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標籤: 暫無標籤

172

更新時間: 2013-07-24

廣告

《詩經》是中國第一部詩歌總集,收入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葉五百多年的詩歌305篇,又稱《詩三百》。先秦稱為《詩》,或取其整數稱《詩三百》。西漢時被尊為儒家經典,始稱《詩經》,並沿用至今。

廣告

1 《詩經》 -成書過程

2 《詩經》 -體例分類

3 《詩經》 -評價與影響

《詩經》《詩經》

《詩經》為中國第一部純文學的專著,它開啟了中國詩敘事、抒情的內涵,稱「純文學之祖」。是中國最早的詩歌總集,它確定了中國詩的修辭原則及押韻原則,稱「總集之祖」、「詩歌(韻文)之祖」。也是北方文學的代表,他所代表的區域是黃河流域,稱「北方文學之代表」。

孔子對《詩經》有很高的評價。對於《詩經》的思想內容,他說「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思無邪」。對於它的特點,則「溫柔敦厚,詩教也」(即以為詩經使人讀後有澄清心靈的功效,作為教化的工具實為最佳良策)。孔子甚至說「不學詩,無以言」,顯示出《詩經》對中國古代文學的深刻影響。孔子認為,研究詩經可以培養聯想力,提高觀察力,學習諷刺方法,可以運用其中的道理侍奉父母,服侍君主,從而達成齊家、治國、平天下的理想,即《論語》中所謂「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

在古代,《詩經》還有政治上的作用。春秋時期,各國之間的外交,經常用歌詩或奏詩的方法來表達一些不想說或難以言喻的話,類似於現在的外交辭令。

廣告

《詩經》《國風》
詩經開啟了中國數千年來文學的先河,亦開創了中國多年以現實主義為主的文學作品。胡適認為《詩經》「確實是一部古代歌謠的總集,可以做社會史的材料,可以做政治史的材料,可以做文化史的材料。萬不可說它是一部神聖經典」。胡適強調訓詁,「如戴震、胡承珙、陳奐、馬瑞辰等等,凡他們關於《詩經》的訓詁著作,我們都應該看的。」例如:「黃鳥于飛」之句,「於」字不是「往」,而是「焉」,指「在那兒飛」。胡適還認為《嘒彼小星》一詩是描寫妓女送鋪蓋上店陪客人的情形。李敖認為《詩經》中《蹇裳》一文中最後一句是「狂童之狂也且」,是指「狂童之狂也,且」的意思,白話為「你這小子神氣什麼,!」

王得臣《麈史》稱:「《詩》多識鳥、獸、草、木之名者也,然花不及杏,果不及梨、橘,草不及蕙,木不及槐。《易》之象近取諸身,《爻辭》說卦,罔不該矣,而獨不言眉與領。以余觀之,若花之桂、楝、鞠,果之菠芰,草之蘅、芷、蔥、蒜、苔,木之楓、楠等,《詩》皆未之見。至《易》所不載者,如須、唇、肩、乳、臍等,亦未可悉數。又《爾雅·釋鳥》不及鶴,《釋蟲》不及蝶。物類至繁,偶有遺焉,無足異也。」

現在對詩經的研究更多用來考察古今音韻的不同,或者用來研究上古時期的歷史。而古今研究《詩經》的著述更是汗牛充棟。

4 《詩經》 -詩經名句

《詩經》《詩經》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詩經·國風·周南·關雎》譯:水鳥應和聲聲唱,成雙成河灘。美麗賢德的好姑娘,正是我的好伴侶。

廣告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詩經·國風·秦風·蒹葭》譯:初生蘆葦青又青,白色露水凝結為霜。所戀的那個心上人,在水的另一邊。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詩經·國風·周南·桃夭》譯:桃樹繁茂,桃花燦爛。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詩經·國風·衛風·碩人》譯:淺笑盈盈酒窩俏,黑白分明眼波妙。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詩經·國風·王風·黍離》譯:知道我的人,說我心煩憂;不知道的,問我有何求。高高在上的老天,是誰害我如此(指離家出走)?

彼采蕭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詩經·國風·王風·采葛》譯:采蒿的姑娘,一天看不見,猶似三季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詩經·國風·鄭風·衿》    譯:我懷戀著倩影,我心傷悲!

廣告

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詩經·國風·衛風·木瓜》譯:他送我木瓜,我就送他佩玉。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詩經·小雅·採薇》譯:回想當初出征時,楊柳輕輕飄動。如今回家的途中,雪花紛紛飄落。

風雨如晦,雞鳴不已.既見君子,雲胡不喜?《詩經·國風·鄭風·風雨》譯:風雨晦暗秋夜長,雞鳴聲不停息。看到你來這裡,還有什麼不高興呢?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詩經·國風·衛風·淇奧》)譯:這個文雅的君子,如琢骨角器一般,如雕玉石般完美無斑。

言者無罪,聞者足戒。(《詩經·周南·關雎·序》)譯:指提意見的人只要是善意的,即使提得不正確,也是無罪的。聽取意見的人即使沒有對方所提的缺點錯誤,也值得引以為戒。

《詩經》《詩經》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詩經·小雅·鶴鳴》)譯:在別的山上的寶石,同樣可以雕刻成玉器。

投我以桃,報之以李。(《詩經·大雅·抑》)譯:人家送我一籃桃子,我便以李子相回報。

靡不有初,鮮克有終。( 《詩經·大雅·盪》 )譯:開始還能有些法度,可惜很少能得善終。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鼓瑟吹笙。《詩經·小雅·鹿鳴》譯:野鹿呦呦叫著呼喚同伴,在那野外吃艾蒿。我有許多好的賓客,鼓瑟吹笙邀請他。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臉如蝤麒,齒如瓠犀。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譯:手指纖纖如嫩荑,皮膚白皙如凝脂,美麗脖頸像蝤蠐,牙如瓠籽白又齊,額頭方正眉彎細。微微一笑酒窩妙,美目顧盼眼波俏。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詩經·國風·邶風·擊鼓》

月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詩經·國風·陳風》譯:月亮出來,如此潔白光明,璀璨佳人,如此美貌動人。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汝,莫我肯顧,逝將去女,適彼樂土。(魏風.碩鼠)譯:老鼠老鼠,別再吃我的黍。多年侍奉你,可從不把我顧。發誓要離開你,到那舒心地。(這裡把剝削階級比作老鼠)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小雅。鴻雁。斯干》

5 《詩經》 -四始五際

《詩經》《詩經》

今文學派緯書認為,詩經中蘊含著天道,配以天干地支五行,便可從中可窺見歷史運行的規律。其中歷史的節點表現在「四始」「五際」:

四始  

在亥,水始也。
在寅,木始也。
在巳,火始也。
在申,金始也。

五際 

亥為革命,一際也。也。
亥又為天門出入候聽,二際也。也。
卯為陰陽交際,三際。也。
午為陽謝陰興,四際也。也。
酉為陰盛陽微,五際也。也。
卯酉之際為革政,午亥之際為革命。戊午革運,辛酉革命,甲子革政。
以上皆為歷史、政治發生重要變革的時機。這幾首詩則暗示了發生的事件。

廣告