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生花香》

標籤: 暫無標籤

12

更新時間: 2013-08-28

廣告

《雙生花香》屬短篇小說,由作者眉曉曉創作,第一次登選在小說閱讀網內,2007年完成。

《雙生花香》 -作者介紹

作者:眉曉曉
寫過多篇短篇小說 《吻別我的向日葵》, 《心傷羅馬》 , 《憶古絲路》, 《翩然鶴舞》  等。

《雙生花香》 -文章簡介

初登:小說閱讀網,本文於2007年完結屬於短篇小說。

《雙生花香》 -原文欣賞

第1章
      陽春三月,宇文府的碧桃林開得正艷,如一片霞。宇文老爺自府外請進一名夫子教習宇文香楹課業禮儀。  自小,宇文香楹便活潑好動,尤喜武槍弄棒,宇文老爺常常慨嘆自己的孩兒錯投了女兒身。  進得府來的夫子姓白名敏仁,據宇文老爺講,白敏仁年少卻學富五車,這樣的青年才俊若得入朝輔佐明君,必是一番作為,奈何白敏仁心性淡漠,朝中雖有重臣一心欲將其拉入仕途,卻被婉拒,一推再推。  夫子入府那日,宇文香楹正做男子打扮在習武場上揮汗如雨,忽地卻停下手中雙劍,低頭,滿面菲紅。  彼時,花香醉人,白敏仁悄立一樹側,靜觀不語,一身無暇的白色長袍隨風輕舞,一樹花色紫黑的墨桃愈加將其襯得儀容出塵。  空氣中依是飄散著桃花的清香,而那一瞬間,時間仿如靜止。  一瓣桃花因風捲起,飄落宇文香楹的鼻端,白敏仁淡淡一笑回身走遠。  女兒家嬌態的宇文香楹抬頭,痴望白敏仁的背影,眼中有著暗潮洶湧。  那一年的春天,桃花開得早。半月前,桃花初開時,男裝的宇文香楹偷偷溜出自家府邸,在集市上閑逛,中午十分,烏雲遮頂,轉眼雨至。  三月的雨不大,卻足以浸濕微薄的春衫,渾身濕透的宇文香楹下得馬來,手握韁繩,不慌不忙地度著方步前行,心道這霏霏之雨端的莫名,奇的是雨意不停雷聲不止,間或竟夾雜了淡藍色的閃電。  正自沉思,忽見一猛犬駭然撲出,尚未及回神,愛馬已然受驚,失控,於集市中狂奔。  宇文香楹不及多想,飛身追趕驚馬,馬走勢驚人,宇文香楹一時竟是絲毫不敢鬆開手中韁繩,生怕一個閃失被馬甩開撞傷更多市民。  當宇文香楹再次端坐馬上,驚馬已是狂奔出集市,且瘋意不減,直衝向西山密林。  宇文香楹暗自吐了口氣,林中人跡罕至,馬更是無法放肆狂奔,極可能會被樹樁絆倒而停步。  始進林,影綽綽便見得一人立於小徑中央,那人聞得馬鈴鐺一陣「叮噹」『亂響,回頭,分秒間,神色轉犀利,馬上的宇文香楹不意渾身激靈靈打了個寒戰。  該人身著玄色衣衫,神色冷峻,他不躲不讓,伸手,輕描淡寫只手擎住驚馬,馬顫巍巍喘吁吁停在當場,而此時的宇文香楹汗水涔涔而落,手仍是拼了命地攥著馬韁繩。  密林,一馬二人,靜寂。  少頃,宇文香楹對著已然轉身行遠的背影低喃:「多謝」。  自那一日,宇文香楹有了女兒家的心事,自那一刻,宇文香楹的心裡駐進了人,自那以後,宇文香楹知道了什麼是相思。  瀟瀟春細雨,連綿下了一夜。翌日,宇文府的桃花依然開得滿樹煙雨,芳菲不盡。  書房中宇文香楹咬著筆杆子看東望西,如坐針氈,晶晶亮的眼珠子滴溜溜亂轉就是不瞧課本。  「那位明顯神遊天外的學生,請你背誦一下昨天的課業。」白敏仁不知何時立於宇文香楹身側,白衣勝雪,面上掛著溫煦的笑意。  「昨天的……」宇文香楹彷彿吃東西噎住了嗓子,半天說不出話來。昨天有講什麼嗎?為什麼自己全無印象。  「不要著急,你慢慢回想下,從一開始。」白敏仁很是耐心的引導著。  宇文香楹的心情登時大好,她快速地點著頭,開始回憶「昨天……我……似乎一點印象都沒有,我……睡著了……」  白敏仁搖搖頭,卻並不惱,「今天你的課業就是把昨天教習的部分默寫,直至能夠順暢的背誦出來。」  「哦,曉得了。」宇文香楹忙不迭的點頭,她還真是無法把眼前這位溫文儒雅的好好先生跟密林中只手攔馬的武林高手畫上等號。  見宇文香楹乖乖的點頭應允白敏仁稍顯安慰,似乎,這個宇文香楹也沒有傳說中那樣的冥頑不化啊,怎的就聽說氣走了幾多夫子。  「可是,這字應該怎麼寫呢?」宇文香楹很是撓頭,終於還是將心中的困擾說了出來。  白敏仁一個踉蹌幾乎跌倒,莫不是,莫不是這宇文香楹竟然還不會寫字!於是,抱有一線希望,他試探性的問了句:「不會寫?那麼,你總該是識字的吧?」  宇文香楹在白敏仁的期望中點了點頭,然後獻寶似的數著自己的手指頭「以前的夫子有教過我識字啦,至少我會寫『宇』『文』兩個字啦!」  白敏仁撐住自己的身形,勉強沒有倒下,這位大小姐說話還真不是一般的驚世駭俗。  「那麼,我們就先不要默寫了,先從最基礎的學起。」白敏仁不得不改變最初的打算,改習其他課業。  誰說宇文家的宇文香楹是個難搞定的搗蛋鬼,誰說她不愛學習,眼前的事實勝於雄辯,此時的宇文香楹正汗流浹背地在宣紙上一筆一劃地寫著大字,相當地用心。  書房,散發著墨香的宣紙,揮毫的宇文香楹,這一切是那樣的和諧,動人而溫馨。  一個和暖的聲音打破了暫時的和諧與寧靜「你確信自己真的掌握了寫字的要領?為什麼我怎麼看你都象是握著筷子吃飯的架勢。」說這話時白敏仁忽然便有了某種覺悟,開始認命。  「不要打攪我,馬上就要寫完了。」宇文香楹嚷嚷著,語氣中有點不滿的味道。  白敏仁望著宇文香楹用心寫的封口「己」字,暗自好笑,這明明就是個「巳」字。  「不要憋著啦,會得內傷的。要笑就笑好了,不用給我面子!」宇文香楹有些氣憤,什麼嘛,自己這樣努力地寫,竟然被笑話。  「我不是在笑話你,我只是希望下次你寫字的時候不要把眼前的宣紙當成饅頭,然後用毛筆去扎『饅頭』,這樣,你寫字的姿勢至少要好看得多。」白敏仁說完此話亦是一驚,什麼時候自己開始這樣愛調侃了呢。  「好的,我盡量把它當成是你的臉,然後用心地去戳戳戳!」宇文香楹拌了個鬼臉,隨後跟著白敏仁一起呵呵地笑將起來。  午後的書房,融融春意。

《雙生花香》 -參考資料

[1]小說閱讀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