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神引》

標籤: 暫無標籤

17

更新時間: 2013-12-12

廣告

《迷神引》,詞調名,始見於柳永詞。 作者仕途坎壈,四十多歲改了名字才考中進士,之後輾轉州縣、四處飄蕩。他在江南逗留時間較久,淮楚一帶是其常常經行之地。本詞上片以疏淡的筆墨描繪了一幅晚泊楚江圖,景色清麗而帶著凄涼意味。「孤城暮角,引胡笳怨」二句,寫出異鄉客矛的特殊感受,透露羈旅況味,為下片言愁張目。下片著意抒寫遊宦的艱辛和作者矛盾與厭倦的心理,以及他遠離京華,與情人阻隔的無限惆悵,並以「芳草連空闊、殘照滿」的寥廓景象襯托行客的孤獨和悲哀。柳永半生嘗盡「遊宦成羈旅」的痛苦,表現此類感受的詞章特別凄楚動人。

《迷神引》 -詞牌簡介
《迷神引》《迷神引》
詞牌格律
平仄仄平平平仄(韻)。仄平仄平平仄(韻)。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韻)。
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韻)。
平仄平平仄,仄平仄(韻)。
平仄平平仄,仄平仄(韻)。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仄仄平平,平平仄(韻)。
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韻)。
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韻)。
平仄平平仄,平仄仄(韻)。
平仄平平仄,仄平仄(韻)。
《迷神引》 -經典詞作一
《迷神引》《迷神引》
迷神引宋·柳永
一葉扁舟輕帆卷。暫泊楚江南岸。
孤城暮角,引胡茄怨。
水茫茫,平沙雁、旋驚散。
煙斂寒林簇,畫屏展。
天際遙山小,黛眉淺。
舊賞輕拋,到此成遊宦。
覺客程勞,年光晚。
異鄉風物,忍蕭索、當愁眼。
帝城賒,秦樓阻,旅魂亂。
芳草連空闊,殘照滿。
佳人無消息,斷雲遠。

註釋:
1、胡笳:古代北方民族的管樂器,傳說由張騫從西域傳入。其音悲涼,武帝時李延年因其曲造新聲二十八解,以為武樂。李陵《答蘇武書》:「側耳遠聽,胡笳互動,牧馬悲鳴。」
2、賒:遠,韓愈《贈譯經僧》:「萬里休言道路賒。」
3、秦樓:秦樓楚館,指城市中的歌樓妓館。亦泛指導婦女居所。
4、斷云:孤雲。

廣告

詞作鑒賞
這首《迷神引》是柳永五十歲后宦遊各地的心態寫照,是一首典型的羈旅行役之詞。這首詞深刻地反映了柳永的矛盾心理,特別是作為一名不得志的封建文人的苦悶與不滿,有一定的思想意義。

詞起句寫柳永宦遊經過楚江,舟人將風帆收卷,靠近江岸,作好停泊準備。「暫泊」表示天色將晚,暫且止宿,明朝又將繼續舟行。從起兩句來看,詞人一起筆便抓住了「帆卷」、「暫泊」的舟行特點,而且約略透露了旅途的勞頓。可見他對這種羈旅生活是很有體驗的。繼而作者以鋪敘的方法對楚江暮景作了富於特徵的描寫。「孤城暮角,引胡笳怨」描寫的是:傍晚的角聲和笳聲本已悲咽,又是從孤城響起,這隻能勾惹羈旅之人凄黯的情緒,使之愈感旅途的寂寞了。「暮角」與「胡笳」定下的愁怨情調籠罩全詞。接著自「水茫茫」始描繪了茫茫江水,平沙驚雁,漠漠寒林,淡淡遠山。這樣一幅天然優美的屏畫,也襯托出遊子愁怨和寂寞之感。上片對景色層層白描,用形象來表達感受,給人以身臨其境之感。

廣告

下片起兩句直接抒發宦遊生涯的感慨,接下來將這種感慨作層層鋪敘。旅途勞頓,風月易逝,年事衰遲,是寫行役之苦:「異鄉風物」,顯得特別蕭索,是寫旅途的愁悶心情;帝都遙遠,秦樓阻隔,前歡難斷,意亂神迷,是寫傷懷念遠的情緒。詞人深感「舊賞」與「遊宦」難於兩全,為了「遊宦」而不得不「舊賞輕拋」。「帝城」指北宋都城汴京,「秦樓」借指歌樓。這些是詞人青年時代困居京華、留連坊曲的浪漫生活的象徵。按宋代官制,初等地方職官要想轉為京官是相當困難的,因而詞人看來,帝城是遙遠難至的。宋代不許朝廷命官到青樓坊曲與歌妓往來,否則會受到同僚的彈劾,於是柳永便與歌妓及舊日生活斷絕了關係。故而詞人概嘆「帝城賒,秦樓阻」。

「芳草連空闊,殘照滿」是實景,形象地暗示了賒遠阻隔之意;抒情中這樣突然插入景語,敘寫富於變化而生動多姿。結句「佳人無消息,斷雲遠」,補足了「秦樓阻」之意。「佳人」即「秦樓」中的人,因種種原因斷絕了消息,舊情象一片斷雲隨風而逝。從這首詞中可以看出作者對仕途的厭倦情緒和對早年生活的嚮往,內心十分矛盾痛苦。可以說,這首《迷神引》是柳永個人生活的縮影:少年不得志,便客居京都,流連坊曲,以抒激憤;中年入仕卻不得重用,又隔斷秦樓難溫舊夢,心中苦不堪言。苦不堪言卻偏要言,這首詞上片言「暫泊」之愁,下片道「遊宦」之苦。大肆鋪敘中見出作者心中真味,可謂技巧嫻熟,意蘊雋永。

廣告

《迷神引》 -經典詞作二
《迷神引》《迷神引》
《迷神引》宋.柳永
紅板橋頭秋光暮。淡月映煙方煦。
寒溪蘸碧,繞垂楊路。
重分飛,攜縴手、淚如雨。
波急隋堤遠,片帆舉。
倏忽年華改,向期阻。
時覺春殘,漸漸飄花絮。
好夕良天長孤負。
洞房閑掩,小屏空、無心覷。
指歸雲,仙鄉杳、在何處。
遙夜香衾暖,算誰與。
知他深深約,記得否。

作者介紹
 柳永:生卒年不詳,原名三變,字耆卿,崇安(今福建崇安縣)人,世稱柳屯田,因排行第七,亦稱柳七。他自稱「奉旨填詞柳三變」,以畢生精力作詞,並以「白衣卿相」自許。柳永是北宋一大詞家,在詞史上有重要地位。他擴大了詞境,佳作極多,許多篇章用凄切的曲調唱出了盛世中部分落魄文人的痛苦,真實感人。他還描繪了都市的繁華景象及四時節物風光,另有遊仙、詠史、詠物等題材。柳永發展了詞體,留存二百多首詞,所用詞調竟有一百五十個之多,並大部分為前所未見的、以舊腔改造或自製的新調,又十之七八為長調慢詞,對詞的解放與進步作出了巨大貢獻。柳永還豐富了詞的表現手法,他的詞講究章法結構,詞風真率明朗,語言自然流暢,有鮮明的個性特色。他上承敦煌曲,用民間口語寫作大量「俚詞」,下開金元曲。柳詞又多用新腔、美腔,旖旎近情,富於音樂美。他的詞不僅在當時流播極廣,對後世影響也十分深巨,他是北宋前期最有成就的詞家,有《樂章集》。

廣告

《迷神引》 -經典詞作三
《迷神引》《迷神引》
迷神引宋·晁補之
貶玉溪,對不山作
黯黯青山紅日暮,浩浩大江東注。
餘霞散綺,向煙波路。
使人愁,長安遠,何處。
幾點漁燈小,迷近塢。
一片客帆低,傍前浦。
暗想平生,自悔儒冠誤。
覺阮途究,歸心阻。
斷魂素月,一千里、傷平楚。
怪竹枝歌,聲聲怨,為誰苦。
猿鳥一時啼,驚島嶼。
燭暗不成眠,聽津鼓。

晁補之詞作鑒賞
此詞寫於貶謫途中。詞中通過從日暮到夜晚江邊景物的描述,表現了羈旅生活的哀愁和寂寞。全詞「觸景生情,復緣情布景,節節轉換,穠麗周密。譬之織錦家,真竇氏迴文梭也」(賀裳《鄒水軒詞筌》)。

上片以景起,氣象雄渾,景物壯闊。首兩句寫詞人佇立信江畔所見的景色。青山,本碧綠青翠,說它「黯黯」,是由於「紅日暮」,但斜照下,山色反而顯得雄渾沉厚。這是遠望所見。俯視腳下,但見「浩浩大江東注」,不由人不發出人生如逝水東流的感嘆。「餘霞散綺」兩句源於謝朓詩「餘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晚登三山還望京邑》),是對「紅日」、「大江」的深一層渲染。詞用一「向」字,別具意味。如綺(錦緞)的「餘霞」映淡煙輕霧籠罩的江面上,一直跟隨著流水往前,這樣就把「東注」的「浩浩大江」寫得既真實又清空了。

廣告

以下三句,直抒情懷「長安」,代指北宋京成汴梁。晁補之是一個頗想政治上有一番作為的人。他二十七歲考中進士,開封府和禮部考試時均名列第一。「晁張班馬手,崔蔡不足雲」。黃庭堅稱讚他和張耒如司馬遷、班固,而遠超過漢代的崔瑗和蔡邕。但正是這樣一個才氣縱橫,政績斐然的人,卻生潦倒,功名蹭蹬。所以,這「使人愁」,不只是因為大江東去,而有著被貶他鄉、政治失意的深沉內容。此三句本自李白《登金陵鳳凰台》詩「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

上片末四句既從正面用筆,又從側面暗示時間已由著而夜:「幾點漁燈小,迷近塢。一片客帆低,傍前浦。」漁燈不僅只有幾點閃閃爍爍,而且細小微弱;這時近岸的船塢里,他一片迷瀠了。再往稍遠的地方看,航行江面的客船,也降下船帆,靠前面臨水近岸的地方了。由於近觀,漁燈「幾點」而「小」,看到清清楚楚;由於遠望,故所見客帆「一片」,給人以多的感覺。從用字說,「幾點」對「一片」,「近塢」對「前浦」,一寫少和多,一寫近和遠,概括出詞人當時目力所見的空間範圍。詞人處理情、景、意的關係,理路清楚,而運筆有起伏,有襯托,以「長安遠」為中樞,前後時間、場景,頓生變化,由高運綺麗而轉所見,詞筆極為渾成。

廣告

《迷神引》《迷神引》
下片一奇峰空起,汪泣恣肆,語調凄切,情感悲苦,傾吐出滿懷衷腸。「自悔儒冠誤」,極言心中悲憤感慨,謂富家子弟養尊處優,而一般讀書人往往潦倒一生。此處前句用「暗想」,后句用「自悔」,自怨自艾的情緒躍然紙上。晉人阮籍,佯狂不羈,縱酒頹放,表現出他對當時政治的不滿,實際上也是一種遠禍全身的手段。他常駕車獨游,等到路走不通了,便痛哭而返。這裡詞人覺得他和阮籍一樣,施展自己的宏圖抱負是不可能了,而羈於謫宦,欲歸又不得歸。

過片后這四句包含了許許多多難言的辛酸痛楚,讀之令人凄傷。接下來詞人借素月、《竹枝》歌聲、猿鳥啼鳴,對凄苦的情懷,再作更富形象性的渲染。晁補之是濟洲巨野人,此刻貶官信州,從北至南,千里迢迢,煙樹蒼茫,面對素月,怎能不為之銷魂呢?「平楚」,謝朓詩:「寒城」一以眺,平楚正蒼然。「楊慎稱:」楚,叢木也。登高望遠,見木杪如平地,故云『平楚』猶《詩》所謂『平林「也」(《升庵詩話》)。「一千里傷平楚」,與李白「平林漠漠煙如織,寒山一帶傷心碧」,意境很相近,只是此處由近而遠,思故鄉千里迢迢,故望「平楚」而傷情無限。

詞人接著又從聽覺方面與這種凄苦情懷。《竹枝歌》,原是巴渝一帶的民歌。「聆其音,中黃鐘之羽。其卒章激訐如吳聲,雖傖儜不可分,而含思宛轉,有淇濮之艷」(劉禹錫《竹枝詞引》)。周邦彥《點絳唇》「楚歌聲苦,村落黃昏鼓」,是說歌聲作用於人,只感到怨苦。「為誰苦」?用似問非問的提示,而且前用「聲聲怨」加重形容,便更覺其苦深。

隨後又寫島嶼上的猿啼鳥鳴,呼應開頭的「大江東注」,表明作者的往處江水湄。「一時啼」,有時斷時續之意。正當夜深人靜他心情剛剛平靜下來時,那突然一聲猿啼,一聲鳥鳴,就更會產生凄涼之感。說「驚島嶼」是婉語,因為島嶼突出於江心,本是無情之物,都為之而驚,那麼人之「驚」更可想而知了。「燭暗」夜深仍未成眠,猿啼鳥鳴也因睏倦而睡去了吧。渡口停泊的船隻,發出了開航的鼓聲信號,表明天色將明,而人之徹夜未眠又可知。燭暗,表明夜己深。這首詞情景深化,意境淡遠凄清,一派怨思哀緒盤旋而下,貫注字裡行間。全詞雖多用典故與前賢成句,但由於出自真情摯意,所以不覺為累,反倒生髮牽引,更豐富深化了詞旨,使之餘味溢於言外。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