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知道我愛你》

標籤: 暫無標籤

8

更新時間: 2013-08-28

廣告

廣告

《讓你知道我愛你》屬短篇小說,由作者黑夜閃電創作,第一次登選在小說閱讀網內,2007年完成。

1 《讓你知道我愛你》 -基本資料

作者:黑夜閃電
作品類型:短篇小說
書籍簡介:秋擁抱著這最後的月份/不肯放手/城市裡找不到一片落葉/喜極而悲/當一切反常變得自然起來/遊離中的我/突然發現/世間里的另一個我/

2 《讓你知道我愛你》 -原文欣賞

讓你知道我愛你
      像極畫中的維納斯/小雪飄曳/闖入我失控的世界/宛然/愛情花瓣在我的空間點點開放/心如蜜灌/七月飄雪/我感受到絲絲清涼/
  當我試圖把所有興奮的感覺變成慾望的力量進入小雪身體時,小雪發出了尖聲的驚叫。「很痛!」小雪的手緊緊的抓著我的後背,眼神迷離。
  我失望的跌了下來,這大概是我跟小雪的第180次至200次之間的嘗試了,可是每次都是在前奏剛開始的時候嘎然而止。
  一年前,我跟小雪同居了,我22歲,小雪20歲。
  小雪是那種算不上美得讓人目眩但卻足以清純得像山裡幽幽蘭花的女孩,全身泛著淡淡的清香,讓人無法停止迷戀的腳步。至少,我是那樣瘋狂的喜歡上她。
  來至山清水秀小城裡的小雪,是我第一個真正意義愛上的女孩。
  小雪在某個夏天的午後像只逃亡的小鹿闖進我那個車間上班,她沒有出現在我的眼前時,我不敢想象現在還有那樣羞澀得讓人心生愛憐的女孩,可是,當她瑟瑟用細小的聲音在車間里說話時,我原來的觀點在瞬間發生了激烈的變化,直至逆轉。
  小雪剛來的那個下午一直沒有說話,只是埋著頭擺弄著生產組長交給她的線圈。那樣一捆粗糙的銅線在她纖細的手上擺弄,明暗的強烈對比、讓人感覺特別的不自在。也讓我開始憎恨起天天上班要觸摸的銅線來。我總是很不顧旁人的感受,可現在我卻為這個女孩心神不定起來。本來以為像小雪那樣有漂亮手指的女孩應該天天撫弄著鋼琴或者只接觸像她手一樣精緻的東西,可是事實卻往往和願望背道而馳。「可惡的線圈。」我心裡憤憤的罵到。
  多了個讓人心動的女孩,感覺原本喧鬧嘈雜的車間變得生動有趣起來,也許其他人也這樣想的。那個經常擦著濃濃香水的生產組長好象變得更加的凶,更年期的女人一定脾氣暴躁嗎,我問過其他人,答案多得讓人迷惑;不過,好象她也沒有到更年期。車間里的男性都像蒼蠅般地找理由靠近小雪,狡猾的想跟小雪說話,包括守在門外的那隻狗也好象對小雪顯得特別的親近。可往往卻得不到丁點清香。我的性格決定了我只能默默的注視著小雪,而不敢上前跟她說一個字,意識讓我去和她聊上幾句。可是我的行動卻不配合,我也沒有辦法。
  小雪身上流露的氣質讓我無法把她放在平常女孩子之間去比較,我開始習慣了上班的時候偷偷注視她的舉動,我發現,小雪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於是我開始在下班的過程中準備一張素描紙,在空閑的時候畫她的樣子。下班回工廠的女宿舍要經過男宿舍,我總是站在宿舍的門口等待小雪輕盈的身影,卻一句話不說看著她的背影遠去,直至消失。
  幾個月後,小雪在一群追求者中義無返顧的選擇了我,讓我興奮了好幾天。有時候事情總是莫名其妙的在不合理的時間和地點中進行著。我沒有想到一句話沒有說的我卻能讓小雪喜歡上我。在我和小雪一起后,她調皮的說:「是看到了我眼裡的那絲冷酷和走過我宿舍時看到我畫畫執著的樣子開始注意我的。」在這個陌生的城市,小雪需要一個溫暖的肩膀,我有一個肩膀,卻不知道是不是小雪需要的,可小雪還是靠在了我肩膀上。
  第一次跟小雪走在街上的時候,我傻傻的竟然找不著已經逛過好幾次街回來的路。我開始有點懷疑自己的智商。在人潮擁擠的街上猶豫著牽她的手,手心卻總是冒汗,手指輕觸到她的手卻又縮了回來。斜著頭望著她,她早以滿臉通紅。天慢慢暗下去,一狠心,一閉眼,心跳劇烈加速,然後拉著她瘋狂的跑向最後一班公交車,慶幸的是,終於搭上了回去的車。
  回來后,我第一件事情就是閉著眼睛回憶她羞紅的臉,然後在宿舍多餘的床板上貼上一張雪白的紙,開始畫她的樣子。當紙上慢慢出現她美麗輪廓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簡直就是個天才,於是開始慢慢陷入陶醉。以前我畫畫的時候也會閉著眼睛先回憶,可是卻不會自我陶醉。
  我決定給小雪一個歷史性具備轟動效應的驚喜。
  第三天,畫好的畫出現在小雪的眼前時,在我的預料內,小雪顯得異常高興,那個驕陽西逝的傍晚,我收穫了一個至純的吻。那個吻是小雪踮起腳尖站在工廠邊小公園的長凳上輕輕印在我左臉上的,我有點不知所措。當我還在想怎麼找理由去靠近小雪給她個有力而溫暖的擁抱時,她卻飛快地逃出了我有效的攻擊距離。我傻傻愣在原地,心裡很奇怪地升起了光良那首歌的感覺:「第一次!」那是我第一次的感覺,卻被別人預言到了;我無法分清是這個世界巧合太多,還是世間的許多事情就是相差無幾,愛情也一樣,被一個人預言,發生時卻映射在千萬人身上。
  很快,我跟小雪熱戀了,在這樣孤獨而又不屬於我們的城市裡,心靈總是飄無定所。我決定在外租一間房,做我的小畫室,同時也可以讓我跟小雪彼此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小雪羞澀地答應了我。我在外面找了份平面設計的工作,於是我脫離了那個工廠,小雪後來也另外在一個商場找了份工作,我們很自然地住在了一起,小雪成了我同居的女友。
  每次下班,我總會拉著小雪的手遊走在城市的縫隙中,留下屬於我們的快樂。在南方這樣的城市,人流比家鄉的螞蟻還多,對於我和小雪來說,城市的街道只能算是一道道可憐的夾縫。人流擁擠,我們彼此在縫隙中生存,卻彼此擁有對方的愛。「我們是相愛的兩隻螞蟻!」我對小雪說道。雖然這話在邏輯面前一推就碎,可小雪還是笑著沖我點了點頭。
  我開始憧憬著未來,甚至幻想著帶小雪衣錦還鄉,在故鄉蔚藍的天空下,長輩安定慈祥的笑容里,我會讓小雪成為我最美的新娘。我想,小雪和故鄉的美,一定會成為一幅最有殺傷力的畫。當然還少不了畫這畫的人,想到這時,我就會嘴角上揚,暗自樂不思蜀。很多時候我都是沒有半點自信,可這時候我卻覺得自己是一個真正的藝術家,也許,在小雪的眼神里,我才能找到那樣的感覺。
  秋擁抱著這最後的月份/不肯放手/城市裡找不到一片落葉/喜極而悲/當一切反常變得自然起來/遊離中的我/突然發現/世間里的另一個我/
  如果不是小雪接到一個急迫的電話后,我想成為我新娘的一定會是小雪。
  那個電話改變了我和小雪一生的行程,我也為此傷害到了最愛的女孩兒,傷害來時像一場毀滅性的地震,襲擊而過時留下的傷口卻無法癒合……
  深秋,小雪語氣急促地給正在上班的我打了個電話,說家裡有急事,然後就匆匆的回故鄉去了。幾天後當小雪重新回到這個城市時,我發現她憔悴了許多,看著她憂傷滿愁的樣子,我心中的愛憐加重了幾分。從小雪的口中得知,她這一次的回家:原來她父親得了胃癌,已經到了中期,醫生建議能儘快手術,治療需要一大筆手術費。當這話從小雪口中複述入我的耳朵時,我覺得自己腦袋嗡嗡得似乎要爆炸。那樣的經歷,我在書上和許多影視作品上看了不少,可這一次既然破天荒地的發生在我和小雪身上,真有點不可思議。我和小雪只能接受這樣的事實,在無數的夜裡,我更多的是輕聲安慰愁緒滿臉的小雪,聽著她低聲的抽泣,我的心在黑暗中層層破碎、直至瓦解……
  為了能儘快讓小雪的父親做手術,我們近乎瘋狂地工作。小雪在另外一間娛樂城找了份兼職,一開始我強烈反對,可是在災難面前,我的能力讓我措手無策。小雪說了聲為我守身如玉后,還是去了那娛樂城兼職。「現在是公元二千年了,你這小傻瓜還起那可笑的誓言?」我擠眉弄眼地跟小雪說道。其實小雪並不知道,我最在乎的不是她是否為我守身如玉,而是怕她會受世俗的玷染離我而去,在小雪清純的襯托下,這世間有太多骯髒的東西讓我們無法掌控。
  為了能更多的賺錢,我在工作之餘也聯繫了不少客戶,幫他們設計一些細微的標誌和廣告。在這許多客戶中我認識了一個三十多歲的女客戶錢芳,聽說她和老公多年打拚后已有一家頗具規模的公司,他們公司的平面宣傳一直是由我們公司做。錢芳面容嬌好,歲月並沒給她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剛開始時我跟她並沒有過多的話語,負責跟她洽談業務的是公司的業務經理。她跟我說話的時候也多是說些大體設計方案的走向要求和事宜。
  羊喜歡用舔的方式來表示自己的愛撫/而狼卻喜歡咬/我愛你/可是我的方式卻不是溫柔的/但不代表我不愛你/在你溫柔的眼波里/我情願是一匹色狼。
  凌辰二點,小雪卻沒有回來。我輾轉無法入睡,於是步出那間我和小雪住的小屋,點了支煙在等光昏暗的路燈下發獃,回憶跟小雪的點滴,我鼻尖處不禁升起酸楚的感覺。這時卻被一道刺眼的光射了過來,尋著燈光望去,我痛心的發現,小雪從一輛賓士下緩緩下來,而跟著走下的卻是一個中年發福的男人。小雪沒有發現我,那男人卻看見了我,於是不屑地瞟了我一眼說道:「沒見過美女嗎,臭小子,看什麼看!」瞬間,氣憤和噁心的感覺湧上我的心頭,我握起拳頭沖了過去。拳影雨點般地把那男人揍得鼻青臉腫。然後拉起小雪的手飛奔而去……
  回到小屋,我怨恨地盯著小雪,卻不說一句話。小雪滿眼紅腫哭訴著解釋:「其實跟他沒有什麼,我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這也是工作上的事,你原諒我,阿天,我只愛你……」我卻聽不下半句。我對著小雪怒吼著,心裡滿是怨恨和責怪。我想我是徹底的瘋了,不顧小雪淚流滿面的臉,瘋了般粗暴褪去小雪的外衣和裙子。
  —以前我總是那麼小心翼翼。在我的心裡,小雪就像一件完美的珍世藝術品,不忍讓我有半點玷污的想法。
  在迷茫的困惑里,我對小雪所有的愛都被怨恨和氣憤所掩蓋。我輕輕用唇摩挲著小雪的臉,眼角淚水模糊了自己的視線。沒等小雪說痛,我便把所有愛和恨的力量彙集在身體的一個部位,重重地刺進小雪顫抖的身體。然後把一絲絲愛的感覺反覆傳替給小雪,當所有怨恨都煙消雲散時,一股愛的白霧象珍珠般噴洒而出,散在了小雪的整個深處。「小雪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嗎!」我一邊亢奮地帶著餘力運動一邊咬牙切齒的說到。小雪用手輕柔地環繞住我的後頸,雙腿緊緊地箍住了我整個後背。「恩!」小雪顫聲的說道。我發現一滴晶瑩的淚水從小雪的右臉划落,沒入潔白的被單,尋無蹤跡。在小雪肌膚似雪的身下,我看到點點紅暈如梅花般片片開放。這時,我心中所有悲憤瞬間釋然,化為萬千自責。
  某個丟失的清晨/倉促醒來/才發現我/猶如一匹原野的狼/搭上城市的公交車/群毆之後/開始相信/狼比羊溫柔。
  小雪原諒了我的粗暴,可我卻無法原諒自己如畜生般的行為。我容易在黎明前醒來,小雪柔和的側臉,總是在最沉靜的時候眉頭輕皺,讓人愛憐不斷,我緊緊抱著小雪脆弱的身軀,心如火焚。我知道!小雪一定又是在夢中為父親的病擔憂,我的心沉入低。我和小雪用盡全力所換取的錢,卻抵不住醫治小雪父親病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微不足道。而最讓人擔憂的卻是癌細胞已經席捲而來,沒有在多的時間去等待……
  錢芳開始以洽談設計方案的理由邀我,後來發現她經常會在我下班的時間約我出去,談論的事情卻是公事以外。出於男士的風度,當然最主要的是我還要靠她得些設計的費用,我選擇每次必應。
  從錢芳的口中依稀得知,她跟著一起創業的老公,曾如何共吃一碗泡麵,度過人生中的種種艱辛,然後如何靠雙方的努力取得今天的所得。可她的老公像許多有錢后就變壞的男人一樣,開始尋花問柳、酒醉金迷。我沒有考究她說話的可信程度,因為我總認為那樣的鏡頭讓每一個人都覺得平凡不過,頻繁得讓人不想去知道事情的真假。錢它媽的真不是個東西,可是現在我卻急需它!細想,其實在它的面前,又有多少人還是東西呢!錢芳每一次聲情並茂的哭訴之後,給我的感覺卻不是他老公如何的壞,讓我感覺最多的卻是錢芳是個可憐的女人。
  小雪在娛樂城的兼職在凌晨才能下班回來,總讓我無法適從。
  錢芳又一次約我出去,地點是老地方。我看了下表,北京時間21點3分過6秒,於是披了件外衣踏出小屋……
  天上人間108號包房裡,牆面上一張梵高翻版的《向日葵》正張牙舞抓地開放著,旋轉的筆觸像個巨大的旋渦吞噬著整個空間,在冷暖燈光混合的滲透中,錢芳和我,在若大的空間顯得突兀起來。當唱片里放著不知名的英文曲目時,錢芳霧眼蒙蒙地向我靠了過來。這個無數次向我哭訴的女人,每次都能端莊的坐在合理的距離跟我說話,這次卻進入了我能侵犯的距離。當一個女人對你毫無距離意識時,也許她將被你征服,或者她將要把你征服!
  錢芳全身散發出成熟充滿誘惑魅力的香味,使我感覺在眼前的錢芳是一杯香濃的咖啡,我像一尾灰色的魚,乘著混亂,帶著雜亂節奏失去意識般游入錢芳的身體。
  我順理成章成為了錢芳的情人,儘管這個女人比我大十多歲,可我們各有所需,錢芳給了我一張銀行卡。我拿著那筆錢帶著小雪趕到了她的故鄉,小雪那善良父親的病在及時的治療下漸漸好轉……
  帶著几絲欣慰的心情我和小雪回到了這個城市,已是初春,細雨綿綿,侵淫著整個城市。
  本以為這一切都已經結束,小雪辭去了娛樂城的兼職,萬物復春,在不久的將來,我的夢想可以延續。可我發現,我幼稚得回到了自己的3歲。當你一隻腳踩在路上的一灘爛泥中時,為了平衡,你要麼把另外一隻腳踩下去,要麼一開始就跳過別往下踩。
  我找到錢芳,約她到天上人間,說我們應該斷絕情人關係,理由是她是有夫之婦,而我有自己深愛的女孩。她欣然的同意,卻幽幽地說:「我們還能做一次愛嗎!」她的直接讓我目瞪口呆。雖然我和她在某個時候是情人關係,但她卻在許多時候都是矜持的,反而我受利益的驅使,而主動的親近她。無疑,站在眼前這個女人的軀體對我來說是一種誘惑,既然是最後一次的斷絕,就當是告別,我是愛著小雪的,又有什麼所謂呢。於是,我習慣的把她放倒在包廂的沙發里,不顧一切地在錢芳豐滿的身體上上下遊走,錢芳興奮的叫喚著;正當我要帶領千軍萬馬衝出禁錮的圍城攻入錢芳敞開的花城時,我看見一個熟悉嬌小的身影衝進包房,然後我看到了小雪淚雨洗透的臉,眼神里充滿不解和無助。當我的眼神跟小雪交集在一起時,小雪痛哭著衝出了包房。這突然的變故讓我無法原諒自己,心裡除了悔恨就是茫然的自責。原本將要衝刺的兵馬潰成一團,萎縮在城門內。我從錢芳的身體上翻滾下來,陷入無際的五味瓶中。
  錢芳笑臉盈盈地穿上衣服,從提包里拿出一疊相片,甩在我的面前。我看見一個男人和一個女孩坐在一間同樣燈光昏暗的包房裡,女孩用雙手互助自己,那男人猥瑣地撅著嘴湊了過去。我很快發現,那個女孩是小雪,中年發福的男人是我痛扁過的男人。她怎麼會有這樣的相片,我疑惑不解,但很快就明白了一切。原來那個男人既然巧合般的是錢芳的老公,那些相片是小雪在娛樂城上班時,被錢芳請私家偵探拍攝的……
  黑暗中我法入睡/夜已越夜/閃過記憶中的你/電觸般襲擊了我/黑夜的閃電/襲擊整個迷失方向的我
  我開始懷疑這世界的大小,我們四人間既然奇怪地有著糾纏不清的關係,我相信小雪的清白,可是現在的我卻是污濁不堪。瞬間,鄹冷的感覺包圍著整個我,我恐懼地感覺到,這一切都是錢芳一手策劃的,話雖如此,可這也是事實的真相大白,讓我沒有埋怨的籍口。突然間,一種不詳的感覺湧入心口,讓我感覺小雪將永遠離我而去,我飛奔而出,逃出天上人間……
  小雪沒能在原諒我,我也缺少解釋的勇氣和理由,那間屬於我們的小屋再沒有小雪的身影,許多為小雪而畫的畫散落在雜亂的地面,滿地的酒瓶支離破碎,我沉淪得分不清白天黑夜。
  七日後,我如骷髏般走出小屋,把小雪藏在最深的心裡,踏上流浪的行程。
  日總是躲不過夜的序幕/夜襲擊而來時卻未能輕易得手/日和夜的爭奪在黃昏的傍晚僵持著/像極兩條惡鬥的瘋狗/日帶著毒辣的單眼藐視著夜狂吠起來/夜也豪不示弱地批上為日而做的喪衣/天空盡頭幾屢殘留的晚霞/是日與夜搏擊留下的斑駁血跡/夜這一次選擇扮演鍋蓋的角色/緩緩的往下蓋住了曾屬於日的整個大地/在城市的水泥叢林中/日的光芒終於被夜的黑衣點點吞噬/於是我看不到半點日的餘光/燈光迷離醉酒的狂歡之後/凌晨的夜控制了整個世界/在九分沉悶中我死死的睡去/卻被一絲猩紅驚醒/日又一次帶著貪婪的目光席捲而來/夜我日之間/我如同失去理智的公牛般東竄西晃/窒息的感覺穿過黎明透上我的心頭/
(完)

 

3 《讓你知道我愛你》 -初登

小說閱讀網,本文於2007年完結屬於短篇小說。



 

4 《讓你知道我愛你》 -參考資料

[1]小說閱讀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