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起鄉到燭鎮》

標籤: 暫無標籤

86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雀起鄉到燭鎮》是一部英國電視劇,由奧莉薇婭·哈琳安主演。

廣告

1 《雀起鄉到燭鎮》 -簡介

《雀起鄉到燭鎮》《雀起鄉到燭鎮》

 本劇改編自英國女作家Flora Thompson的《Lark Rise To Candleford》。Flora Thompson自幼生活在鄉村,對於那裡的生活也十分眷戀。這部《Lark Rise To Candleford》事實上也是作者根據自己1880-1890年,少年時期在牛津郡的生活回憶而著的一部半自傳體作品。原著本是3個獨立的作品:Lark Rise(1939),Over to Candleford (1941),Candleford Green (1943),直到1945年才被合併為三部曲集出版。          

廣告

如果說《克蘭福德》講述了一群童心未泯的嘮叨老太太,那《雀起鄉到燭鎮》則是一個以孩子的眼睛看成人世界的故事。少女Laura Timmins離開雀起鄉來到燭鎮投奔她的表姐,掌管小鎮郵政局的Dorcas Lane,開始新的生活。她的經歷不僅是小小鄉村的故事,也是那一時期英格蘭鄉村生活的縮影。小說依舊是以平實的基調講述了恬淡的鄉村生活,既有溫馨浪漫的親情愛情,也有睿智幽默的生活小品。劇集由Charles Palmer執筒,Bill Gallagher改編,延續著BBC精緻的維多利亞風情,再加上美麗宜人的英格蘭南部風光,相信大家會再次體驗到BBC古典劇的經典魅力。 

2 《雀起鄉到燭鎮》 -影評

從雀起鄉到燭鎮一共只有八英里左右的路,卻代表著英國的鄉村和城鎮兩種截然不同的文化,在哪個工業革命剛剛完成不久的時代里,雀起鄉和燭鎮就成了整個英國社會的縮影:貧窮與富裕、城鎮與鄉村、貴族與平民之間的矛盾在這裡得到了集中體現。雖然這則故事發生在英國且離我們年代久遠,但這部迷你劇中的很多社會問題卻依舊發生在我們當代的中國,而劇中的人物也恰恰可以在我們生活的時代找到影子。         

廣告

Laura是一位出生在雀起鄉的少女,在她16時她的母親Emma將她送到燭鎮的表姐Dorcas——一個擁有著一家郵局和鐵匠鋪的女士那裡工作。本劇也是通過Laura的目光來審視當時成人的世界。影片中展示極富英倫特色的城鎮文化和那個時代特有的社會矛盾外,就是給我們塑造了個性鮮明的人物和他們在面對矛盾時所做出的極富個性的處理方式。而本片給我影響最深的也就是劇中那些個獨特而相似的人物。      

Adelaide夫人:一是典型的舊貴族形象,高傲、自私、驕縱,在她的眼中除了自己的丈夫Timothy之外所有的人都比她至少低一等,她的話語中總是展現出她來自倫敦,見過世面,可是就是這樣一個人卻對孩子有著出奇的愛心,曾經向丈夫建議收養流浪的孤兒。      

廣告

Timothy先生:Adelaide的丈夫,同時也是燭鎮的地方長官,一個新貴族,身為地方上的司法長可以說他做到了公平、公正和公開,而且肚量很大,能夠接受別人的指責,不收受別人的賄賂,是一位開明的人,不過在他的體內還是流著貴族的血液,他不允許自己的妻子收養身份不明的流浪兒,禁止農民在他的獵場里狩獵。     

Thomas先生:鎮上的郵遞員,一個虔誠的基督徒,一個忠於職守的好員工,平日在閑暇時間他總是講經佈道,在送信途中他會施捨窮人,幫助弱小。Macey小姐的丈夫由於失手傷人而進了監獄,得知情況的Thomas沒有鄉鎮上其他人一樣對Macey指指點點反而幫助她照顧她的兒子Freddy,並教導Freddy做人,同時他還義務幫助鎮上的人戒酒。但是這位先生似乎對雀起鄉的人有著與生俱來的偏見,因為無力支付郵局送電報的費用,很多雀起鄉的村民無法收到電報,而Thomas非但沒有幫助雀起鄉人,而且還多次拒絕給他們送信。    

Pearl姐妹:燭鎮的一對經營者一家服裝店的姐妹,她們的身上無時無刻不散發著膚淺、冷血和刻薄的氣味,經常阿諛奉承一些有錢有勢的人和挖苦一些不幸的人,十分擅長製造謠言,但她們有時又會表現出對於一些弱者強烈的同情。      

由此可見作者在創造人物時並沒有局限在一面而是立體的塑造這些人物的形象。Adelaide夫人,雖說有一身的毛病,但同時她也是一位母親,這份母親特有的母愛是不會因為她出身於一個貴族之家而改變;Timothy先生身為地方司法長官自然無可挑剔,但是出去這個身份他也是一個貴族,一些貴族特有的東西自然而然也會在她身上出現;Thomas先生並不是一個偽善人,他除了是一個基督徒之外他還是一個郵遞員,他很驕傲自己可以穿上這身制服,他對這份工作的愛不必對上帝的忠誠少,所以當他是以郵遞員身份出現時,自然是以郵局的利益為重,另外鎮上流傳著雀起鄉人好吃懶做,偷雞摸狗的事情也在一定程度上誤導他對雀起鄉的真實認識;Pearl姐妹,是由她們的母親撫養長大,父親是一個騙子,一個連一點親情都不顧及的騙子,母親死後,姐姐Pearl承擔了撫養妹妹Ruby的職責,為此她浪費了自己寶貴的青春,作為一對沒有美貌、地位和金錢的窮人女孩想在這個世界上生存,她們不得不巴結一個有權勢有錢財的人,為了保護自己,她們不得不像刺蝟一樣對待別人,同時父親的很多不恥行為磨滅了她們對於別人的信任,多疑也在情理之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