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美國的民主》

標籤: 暫無標籤

397

更新時間: 2013-12-12

廣告

《論美國的民主》這本書是世界學術界第一部對美國社會、政治制度和民情進行社會學研究的著作,也是第一部論述民主制度的專著,19世紀最著名的社會學著作之一,同時,它也是當代青年不可不讀的經典名著之一。

《論美國的民主》 -名書簡介
《論美國的民主》《論美國的民主》

作者:(法國)夏爾·阿列克西·德·托克維爾(1805-1859年)
類型: 社會學論著
成書時間:1840年

《論美國的民主》 -背景搜索
《論美國的民主》托克維爾

1805年7月29日托克維爾生於法國塞納河畔的維爾內伊,家庭是諾曼底貴族。1823年由默茲的高級中學畢業後去巴黎學習法律,1827年出任凡爾賽初審法院法官。1830年七月革命后,因在效忠奧爾良王朝的問題上與擁護已被推翻的波旁復辟王朝的家庭有意見分歧,以及為避免七月革命的餘波的衝擊,而與好友古斯達夫德·博蒙商定,借法國醞釀改革監獄制度之機,向司法部請假,要求去美國考察頗受到歐洲各國重視的新監獄制度。

經過一番周折和親友的斡旋,他們的請求被獲准。其實,這只是表面的目的,他們的真正目的是到這個國家去考察民主制度的實際運用。他們在1831年4月2日乘船離開法國,5月9日到達美國。在美國考察9個月零幾天,於1832年2月22日離美回國。

廣告

不久以後,博蒙因拒絕為一件政治丑案辯護而被撤職,托克維爾在氣憤之餘,也掛冠而去。1833年,他與博蒙寫出《關於美國的監獄制度及其在法國的運用》的報告。這個報告後來被譯成英、德等幾國文字。1835年,托克維爾成名之作《論美國的民主》上卷問世。1839年,他被選為人文和政治科學院院士,併當選為眾議院議員。1840年,《論美國的民主》下卷出版。1841年,他被選為法蘭西學院院士,1842-1848年為芒什省議員。1848年二月革命后,托克維爾任制憲議會議員,參加法蘭西第二共和國憲法的制定工作,並被選為新憲法實施后的國民議會議員。1848年6-10月,出任第二共和國外交部長。

1851年12月因反對路易·波拿巴稱帝而被逮捕,但因其知名度高,次日即被釋放。從此以後退出政界,專門從事著作。1851年寫成的《回憶錄》,詳述了二月革命的內情。1856年出版《舊制度與革命》。1859年在戛納病逝。
推薦閱讀版本:董果良譯,商務印書館出版。

廣告

《論美國的民主》 -內容精要
《論美國的民主》美麗的塞納河畔

《論美國的民主》分上、下兩卷。上卷講述美國政治制度及其產生的根源,分析美國民主的生命力、缺點和前途;下卷以美國為背景發揮托克維爾的政治哲學和政治社會學思想。這部書的基本思想,在於承認貴族制度必然衰落和平等與民主的發展勢不可擋。他說:「平等的逐漸發展,是事所必至,天意使然。這種發展具有的主要特徵是:它是普遍的和持久的,它每時每刻都能擺脫人力的阻撓,所有的事和所有的人都在幫助它前進。」

首先他闡述了自己考察美國的原因和目的:「我所說的這場偉大社會革命,世界上有一個國家好像差不多接近了它的自然極限。在那裡,這場革命是以簡易的方式實現的;甚至可以說,這個國家沒有發生我們進行的民主革命,就收到了這場革命的成果。」

廣告

「17世紀初在美洲定居下來的移民,從他們在歐洲舊社會所反對的一切原則中析出民主原則,獨自把它移植到新大陸的海岸上。在這裡,民主原則得到自由成長,並在同民情的一併前進中和平地發展成為法律。」

《論美國的民主》塞納河畔的舊書攤

「我毫不懷疑,我們遲早也會像美國人一樣,達到身份的幾乎完全平等。但我並不能由此斷言,我們有朝一日也會根據同樣的社會情況必然得到美國人所取得的政治結果。我也決不認為,美國人發現的統治形式是民主可能提供的惟一形式。但是,產生法制和民情的原因在兩國既然相同,那麼弄清這個原因在每個國家產生的後果,就是我們最關心的所在。」

「因此,我之所以考察美國,並不單純出於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儘管好奇心有時也很重要。我的希望,是從美國找到我們可資借鑒的教訓。誰要認為我想寫一篇頌詞,那將是大錯而特錯。任何人讀完這本書,都會完全承認我決沒有那種想法。誇獎美國的全部統治形式,也不是我的全部目的,因為我認為任何法制都幾乎不可能體現絕對的善,我甚至沒有奢想評論我認為不可抗拒的這場社會革命對人類有利還是有害。我認為這場革命是已經完成或即將完成的事實,並欲從經歷過這場革命的國家中找出一個使這場革命發展得最完滿和最和平的國家,從而辨明革命自然應當產生的結果;如有可能,再探討能使革命有益於人類的方法。我自信,我在美國看到的超過了美國自身持有的。我所探討的,除了民主本身的形象,還有它的意向、特性、偏見和激情。我想弄清民主的究竟,以使我們至少知道應當希望它如何和害怕它什麼。」

廣告

《論美國的民主》自由女神像

托克維爾認為,民主社會和貴族社會相比有很大的不同。比如貴族社會的最大特點是身份的不平等,少數人擁有特權,可以有所作為,大多數人則受到階級地位的限制,沒有太大的作為,各個階級之間的差異要遠遠多於共同之處。但在民主社會裡,身份的平等使每個人都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地位,因而每個人更關心自己,這可能導致個人主義,個人對社會的關心可能會變少等等。他說: 「民主制度鬆弛了社會聯繫,但緊密了天然聯繫;它在使親族接近的同時,卻使公民彼此疏遠了。」

他還認為,在貴族社會,個人自由是有保障的。因為管理國家的任務是分給貴族成員的,由於貴族是世襲的,他們借著自己的身份分配了國家權力,這樣就保證了君主無法把權力集中在自己手上,獨攬大權於一身。但在民主時代,由於彼此都相同,所以誰也不必信賴他人。可這種相同性卻能使人人對於公眾的判斷懷有幾乎無限的信任,公眾的意見不僅成為人們思想和行為的惟一指導,而且,擁有了極大的權力。因為在他們看來,如果公眾的判斷不與他們大家擁有的相同認識接近,絕大多數是不會承認它是真理的。因而人們越來越多地把自己的事情交給政府而沒有意識到這種做法的危險。這樣就容易形成民主社會的弊端。在他看來,民主社會所具有的最大危險在於對平等的追求可能導致中央集權,民主社會缺乏貴族社會中貴族對王權的制約,「多數人的暴政」所帶來的危害就更大了。

廣告

他對兩種制度進行比較時說:「民主的法制一般趨向於照顧大多數人的利益,因為它來自公民之中的多數。公民之中的多數雖然可能犯錯誤,但它沒有與自己對立的利益。貴族的法制與此相反,它趨向於使少數人壟斷財富和權力。因此,一般可以認為民主立法的目的比貴族立法的目的更有利於人類。」而且,「民主政府儘管還有許多缺點,但它仍然是最能使社會繁榮的政府」。「即使民主社會將不如貴族社會那樣富麗堂皇,但苦難不會太多。在民主社會,享樂將不會過分,而福利將大為普及,國家將不會那麼光輝和榮耀,而且可能不那麼強大,但大多數公民將得到更大的幸福。」

他比他同時代的人對社會歷史發展的趨勢有更清醒的認識。他在書中多次提到他認為民主社會的到來是不可避免的時代潮流,他並不認為回到貴族社會是一個好的選擇。他說:「問題是不應當再保持身份的不平等給人帶來的特殊好處,而是應當確保平等可能為人們提供的新好處。我們不要讓自己仍與祖輩相同,而應當努力達到自己固有的那種偉大和幸福。」他對民主問題的研究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人們更好地面對必然要到來的民主社會。

廣告

《論美國的民主》 -專家點評
《論美國的民主》法國凡爾賽大廳

當法國人阿列克西·德·托克維爾和他的朋友古斯塔夫·德·博蒙於1831年4月動身去美國的時候,安德魯·傑克遜就任美國總統剛剛二年出頭。他們所去的美國,正處在深刻而廣泛的變革時期。1787年結成聯邦時只有東部13個州,現在又多了11個州。1800年美國還只有500萬人,到1831年便已超過1300萬人。這是從歐洲來的移民和異教徒在一片荒蕪廣袤的土地上建立的新國家,那裡沒有民族英雄、沒有強人、貴族和像歐洲那樣盤根錯節的上層建築。這裡所有的一切都引起歐洲大陸的好奇和極端關注。人人都想了解它,但是人人又都不了解它。美國對於托克維爾那個時代的許多法國人特別有吸引力。法國曾援助美國建立新的共和國,並且贈送了自由女神像作為建國禮物。而美國的1779年,則對法國的1789年的特點畫出了主要輪廓。

從1830年11月起,托克維爾就有意寫一本書論述美國;1831年2月,這個想法促使他要就「人人都在談論但誰也說不清楚」的美國制度如何具體地發生作用的問題舉行一次「詳盡的和盡量偏重學術的」討論會。一個作家能就這個題目成功地寫出一部書,他就很有希望一舉成名,因為他要說明民主一詞的含義,而民主這個詞甚至當時在法國也被一小撮有名的空談理論家說成是「完全過時的了」。因此,1830年11月,他們二人提請停薪留職,以便去美國研究那裡的監獄生活條件。他去美國,一部分自然是為了擺脫在法國的尷尬處境,但有一部分是出於一種雄心,即希望自己一舉成名,如果可能,還想在那裡發現美國生活方式中一些使法國採用后既能保持國家強大又能順應走向平等的潮流的因素。

《論美國的民主》《托克維爾回憶錄》

他們的主要考察地區是新英格蘭,但他們也訪問了五大湖地區和加拿大、俄亥俄州和田納西州、新奧爾良和查爾斯頓。他們曾特意到華盛頓去就地了解聯邦政府的組織結構。他們訪問過印第安人的巧克陶部。他們結識了許多美國知名人士:上自在白宮親自接見他們的安德魯·傑克遜總統,下至艾伯特·加勒廷、紐約最高法院首席法官肯特、約翰·昆西·亞當斯、弗朗西斯·利伯和賈雷德·斯帕克斯等人。他們還同幾乎代表美國生活各個方面的其他男男女女進行了較短時間的交談。他們提出了無數問題。

托克維爾所處的時代正是歐洲從貴族社會向民主社會過渡的時代。由於他是貴族,這顯然是一部懷有感傷情緒的貴族作品,但它卻能高瞻遠矚,看出貴族特權的時代已經日落西山,而一個他所不歡迎的新的階級,正以飛快的速度走上即將由它統治的歷史舞台。《論美國的民主》一書是一位想在新世界發現能夠照亮和復興舊世界的建設原則的思想家的奮鬥結晶。托克維爾的寫作目的很簡單,就是要從美國的民主制度中尋求有益於法國政治體制的良藥。他認為建立一個新國家,必將有一個全新的政治理論,而美國作為一個新大陸國家,無論是其政治制度或是國民,都充滿了少年式的勃勃生機。他非常清楚地知道,1830年的革命是法國的君主政體和貴族階級為把鐘錶的指針撥回到1789年法國大革命以前的時刻而不得不付出的代價。由於他認識到舊制度已經過時,所以他開始考慮資產階級勝利之後法國將會如何,並使人相信他應當做這樣的最後考慮。

托克維爾繼承了孟德斯鳩關於平等精神和自由精神是不相容的思想。他認為,自由在每個社會都存在,在不同的社會有不同的表現形式,但平等是民主社會追求的主要目標。托克維爾認為:對平等和自由的追求並不是一致的,在民主國家甚至是不協調的。他說:「人對自由的愛好和對平等的愛好,實際上是兩碼不同的事情。在民主國家,它們還是兩碼不調和的事情。」後世常常將他視為孟德斯鳩的精神繼承者。

《論美國的民主》《舊制度與大革命》

讀了托克維爾的這本書,人們不得不佩服他驚人的洞察力。他令人驚訝地準確預言了不少重大歷史事件。比如他認為,如果美國發生戰爭,那肯定是由於種族原因,而且他預言這兩個種族「不久即將導致可怕的內戰」。還有,歐洲工人階級的糟糕的生存狀況會導致工人階級的革命,以及那句如同讖語的預言:「他們(指俄國人和美國人)的起點不同,道路各異。然而,其中的每一個民族都好像受到天意的密令指派,終有一天要各主世界一半的命運。」這本書的最大價值在於它時刻提醒我們:任何政體都無法體現絕對的善,民主政體也不例外;而且,民主不是無條件的。

托克維爾在本書的第一卷出版之後,立即博得很大的聲譽。他的同國人魯瓦伊埃—科拉爾,儘管身居高位,也出面稱讚他是孟德斯鳩的當之無愧的繼承人。英國的著名人士約翰·斯圖爾特·穆勒和拿騷·西尼爾,立即聯名聲稱他的著作是經典性的。但是,他本想在第一卷出版之後得到兩項收穫。第一,他希望他的同胞承認他是一個了解他們處境的人,從而使他立即取得高官的職位;第二,他希望利用這個職位在法國推行他從美國得來的經驗。他的這兩個希望都落空了。他的文學觀點立即得到承認,其中政治哲學的觀點更是被眾人熱烈討論。1836年,托克維爾獲得了法蘭西學院的蒙蒂翁大獎文學獎金,名揚海外。他的觀點對法國、英國、美國、德國、義大利和俄國的政治思想都產生了影響。在托克維爾生前,《論美國的民主》的法文本出過13版,逝世后出到17版,尚有兩種全集本。另外,在比利時和美國,也有法文本問世。截至1945年,共有英、德、荷、匈、意、丹、俄、西班牙、瑞典、塞爾維亞等十種文字的譯本先後問世,而且有些國家不止一個譯本和不止出版一次,英國和美國就有60多個英文版本。

閱讀《論美國的民主》很容易被它優美的文字和磅礴的氣勢所吸引,無論將它作為政治哲學著作或者文學作品,它都將是開卷有益的。

《論美國的民主》 -妙語佳句

沒有比以人民的名義發號施令的政府更難抗拒的了。

《論美國的民主》 -相關詞條

托克維爾;法國;學術;社會學;民主

《論美國的民主》 -相關資料

《托克維爾評傳》;《托克維爾傳》;《托克維爾文集》;《托克維爾回憶錄》

《論美國的民主》 -詞條分類

托克維爾;法國;學術;社會學;民主;世界歷史名書;傳世經典文學

《論美國的民主》 -相關鏈接
http://www.tocqueville.org/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