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賊一籮筐》

標籤: 暫無標籤

10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賤賊一籮筐》享譽2008笑到內傷的決絕之作,是一本流行的網路搞笑小說,比《武林外傳》更刁鑽古怪的劇情,一籮筐比賊更賊的祖宗,狡猾卻不奸佞的江湖中人, 一籮筐比偷盜更有意義比護駕風險更大的保鏢奇行! 陣容最強的古裝笑典

 

《賤賊一籮筐》 -圖書信息

  作者:蠟像館

賤賊一籮筐賤賊一籮筐

  市場價:23.80
  出版社:珠海出版社
  頁碼:250 頁碼
  出版日:2008年
  ISBN:9787806899021
  裝幀:平裝
  開本:16
  叢書名:愛情寶石系列

《賤賊一籮筐》 -內容簡介

  話說到陳青口這個風流瀟「傻」、武功絕項卻再摳門不過的金雞掌柜,接了丐幫長老臨死前的一封神秘書信,信上說有那麼個小人物需要寄他籬下。可這孩子是誰呢7丐幫小乞丐「包打聽」,但是「他」的真實身份啥?我們現在不能說….
  再看那個風情萬種,易容出神入化的余寡婦,還有那個從賭場房樑上蹦下來,卻舉著「御貓」金牌的小姑娘,以及富貴山莊偷跑出來的絕美少莊主,那可都是有身份有背景有潛能且響噹噹的人才啊!
  不過他們齊聚一堂為的是什麼7難道能人逸土坐到一塊兒僅是為了在「賊王爭霸賽」上爭得一席之地7還是有什麼人在背地裡操控著什麼陰謀詭計?咱們翻書詳談…… 作者簡介編輯本段  蠟像館:據不完全考證,女生擲鉛球不及格是光榮的事兒一件。可是俺呢,俺居然是一百分,為什麼是一百分,怎麼會是一百分?小時候最不能理解的奇事第一件。 
  您見過比玻璃還硬的腦殼嗎,見過嗎?見過用人肉做的腦袋撞玻璃,腦袋沒事,玻璃呈蜘蛛網狀搖搖欲碎的嗎? 
  打噴嚏也是極其危險的事情。比如褲子上的紐扣有時候不那麼牢固,它會隨著一個噴嚏的衝擊力飛到黑板上,並根據物理原理再反彈回來,當的一聲回歸地球。 
  光榮在於平淡,艱巨在於漫長。剛出國第一個月,因為蘇格蘭變態的公交車沒有站牌站點,上下課足足走了兩個月,咱愣是磨穿了一雙新旅遊鞋。 
  剁雞的時候一刀剁在手上,自個兒還研究呢!這傷口咋就那麼深,咋還流血呢?流唄流唄,過一會兒它就不流了吧。

《賤賊一籮筐》 -編輯推薦

  比萬人迷,更酥更麻人的風流寡婦,恰似「白展堂」卻摳門透頂的賊掌柜。還有般相像婆媳一般過招的「御貓」倆孫女,以及絕世「花美男」&幼齒公主「包打聽」……一籮筐比賊更賊的祖宗,狡猾卻不奸佞的江湖中人,一籮筐比偷盜更有意義比護駕風險更大的保鏢奇行!

《賤賊一籮筐》 -目錄

  第一章 金雞
  第二章 余寡婦
  第三章 鄭傻子
  第四章 江湖四絕 
  第五章 一雙貓姑娘
  第六章 縣試
  第七章 狸貓換太子
  第八章 小龜龜
  第九章 乾柴烈火
  第十章 菊花台
  第十一章 春風暗度
  第十二章 和尚,女人和狗
  第十三章 一缸田雞
  第十四章 記得當初年歲小
  第十五章 寶貴山莊
  第十六章 白龍馬,啼朝西
  …… 文摘編輯本段  第一章 金雞
  天還未亮,佛笑樓門口已支起長長的隊,四鄉的達官貴人都聽聞,神雞隻有二十隻,去晚了就只能等來月。路邊擺攤的老王頭頂不服氣,他賣了三十年的雞,從未高出半貫錢,這家可好,百兩銀子的神雞難不成雙頭八翅?
  張員外家的惡奴張麻子早就耐不住性子,口裡的草棍嚼了吐,又添新的繼續嚼。手裡甩著一條亮銀色的馬鞭,百無聊賴往地面抽一下,啪,打得塵土揚起來一人高。之後的人都離他八丈遠,空出相當安全的距離。
  足足等到巳時,小門才掀開一條細縫,有一個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小腦袋往外伸了伸,又縮了回去。張麻子破口大罵:「龜兒子!直娘賊!給爺開門!」 
  小腦袋又探出,紅撲撲的臉上笑盈盈,也不怒來也不惱,紅頭繩扎的朝天辮一蹦一蹦,看著也就七八歲的男童,說起話來賊老成:「呔!這位爺,您少安毋躁,咱家神雞剛睡醒。陳掌柜在裡屋給它們訓話。」
  「呸!」張麻子一呸到底,「狗娘養的陳青口快給老子滾出來。每個月賣這幾隻雞都裝神弄鬼,他不厭老子也煩!」 
  小腦袋細聲細氣叫喚一聲「哎呦媽呀!」就又把門板給上死。
  不一會兒,店門大開,一排溜十個人,魚貫而出,每人抱兩隻,一共二十隻母雞。這雞美,毛色兒油光錚亮,雞脖子上統一掛著紅綢帶,腿上也系,胸口垂大紅花。這雞斯文,眼觀鼻鼻觀口,一個個牢守規矩。這雞金貴,雞爪兒不下地,鋪得喧喧騰騰小褥子給它們墊腳。老王頭在旁邊憋足了勁:「王八羔子的,不就是只雞嘛,刷得漂亮點,就搶錢啦?」
  小袋腦鼓起腮幫子:「呔!老王頭瞎了你的狗眼。咱雞跟你家雞能一樣嗎?呸呸呸!髒了俺的口。別的都甭說,咱雞拿冬蟲夏草磨牙,你家雞吃酸飯爛菜葉。這能一樣嗎?能嗎,能嗎,能嗎?」 
  老王頭被擠兌得燒雞大窩脖。氣鼓鼓推著他的雞籠子跑了。
  一陣鬨笑過後。一個俊俏的年輕人晃著他的破扇子踱步而出,話說這扇子頗有些講究,扇面早沒有了,只剩下扇骨,勉強拿線給串了起來,開合的時候要十分小心。傳說中這扇子是陳青口上學第一日從同窗手裡賒來的,從此視為珍寶。
  小腦袋乖巧地喊了一聲:「掌柜的!嘿,請!」
  陳青口一甩他綢頭拼湊起來的花綢衫,笑呵呵向四方抱拳,「鄉親們請了,佛笑樓,一月一度的嫁雞大會,在這和風細雨的立秋又與眾位見面——了。」
  張麻子直翻白眼,口裡念念碎碎,碎碎念念那幾句娘來娘去的問候語。
  陳青口只當沒聽見,吩咐手下「來人啊,……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