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者》

標籤: 暫無標籤

18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追逐者》是澳大利亞電影,上映於2002年。講述了一位年輕男子為了追逐愛情,不惜去尋求愛情水,以求獲得其可望而不可得的愛情的故事。作者約翰·柯里爾,1901年生於英國,后移居美國,從未上過大學,十八九歲時就立志要成為詩人,以短篇小說著名,也著有大量成功的戲劇作品。

片名:
  1. 追逐者
  2. 尾隨者
  3. The  Tracker
主演:
  1. Damon Gameau
  2. Gary Sweet
  3. 戴維·吉爾皮萊爾David Gulpilil
片長:90 分鐘
類型:劇情西部歌舞
地區:澳大利亞
導演:洛爾夫·德·希爾Rolf de Heer
年份:2002年3月2日
語言:英語
《追逐者》

電影海報
影片簡介:
    1922在澳大利亞的某處。一名當地人被控告謀殺了一個白種女子,然後三個白種男人在另外一名澳大利亞當地人的幫助下去執行任務將案犯捉拿。於是他們開始在澳大利亞內陸展開搜索行動,但他們並不知道內陸土著反對與支持種族主義的殘忍鬥爭將比他們這次搜尋更艱險可怕……
《追逐者》 -幕後花絮

在影片的一開始,就用字幕緩緩打出這4個人的不同性格與及背景。土著人是他們找來的一個會說英語,較為開化的一位。而領導著的白人是當地的警長,他的名字叫「狂熱者」。跟著的一個年輕人的被稱作為「跟隨者」,還有一位就是上了年紀的「老兵」。(他們不稱呼彼此的名字,只不過在演職員表才打了出來。)
  

廣告

《追逐者》《追逐者》

  就如同他們在本片的名字一樣,那位被稱作「狂熱者」的警長對待土著猶如對待牲畜一般,殺土著人是他的一大快事,並且認為他應該為此得到一枚獎章。而那位年輕的「跟隨者」,在親眼目睹了警長將一群土著人殺死後,內心受到了極大的衝擊。當第二次警長再次企圖虐殺土著人的時候,他出手制止住了警長,並且將他捆了起來。在深夜裡,帶路的那位土著人,嘴裡默默念著對警長的宣判,將他絞死在樹上。

《追逐者》 -媒體報道

在今年好戲如雲的墨爾本電影節里,一個澳大利亞本土片成為了開幕影片,在主持人介紹演職人員的時候,他掩飾不住自己內心的興奮與驕傲之情說:「這是本屆電影節最好的電影之一,也是澳大利亞最好的電影之一。

      這部叫做The tracker的電影,就如同當初1998年的Rabbit proof fence一樣,是澳洲又一部深刻反省當初種族政策的片子。也如同當初的Rabbit proof fence獲得了巨大成功一般,這部僅有1個半小時的片子在全球各地獲得了大大小小27個獎項,包括了三大電影節中的威尼斯電影節。而主演David Gulpilil在墨爾本電影節說了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話,翻譯成中文就是:「值!」
與Rabbit proof fence的是,該片沒有Rabbit proof fence那樣帶有濃厚的悲劇色彩(Rabbit proof fence的那段Stolen Again,實在令人傷心不已)。但是本片一樣給人震撼心靈。該片頗為低調,導演曾在幕後花絮說過:「我並不想做一個單純接漏種族屠殺的影片,因為那樣永遠趕不上紀錄片來的直白與客觀。」

廣告

    在他們虐殺土著人的幾幕戲里,白人們近乎於發狂的在土著前面羞辱他們,而排成一排的土著人則一動不動的站著,沒有顫慄,沒有驚呼,面部表情出奇的平靜。直到警長將槍口頂在土著的舌頭,一個一個殺死他們的時候,我們依然聽不到土著人所發出的任何聲音。在此刻,那個領路的土著人則遠遠的靠著樹,用著無奈的目光注視這一切。

《追逐者》《追逐者》

    影片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多次插入的油畫。比如驅趕土著人,槍殺土著人,這些地方都是靠插入的油畫加聲音完成的。這些色彩鮮艷,線條誇張的油畫比實際的拍攝更有衝擊力。比如槍殺土著人的那張畫,畫上大量迸出的鮮血,土著人瞪大的雙眼,就好像西班牙畫家弗朗西斯科 戈雅那幅著名的《五月三日的槍殺》一般。

廣告

    倘若我們看看這部片子的拍攝背景,我們可以知道,這部片子是由政府投資拍攝的,且不說澳州政府是怎樣大力支持電影業的。假如我們把近幾年澳州政府大力支持拍攝的片子拿出來,我們還可以看見他們的另一番用意。

    澳洲其實在早年間是個種族問題相當嚴重的國家。在白人們第一次登上這片土地,土著人就開始遭殃了。土著人在最高峰有差不多10萬人,而在後來,因為白人的屠殺,疾病,災荒等原因,人口急劇下降到現在不足2萬人。雖然澳州政府一直反對虐殺土著,可是白人們的種族思想使他們從來不放過任何一個。我們在這部影片看到的情景是完全真實的。可憐的土著妄想用長矛,標槍來抵抗,但結果是明顯的,這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殺。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澳州政府企圖採用同化政策,逼迫土著兒童接受白人教育,接受白人文化,並且在血統上試圖「漂白」土著人。在經過土著家長的反對后,終於採取了暴力的隔離措施,強迫土著人放棄自己的孩子。在Rabbit proof fence里,一幕幕令人震驚的畫面就是重現當年的隔離措施。

廣告

    隨著人們的觀念不斷進步,澳州政府逐漸將種族平等化。而且政府還投資電影,目的就是回顧當年的歷史。澳洲是個勇於認錯的國家,當人們看完了Rabbit proof fence后,震驚的整個國家特別有了「National Sorry Day」(國家道歉日),以對曾經受到傷害的土著民族道歉,並且賠償經濟損失。

    今年的澳大利亞,除了The Tracker外,還有一部電影,Japanese Story.在這部片子里,描繪了陷入愛情的日本男子和澳洲女子。政府的目的很明顯,澳洲正越來越成為多元化的社會,而多元化的社會則需要一部足夠表達的電影。這些政府投資拍攝的電影無論在藝術性,還是思想性都是相當不錯的佳品,可以說電影人從中得到了創作的目的,而政府也因此得到了自己的目的。

    影片的最後,那位土著導遊騎上馬,在澳州夕陽的照射下縱馬馳騁,他要去哪裡?不知道,不過我們知道的是:無論他走到哪裡,都是他自己的家。

《追逐者》 -精彩劇照

《追逐者》《追逐者》

《追逐者》 -閱讀鏈接

http://www.dyddy.com/html/movie_article/1/1481.html

《追逐者》 -參考資料

http://www.douban.com/subject/1420049/
http://www.mov99.com/movie/2005061775233_summary.html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