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縷曲·聞杜鵑》

標籤: 暫無標籤

23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金縷曲·聞杜鵑》是元初劉辰翁寫的一首詞。

廣告

1 《金縷曲·聞杜鵑》 -概況

【作品名稱】金縷曲·聞杜鵑
【創作年代】元初
【作者姓名】劉辰翁
【作品體裁】詞

2 《金縷曲·聞杜鵑》 -原文

金縷曲
聞杜鵑
少日都門路。聽長亭、青山落日,不如歸去。十八年間來往斷,白首人間今古。又驚絕、五更一句。道是流離蜀天子,甚當初、一似吳兒語。臣再拜,淚如雨。
畫堂客館真無數。記畫橋、黃竹歌聲,桃花前度。風雨斷魂蘇季子,春夢家山何處?誰不願、封侯萬戶? 寂寞江南輪四角,問長安、道上無人住。啼盡血,向誰訴?

3 《金縷曲·聞杜鵑》 -詞牌

  【金縷曲】
  即《賀新郎》。始見蘇軾詞,原名《賀新涼》,因詞中有「乳燕飛華屋,悄無人,桐陰轉午,晚涼新浴」句,故名。後來將「涼」字誤作「郎」字。《詞譜》以葉夢得詞作譜。一百一十六字。上片五十七字,下片五十九字,各十句六壓韻。此調聲情沉鬱蒼涼,宜抒發激越情感,歷來為詞家所慣用。後人又改名《乳燕飛》、《貂裘換酒》、《金縷衣》、《金縷詞》、《金縷歌》、《風敲竹》、《雪月江山夜》等。

4 《金縷曲·聞杜鵑》 -格律


  (○平聲●仄聲⊙可平可仄△平韻腳▲仄韻腳)
  少日都門路。聽長亭、青山落日,不如歸去。十八年間來往斷,白首人間今古。 
  ⊙●○○▲。●○○、⊙○⊙●,●○○▲。⊙●⊙○○⊙●,⊙●○○⊙▲。
  又驚絕、五更一句。道是流離蜀天子,甚當初、一似吳兒語。臣再拜,淚如雨。
  ⊙●●、○○⊙▲。⊙●⊙○○⊙▲。●⊙○、⊙⊙○○▲。⊙●●、●○▲。
  畫堂客館真無數。記畫橋、黃竹歌聲,桃花前度。風雨斷魂蘇季子,春夢家山何處?
  ⊙○⊙●○○▲。●○○、●⊙○●,●○○▲。⊙●⊙○○⊙●,○⊙○○⊙▲。
  誰不願、封侯萬戶?寂寞江南輪四角,問長安、道上無人住。啼盡血,向誰訴?
  ⊙●●、○○⊙▲。⊙●⊙○○⊙▲。⊙⊙○、⊙●⊙○▲。⊙●●、●⊙▲。

5 《金縷曲·聞杜鵑》 -作者

《金縷曲·聞杜鵑》 作者劉辰翁
劉辰翁(1232-1297)南宋詞人。字會孟,號須溪,吉州廬陵(今江西吉安)人。少年時曾跟從理學家陸九淵學習,補太學生。景定進士。廷試對策時,因觸犯賈似道,置於丙等。曾任濂溪書院山長、臨安府學教授。入元不仕。其詞承辛棄疾一派,為辛派詞人「三劉」之一。風格遒勁絢爛。宋亡前後,多感傷時事的篇章。又能詩文,曾評點杜甫、王維、李賀、王安石、陸遊諸家之作。原有集,已散佚,明人輯有《須溪記鈔》,清人輯有《須溪集》。又有《須溪詞》。

6 《金縷曲·聞杜鵑》 -賞析


  這首詞是作者劉辰翁讀了兒子劉將孫《摸魚兒》情況下寫的。臨安失守后,作者寫了許多寄託亡國之悲的詞,此詞是作者於公元1284年(甲申年)帶兒子劉將孫一起到杭州憑弔,以寄託故國之思和亡國之痛的歸途上而作。歸途中劉將孫聽到杜鵑的哀鳴,賦了一首《摸魚兒·甲申客路聞鵑》,劉辰翁讀後,隨即作了此詞。
  客路聽到杜鵑的啼鳴,最能動人心扉。但是心緒不同,處境不同,人們聽到鵑聲時的感受便不同。「少日都門路。聽長亭、青山落日,不如歸去」三句,寫出自己少年時代上都門遊學、求取仕進的心情,長亭薄暮,幾聲鵑鳴,勾引起了羈旅之愁,產生了「不如歸去」的想法這與「杜鵑聲里斜陽暮」(秦觀《踏莎行》)的意境相似。十八年間,詞人來往於「都門路」上;彈指一揮,十六載未臨杭城,其間滄桑巨變,猶如隔世。詞人用「白首人間今古」,概括這種生活體驗。「又驚絕、五更一句」,一個「又」字,詞意頓深一層。「五更」句,指的是劉將孫《摸魚兒》詞里的句子:「今又古。任啼到天明,清血流紅雨。」
  本已為世事無而慨然興嘆,又那堪忍受杜鵑的一夜啼鳴。故曰「驚絕」。寫作此詞時,詞人已經五十三歲,此時聽到鵑聲,已不同於少年時代的感受,既產生「黍離」、「麥秀」的亡國之嘆,又產生許多聯想:由杜鵑聯想到蜀天子杜宇,由杜宇聯想到被擄北去的恭帝。恭帝顛沛於北邊,類似蜀天子的情形故曰「道是流離蜀天子」;因為當初他在臨安時講的是吳語,故曰「甚當初、一似吳兒語」。前闋結尾二句:「臣再拜,淚如雨。」隱括杜甫詩意,詞人效法杜甫,以杜鵑來喻指流離北邊的恭帝,遙拜之時,淚如雨下。故國之思溢於言表。
  上闋寫聞鵑,下闋由此宕開,描寫臨安的衰敗和抗元英雄的犧牲。當詞人「桃花前度」,重來臨安的時候,雖舊物未改,但哀民遍地,一派「黃竹歌聲」。此用「黃竹歌聲動地哀」(李商隱《瑤池》)詩意。
  這片這幾句,以「記」字銜接上下,又有「真無數」、「畫橋」、「前度」所寫乃是臨安失陷前的繁華景象,這是虛寫;而「黃竹歌聲」,才是眼前所見宋亡后故都的凄慘悲涼,這是實寫。詞人將昔日之繁華和此時之敗落相互對照,虛實相映,傷懷倍添,語意極含蓄婉轉。「風雨斷魂蘇季子,春夢家山何處?誰不願、封侯萬戶?」三句,以「蘇季子」喻抗元英雄。蘇季子即蘇秦,當年遊說六國抗秦,意欲封侯萬戶,后終金盡裘敝,落魄而歸。南宋末年的愛國志士們為抗擊元軍,恢復失土,英勇獻身,不能歸鄉,只得夢回家山。建功立業,本是士人的共同心愿,但在國勢夷陵的時候為國捐軀的人,雖未封侯拜爵,卻得到人們的普遍崇敬和深刻銘記。「寂寞江南輪四角,問長安、道上無人住」二句,描寫臨安陷后,附近人煙稀少。
  「輪四角」原意是希望車輪生角,不能轉動,情人不能外出,此處指道路難行。「長安道」,即是此詞首句的「都門路」,此處借長安代指宋京臨安。京都道上,人煙蕭瑟,一路寂聊難行,詞人觸景生情,家國覆亡之痛噴涌而出,結句「啼盡血,向誰訴」,重又迴環到「杜鵑」上,用擬人化的語氣,說杜鵑終日啼鳴,縱然啼盡鮮血,去不能訴說人間的悲苦,結句含義深邃,品之不盡。
  此詞題為「聞杜鵑」,全篇緊緊圍繞「聞杜鵑」而發生變換,在羈旅者的耳中,杜鵑聲聲勾起鄉愁無限,而遺民卻從杜鵑聲聲中憶起故國之思和亡國之悲。
  全文貫徹杜鵑聲,可見杜鵑聲是全篇的詞脈,此文採取分承的過渡手法,將后闋看來似乎並不相連的數層詞意,綰合起來,頗具匠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