛著的手機響了,可是她兩隻手都拿著厚厚的報名檔案,於是便沖我說:「麻煩,可以幫我拿一下嗎?」說著,便把那些東西塞到了我的手中。
  接著,她便接通了手機,沖我說:「我過去一下,一會兒還站在你後面,好嗎?」我沖她點點頭,她便到旁邊講電話去了。
  不一會兒,她便過來了,對我千恩萬謝,我自然是笑臉相對。
  「我叫樂兒,你叫什麼?」只見她大大方方地沖我說。
  「佳雪。」我回答道。
  「很高興認識你!」她從我手中接過檔案袋說。
  「我也是。」我笑著回答。
  接著,我們倆就像兩個老朋友一樣攀談了起來。從今天的天氣一直聊到原來的學校以及自己的夢想,我發現我們倆都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聊著聊著,樂兒的目光像是被定住了似的,一動也不動地看向遠處。我也朝著她的目光看去,原來是一個男生。
  「看見了沒?」樂兒捅捅我,說道:「帥哥!」
  「呵呵。」我笑笑,不置可否。
  「怎麼了?」樂兒見我反應冷淡,連忙問:「他不帥嗎?」
  「嗯。」我含糊其辭地答應著。
  「但願是我們班的。」樂兒絲毫沒有聽我的表態,臉上充滿了期待的喜悅。
  果然事遂人願,樂兒和我被分到同一班裡,而那個樂兒一眼便中意上的帥哥,也和我們在同一個班裡。他的名字叫韓宇洋,據說很多女生都很喜歡他,並且視他為偶像一樣,看到他就拿起照相機偷拍。
  或許在大多數人眼裡,作為一名新生,在剛進校的時候,應該有很多不適應與不習慣,但多數人在我身上卻發現不到這些痕迹。我總結了一下,有兩個原因,原因之一就是我從小就在這個城市長大,原因之二便是眼前這個給我們班授課的劉老師是我媽媽的好朋友。聽媽媽說,她們有十年的交情了。
  也是因為劉老師的教導,我才能走上舞蹈藝術的學習之路。從小到大,這麼多年,我紮實的舞蹈基本功都是拜劉老師所賜。她不斷地鼓勵我、教導我,使我能夠在學舞的道路上走到現在。一想到以後能夠和劉老師同在一個學校,我的心裡便不由地高興起來。
  配合著動聽的鋼琴聲,我跟著劉老師教的優美的組合,跳得非常起勁。
  從小到大,我最喜歡的就是雪了,不光是因為媽媽給我起的名字里有「雪」這個字,我更喜歡雪花在天空中飛舞的感覺,喜歡雪落在地上將世界覆蓋的感覺,甚至還喜歡走在雪地里回頭看著自己一路走來所留下足跡的感覺。每逢冬天,我的心情就格外地興奮,總在盼望雪的出現。冥冥之中,父親的在天之靈會化作輕盈的雪花來撫慰和呵護著我。
  雪彷彿是我的一個守護精靈,我時時刻刻盼望著與它相逢。
  我一直是一個感性並且傷感的人,朋友們都這麼說。每次一起看電影,只要稍有點生離死別的鏡頭,別人都還沒怎麼著呢,第一個哭的人肯定是我。最後,發展到每次看電影,稍有感情戲大家會不約而同地把期待的目光投向我。在他們眼裡,我就像一個永遠也長不大的孩子,任何小恩小惠小打小鬧小說小笑都足以讓我欣喜。
  那麼,這場雪對我來說,就是大恩大惠。
  在寫下這段文字之後,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彷彿當時那種欣喜的感覺又一次佔據了我的心扉一樣。
  是的,又一次佔據,每次想起雪的時候,那種感覺、那種享受便會又一次佔據。
  我已經記不清被佔據了多少次,只是每次從那種感覺抽身而出之後,發覺自己已經熱淚盈眶。
  正如你們所看到的,我的名字叫佳雪。在別人眼裡,我是一個很開朗、很陽光的女生。是的,在別人面前,我一向如此。可沒有人會知道,更沒有人了解,其實我骨子裡非常憂鬱非常悲觀。這其中有一個很大的原因,那便是雪。
  沒有人知道我的家事,我也不想讓別人知道。我從小便生活在一個單親家庭,與雙腿殘疾的媽媽相依為命生活到現在。聽媽媽說,我5歲那年的一個冬天,爸爸騎摩托車載媽媽回家,在一個路口的拐彎處,被迎面而來的小轎車撞了,爸爸當場失去了生命,媽媽則永遠地失去了雙腿。
  我依稀清楚地記得,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天上下著美麗的雪花,爸爸媽媽之所以出去,是為了給我挑選生日蛋糕。因而,我的生日,不但是母難日,而且還是父難日。我的爸爸就這樣去了,留下我們母女麗個人很清苦地生活著。從我記事起,媽媽就教導我要學會堅強與獨立,因而我的童年和別的同齡人比起來,過得更加清苦。沒有洋娃娃,沒有玩具熊,沒有漂亮的公主裙,有的只是小小年紀就學會的一手廚藝、操持起家庭的重擔,小小年紀就不得不學會為了生計而去打臨時工養家糊口。
  而對於我這種家庭背景的孩子來說,搞藝術成了一種奢侈的行為。可是美妙的舞姿吸引著我,使我無法放棄對舞蹈的憧憬與夢想,於是開始利用業餘時間偷偷地學著舞蹈。我感謝上天的眷顧,感謝上天的恩惠,無意間被少年宮的老師發現后,便與舞蹈結下了不解之緣。記得那個雪天,爸爸帶我去少年宮接在那兒打工的媽媽,我好奇地看著別的孩子跟著老師的步伐跳舞,便也像模像樣地學了起來。於是每次去接媽媽,我都會偷偷地跟著教室里的同學練習著,就這樣數次之後,便被那個老師發現了,說我是一個舞蹈苗子。然而這個消息並沒有使媽媽高興,因為我知道我的家裡支付不起那高昂的學費。可是爸爸卻毅然說要讓我學習舞蹈,一定要把我培養成為一個舞蹈藝術家。我在家人的期許下開始了舞蹈的旅程。從我學習舞蹈以後,我知道爸爸媽媽過得更辛苦了。直到我懂事以後才明白,他們付出的勞動是常人的兩三倍。他們日日辛苦操勞,為的就是能讓我在舞蹈藝術上有所成就。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