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怕誰》

標籤: 暫無標籤

5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廣告

類型:校園小說

作者:流浪俠

1 《誰怕誰》 -內容介紹

諶風耷拉著腦袋回到了家中:「爹,娘我回來了!」

  「風兒回來了!快去洗洗臉,娘給你做飯去!你爹去你哥那兒去了,晚上才能回來!」

  「哦」諶風應了一聲上自己屋裡洗臉!一會兒工夫,諶風來到院子里,桌上已經擺好了飯菜,諶風端起來

  就狼吞虎咽。

  「風兒,慢點吃別噎著!」老婦人就坐在諶風旁邊看著他吃,不一會眼淚就下來了!

  諶風只顧著吃,等聽到抽泣的聲音才抬起頭,一看就把碗給扔下了,拉著老婦人的手:「娘,你怎麼了?

  怎麼好好的哭了!」

  老婦人捋了捋諶風的頭髮:「兒啊!娘見你這樣實在是心痛啊!雖然你不是我親生的,但是是我帶大的,

  現在你爹老是逼著你去外面掙錢,你什麼都不懂,娘心裡實在是難受!」

廣告

  諶風給老婦人擦乾了眼淚:「娘,沒事的,我多出去找找總會找到事情做,再累再苦我也不怕,只是他們

  都嫌我手腳笨不願意要我!爹也是為我好,他也是希望我能早日事業有成,何況我自己也不想成為家裡的

  負擔。」

  老婦人眼淚又下來了:「兒啊,你吃完趕緊走吧,以後都別回來了!」

  諶風一下急了:「娘,難道你也嫌棄我了?」

  老婦趕緊拉著諶風的手:「不,風兒,娘哪能嫌棄你?只是你爹爹......」話說到一半把臉轉到另一邊去

  !

  「爹他怎麼了?娘你快說啊!」諶風心裡七上八下。

  「風兒,你哥殺人了!」

  「啊!」諶風一下就坐到了地上:「我哥他......他殺人了?」

  「你哥他因為生意和別人發生了口角,後來打鬥起來,失手殺了人,官府正在查,你爹爹他想讓你......

廣告

  !」

  諶風趕緊爬起來:「爹想讓我幹什麼?」

  老婦人摟過諶風:「兒啊,你是真傻啊!你爹他想讓你替你哥頂罪!但是娘一直當你是自己的骨肉,娘舍

  不得!你趕緊收拾東西走吧!」老婦人把諶風推開!

  諶風站了起來:「娘,我走了我哥怎麼辦?殺人得償命。我又笨,什麼都不會做,在家裡也是累贅,何況

  我的命是你們揀回來的,但是若不是你們救了我,我早死在山裡了!我這就去找我爹,一直以來我都沒辦

  法補償你們,既然遇到這事我不能讓我哥送命!」諶風說著就要往外走!

  老婦人一把拉住諶風的手:「風兒,你不能去!在娘眼裡你就是我親生的!誰惹的禍就由他自己去承擔,

  娘不能讓你被冤枉!你不能去!」老婦人把諶風的手拉的緊緊的。

  諶風拍拍老婦人的手:「娘,老王家就只有我哥一根獨苗,他不能死,他得給老王家延續香火!」

廣告

  「不,風兒,你趕緊跑了吧,就算老王家絕了根娘也不能讓你去冤死,你趕緊走,你是不是不聽娘的話了

  ?」

  諶風趕緊跪在上:「娘,孩兒一直都聽娘的話,但是這次不行!原諒孩兒的不孝!」說完起身就要走。

  老婦人一把拿過做活的剪刀:「風兒,如果你要去送死的話,娘也不活了!」

  諶風趕緊過來搶了剪刀:「娘,你這是何苦呢?」看著老婦人淚流不斷心裡難過到了極點「娘,我聽你的

  我走!」

  老婦人這才平靜下來:「兒啊,你的東西娘早給你收拾好了!娘給你拿去!」轉身進屋!

  一會工夫拎著一包袱出來,一把就塞到諶風手裡:「這裡面有衣服乾糧還有點碎銀子,你快走吧!走了就

  別回來!」邊說邊把諶風往外推。諶風接過包袱,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娘,我走了,你要保重身體啊

廣告

  !孩兒以後回來接你和爹爹!」

  老婦人忍著沒讓眼淚掉下來:「娘知道了,風兒快去吧!」說完回頭進了院子把院門關上了!諶風還想說

  點什麼但是現在就只想哭,抹了抹眼淚心道「娘啊!你們一家對我有救命之恩,還有養育之情,我諶風雖

  然頭腦有些笨,但是我怎麼能在這時候一個人離開呢!娘!來世在報答你們的恩情了!」諶風定了定神,

  邁步朝自己哥哥家的方向離去!

  老婦人從門縫裡看見諶風離開,回到屋裡作著一個人哭了起來。送走了收養的兒子,可是自己的親生兒子

  怎麼辦呢,自己是哪輩子造的孽竟然要讓老王家斷了根。整個屋裡就只剩下眼淚落地的聲音!

  諶風來到哥哥王志家門口,心裡一陣翻騰!吸了一口氣推門進了屋!只見自己的哥哥雙手包著頭趴在桌子

  上,養父背著手在屋裡來回的嘆氣。諶風大步走了過去:「爹,大哥,我來了!」

廣告

  兩人都抬頭望著諶風,一下爺仨誰也說不出話來!諶風看著養父親花白的頭髮心裡一陣陣的酸楚:「爹,

  我來給大哥定罪!」

  老頭子和王志都呆住了,今天爺倆一直在說這事,老頭子先是一頓罵,王志呢也很頹廢。老頭把用諶風給

  王志頂罪的想法剛給王志說完,諶風就出現在眼前。老頭子心裡實在是鬧的慌,看上去突然間就老去了很

  多!諶風把話說出后,王志首先起來拉住臣風的手:「兄弟,不行,大哥不能讓你給我頂罪!」老頭呢這

  會坐在一旁不說話!

  諶風把王志按回椅子上:「大哥,其他的我不想多說,你看看咱爹都這麼一大把年紀了,你好不容易才有

  點成就,咱們家得靠你。你看我,做什麼都不成,頭腦又笨怎麼侍奉好二老,你要說的我都知道,但是我

  心意已決,大哥就別再說了!我走了之後,希望大哥能好好侍奉二位老人!」

廣告

  王志還想說什麼,但是諶風把話都堵死了,只能一個勁地拍著自己的腦袋。諶風也沒勸他,轉身來到老頭

  子面前,撲騰跪在了地上:「爹,一直以來我都沒讓你好好的安心過,我知道自己笨,今生恐怕是報答不

  了您的養育之恩了,大哥的事我決定了由我來扛!希望您老好好保重身體!」

  老頭子這會想說什麼但是有說不出來,嘴唇一個勁的顫抖,伸手拉過諶風:「風兒,爹對不起你!」王志

  也過來跪在了地上抱著諶風的肩膀:「兄弟,哥欠你的下輩子給你當牛做馬!」

  諶風站起來把王志撫起來:「大哥,這些話留到下輩子咱們兄弟倆再慢慢說。」轉過身又跪在老頭子面前

  嗑了三個響頭:「爹,孩兒走了。來世孩兒一定好好乾活再侍奉您老人家!」起身往外奔衙門去了!老頭

  子和王志都坐在椅子上誰也說不出話來!

  諶風來到衙門自首,官府里的人還正為此事發愁,這下好了,既然有人來自首,案情是真相大白了。把諶

  風押在死牢,秋後問斬!

  死囚房裡是髒亂不堪,臭氣熏天。諶風的這間囚房裡還有一人,已經不成人形了,心裡倒吸了口涼氣,如

  若不是自己自首,那也非得挨打不可。地上就是一堆草,諶風在最裡邊的牆角躺了下來,聽著同屋裡的那

  人時不時的哼哼,諶風似乎也能感到那人身上的疼痛!這時心裡想起了自己的娘親,心亂如麻!

  迷迷糊糊中聽見有人喊:「哎,吃飯了啊!」囚房的衙役送來飯菜,站著就往牢里一扔,捂著鼻子就走了

  飯菜灑了一地也不管!諶風走近一瞧,這都什麼飯菜,都餿了,幾片菜葉還泛著黃,看著都沒胃口。又縮

  回自己的牆角。另外那人趴在地上爬了過來,手腳似乎都不能動了,就用嘴在地上一點一點的吃。諶風心

  里一陣酸痛,過來把那人扶起來:「老哥,我喂你吃吧!」那人沒說話,只是哼哼。諶風用手抓起地上的

  飯,一點一點的往那人嘴裡頭送!餵了好一陣子,總算把飯吃完了。那人見沒飯了往後一躺又不動了!諶

  風心想,你還真心寬,能吃能睡!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想想那飯菜還是餓著算了!死牢里不見天日,時間

  在死牢里根本不存在,每次睜開眼來都一樣!諶風就這樣飯來后就喂那個人吃,其他的時間就躺地上,想

  自己的娘親一開始做夢還都看見娘親,到後來似乎連夢都不會做了!一開始諶風看見飯菜就噁心,到後來

  實在餓的不行了但是那點飯菜還不夠那人吃的,眼見那人都快完了,諶風心想自己還是忍著點吧,要是他

  先死在這裡面自己更難受,雖然那人就只會哼哼,但是怎麼的也還是個伴,如果真要死的話,自己還是選

  擇先死了算啦!

  諶風這一次醒來頭暈眼花,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使勁的眨了眨眼見那人坐著,地上飯菜都在,似乎還

  在等著諶風去喂他。諶風心想啊,我都這樣了還怎麼喂你:「喂,老兄,我今天是不成了,你還是用嘴在

  地上吃吧!」

  那人就躺在地上用嘴吃了起來。諶風這會覺得身上越來越冷,突然間看見娘親走了過來,諶風伸手去抓,

  娘親就在眼前但是怎麼都抓不著,就只能聽見娘親喊著自己:「風兒,娘親在這兒!」聽著聽著聲音越來

  越小,娘親的身影也越來越模糊。諶風心想自己可能就要完了,死了也好,在這個地方活著比死難受!下

  意識的還笑了笑,人就不動了!

  不知道多久,諶風感覺身上暖哄哄的,而且嘴裡頭像在吃著什麼好香!不由的一個勁的嚼,勉強的睜開眼

  睛,就見那人正從地上抓起飯來喂自己,但是現在自己手腳動不了,想說話也說不了,那人一個勁的往自

  己嘴裡塞著飯菜,諶風覺得今天的飯菜太好吃了,大口大口的咽。不一會飯菜全吃完了,諶風的神智才清

  醒過來,看見那人又躺了回去,諶風眼淚都要下來了:「謝謝老哥!」再一看飯菜全沒了,心裡又難受起

  來,我吃了他吃什麼呢?趕緊過去推了推那人:「我把你的飯菜吃了,對不起啊!」

  那人轉過身:「你煩不煩啊?你倒是舒服,睡了那麼久,也不讓我睡會!」諶風趕緊往自己的牆角退去:

  「哦,對不起啊!」猛然間諶風跳了起來:「你會說話啊!」

  那人也坐了起來:「閉嘴,再吵老子睡覺,老子把你殺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