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棋山莊詞話》

標籤: 暫無標籤

10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廣告

1 《賭棋山莊詞話》 -簡介

〈賭棋山莊詞話〉作者:(清)謝章鋌,謝氏論詞,對崇奉姜夔、史達祖,卑視蘇軾、辛棄疾之浙派深為不滿;同時對常州派「寄託」與「蘊藉」之說,雖然基本肯定,但也有所指摘。此外對當時詞人詞藉評述甚多,保存了許多罕見史料。賭棋山莊詞話是詞話要藉之一,彌足珍貴。

2 《賭棋山莊詞話》 -內容

王昶論兩宋詞

王述庵昶云:「南宋詞多黍離麥秀之悲,北宋詞多北風雨雪之感。世以填詞為小道者,此扣槃捫龠之說。」誠哉是言也。詞雖與詩異體,其源則一,漫無寄託,誇多鬬靡,無當也。

述庵一生專師竹垞,其所著之書,皆若曹參之於蕭何。然竹垞選詞綜,當時蘇辛派未盛,故所登寥寥。至國朝,則「鐵板銅琶」與「曉風殘月」齊驅並駕,亦復異曲同工。划而一之,無怪有遺珠之嘆。若蔣藏園,若黃仲則,集中佳作,皆木入錄。

閩詞家

吾閩詞家,宋元極盛,要以柳屯田、劉后村為眉目。明代作者雖少,然如張志道以寧、王道思慎中、林初文章,亦複流風未泯。又繼以余澹心懷、許有介友、林西仲雲銘、丁雁水煒、韜汝□(火+阜)。雁水與竹垞、電發友善,其名尤著。近葉小庚太守申薌亦擅此學,著詞存、詞譜等書。有金縷曲詠落花云:「命莫如花薄。嘆年年、一番春盡,一番飄泊。辜負東皇栽培意,生受封家惡據。況更有、許多做作。飛上錦茵能有幾,但吹來藩溷真無著。回首視,孰清濁。紅嫣紫奼何如昨。想都因、未除結習,俗緣難卻。琪樹瓊花神仙品,一染紅塵便錯。空悵望、蓬瀛樓閣。此別鈞天成小謫,也有人說道人間樂。身世事,查難托。」時太守由翰林改縣,故不無玉堂天上之感。

廣告

詞話中警語

詩話汗牛充棟,詞話作者頗罕。然如劉公勇之七頌堂詞繹,王阮亭之花草蒙拾,鄒程村之遠志齋詞衷等書,亦復金針暗度。今略其警語於左,鄙見所及,則附其下:

詞欲婉轉而忌復。
詞字字有眼,一字輕下不得。
中調、長調轉換處,不欲全脫,不欲明黏。
重字良不易,須另出不是上句意乃妙。此方有味,不然直可刪卻。
詞不可參一死句。
有警句則全首俱動。
須上脫香奩,下不落元曲,乃稱作手。未脫香奩猶可,落元曲風斯下矣。
長調最難工,蕪累與痴重同忌。襯字不可少,又忌淺熟。詠物至詞更難於詩,即「昭君不慣胡沙遠,但時憶江南江北」亦費解。此詞音節固佳,至其文則多有欠解處,白石極純正嫻雅,然此闋及暗香闋則尚有可議,蓋白石字雕句煉,雕煉太過,故氣時不免滯,意時不免晦。
柳七最尖穎,時有俳狎,山谷亦不兔。山谷更甚,於俳狎中更見鶻突。
陡然一驚,正是詞中妙境。
櫽括體不作可也。
古人多於過變乃言情,然其意已全於上段,若另作頭緒,不成章矣。以上詞繹弇州謂蘇、黃、稼軒為詞之變體,是也。謂溫、韋為詞之變體,非也。謂之正始則可,謂之變體則不可。
絕調不可強擬。
詞本色語,入詩便失古雅。
近人不及前人者,其趣淺也。
詠物不取形而取神,不用事而用意。此鄒程村所謂不可不似,尤忌刻意太似也。以上花草蒙拾朱承爵云:詞句欲敏,字欲捷,長篇須曲折三致意,而氣自流貫乃得。
小調不學花間,則當學歐、晏、秦、黃,總以不盡為佳。
詞非自選詩樂府來不能入妙。
詞至詠古,非惟著不得宋詩腐論,並著不得晚唐人翻案法。反覆流連,別有寄託。
填詞與騷賦異體,自當斷以近韻為法。以上詞衷程村論詞譜、詞名、詞韻,語頗精詳,以篇長不及錄,然攻詞者不可不肄業及之。

許賡皡詞

廣告

甌寧許秋史賡皡著蘿月詞,於里門舉梅崖詞社,同社十一人,大半出其指授。生平酷好白石、玉田二家。嘗有「人在子規聲里瘦,落花幾點春寒驟」句,為陸萊庄我嵩、沈夢塘學淵、王友山垿所嘆賞,呼為許子規。后以修武夷志故,搜幽剔險,墜仙掌峰下死,惜哉。未死時自編是年詩,名日岩扃,是殆俗所謂詩讖也。卜運算元云:「兀坐擁孤衾,怕背燈兒卧。一夜砧聲響不停,好夢都敲破。無賴是吟蛩,引得愁無那。醒時已自怯凄清,夢也何須做。」點絳唇云:「白板門前,酒帘搖曳留人住。驚沙吹雨。捲起昏鴉語。候館燈青,鬼唱秋墳句。搖鞭去。紫贏嘶處。殘月低於樹。」江城梅花引詠夜雨云:「酒闌燈灺夢初遙。聽瀟瀟。恨瀟瀟。敲碎春心,無賴是芭蕉。花正怯寒人更冷,漏聲緊,夢相逢,到畫橈。畫橈畫橈,隔紅橋。魂自銷。首自搔。去也去也,去不見江水迢迢。怕是落花驚醒,轉無聊。檐畔風鈴猶自語,和雨點,一聲低,一聲高。」滿江紅題尤展成鈞天樂傳奇云:「豎子成名,甚塊壘、酒澆難下。問紈袴、五陵年少,幾人金馬。一第無緣歸去易,萬言有策知音寡。吊湘纍,千古共神傷,長沙賈。烏江哭,胡為者。青山約,何時也。嘆錦囊才盡,玉樓真假。碧落仙郎鸞鶴侶,白頭詞客漁樵社。只一腔熱血未曾消,歌邊灑。」他如菩薩蠻云:「語燕替人愁。夕陽紅上樓。」虞美人云:「離愁無力似楊花。縱趁東風,飛不到天涯。」嗟乎,若秋史者,天假以年歲,豈不攀辛揖柳哉。

汪於鼎集載,鄉鄰某,娶婦甫一月,即行賈,婦刺繡易食,以其餘積歲易一珠,用彩絲系焉,名曰紀歲珠。夫歸,婦歿已三載,啟篋得珠二十餘顆。秋史有高陽台一闋詠其事。

詞律脫落

紅友詞律,倚聲家長明燈也。然體調時有脫略,平仄亦多未備。如念奴嬌,余據蘇軾、趙鼎臣、葛郯、呂渭老、沈瀛、張孝祥、程垓、杜旟、姜夔增出二十三字。齊天樂,予據高觀國、史達祖、方岳、洪瑹、吳文英、陳允平、周密、姚雲文、詹正、劉天迪、蕭東父,滕賓、王易筒、張伯淳增出三十三字。水調歌頭,予據蔡伸、劉之翰、辛棄疾、仲並、王以寧、袁華、於立、陸仁增出十五字。摸魚兒,予據歐陽修、晁補之、辛棄疾、程垓、杜旟、馮取洽、張炎、徐一初、李裕翁、張翥增出二十五字。賀新郎,余據蘇軾、張元干、辛棄疾、劉克莊、劉過、高觀國、文及翁、蔣捷、李南金、葛長庚、王奕增出四十三字。雖其中不無誤筆,然有累家通用者,不載則疏矣。然其中亦有以入代平,以上代平之字,不得第據平仄而不細辨也。

李應庚詞

「君丈夫也,長別後、依然顦顇。我急向,蒼天一問,天方苦醉。畫並虛名難下咽,一錢措大非容易。莽乾坤、能得幾清秋,君其戲。不堪說,今世事。惟共寫,相思字。嘆生平可笑,無聊之至。為古擔憂心未死,強顏豈把儒冠棄。息勞筋,又是對床眠,君須記。」贈友人調滿江紅。「伯也歸來矣。莽關山、麻衣匍匐,父棺旋里。無恙妻孥童僕輩,一切平安差喜。賃廡在,龍潭小市。近日登山謀負土,待梅花初放之期是。曾叮囑,報吾子。陸屋東西差可擬。算幾番,風晨月夕,聯床卧起。慚愧年來真骯髒,負累阿兄凡幾。向窗下縹緗漫理。駒姪豚兒同筆硯,鬼畫符,學究村而已。白近狀、只如此。」寄劉芑川調金縷曲。此吾鄉李星村應庚詞也。星村與台江校書張錦雲善,有長生七夕之約,所居曰「餐霞樓」,朝夕二人書聲與釵聲相間也。其贈餐霞樓主人七古云:「居無桃花主人之汪倫,出無鑒湖狂客之季真。丈夫少壯不得志,年來流落江水濱。掉頭不受噲等伍。手抱美人夢龍虎。劉項殂兮阮籍哀,時不再來焉用武。金尊泛酒如葡萄。酒酣長嘯天爭高。胸中千萬之塊壘,隨風飛落奔驚濤。美人為我揚清歌。歌聲含愁不能和。罷酒相向各痛哭,爾我共命將奈何。范大夫,元真子。身挾名姝弄江水。煙波不問亂與理。拍手大笑吾仙矣。」未三年而錦雲竟死。星村圖其影為長卷,為之葬於天寧山。山對面有酒樓,星村飲其上,必釃酒隔江遙酹之,歲時致祭如其私。其視墓七律云:「山頭宿草不重肥。我亦人間百事非。有墓清明來一慟,無家魂魄汝何歸。零星掛紙冥資薄,倉卒焚香野祭微。歲歲蕭郎為添土,可憐故鬼已啼飢。」戊申秋,余暫歸自東洋,星村出長卷屬題,余為填乳燕飛一闋,中有句云:「天壤憐才能幾輩,便相憐、未必真知己。又孤負一年三入夢,夢醒時,枕簟涼如水。」星村讀竟,淚汪汪欲墜。錦雲有女曰月清,現依某姬求活,星村贈以四絕云:「阿母香墳宿草荒。餐霞樓碎散群芳。年來汝似亡巢燕,苦向人家覓畫梁。」「曾侍珊瑚筆架旁。曾經呼喚點茶湯。左芬今日非嬌小,那更潘郎鬢有霜。」「易殘風月感南唐。何處天台覓阮郎。地下有靈憐塊肉,好從苦海乞慈航。」「枉向人間說可憐。青樓從古恨如天。不應使汝猶淪落,我愧曹瞞嫁蔡年。」北裡間多傳誦者。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