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晝的安魂曲》

標籤: 暫無標籤

6

更新時間: 2013-12-06

廣告

《長晝的安魂曲》是美國作家萬金·奧尼爾著,徐鉞翻譯,由東方出版社於2005年4月1日出版的一本優秀劇作。

《長晝的安魂曲》《長晝的安魂曲》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尤金·奧尼爾的自傳性遺傳,堪稱當人戲劇的最高峰。
那是在我畢業班的冬天,然後,在春天時我遇到了一件事情……是的,我想起來了……我愛上的詹姆·提羅恩,那時,我是多麼幸福啊……
我最親愛的:
我獻給你這份溢著古舊悲哀的劇本手稿——這用血、用淚水刻出的記憶殘片6這十二年,我親愛的,是一個多麼漫長的旅程啊……走向光……走進愛……
這是一出攪動人的靈魂的好戲!是奧尼爾拼將最後的生命,「用血、用淚水刻出的記憶殘片」,是他「最終能夠面對那些封存在回憶的死亡寫下」的「一部戲」。 它超越了作者個人靈魂的自省,而直逼我們每一個讀者和觀眾的靈魂,我們也同樣是「偉大的審問者」與「偉大的犯人」,我們在劇中每一個人物身上,都看到了我們自己,我們和劇中人、和作者一起,「穿掘著靈魂的深處」。
本書是奧是奧尼爾拼將最後的生命,「用血、用淚水刻出的記憶殘片」,是他「最終能夠面對那些封存在回憶的死亡寫下」的「一部戲」。

廣告

 

《長晝的安魂曲》 -基本信息

作  者: (美)萬金·奧尼爾 著,徐鉞 譯
出 版 社: 東方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05-4-1 字  數: 160000 版  次: 1
頁  數: 199 印刷時間: 2005/04/011
開  本: 印  次: 紙  張: 膠版紙
I S B N : 9787506021951 包  裝: 平裝 
定價:¥18.00

《長晝的安魂曲》 -內容簡介

這是一出攪動人的靈魂的好戲!是奧尼爾拼將最後的生命,「用血、用淚水刻出的記憶殘片」,是他「最終能夠面對那些封存在回憶的死亡寫下」的「一部戲」。 它超越了作者個人靈魂的自省,而直逼我們每一個讀者和觀眾的靈魂,我們也同樣是「偉大的審問者」與「偉大的犯人」,我們在劇中每一個人物身上,都看到了我們自己,我們和劇中人、和作者一起,「穿掘著靈魂的深處」。
本書是奧是奧尼爾拼將最後的生命,「用血、用淚水刻出的記憶殘片」,是他「最終能夠面對那些封存在回憶的死亡寫下」的「一部戲」。

廣告

作者簡介
尤金·奧尼爾(Eugene O』Neill,1888-1953)美國劇作家。生於紐約一個演員家庭,幼年隨父親劇團走南闖北,漂泊無定。中學畢業后,考入普林斯頓大學,后因酗酒鬧事被開除學籍。在此後的冒險生活中,他曾到宏都拉斯淘過金,在非洲和南美當過水手,做過演員、導演、新聞記者、小職員等。1912年患肺結核住院期間,研讀了自古希臘以來的戲劇經典作品,並開始戲劇創作,此後成為專業劇作家。1916年開始參加非商業性普羅文斯敦劇社的戲劇創作和演出活動。這時期他創作了許多獨幕劇,廣泛地反映了他所熟悉的海上生活,在精選題材、烘托背景和塑造人物性格方面,都顯露了他的藝術才華。
奧尼爾是位多產作家,一生創作獨幕劇21部,多幕劇28部。其中優秀劇作有:《東航卡迪夫》(1914)、《加勒比斯之月》(1917)、《天邊外》(1918)、《安娜·克利斯蒂》(1920)、《瓊斯皇》(1920)、《毛猿》(1921)、《榆樹下的慾望》(1924)、《奇異的插曲》(1927)、《啊、荒野》(1923)、《 無窮的歲月》(1933)、《送冰人來了》(1939)等。奧尼爾生前三次獲普利策獎。作家自認為並得到公認的最好作品是《長夜漫漫路迢迢》。這部帶有自傳性的劇作,按作家生前聲明,在他死後的1956年首次在瑞典上演,並又一次獲得普利策獎。
奧尼爾是美國史上的一座豐碑。他卓有成就的戲劇創作,標誌著美國民族戲劇的成熟,並使之趕上世界水平。奧尼爾的戲劇師承斯特林堡和易卜生的藝術風格,把傳統的現實主義手法和現代的表現主義技巧結合起來,開掘人類心靈的底層。作者一生最關注的主題,是人在外在壓力下性格的扭曲,乃至人格的分裂過程。作為現代悲劇作家,他的大量心理悲劇既烙下了現代各種心理分析學(尤其是弗洛伊德主義)的印記,又沉重地滲透著古希臘的悲劇意識。1936年,「由於他那體現了傳統悲劇概念的劇作作具有的魅力、真摯和深沉的激情」,奧尼爾獲諾貝爾文學獎。

廣告

《長晝的安魂曲》 -評論

我所見過的最精彩的譯作之一,譯者才氣縱橫

喜歡這齣戲,不是因為尤金,是因為徐鉞。我讀這本書,是徐鉞的序言開始。這是一個有信仰的男子,但我沒有見過他。我見過他的文字,我讀他的詩。他來自一個我所心存敬慕的地方,他的所作所為我看到自己的影子。他是一個男人,一個年輕的男人。就像奧尼爾曾經也是一個男人。因為這樣一本書,我記得了徐鉞這個名字。 ......

這是一群活在霧中的人,這是一個活在霧中的家庭,前路漫漫他們看不到出路,愛恨茫茫他們無所適從。對尤金·奧尼爾來說,寫作《長晝的安魂曲》是一個漫長的旅程,尤金·奧尼爾,他用血,用淚水刻出了這記憶的殘片,靈魂的殘章;尤金·奧尼爾,他用他天才的雙手攪動起來的這霧,瀰漫於劇中,更瀰漫於人心,長達半個多世紀了。 在實驗劇場的書......

廣告

《長晝的安魂曲》 -讀後日記

好久不寫東西了,一直在忙,這種生活可以讓人忘記許多東西,也能讓人成長。
我以前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忙碌,現在才知道。
忙裡偷閒地去玩了一次,沉醉於清澗碧波,沉醉於自我。那是一次觀星活動,我見到了這世界上最震撼人心的景緻。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總還是被什麼沉重的東西壓著,窒悶的感覺深埋進胸口,冷的是夜,溫暖的是不可企及的明天。
也許是讀了徐鉞的文字,也許是因為自己,我在想著長晝的安魂曲,人生如酒,生不過是開瓶的一瞬,死卻是經年乾涸的等待。
忘記了遠方的夕光,沉默里不可逃避的又一雙眼,靜靜凝望,我知道那是我自己。
也許真的過去了,在忙碌過後,我會漸漸遺忘,遺忘在我所不曾留意的盛開的季節。
曾經想著開始新的生活,可是真的可以嗎?當人的思想完全麻木於機械的勞作時,我才明白,原來一切都脆弱得不堪一擊,曾經以為永遠都不會變的東西,在無意識的狀態下竟也慢慢散盡了。
當欣喜還是哭泣呢?
或許真的什麼都不該想了。

 

《長晝的安魂曲》 -參考資料

[1]三味書屋 http://www.wenxueboke.cn/book/book.asp?id=zjbk105522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