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刺》

標籤: 暫無標籤

20

更新時間: 2013-09-05

廣告

《詭刺》是軍事特戰小說中的優秀作品,其最大的特色就是該作者抓住了軍事小說最商業的幾個要素:鐵血、勵志、英雄主義。用作者的話叫做軍事武俠。該作品是一部真正意義上的「商業軍事小說」,他敢於放棄一些普通軍文中的一些紀實性的元素,把閱讀的枯燥感徹底遺忘,留下的只是閱讀的快感。他知道當今喜愛讀軍文的讀者最渴望的閱讀需求,並最大程度地滿足他們。

廣告

1 《詭刺》 -內容簡介

 

詭刺詭刺

本書是軍文作家紛舞妖姬的最新力作。本書講述在軍校里被人欺負了,風影樓從來不敢還手,他更不敢主動打架,只要對方沒有在他的臉上留下淤傷,哪怕是對他的臉上吐口水,他都不會說什麼,只是默默的把它擦乾。因為只要臉上有傷,他回家后得到的不是安慰,他的父親總是會在第一時間衝進廚房,抓起那根足足雞蛋粗的擀麵杖,對著他的屁股就是一頓猛揍。父親的理由很簡單……別人就是看你小子不學好,不是好東西才會教訓你。你爸我行得正走得直,為什麼不見大街上突然跳出兩個人來打我?!

如果風影樓一直在這個家庭里如此的成長下去,也許他將來會和風親一樣,成為一個在外面看似謙謙君子,把太多寬容與忍讓給了別人,卻把積蓄下的怒火與鬱悶,留給家人的男人。但是就是在風影樓八歲那一年,一個來自中國第五特殊部隊精英訓練學校的教官,對風影樓的父親說的一句話,卻改變了風影樓的一生……你的兒子,本來是一頭虎,但是你卻把他養成了一頭貓!

廣告

一頭貓想要變成虎,它要走的路,會很漫長。可是一頭已經被人養成貓的虎,想脫掉身上被人強加的柔弱,想要乳虎嘯谷百獸震惶,它要走過的路,也許會更漫長,也會更困難。在特種部隊,狙擊手的代號,一般用「鷹」,擅長叢林狙擊的狙擊手,叫「綠鷹」,精通山地作戰的,叫「山鷹」。

專門負責保護重要目標的職業軍人,或者在戰場上負責為受傷隊友實施急救的隊醫,代號中一般會有「衫」字,比如駐外維和部隊中的「藍衫」。

而在戰場上擁有超強進攻能力,無論投放在什麼樣的環境中,都能迅速適應,並單獨完各成各種作戰任務的綜合精英,被稱為「刺」。

而風影樓,他的代號是……詭刺!

簡單的說,本書就是一部以軍事題材為大背景,講述了一個弱者如何成為真正強者的成長曆程。

2 《詭刺》 -小說序章

在精英訓練學校,風影樓永遠都是最努力,最拚命的一個,但是在每次考核中,他永遠是最後一名。面對這樣一個學員,就連教官都要搖頭輕嘆,他們真的不忍心,把這個一臉小心翼翼,眼睛里盛滿哀求的孩子送回家。

但是,一個沒有激情,沒有足夠覺悟,也缺乏出類拔萃天分,僅僅是因為害怕被淘汰,害怕看到家人失敗表情,而機械努力掙扎的孩子,又怎麼可能在人才濟濟的精英訓練學校生存下去?

偶然,只是一次絕對的偶然……

教官命令他站到校園的一角靜思己過,卻因為臨時接到任務而出去了整整兩天,當教官回來的時候他真的驚呆了。

在校園的角落裡,他看到了那個小小的,倔強而委屈的身影,看到了那個因為兩天沒有吃飯和喝水,幾乎已經處於休克邊緣,卻依然死死挺立在那裡,隱隱揚起一股不動如山大氣概的身軀。

就在那個時候,教官終於在這個全校最努力的倒數第一名學員身上看到了燦爛的閃光點,看到了只可能屬於他一個人的風格,只可能屬於他一個人的路!

廣告

3 《詭刺》 -作者

紛舞妖姬,本名董群。當今國內軍事小說作家中的中流砥柱。著有《彈痕》、《第五部隊》、《鷹隼展翼》等超級暢銷書。作品風格以陽剛、熱血、震撼著稱。他筆下塑造的每一個主人公的血性都有一種可以撼動讀者心靈的神奇力量。他出生在山東濟南一個標準的軍人家庭,從小的生活環境註定他一生與軍隊結緣,也造就了這位極具血性的軍事小說作家。國內的軍事小說有兩種,一種是軍事小說,一種是紛舞妖姬的軍事小說。

4 《詭刺》 -目錄

前言
第一卷 漫天飛舞
第一章 飛來橫屍
第二章 男人的尊嚴
第三章 峰迴路轉
第四章 力量角逐
第五章 鑽石宮殿
第六章 兄弟齊心
第七章 義結金蘭(上)
第八章 義結金蘭(下)
第九章 擦劍
第十章 人生的路(上)
第十一章 人生的路(下)
第二卷 不動如山
第一章 送別(上)
第二章 送別(下)
第三章 第五類伙食灶
第四章 小卒
第五章 生存選擇(上)
第六章 生存選擇(中)
第七章 生存選擇(下)
第八章 團隊協作(上)
第九章 團隊協作(中)
第十章 團隊協作(下)
第十一章 野戰生存(上)
第十二章 野戰生存(下)
第十三章 步步為營(上)
第十四章 步步為營(下)
第十五章 叢林的威力
第十六章 三國名將
第十七章 靈魂之門(上)
第十八章 靈魂之門(下)
第十九章 天機(上)

廣告

第二十章 天機(下)
第二十一章 宗師
第二十二章 讓我來!
第三卷 過河小卒
第一章 歷史的塵埃(上)
第二章 歷史的塵埃(下)
第三章 鼠朋狗友(上)
第四章 鼠朋狗友(中)
第五章 鼠朋狗友(下)
第六章 蟻巢(上)
第七章 蟻巢(下)
第八章 霸王面(上)
第九章 霸王面(下)
第十章 深夜訪客
第十一章 海青舞(上)
第十二章 海青舞(中)
第十三章 海青舞(下)
第十四章 約法三章(上)
第十五章 約法三章(中)
第十六章 約法三章(下)
第十七章 軍魂無悔(上)
第十八章 軍魂無悔(下)
第十九章 人間兇器(上)
第二十章 人間兇器(下)
第二十一章 疲於奔命的小打雜(上)
第二十二章 疲於奔命的小打雜(中)
第二十三章 疲於奔命的小打雜(下)
第二十四章 眾矢之的(上)
第二十五章 眾矢之的(中)
第二十六章 眾矢之的(下)
第二十七章 漩渦
第二十八章 俠骨天成
第二十九章 碎魂(上)
第三十章 碎魂(中)
第三十一章 碎魂(下)
第三十二章 界線
第三十三章 孤獨(上)
第三十四章 孤獨(下)
第三十五章 天地神兵(上)
第三十六章 天地神兵(下)
第三十七章 請和我生死與共(上)
第三十八章 請和我生死與共(下)
第三十九章 戰龍在野(上)
第四十章 戰龍在野(下)
第四十一章 我就是風(上)
第四十二章 我就是風(下)
第四十三章 斬鐵
第四十四章 叢林之狐(上)
第四十五章 叢林之狐(下)
第四十六章 王佐之才(上)
第四十七章 王佐之才(中)
第四十八章 王佐之才(下)
第四十九章 偽裝(上)
第五十章 偽裝(下)
第五十一章 爾虞我詐(上)
第五十二章 爾虞我詐(下)
第五十三章 風雨彩虹(上)
第五十四章 風雨彩虹(下) 

廣告

5 《詭刺》 -書摘

第一章 飛來橫屍
短短的,小小的契子!

在精英訓練學校,風影樓永遠都是最努力,最拚命的一個,但是在每次考核中,他永遠是最後一名。面對這樣一個學員,就連教官都要搖頭輕嘆,他們真的不忍心,把這個一臉小心翼翼,眼睛里盛滿哀求的孩子送回家。

但是,一個沒有激情,沒有足夠覺悟,也缺乏出類拔萃天分,僅僅是因為害怕被淘汰,害怕看到家人失敗表情,而機械努力掙扎的孩子,又怎麼可能在人才濟濟的精英訓練學校生存下去?

偶然,只是一次絕對的偶然……

教官命令他站到校園的一角靜思己過,卻因為臨時接到任務而出去了整整兩天,當教官回來的時候他真的驚呆了。

在校園的角落裡,他看到了那個小小的,倔強而委屈的身影,看到了那個因為兩天沒有吃飯和喝水,幾乎已經處於休克邊緣,卻依然死死挺立在那裡,隱隱揚起一股不動如山大氣概的身軀。

廣告

就在那個時候,教官終於在這個全校最努力的倒數第一名學員身上看到了燦爛的閃光點,看到了只可能屬於他一個人的風格,只可能屬於他一個人的路!

一九九三年,一個炎熱而普通的夏季,一個看似普通的夜晚。

空調在這個時候,在普通人眼裡,還是一種過於貴族化的奢侈品,面對猶如蒸籠般的炎熱,就算是電風扇轉得呼呼作響,仍然是熱得要命。而電視翻來覆去就那麼幾個台,同時在播放著說白了就是一哭二鬧三上吊,讓人看了就覺得心裡膩歪的言情劇。

也就是因為這樣,已經晚上十點鐘了,整個城市的街頭,依然到處是穿著寬鬆而舒適的衣服,出來賞夜納涼的行人。在街角的路燈下,正時不時有人支起棋攤彼此對決,在棋子重重落到木質的棋盤上,發出的「啪」、「啪」聲中,硬是拍出了兩軍對決的殺氣。

做完家庭作業,四處閑逛,正好走到一家休閑會場正下方的風影樓,頭頂突然傳來了破風聲!

廣告

風影樓還沒有來得及抬頭,一個頭髮染得活像是金毛犬,單單是一隻左耳朵就戴了十二三隻小耳環,更是身無寸縷的男人,就以五體投地的姿態,和地面進行了一次毫無花巧的親密接觸。

天知道他是從多高的位置墜落,撲到堅硬的地面上后,在他的身體里猛然傳出一連串猶如十幾根木棒被人用力踩斷,又好像是一隻水囊終於被生生撐爆的聲響,而鮮血更猛然在空中足足噴濺起兩三尺高。

望著這絕對少兒不宜的一幕,只有八歲的風影樓徹底呆住了。天知道,他是被嚇傻了,還是孩子的好奇心實在太旺盛,在這個要命的時候,聽著四周女人那唯恐天下不亂,說白了就是內分泌失調的尖叫,就站在屍體前方不足五米遠,差一點被鮮血噴到的風影樓,腦袋裡想的竟然是……電視劇里那些跳樓自殺的傢伙,不是都口噴鮮血兩眼翻白嘛,怎麼他卻是從屁股上噴出血來了?

俗話說得好,十個富人九個胖,只怕胖人沒屁股。這個胖子屁股是有的,只是上面赫然多了一道刀傷,以這記刀傷為核心,一噴三尺高的鮮血,揚揚洒洒的對附近三四米範圍,進行了一次無差別覆蓋,那種艷麗,那種猝不及防,足以讓絕大多數人放聲尖叫。

在這個時候,「安華年」休閑會場的廣場上一片混隊,無論是衣冠楚楚的男人抱頭鼠竄,被他們拋棄的珠光寶氣的貴婦人,更像是要被幾十條大漢輪姦一樣,發出老鼠般的尖叫,而閑得兩眼發直,閑得唯恐天下不亂的路人,在確定自己處於絕對安全位置,怎麼都不會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后,都瞪大了一雙雙滾圓的眼,帶著一臉興奮的神情,打量著這裡突然發生的一切。

就在這一片人仰馬翻,一片沸沸揚揚當中,一個肩膀上扛著飲水機上用的塑料桶,看起來大約十五六歲的男孩,在幾名保安眾星拱月般的小心擁簇下,大踏步走出了那間全市聞名,足足有七層高的「安華年」休閑會所。

一股撲面而來的濃重汽油味,讓風影樓不由皺起了小臉,如果他的鼻子沒有失靈的話,那個男孩隨意扛在肩上,隨著他的步伐,還在不停晃動發出沙沙聲響的半桶淡黃色液體,赫然是遇到一個火星就會猛烈燃燒,甚至可能會直接產生爆炸的汽油!

在這種要命的情況下,那個男孩手裡還捏著一隻打火機,在那裡隨意把玩,看著他五根手指的動作,在場的哪一個人,不是暗中狂吸涼氣?

男孩仔細打量著地上的屍體,他甚至還有心情用腳尖微微挑動對方的下巴,直到確定這個年齡不大,體重卻已經接近二百斤大關的胖子,絕對回天乏術,他才將略帶驚詫的目光落到了風影樓的身上,他彎下腰,伸手用絕不溫柔的動作,在風影樓的臉蛋上狠狠擰了一把,輕嘆道:「膽子不小嘛,看著一個人死在自己面前,都不哭不跑。嘿嘿,有點象我。」

風影樓在這個時候當真是欲哭無淚欲語還休,他哪裡是膽子大的不哭不跑了,天可見憐,他實在是膽子太小,被嚇得全身發涼四肢發硬,雖然看起來一臉和年齡不符的鎮定與從容,但是實際上,不要說是拔腿逃跑,他就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
「砰!」

當著風影樓的面,那個長得看起來有點像劉德華,氣質卻有點象郭富城的大男孩,將手中至少灌了十二三斤汽油的塑料桶重重放到地上,他大踏步走到他們身邊一隻公用電話機前,隨手按下了「110」三個數字鍵。
「喂,公安局吧?」

那個男孩的聲音有一點點沙啞,但就是因為這樣,反而平添了幾分和他年齡格格不入的磁性魅力,而他的表情,就好像是在約女朋友一起去喝下午茶,帶著一種說不出來的輕鬆與寫意,「報案,我殺人了。」

可是能因為這個男孩的態度實在太輕鬆,而他的聲音再有磁性魅力,也無法掩飾一個孩子特有的稚嫩,電話彼端的人,對這種報警電話持有懷疑態度,男孩瞪大了眼睛,叫道:「喂喂喂喂喂,警察阿姨,我真的沒有和你開玩笑,被我宰掉的傢伙,好像還是副市長的寶貝兒子,叫李岳。啊哈,這個名字你有印象,那就太好了,快點出警吧!」

「對了警察阿姨,有一件事我還要拜託你,」那個男孩一臉的認真:「我今年才十五歲半,還沒有成年,請你提前和警察叔叔們打個招呼,千萬不要一見出了人命案,又是副市長膝下愛子,就對我五花大綁外加『蘇秦背劍』的,我還是一個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呢,身單力薄發育不全,會被綁壞的。」

就站在一邊的風影樓必須承認,他早就聽呆了,聽傻了。他這一輩子,還沒有聽說過如此另類的報案方式,更沒有見過犯了人命案,還能帶著如此淡定從容微笑的殺人兇徒。
殺人兇徒!

這四個字就像是一道劃破無邊暗夜的閃電,震得周影樓眼前金星直冒,理智在拚命提醒他……危險,立刻離這個傢伙遠一點!

可是剛剛在近距離親眼目睹了一次貨真價實的墜樓身亡事件,嗅著空氣中那濃重得幾乎化不開的血腥和汽油味道,全身的力氣好像都集中到了那一顆在胸膛里越跳越快的心臟上,雙手雙腳軟得就像是棉花糖,風影樓哪裡還能跑得動?

剛剛報案,也算是主動投案自首,說不定可以罪減一等。那個男孩放下手中的公用電話,大踏步走到風影樓面前,就那麼盤膝坐到了鮮血星星點點飛濺了一片的地上,他上下打量著猶如一根木樁似的柱在那裡的風影樓,到了這個時候,他總算是看出了點端倪,脫口道:「喂,小子,嚇傻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