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選》

標籤: 暫無標籤

160

更新時間: 2013-09-04

廣告

人民文學出版社1956年出版的國學古籍。

《詩經選》 -內容簡介
《詩經》最早只稱為《詩》或《詩三百》,漢代開始尊之為「經」,此後才稱為《詩經》。《詩經》編成於春秋時期,共收詩305篇。這些作品的創作年代,大約上起西周初年,下至春秋中葉,前後約600年時間。《詩經》分為風、雅、頌三部分。風,是民間歌曲,包括十五國風,即周南、召南、邶風、庸風、衛風、王風、鄭風、齊風、魏風、唐風、秦風、陳風、檜風、曹風、豳風。 本書在選編時為抒情性、藝術性較強且內容具有代表性為原則進行遴選,在忠實原詩、講求出處的基礎上,以準確、生動、優美的文辭對這些古詩歌進行譯註,其目的就是讓更多的讀者能突破古奧生澀的文學語言的迷障,自由徜徉於古典詩歌的長河中,獲得美的愉悅。
《詩經選》 -本書目錄
第一部分 國風
1 周南
2 召南
3 邶風
4 �{風
5 衛風
第二部分 雅・頌
1 小雅
2 大雅
3 周頌
《詩經選》 -文章節選
周南關雎 這詩寫男戀女之情。大意是:河邊一個采荇菜的姑娘引起一個男子的思慕。那「左右采之」的窈窕形象使他寤寐不忘,而「琴瑟友之」、「鐘鼓樂之」便成為他寤寐求其實現的願望。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參差荇菜,左右�d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詩經選》 -閱讀心得
《詩經》是中國最早的一部詩歌總集。它在孔子時稱為「詩」或是「詩三百」;到了漢武帝時,獨尊儒術,將孔子整理過的書稱為「經」,才確定《詩經》的名稱。

孔子說:「不學詩,無以言。」所以歷代的讀書人重視這部著作,也從此書中獲益不少,在他們的文章中也經常引用《詩經》中的句子。《左傳》引詩的百分之九十五都見於《詩經》。

鄭樵說:「風土之音曰風,朝廷之音曰雅,宗廟之音曰頌。」古人所謂「風」,即指聲調而言。《鄭風》就是鄭國的調兒,《齊風》就是齊國的調兒,都是用地方樂調歌唱的詩歌。如同現在的崑曲、紹興調一樣。十五國風,就是十五種不同地方的樂調。

《詩經》留給後人的,不僅是內容上的豐富,還有藝術手法的燦爛。經前人總結的常用表現手法為賦、比、興。朱熹說:「賦者,敷陳其事而直言之者也。」也就是說,賦就敘述和描寫,它是詩人常用的一種表現手法。《詩經》運用賦的形式是多種多樣的:有全詩均用賦體的,有全詩均用設問敘述的,用在詩的章首起興,下皆敘述的等等。朱熹說:「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其實就是比喻。興是啟發,也稱起興。它是詩人先見一種景物,觸動了他心中的潛伏的本事和思想感情而發出的歌唱,又稱「發端」。朱熹說:「興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詠之詞也。」

細讀這八十首《詩經》中的精華,我彷彿看到了眾多詩體的祖先藏匿其中。《詩經》對後世的詩作和詩人影響極大。如《邶風》中的《擊鼓》末二章表現的情境,有人尊這首詩為「征戍詩之祖」。

擊鼓其鏜,踴躍用兵。

土國城漕,我獨南行。

從孫子仲,平陳與宋。

不我以歸,憂心有忡。

爰居爰處,爰喪其馬。

於以求之,於林之下。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

執子之手,與之偕老。

於嗟闊兮,不我活兮。

於嗟洵兮,不我信兮。

有人說,《詩經》諸體皆備,《邶風》中的《新台》,開中國諷刺詩的先聲。

新台有泚,河水瀰瀰。

燕婉之求,籧篨不鮮。

新台有灑,河水浼浼。

燕婉之求,籧篨不殄。

魚網之設,鴻則離之。

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鄘風》中的《君子偕老》,用麗辭寫醜行的藝術手法影響到杜甫,杜甫的《麗人行》的命筆用意與這首詩相仿。

君子偕老,副笄六珈。

委委佗佗,如山如河,象服是宜。

子之不淑,雲如之何?

玼兮玼兮,其之翟也。

鬒髮如雲,不屑髢也;

玉之瑱也,象之揥也,揚且之皙也。

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

瑳兮瑳兮,其之展也,

蒙彼縐絺,是紲袢也。

子之清揚,揚且之顏也。

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

《鄘風》中的《載馳》據說是許穆夫人所作,可稱作是世界歷史上最早的女詩人。這首詩風格沉鬱頓挫,悲而不怒,哀而不傷,有著英邁壯懷的愛國氣概。

載馳載驅,歸唁衛侯。

驅馬悠悠,言至於漕。

大夫跋涉,我心則憂。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

視而不臧,我思不遠。

既不我嘉,不能旋濟。

視而不臧,我思不閟。

陟彼阿丘,言采其芒。

女子善懷,亦各有行。

許人尤之,眾樨且狂。

我行其野,芃芃其麥。

控於大邦,誰因誰極?

大夫君子,無我有尤。

百爾所思,不如我所之。

《詩經》是現實主義的淵源,《衛風》中的《氓》可為一例。《王風》中的《黍離》已成為後世文人感慨亡國,觸景生情時常用的典故。《大叔于田》以鋪敘的手法,對後世辭賦的影響很大。蘇軾詩詞中的「今夕是何年」竟然出自《綢繆》。《葛生》可稱作是悼亡詩之祖。《蒹葭》一詩的風格超逸瀟洒,台灣作家瓊瑤愛極了,《在水一方》來源於此。《採薇》以樂景與哀,以哀景寫樂,收到強烈的藝術效果。《北山》不言怨而怨自深矣。《生民》將傳說與歷史事實結合在一起,加以文學的描繪,生動有趣。

好詩得反覆讀,我只是粗枝大葉地瀏覽了一番,本次心得也是東拼西湊而來,根本沒有新意。書常讀常新,我想第二遍讀《詩經》會有不樣的體會。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