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楚宮》

標籤: 暫無標籤

49

更新時間: 2013-08-29

廣告

廣告

1 《過楚宮》 -基本信息


  【作品名稱】《過楚宮》
  【創作年代】晚唐
  【作者姓名】李商隱
  【文學體裁】七言絕句

2 《過楚宮》 -作品原文


  過楚宮⑴
  巫峽迢迢舊楚宮,至今雲雨暗丹楓。
  微生盡戀人間樂⑵,只有襄王憶夢中。

廣告

3 《過楚宮》 -作品註釋


  ⑴《寰宇記》:「楚宮在巫山縣北二百步,在陽台古城內,即襄王所游之地。」杜甫《詠懷古迹·搖落深知宋玉悲》「最是楚宮俱泯滅,舟人指點到今疑」之楚宮亦指此。
  ⑵微生:普通人生。

廣告

4 《過楚宮》 -作品簡析


  義山詩常涉人生哲理,並與人生情感體驗融匯。此詩《唐詩品彙》引謝枋得曰:「高唐雲雨本是說夢,古今皆以為實事。此詩譏襄王之愚,前人未道破。」姚培謙《李義山詩集箋注》云:「反喚妙絕。微生哪一個不在夢中,卻要笑襄王憶夢耶?請思『只有』二字,還是喚醒襄王?還是喚醒眾生?」劉、余《集解》:「此詩感情內涵,實較複雜。人間之樂與雲雨之夢,似代表現實與理想兩種不同境界。仕宦婚姻之順遂,家室人倫之樂趣,皆常人所經營所依戀者。然徒有此則人生不免卑瑣。故作者乃刻意追求更美好之人生理想。而此種理想境界又正如雲雨夢思,虛幻恍惚,難以尋求,且並追求理想之高情遠意,亦不為世所理解。人間之樂,亦因己之堅持理想而不能享有。是則理想之境,現實之樂,兩皆落空,此實理想主義者之莫大悲劇。『微生盡戀人間樂』,於『人間樂』固有所不足,然其中又寓有並此亦不能享受之悲哀』;『只有襄王憶夢中』,於己之獨持理想固含自負,然又不免透出孤孑與自傷。屈原《離騷》:『民生各有所樂兮,余獨好修以為常』。義山此詩,實祖屈子之意而融鑄自身獨特生活體驗與思想性格。屈原堅信其人生理想,義山則既嚮往又深感其虛幻,表現為幻滅中之追求。至於『民生各有所樂』,則並屈原亦未否定。故以為義山於『人間樂』有所不足則可,以為即是庸俗之代稱,則似未切。就全詩論,自傷之情固多於自負。詩有『丹楓』語,……似是自夔州首途所經。」另《楚宮二首》「暮雨自歸山峭峭,秋河不動夜厭厭」句,亦可知楚宮諸作在秋季。

廣告

5 《過楚宮》 -作者簡介


  李商隱
  (約813—約858)唐代詩人。字義山,號玉溪生、樊南生。懷州河內(今河南沁陽縣人)。公元837年進士及第。處於牛李黨爭的夾縫之中,一生鬱郁不得志。詩歌成就很高,與杜牧合稱「小李杜」,與溫庭筠合稱為「溫李」,與同時期的段成式、溫庭筠風格相近,且都在家族裡排行十六,故並稱為「三十六體」。其詩在內容上,有的抒發自己政治失意的痛苦心情,有的反映晚唐的政治生活,有的是託古諷今的詠史之作,還有一類描寫愛情生活的無題詩,最為後代讀者所喜愛。在藝術上,構思新巧,詞藻華美,想象豐富,格律嚴整,風格婉轉纏綿,文學價值較高。但有的作品傷感情調較濃,用典過多,隱晦難解。有《李義山詩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