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送布魯特斯兒子屍體的軍士們》

標籤: 暫無標籤

111

更新時間: 2013-12-06

廣告

運送布魯特斯兒子屍體的軍士們是畫作名稱,由法國雅克·路易·大衛1789年創作\n的畫布油畫,現存藏於巴黎盧浮宮。這幅畫中所描繪的是武士們將被處決的兒子屍體抬進大廳的一個瞬間,布魯特斯的妻子作為母親悲痛欲絕,兩個女兒恐怖地依偎著母親;布魯特斯顯示出一種剛毅和不可動搖的堅強性格,但畢竟處決的是自己的親生兒子,這時作為父親不可避免地陷入常人所具有的痛苦之中。

《運送布魯特斯兒子屍體的軍士們》《運送布魯特斯兒子屍體的軍士們》

【畫作名稱】《處決自己兒子的布魯特斯》又譯:《運送布魯特斯兒子屍體的軍士們》

【創作者】雅克·路易·大衛(Jacques-LouisDavid)(又譯:雅克-路易·達維德)法國)

【創作年代】1789年

【類別】畫布油畫

【風格】新古典主義

【題材】古代歷史

【規格】323x422cm

【材質】布油彩

【現存藏處】巴黎盧浮宮藏

《運送布魯特斯兒子屍體的軍士們》 -作品賞析

《運送布魯特斯兒子屍體的軍士們》瑪麗·約瑟夫·比隆像
布魯特斯是公元前84年古羅馬第一個推翻暴君統治的英雄,他把神聖的羅馬大皇帝驅逐到國外,建立了羅馬共和國,並成為賢明的執政官,但是他的兩個親生兒子參與了伊特魯立亞人的復辟陰謀活動,布魯特斯為捍衛共和國的利益和神聖的法律,毅然處決了這兩個逆子。畫家借這一題材熱情讚頌了為國家利益而大義滅親的賢明君王。

廣告

這幅畫中所描繪的是武士們將被處決的兒子屍體抬進大廳的一個瞬間,布魯特斯的妻子作為母親悲痛欲絕,兩個女兒恐怖地依偎著母親;布魯特斯顯示出一種剛毅和不可動搖的堅強性格,但畢竟處決的是自己的親生兒子,這時作為父親不可避免地陷入常人所具有的痛苦之中。畫家特意將他安坐在一尊古羅馬的英雄雕像投影下,利用朦朧模糊的光影既表現了布魯特斯的形象又刻畫了他複雜的內心世界,英雄的雕像是他依託的精神支柱,隱約的人物動勢中體現出坐立不安的心態,但是不安中又含堅定,他高舉兩個手指表示共和國的興旺就是最高的法律。這是一個十分感人的戲劇性場面,是情與理、個人利益與國家利益矛盾衝突的場面,畫家在這裡為人類樹立了一個有血有肉正直無私的君王形象。

畫面構圖仍然遵循古典主義的對稱式均衡原理,人物被置於羅馬建築的圓柱前,使畫面更顯莊重神聖。但是畫家重視了畫中人的個性刻畫,這勢必打破古典主義的理性程式,因而使官方學院派十分惱火,指責他「超出了學院派所規定的法則」。但是這幅畫受到公眾的歡迎,對大革命起著積極的輿論作用。人們稱達維德為「共和黨人的拉斐爾」,說他「以其天才加速了革命的到來」。

廣告

《運送布魯特斯兒子屍體的軍士們》 -畫家簡介

《運送布魯特斯兒子屍體的軍士們》塞內克之死
雅克·路易·大衛(Jacques-LouisDavid,1748年8月30日-1825年12月9日)是歐洲新古典主義繪畫的先驅和代表性畫家,在法國大革命和拿破崙時期雄踞法國畫壇。他的作品大多表現歷史英雄人物,構圖嚴謹,技法精細,畫風簡樸莊重。其代表性歷史畫有《荷拉斯兄弟之誓》、《馬拉之死》、《拿破崙一世及皇后加冕典禮》,肖像畫有《雷卡米埃夫人像》等。

大衛出生於巴黎的一個中產階級家庭,9歲時父親被殺,母親離家出走,他是被叔父撫養大的。16歲時考入皇家繪畫雕塑院學習,因為連續三年在比賽中沒有取上名次,幾乎要自殺,直到1774年獲羅馬獎,1775年前往義大利研究藝術,受古羅馬和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影響,對古典主義發生興趣,1780年回國,1784年成為皇家藝術院院士,當年又去羅馬,創作了《荷拉斯兄弟之誓》,使他一舉成名,這幅作品的古典英雄主義主題、莊重的色彩和嚴謹的構圖使其成為古典主義畫派的代表作。

廣告

1789年達維德創作了《處決自己兒子的布魯斯》配合當時發生的法國大革命,在公眾中產生巨大的反響。1792年他被選為國民公會的代表,成為公共教育委員會和藝術委員會的委員,他為大革命時期法國博物館的建設和盧浮宮的保護與建設作出了不小的貢獻,成為法國博物館事業的奠基人之一。

1793年他創作了名作《馬拉之死》,如實描述馬拉在浴室被暗殺的場景,他被指定為公安委員會的委員,追隨羅伯斯比爾,因此在1794年熱月政變后,作為雅各賓派的負責人之一而被捕。戴維的妻子也因他過於熱衷革命而與他離婚。在獄中,大衛透過窗口看風景,畫出了《盧森堡花園景色》。由於他的學生們奔走營救,到年底獲釋。經此事件后,大衛與妻子也破鏡重圓。

出獄后的大衛看到國家發生的變化令他觸目驚心。革命的理想破滅了,整個社會陷於黑暗恐怖的深淵,這使達維德心灰意冷,又無能為力。從此在創作上他放棄了現實的題材,又沉浸在對古代社會的嚮往之中,再也沒有畫過富有革命激情的作品。他在那黑暗的歲月里停止了一切社會活動,情緒非常消沉,藝術生命也面臨枯竭。這時的畫家期望和平,在這樣的心境下,大衛於1798年創作了《薩賓婦女》,畫中蘊涵著對妻子的感激,同時也說明了他對古代的憧憬。獲釋后他主要從事教學和肖像畫的創作,教出許多歐洲後來著名的畫家,如安格爾、熱里科、格羅等。

廣告

經過五年的混亂,1797年拿破崙掌權,重新起用他,他成為拿破崙一世的首席宮廷畫師,為拿破崙創作了許多大型歌頌作品:《拿破崙一世及皇后加冕典禮》、《授旗式》等。

1815年滑鐵盧戰役后,波旁王朝復辟,他逃亡到布魯塞爾依附他的學生,在布魯塞爾以創作肖像畫和風景畫為生,他在布魯塞爾時創作興趣又回到古希臘和羅馬的題材上,1825年在布魯塞爾去世,安葬在布魯塞爾艾弗爾公墓,他的心臟單獨運回巴黎,埋葬在拉雪茲神父公墓。

繪畫史上,也許沒有哪一個畫家像大衛那樣深深地介入政治同時又執著於藝術。他創作的反映法國大革命及拿破崙活動的油畫,雖然成為那一時期的宣傳手段,但是,由於出自大衛之手,毫不失水準。那些大氣磅礴,煥發著英雄主義激情的作品,已成為繪畫史上的經典之作。

大衛的繪畫,融合了各種不同的風格─從年輕時嚴肅的新古典主義,到拿破崙時代轉而採用威尼斯畫派的色彩及光線,然而在他當時以及稍後古典主題的作品中,所表現出來那種對素描及刻板的古物研究的重視,與威尼斯畫派的風格,是截然不同的。他畫的肖像畫,構圖極佳,而且非常寫實。他是一位偉大的畫師,帶出幾位傑出的弟子:如安格爾(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傑拉〈Gerard〉、葛羅〈Gros〉、吉洛地〈Girodet〉等人都是。

《運送布魯特斯兒子屍體的軍士們》 -參考資料

1.http://www.sj33.cn/ys/hhys/200705/11616_4.html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