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椅上的競技》

標籤: 暫無標籤

57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影片講述了一群坐在輪椅上打橄欖球的殘疾人的感人故事。

《輪椅上的競技》 -劇情
影片講述了一群坐在輪椅上打橄欖球的殘疾人的感人故事。圍繞「Quad Rugby」(肢體缺陷欖球隊)的美國國家隊運動員的心路歷程。雖然坐在輪椅上比賽,但球員的肢體碰撞甚多,流汗流血固然是常事,尿袋被撞爆也很常見。由於他們較一般的運動來得暴力激烈,未命名為「Quad Rugby」前,這種運動有一個很血腥的名字───「Murderball」(謀殺球)。片中的主角——今年30歲的馬克·祖潘於18歲時因交通意外令雙腳永久殘廢,餘生要坐輪椅度日,但他從「Quad Rugby」中找到了人生意義。
《輪椅上的競技》 -幕後
對於影片的主人公原型來說,馬克·祖潘(Mark Zupan) 看起來象是在輪椅橄欖球場上飛奔,好象他的生活就以打輪椅橄欖球為生似的。顯然,如今的馬克·祖潘確實要靠打輪椅橄欖球為生。
馬克·祖潘坐在好萊塢一個豪華賓館的游泳池邊,一邊悠閑地曬著太陽,一邊心態平靜地聽著人們對《輪椅上的競技》(Murderball)的批評。經過幾個月的電影節宣傳,再加 上部分地區發行的成功,《輪椅上的競技》上周末已經進入更多的美國劇院。

祖潘回憶起《輪椅上的競技》的源起:「事情開始於2002年,達納·夏皮羅過去是《Spin》雜誌的高級編輯,當時他正在找新的創作材料,準備寫一篇新東西出來。夏皮羅曾寫過一篇關於場地摔跤的短篇,他想寫些標新立異的東西,也就是平時我們在新聞中看不到的東西。在線閱讀一篇摘自菲尼克斯當地報紙上的文章時,他發現了輪椅橄欖球,眼前忽然一亮,不由得自言自語地說,『等一下,四肢癱瘓的人還能打橄欖球?』」
與美國輪椅橄欖球隊隊員接觸面談之後,夏皮羅的眼界更為開闊了。這是一群講話不太流利但打起球來十分賣力的殘疾人,幾乎每個人都經歷過一次人生悲劇,但他們都渴望贏得2004年雅典殘疾人奧運會的輪椅橄欖球金牌。

《輪椅上的競技》《輪椅上的競技》
 
從載貨卡車上摔下來之前,祖潘是一名非常受人歡迎的年輕足球隊員。從快速行駛的卡車上被摔下之後,祖潘跌落在一個溝渠上,然後就成了殘疾人,從此再也無法正常行走。後來,他開始在亞特蘭大的喬治亞理工學院學習工程,期間,他第一次坐著輪椅進入橄欖球場。如今,近10年時間過去了,祖潘成了得州奧斯汀的一名土木工程師,並獲得了2002年度最佳橄欖球員稱號;2004年,祖潘好夢終圓,和隊員一起奪得雅典殘奧會橄欖球金牌。
祖潘回憶說:「四肢癱瘓的人,你想想克里斯托夫·里夫(超人的扮演者,已經去世)吧。一個四肢癱瘓的人怎麼抬動胳膊呢?等我開始接受輪椅橄欖球培訓時,里夫感到非常好奇。他給我打過幾次電話,他說,『瞧,我們要到瑞典去,我準備為《馬克西姆》寫一篇東西,我產生了寫一部紀錄片劇本的衝動。』就這樣,亨利·魯賓加入進來。他先後參加過《Cop Land》和《Girl, Interrupted》的拍攝,知道如何拍電影。我們把兩者結合起來,曼德爾和夏皮羅不知道如何運作一部電影,可魯賓知道。幾個人把新穎的想法結合起來,然後開始行動起來,後來他們發現影片主旨是一個問題,還有歷史問題。」
要達到自己預期的目標並非易事。欣賞《輪椅上的競技》時,就象我們在跟著魯賓和夏皮羅的鏡頭到處走動。祖潘說:「剛開始的情形就象這樣,『那裡有個攝像機,那邊有個攝像機』,可後來呢,等你慢慢了解了這些可愛的隊員,你就成了他們的朋友,你就忘記了自己是誰,會坐下來跟他們交談,這非常正常。」
有什麼地方祖潘不會讓他們拍呢?「性」,祖潘笑著回答說,「這一點是事先談好了的,談這件事就象這樣子,『耶,我們只是開玩笑』。」
主要內容拍攝完成幾個月後,《輪椅上的競技》就獲得了觀眾電影獎(Audience Award),同時還在今年一月的美國Sundance電影節上被評為特別評委獎(Special Jury Prize)。很快,富有魅力的祖潘開始出現在電影海報上,成為宣傳《輪椅上的競技》的典型銀幕偶像。祖潘表示,僅今年一年內,他就接受不下400次媒體採訪。祖潘指出:「我再從大街上走過的時候,感覺真的有些奇怪了。電影改變了我的整個人生嗎?沒有啊,我還是以前那個人啊。人們對我說他們是如何喜歡《輪椅上的競技》時,我的態度十分從容。我不想隨便佔用別人的時間,我會對喜歡我電影的人說,『心態放平和一些,我想聽聽你們是怎麼想的,我想聽聽你們喜歡什麼,我想知道你們對什麼東西感興趣。』電影有趣,因為它本身就是那樣。那是我的生活,它是斯科特的生活,是安迪的生活。他們的電影拍的好,所以吸引了觀眾。」
祖潘繼續說:「要是有誰一年半前對我說,象目前這種情況會發生的話,我會這樣說,『沒錯!』我是說,我們知道事情會象目前這樣,但沒有想到會達到這種程度。今晚我會接受傑伊·列儂的採訪,是《今夜秀》欄目,誰會關心它呢,不是我。」
是否已經把目光瞄準了2008年的北京殘奧會?祖潘表示:「那不是我的計劃。我們要從2006年開始,我們首先要應付世界盃錦標賽,然後再去殘奧會。這兩大重要賽事都是四年一輪迴,我們必須先在世界盃錦標賽上拿下金牌,然後一直走到北京,你明白嗎?」[3]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