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俱樂部》

標籤: 暫無標籤

9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廣告

《酒鬼俱樂部》《酒鬼俱樂部》
《酒鬼俱樂部》是一部網路小說。喝酒有什麼不好?哈哈!

1 《酒鬼俱樂部》 -作品概況

作者:阿拉搏文
作品類型:短篇小說
作品狀態:已完成

2 《酒鬼俱樂部》 -作品內容

[人物表]

女記者由主持人客串,門衛由拉幕員客串。酒保,用工業酒精兌白酒販賣,毒死毒瞎許多人,作了「槍斃鬼」;酒瘋子,嗜酒成癖,為慢性酒精中毒者,后因醉酒鬧事,毆鬥喪命;酒袋倌,在酒桌上斗酒,成為急性酒精中毒的犧牲品;歡樂鬼,朋友聚會,酒後駕車出禍;推銷員,為推銷酒水而喝酒,病故。

[畫外音]

因為喝酒過量的緣故,有些人莫名其妙地送了命,成為荒唐的「烈士」。某種意義上說:這些「烈士」才是真正的酒鬼!

酒鬼到底是進了地獄,還是上了天堂?我們且去採訪採訪,看他們有什麼「后話」要告訴凡間世人——

廣告

(女記者,手提話筒出場。來到大幕前面,側邊是門房。門衛老頭兒出面,干涉。)

女記:我是畢錄電視台記者……

門衛:不管誰,先買票。(一手指著牆壁,示意)

女記:(大惑不解)這兒也要買票嗎?

門衛:廢話!我們也有「創收」指標啊,本單位年終還指望著收門票發酒錢呢。一個人頭一百!(攤開手,勾一勾食指)Money!

女記:(自言自語)陰曹地府也收費了。(掏錢,接過門票)咦?怎麼票據上數字多啦?!

門衛:如果你能報銷,多出的票額就算回扣(顯得眉開眼笑,他還習慣性地拿著鈔票對著光線檢查真假),謝謝合作!Please!

(隨著大幕緩緩拉開,女記者和門衛隱身在大幕後面,下場。)

(大幕拉開。后幕正中掛著:黃泉社區。酒鬼俱樂部。一角斜放吧台。煙霧漸起漸散,但見吧台酒保睡眼朦朧,哈欠連天;舞台中央,四個酒鬼圍住一張方桌,或坐或站:其中一個一腳著地、一腳踏在矮櫈子上,另有一個乾脆雙腳踩在椅子上面,蹲著……反正,意興正濃。他們呼盧喝雉,大聲喧嘩,正在划拳行「酒令」——)

廣告

一個酒鬼,兩眼朝天!——兩眼朝天,你喝!

三更半夜,四處應酬!——我輸了,我喝……

五臟俱傷,六神無主!——不算,你癩皮!

七竅流血,八面玲瓏!——罰雙杯!(十分興奮)罰雙杯!!

九九歸一,十全十美!——喝就喝。(拍胸脯)東風吹,戰鼓擂,爺們喝酒誰怕誰!(仰脖,咕咚,一飲而盡,杯底朝天。)

 ……

(女記者出場。)

女記:(對著檯面上的酒鬼,同時也對著台下觀眾)Hello!(哈啰!)各位老大,各位老闆,各位領導!我是畢錄電視台記者,大家有什麼想說的,儘管說,本記者負責把話傳回地球去,帶給你們的親人朋友……

(吧台後面那個半睡半醒的酒保,突然沖了出來。)

酒保:(問記者)免費嗎?好,那俺先來兩句:俺是冤枉的!他們說俺用工業酒精兌白酒,毒倒了酒徒無數……把俺給槍斃了!可是,俺哪有啊!什麼「工業酒精」,俺就從來沒有聽說過嘛,只曉得那白酒便宜,度數又高,兌上自來水,轉手批發給別人,不就是為了賺錢奔小康嗎?俺又沒上過學,怎麼曉得白酒還能毒死人的喲!

廣告

女記:你呀,好糊塗!害人又害己,作鬼還是個缺德鬼……如今,你有後悔么?

酒保:那有哇,腸子都悔「烏青」了。(撩起腰間圍裙,下意識地反覆擦手)小姐,不!大姐,不不!哎呀,對,該叫小妹!小妹,煩你告訴俺家裡,俺在黃泉這個地方,過得還好,不勞她娘兒們記掛;現如今,還作了酒保,負責給別的酒鬼倒倒酒什麼的,自在又輕苦——在人間說來,也就是當了個小老闆,乾的是上等活兒!總之,別的都還好,只是閑來無事就打瞌睡,迷迷糊糊的,老在牽挂你們娘兒倆,搞的俺好辛苦啊、啊、啊(掩面而泣)……

(說話間,另有一個酒鬼——外號「酒瘋子」靠了上來。)

酒瘋子:(非常不屑地推了一把酒保)閃、閃開!嘮嘮叨叨、婆婆媽媽的,你個壞心眼兒還好意思說話呢!(只見酒保抽抽嗒嗒,悻悻地返回他的吧台去。於是,對記者說)美、美女,你貴姓呀?免貴姓——美(梅),哈,瞧我都給忘了,美女自然都姓美,如此說來咱們「五百年前同一家」!想當年,我在地球,人家當面都喊我「帥哥」,背後就叫「美男子」,千真萬確(得意洋洋,甩了甩披肩長發)。

廣告

女記者:那,「帥哥」有什麼話要說么?

酒瘋子:不,我要唱!(從記者手拿過話筒)我可和別人不一樣,我是「唱的比說的好聽」(清了清嗓子),你聽好啊——

(曲按《奉獻》,唱詞)青春奉獻給酒杯,

才智奉獻給酒話,我拿什麼奉獻給你,我的理想!

女記者:很好很好,為你鼓掌!(招呼台下觀眾鼓掌)「帥哥」不單長得帥,歌聲也嘹亮!想必,你也要講幾句話捎帶回地球吧?

酒瘋子:美女啊,你說得太對了!本來,我也是想要作「大歌星」,可是人家不讓我作,我能不生氣么?於是我就開始喝酒,一來二去的,這酒也喝多了!你知道,我從前是個豪爽的人,正如現在是個豪爽的鬼,決不肯為了省錢而少喝酒,可是那些壞蛋為了騙錢用「假冒偽劣」的酒給我喝,喝成了「酒精肝」——醫生說是慢性酒精中毒!總之,我不單單沒辦法戒酒,反而是更加離不開酒了,無酒不過日,見酒必大醉。醉得是天昏地暗。

廣告

女記者:那也該想想別的辦法呀!

酒瘋子:辦法倒也想過,為了下決心戒酒,還曾經剁去了一截指頭(用手比劃),照樣沒效果;他們都說我沒救了,老婆跟人跑了,工廠又被廠長經理們鼓搗得破了產,我也就「下崗」——再也不需要站崗了!我自己也承認是沒救了,乾脆一門心思做「職業酒徒」!

女記者:你又做了什麼職業?

酒瘋子:(滿不在乎)酒徒唄!其實,「熱酒傷肝,冷酒傷肺」——這道理,我還是曉得的!可是,不喝酒就傷心啊……你看,我不是很為難嗎?幸虧,我只要三杯酒下肚,一切就都好起來!(神采飛揚)你聽我說,啊,有一次半夜十三點,我喝完酒往回走,就覺得眼前一亮:一座金碧輝煌的「仙山」,上面是鼓樂喧天,美女如雲……我也想湊個熱鬧,就順著一架天梯奮力爬上去!好不容易才到了頂,見有一個仙女手握話筒唱得起勁,順手就把話筒搶了過來——還不是開玩笑嘛,我說:唱得那麼難聽,讓哥哥來唱幾句給你聽聽!正說著呢,斜刺里衝出一個凶神惡煞般的彪形大漢,掄起一條板凳就朝我腦袋上面猛砸……

廣告

女記者:後來怎麼啦?

酒瘋子:後來就被送到黃泉社區來了呀!砸就砸了吧,那些膽小鬼卻不敢認債,硬說是我耍流氓!你看,我這樣的帥哥像是流氓嗎?

(沒等記者回答,酒瘋子顧自哼著「青春奉獻給酒杯」,往方桌那兒去了。)

女記者:(發愣,目送酒瘋子離去;搖頭說)都是讓酒給禍害的。

(方桌那邊,另有一個酒鬼——外號「酒袋倌」,挺著將軍肚、慢騰騰地邁著八字步,悠然自得地踱了過來;同時,口中念念有詞)

酒袋倌:(抑揚頓挫,大聲吟詠)

行政酒,廳局煙,

酒足飯飽賽神仙。

世人都羨煙酒好,

損肺傷肝冤不冤?!

女記者:Hi!Longtimenosee!(你好,長久沒見!——畢錄電視台記者常與官府打交道,這回顯然是遇到熟悉的了。)

酒袋倌:Hello!Nicetoseeyou!(哈啰!見到您很高興!——顯然,這是一個高學歷的。)小姐,看你很面熟呵!

女記者:您是貴人多忘事,可您大名鼎鼎,在人間無人不識君!

酒袋倌:謬獎、謬獎,我那是臭名遠揚!

女記者:都說您風流倜儻,而且博學儒雅,詩詞功底十分了得,果然名不虛傳啊!

酒袋倌:何以見得?

女記者:剛才那詩?

酒袋倌:哈哈!那是興之所致,信口占來——見笑了!都是不登大雅之堂的(話雖這麼說,受恭維畢竟舒服。於是,詩興大發)

萬盞千杯我不醉,

喝壞(了)黨風喝壞(了)胃!

杯盤狼藉流水過,

捫心自問也有愧!

迎來送往做工作,

你說不喝也不對!

胡言亂語充小丑,

背負罵名虧不虧?!——虧不虧!?

女記者:(鼓掌)果然好詩!而且,覺悟也挺高的呀!

酒袋倌:(一時興起,乾脆唱了起來。曲按《把根留住》 ,唱詞如下——)

多少面孔,脹得通紅通紅,

他們在做些什麼?

為了面子,我們喝了又喝,

卻把小命來葬送!

一年過了一年啊,

一生只為這一點

與健康說再見,

耗干心中的熱血才能,

留下我的悔——恨!

女記者:(喝彩)好呀!真是多才多藝——詩,做得漂亮;歌,唱得洪亮;酒,堪稱海量!

酒袋倌:(朗誦式)海量是海量,為此見閻王!(忽然,變得傷感起來;轉身而去)能喝一斤喝八兩,對不起人民對不起黨。能喝八兩喝一斤,黨和人民都放心……

女記者:(面對台下觀眾)此公曾經名動一時,號稱「千杯不醉」。可謂「活得瀟洒,死得窩囊」!大家知道嗎,他一口氣能喝多少酒?——不知道?那就不告訴你!反正,他是急性酒精中毒,連搶救的機會都沒有給醫生留下!(側身指了指方桌邊歪七豎八的酒鬼,對觀眾說)這不?還有那位老兄,我來採訪一下他是怎麼到這兒來的……

(酒桌邊,一個酒鬼醒了,一個酒鬼又睡了;喝酒的喝酒,說胡話的說胡話;又哭又笑,忽靜忽動……那個外號為「歡樂鬼」的,伸著懶腰,啊啊亂叫。)

女記者:請問,你是怎麼到這兒來的呢?

歡樂鬼:問我嗎?我到如今還在納悶,怎麼莫名其妙就跑來了——我老婆還在等我回家去給小女孩過三歲生日啊!(嗚咽了一陣)怪只怪,我的那些狐朋狗友,他們生拉活拽硬是要我坐下一起喝酒……喝到半醉后,我才猛然想起孩子生日,於是駕著車子緊趕慢趕往家跑。我向來開車都是很小心的,誰知道還是出了差錯!

女記者:你怎麼能酒後駕車呀?

歡樂鬼:(唱)你問我怎能開醉車,我也輕聲地問自己……(說)哎呀,誰又說得清楚,倒霉唄!現在是悔不當初,只是悔又何益?想來想去,我想寫一部電影劇本,題目就叫做《酒桌上的謀殺案》,這創意還行吧?害死人不償命的!就在「黃泉社區」放映……(越說越興奮,接著開始手舞足蹈,大聲朗誦)

奈何橋下冥河水,

釀成苦酒醉了誰?

莫道人間愛面子,

孤兒寡母淚雙垂!

(朗誦后,捶胸頓足,「啊啊啊」哭泣。哭罷,再唱。曲按《一剪梅》 ,唱詞如下)

虛情象酒桌寬闊,

瘋言瘋語怎麼躲過?

就算毒酒也得喝了,

哪怕後果關係死與活!

(唱畢,一路嗚咽,蹣跚離去。)

女記者:(用餐巾紙抹淚)多麼、多麼動人,我都忍不住「淚如雨下」!但是,採訪還不能中斷——收工后,我一定要好好地抱著枕頭大哭一場!

(說話間,最後一個酒鬼,他叫「推銷員」,來到跟前,文靜而又靦腆,主動地說)

推銷員:該我了。我呢,先前是個推銷員,為酒廠推銷白酒——首先聲明,那可不是假貨,如假包換——我們實行「三包」,信義卓著!

女記者:(單刀直入)你又是怎麼來這兒?

推銷員:我是推銷白酒,所以我也拚命喝酒,為的是定單……你或許有所不知啊,干我們那一行,彷彿喝酒的多少代表著你的誠意,有時甚至決定著你能簽下多少單!什麼叫拚命?我那時的喝酒就叫做拚命啊!

女記者:可見生意做得挺不錯,該賺了不少錢吧?

推銷員:做的不懶,錢也賺了——可是沒留在自己腰包,全為別人還債!

女記者:(驚訝)這又為什麼?

推銷員:造孽啊!(傷心地搖頭)朋友集資,我去擔保——結果,那朋友捲款潛逃了,從此杳無音信!

女記者:(氣憤地)這叫什麼朋友呀!

推銷員:反正,還能說什麼?咬緊牙關,勒緊褲腰帶,想辦法還債唄!整整推銷了N年白酒,總算填平了那個嚇人的「巨坑」……這才鬆了一口氣,日子開始一天天好起來。

女記者:苦盡甘來,真的不容易!

推銷員:可是,身體垮了。(苦笑)心還在,肝沒了。

女記者:這,這……

推銷員:(悲愴、豪邁地唱,曲按《酒干倘賣無》)

酒喝了瓶賣我,酒喝了瓶賣我,酒喝了瓶賣我,酒喝了瓶賣我……

(一)

縱然友情有虛假,

縱然為此付代價,

做人信義我承擔,

咬緊牙關沒二話!

為推銷出那白酒,

為償還上冤枉債,

我仰起頭拚命灌,

豪氣干雲裝瀟洒!

(二)

淚水澆灌我才華,

壓力催開燦爛花,

苦盡甘來把身翻,

哪知健康早已垮!

不賣酒哪來的錢?

沒有錢怎麼還債?

不還債難以立足!

要立足我得喝酒!

酒喝了瓶賣我,酒喝了瓶賣我,酒喝了瓶賣我,舊瓶新酒重來過!

(唱畢,推銷員伏桌而泣)

女記者:(餐巾紙抹淚)人們啊,我愛你們!希望大家能記住,哪怕酒是別人的,但身體始終是自己的;在你歡樂的時候,在你苦惱憂傷的時候,都別忘了:小酌怡情,酗酒傷身……

(幕後,音樂聲響起,還是《酒干倘賣無》,歌聲深情、激昂。全體起立,隨著音樂節奏邊唱邊拍掌,謝幕。)

相關故事請看長篇網路小說《阿德公》http://www.readnovel.com/novel/23187.html
(全文完)

3 《酒鬼俱樂部》 -參考資料

http://www.readnovel.com/novel/24019.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