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賚》

標籤: 暫無標籤

19

更新時間: 2013-09-03

廣告

《詩經 周頌 賚》《大武》三成是表現武王伐紂勝利后,班師回到鎬京,舉行告廟和慶賀活動,同時進行賞賜功臣財寶重器和分封諸侯等事宜的一場樂舞。《賚》就是武王在告廟儀式上對所封諸侯的訓誡之辭。

廣告

1 《賚》 -原詩

文王既勤止,我應受之。
敷時繹思,我徂維求定。
時周之命,於繹思。

2 《賚》 -註釋

1、賚(賴lài):賞賜,贈送。含賜賞諸侯功臣之意。  2、勤:《毛傳》:「勤,勞。」   3、敷時繹:姚際恆《詩經通論》:「敷,布也,施也。時,是也。繹,連續不斷意。」   4、徂:《傳疏》:「徂,往也。往伐殷也。定,安也。」《通釋》:「時與承一聲之轉……時周之命,即承周之命也。」   5、於(嗚wū):《集傳》:「於,嘆辭。」

3 《賚》 -譯文

文王創業太勞勤,我當好好來擔承。
施行政令要連續,伐商惟求天下定。
周王命令須奉行。啊,應當繼續文王政。

4 《賚》 -賞析

據《左傳·宣公十二年》「楚子曰:『……武王克商,作《頌》曰:……又作《武》,……其三曰:『鋪時繹思,我徂維求定。」』可知《賚》是樂舞《大武》三成(第三場)的歌詩。《大武》三成是表現武王伐紂勝利后,班師回到鎬京,舉行告廟和慶賀活動,同時進行賞賜功臣財寶重器和分封諸侯等事宜的一場樂舞。封建諸侯是西周初年鞏固天子統治的重大政治舉措。據《史記》記載,武王在朝歌已封商紂之子武庚和武王之弟管叔、蔡叔,即所謂「三監」,藉以鎮壓殷國頑民,防止他們反叛。回到鎬京以後,又大規模進行分封活動。封建分為三個系列:一為以前歷代聖王的後嗣,如堯、舜、禹之後。二為功臣謀士,如呂尚。三為宗室同姓,如召公、周公。據晉代皇甫謐統計,當時分封諸侯國四百人,兄弟之國十五人,同姓之國四十人。《賚》就是武王在告廟儀式上對所封諸侯的訓誡之辭。故《毛詩序》云:「《賚》,大封於廟也。」

詩首先指出父親文王的勤於政事的品行,表示自己一定以身作則。接著指出天下平定是他所追求的大目標,為了達到這一目標,告誡所有諸侯們都必須牢記文王的品德,不可荒淫懈怠。這首詩共六句,五言、四言、三言相間,但是有韻:止、之、思押韻,定、命押韻。好像是有韻的散文。《大武》六成中,這是唯一通篇押韻的詩。該詩語氣誠懇,表現了武王深遠的憂慮和倦倦之意,所以在短短的六句中竟反覆地告誡諸侯們「繹思」。孫鑛評為:「古淡無比,『於繹思』三字以嘆勉,含味最長。」(陳子展《詩經直解》引)這首詩的標題為《賚》,而詩中並無「賚」字,估計原為《大武》三成的樂曲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