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意表白》

標籤: 暫無標籤

6

更新時間: 2013-12-11

廣告

方方的小說《隨意表白》講述了省電視台的著名主持靳雨吟不顧名譽損毀,執著等待肖石白的感情,肖石白在權衡之後為了自己的前程、為了既有的地位,選擇了放棄雨吟感情,而開始了新一輪情感「遊戲」的追逐。靳雨吟沒能逃出作為男人的「妾」和性工具的命運。

《隨意表白》 -作品評析
《隨意表白》《隨意表白》

 《隨意表白》寫於1992年,這部作品與以前的相比,主要表現在它敘述了一個女性的情感之路。這恐怕是方方最早關注女性命運的開始,也算是方方女性意識的覺醒。「隨意表白」這個題目顯得稍些曖味。女主人公雨吟和一個有婦之夫肖白石戀上了。在他們肌膚相親的關係沒發生之前,雨吟並不知道自己屬於第三者,自以為自個得到了美滿的愛情,最終也會攜手走進婚姻的殿堂。當她被愛的蜜熏得如痴如醉之時,她知道了肖石白家中有一個弱智的老婆,並且有了孩子。肖石白向她訴說了他不幸的婚姻。肖石白過去曾是農村裡的石匠。有一天有個女記者到村裡採訪,將他從村裡帶到了城市,女記者利用手中的權力為肖石白搭造了一條輝煌的人生道路。幾年後,肖石白成了小有名氣的記者。其實這是女記者的一著棋,她不可能隨便的培養一個人的,她是在為她培養一個女婿,她有一個弱智的女兒。當肖石白明白這是一場骯髒的交易后,但他為了不回到農村那面向石頭,背朝藍天的苦難生活,他答應了。但這對於一個男人來說絕對是痛苦的,這是一場沒有愛情的婚姻,更是骯髒的交易。肖石白心中也是有一種為感激女記者而和她女兒結婚的念頭。在他答應了女記者之後,他「倏忽之間,他覺得他不再欠她什麼」。男人在許多時候需要一份尊嚴,肖石白的那份尊嚴被和女記者的女兒的婚姻擊碎,耗掉了。肖石白是做一種犧牲,用他一生的幸福來換取輝煌的事業。女性有著細膩的同情心,雨吟了解肖石白的無奈后沒有厭言,並且以肖石白的犧牲和寬容來塑造他的偉大,「雨吟述說這一切時,兩眼淚光瑩瑩,她對肖石白的厭恨已煙消雲散,言談之中,有的只是欽佩、感動和更加深厚的愛憐。她說她要等到肖石白,等他把那邊的一切了斷,然後她便同他結婚。」在這女性的善良、溫柔、寬容得到了體現。在她的理想之中,愛情須有波折,那風雨過後才是美麗的彩虹。可現實擺在了雨吟面前,肖石白不可能和女記者的女兒離婚,因為他不能再回到村裡。還有,從社會的倫理道德角度看,雨吟也是站不住腳的,因她只是第三者,一個破壞人家幸福家庭的無恥的女人。隨之而來的會是各種漫罵和刁難。最後,雨吟看到了肖石白的懦弱,她只好孤軍後撤,從此走向放蕩的生活。從對肖石白的第一次「隨意表白」開始,她走向了真正的「隨意表白」的放蕩的道路。如何從一個「淑女」形象走向一個「蕩女」形象,方方開始從這探討女性的命運。文章後面的雨吟隨便地對一個男人表白,並抱無所謂的態度。她說「玩玩吧,又不當真。要當真,他會來找我?不都這麼回事。」言外之意,和誰性交都一個樣,並且還振振有詞地說:「你別以為我是墮落,用時髦的話,這叫享用人生。」事實上,並不是雨吟說的那麼簡單,那只是掩飾她內心痛苦和空虛的籍口。她其實是在反抗,她說:「反正他們不是說最少有100個男人上過我的床嗎?我索性湊夠100個,免得他們犯冤枉好人的錯誤。」雨吟她用放蕩的生活方式來回擊流言和肖石白的懦弱。方方在試圖為女性找一條出路時,在嘗試的開始就已經迷茫。女性作為社會的一個弱勢的群體,她們在環境的異化下走向墮落顯得很無奈,連方方自己也無奈,總之,「隨意表白」是女性走向墮落的開始,也是被戲弄女性病態反叛的一條道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